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徵文〕救度世人沒有分別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3月24日】從7.20開始,我始終如一面對面講清真象,救度世人。無論嚴寒酷暑,大雨傾盆,救度世人沒有分別心,越是不接受的,證明毒害的更深,更要把真象講清,才能真正挽救。警察及家屬我也去講。他們明白真象,自己擺正了位置,不能再對大法和大法弟子犯罪。

五年來,我一直堂堂正正助師正法,沒有邪惡敢來迫害,就是平時多學法,學好法,法能開啟智慧,法中生正念。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做救度世人的事就是最正的事,所以師父就給做主,看護著,因此邪惡它不敢動,也動不了我。

舉幾個正念正行講清真象的小故事,來證實大法的威力和師父每時每刻的慈悲看護。

一、警察也是眾生

這天和往常一樣,背上真象兜子來到最繁華的商業城講真象。這裏認識我的人很多,世人對我的尊稱是「法輪功」。時常走到大街小巷世人以「法輪功阿姨」或「大姐」與我招手打招呼,這些熟悉的面孔都是明白了真象,是大法挽救的眾生。

我走進一個掛麵批發店,店內有三男一女,先主動客氣的打招呼,拉了幾句家常,話題引入法輪功。這幾個人正聽我講到天安門自焚是假的時,就聽身後一個50多歲,個子很高的男士把桌子拍得很響,厲聲喊道:「還敢在這講,膽子真大,知道我是誰嗎?」他話音沒落,我腦中生出一念:「無論是誰都是眾生,你也不例外。」

我面帶笑容轉過身來,他雙手按著桌子,眼裏冒著兇光,大聲吼道:「我是公安局的。」這時我正念鏟除他背後的邪惡,一聽是公安局的,更要讓他明白真象。我善意的笑著說:「哪一科的?是否管法輪功的?」這一問,好像他認為我是公安局家屬,不但不兇了,還很客氣的說:「不是,你認識誰呀?」我說:「我是煉法輪功的,請你轉告你身邊的幹警,在法輪功問題上一定要明白是非,特別主抓法輪功的,千萬要善待大法弟子,善惡必報可是天理呀。」又舉了幾個遭惡報的例子。這時他氣也消了,臉上兇相也沒了,還帶有一絲微笑,擺了一下手說:「講吧、講吧,接著講。」我接著講剛才沒講完的天安門自焚偽案,又講了4.25大上訪、大法洪傳世界、大法在中國遭到的迫害等等。解開了每個人對大法的誤解,最後又贈送了真象材料與光盤。

二、大雨中講真象

東北的天氣,八月份正是雨季,這天回家的路上,瓢潑大雨,路上沒有一個行人。走到西林橋下,一個40多歲的婦女被橋下的水擋住了去路。這不是偶然,可能是該救度的眾生,不能放過講清真象的機會。

我跳下自行車關心的說:「雨太急了,下水道流得太慢,這樣吧,我用自行車帶你過去。」她急忙說:「不用,我這麼胖,130多斤,能行嗎?一會雨過去就好了。」我說:「沒事,保證摔不著你,別等了,我是煉法輪功的,必須按真善忍做好人,要修的無私無我,做甚麼事先考慮別人。」說著自行車朝後騎去離橋下20多米遠,急速朝橋下駛來,到她跟前喊了一聲:「快上。」她動作非常快,一下跳到後車座,我蹬著自行車一點沒費勁,像有人推似的,一口氣蹬上大上坡。她家離橋頭不遠,一直送到樓下的樓梯間。下自行車,她握著我的手說:「太謝謝了。」我說:「因我煉法輪功才這樣做的,要謝就謝我師父吧,你說法輪大法好不好吧。」她急忙說:「法輪大法好!好!是真好!」

我開始給她講真象,從自己得法後的身心變化,一直講到江鬼被告到國際法庭。當講到惡人迫害大法弟子時,她痛恨的說:「缺德,缺德,損死了。」最後她主動要真象材料。當看到我從兜裏取出的真象材料和光盤一點也沒被雨澆濕時,她感到非常驚奇。我笑著告訴她,這就是大法的神奇和超常。

三、旅途中講真象

那是2000年進京上訪,辦事處到處找我,後查到山東老家的電話,通知山東的大隊治保帶著一幫民兵闖進我父母家中。80多歲的父母,忠厚老實一輩子的老人哪能承受住這樣的打擊,母親被驚嚇哭了16個小時,第二天精神失常,見人就說三姑娘被抓去了,打死了。見汽車就追,天天喊我的小名。2002年,母親病情越來越嚴重,非要見見我本人。我回到老家。同時也去給老家的人講真象,救度世人是我真正的目地。

2002年12月9號,踏上了通往煙台的火車,當時火車站和火車上對法輪功材料和光盤檢查非常嚴,只能隨身攜帶。把材料和光盤裹在身上,前胸後背是材料,兩側是光盤,兩個袖筒是給同修的師父講法和新經文。為了多帶點資料,上身裹得很緊,像夾板夾的難受,身體腫胖胖的不能彎腰,上廁所都很費勁,喘氣也很困難。要坐30多小時的火車,是很艱難,一想這都是為了救度世人,再難、再苦也值得。就這一想,身體像鬆了綁一樣,輕鬆很多,知道是師父在幫我。

車廂裏坐滿了旅客,過道站的人很多,我正念清理了車廂內所有空間干擾我講清真象、阻礙眾生聽真象得救的邪惡因素。開始主動與他們打招呼,嘮家常,主動把座位讓給過道沒座號的人,自覺的收拾地下的衛生,我的行為影響著周圍的每一個旅客,對我有一種可言可敬的感覺。大家都非常祥和,我慢慢的談起法輪功,慢談細語,有理有據的給大家講起了真象,他們都非常接受。

正在講著,一個年輕婦女抱著一個小女孩,母女倆哭得非常傷心。到了我跟前,把孩子放下。後來得知,這娘倆從農場要去陽谷縣,車票買得晚沒有座號,坐的空座讓乘務員10元錢賣給別人,我聽後馬上把孩子抱到我的座位上,告訴這婦女:「別哭了,我是煉法輪功的,記住法輪大法好。」她點點頭,我就又接著給大家講真象,只聽斜對面一聲大喊:「再講法輪功,讓乘警把你抓起來!」

我回過頭一看,一個40多歲的男士,喝著啤酒,怒氣沖沖的。他對大法這樣仇視,是被謊言毒害得太深,更需救度,必須告訴他真象。我正眼看著他,清理他背後的邪惡,笑著說:「今天大家走到一起這就是緣份,你可知道嗎?我們煉法輪功的處處為別人好,那麼抓好人的人能是好人嗎?再說這火車上的警察都是佳木斯的,我們都認識。」我淡淡的一笑,周圍的人都用異樣的眼神盯著他,好像為我打抱不平似的。

他又來一句:「我就是管法輪功的,我們鶴崗可不敢像你這樣,敢這樣宣傳,膽太大了。」嘴裏不三不四的。他是管迫害法輪功的,我更要給他講,特別是鶴崗,那裏太邪惡了。自從電視插播後,地毯式的大搜捕,瘋狂的迫害大法弟子,給他講真象,也是對鶴崗功友的正念加持,也是在救度他。不讓他再對大法犯罪,不管是甚麼生命,也不能錯過給他講真象的機會。這是師父對眾生最大的慈悲,也是大法弟子的責任和使命。我慢慢的對他說:「看你生這麼大的氣,咱們都素不相識,無仇無冤,聽話音你非常了解法輪功,我告訴你,你們也是受害者。看看,我們都是好人,再說煉法輪功的都很精明,都會思考。如果像政府說的那樣,能有煉的嗎?如果不好,能有60多國家和地區的人都煉?一個傻,兩個傻,一億多人都傻嗎?今後一定要善待我的功友,對你的家人和自己都有好處,善惡有報是天理呀。」他頭不抬、眼不睜,一言不發,只是喝著啤酒。但不像剛才那樣惡了。

五年多來,通過面對面講真象,也修去了好多執著心,如怕心、顯示心、爭鬥心、歡喜心。一步步走到現在,做到堂堂正正,走到哪裏,真象講到哪裏。風雨無阻,無人敢擋,正念正行,救度了無量眾生,所做的一切都是大法賦予我的智慧和能力。助師正法救度世人是大法弟子的榮耀,最正的事,所以邪惡它不敢動正念正行的大法弟子。

層次所限,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最後引用師尊《洪吟(二)》中的《如來》,與同修共勉:

如來

帶著如意真理來
灑灑脫脫走四海
法理撒遍世間道
滿載眾生法船開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