〔正念正行徵文〕主動上門清除邪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3月29日】有一次在《明慧週刊》上我看到了這樣一篇文章,是關於瀋陽市龍山教養院踩師父法像的事件,建議家住比較近的同修應去制止一下。

看到這兒我心裏很難過。我剪了頭,洗了澡,換好衣服,定好了時間、車次、方向,放下生死,藉著看同修的機會,到了龍山教養院門前辦了手續,等待著接見。開始探視了,警察告訴我:「從這邊走,從這邊走。」我說:「我不從那邊走,那是我師父,我不能踩。我不能像你們那樣沒有人性,你這是不對的。」我堵著門不往裏走。我說:「就是你媽的像放在那裏,我也不能踩。李洪志師父,他來教人向善、做好人,給我們祛病健身,你們為甚麼還要踩他的像?他哪裏錯了?」我大喊裏面的警察:「李大隊長,你看看我,我就是得癌症被你們放出來的趙××,我沒有死,師父又管我了。你看看我像要死的人嗎?」我說了好多。他(她)們都把頭低下了,無言以對。他們說一句,我說十句。那天只要來探視的全讓接見了。

同修的家屬把這個消息傳了進去,告訴了裏面的同修,同修們互相傳遞著。有一天院裏召開大會,被關押的同修鄭重的把踩師父法像的事提了出來。裏面同修說的話和我在外面說的一模一樣(我去探視的同修出來和我說的)。從那個月起,就再也沒有發生踩師父法像的事情了,再後來此教養院就解體了。這是第一次與邪惡的正面較量。

第二次與邪惡的較量是這樣的。有一次,我們幾個同修在一起交流,其中一位同修說:「你能上龍山教養院制止踩師父法像,你也到張士教養院去一趟唄,張士也在踩師父法像。」當著大夥的面,我答應了一聲,「行!」我想了好幾天,除了睡覺不想,其它時間總是想著這個事。最後我下定了去的決心。很簡單,我們修的第一個字就是「真」。我答應了,就得做。到了接見日期,我寫了個字條,留給我兒子(也是大法弟子)。我說我不能當面告訴他,否則話又會給他加重了擔心。只寫到:我到張士去取師父的像。一切他都明白了。我帶了一仟元錢。

我坐出租車到了那裏,見到了科長,「你找我幹甚麼?」我堂堂正正,開門見山:「我是修煉法輪功的,大法弟子,聽說你們這接見時踩李洪志師父的像。」「你聽誰說的?」「我看見的,你們踩像是不對的,他來教人向善,做好人,祛病健身,有甚麼不好,所以我來取像來了……。他說:「那好吧,你也別走了,你也在這吧。」我反應很快,沒有一點懼色,我說:「我來告訴你,你踩師父的像是不對的,我才來取的。」他的態度緩和了下來,輕輕的拍著我的背說:「行了,老太太,走吧,你看我多忙,我沒有時間答對你,我也不能給你。」把我輕輕的推出了門。

我想不行,我不能白來,我得到接見室看一看他們到底還踩不踩師父的法像。一進門,地上沒有像,我輕鬆了許多。好多警察問我,「你接見誰?」我說:「我誰也不接見。」還是堂堂正正,開門見山。「你幹麼來了?」「我來取李洪志師父的像,因為我是大法弟子,一日為師,終生為父,我不能讓你們踩。」「那你到美國找你爹去吧!」「我師父不光到美國,他到世界各地六十多個國家傳法度人,讓人都向善,做好人,祛病健身,沒有錯……。」他們無言以對。這時,正好出租車司機進來叫我,就這樣我從張士教養院回來了。在回來的路上我和司機講了許多真象,司機連聲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好。」喊了好幾遍,我知道他是真心的喊。又一個生命獲得了走入美好未來的機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