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徵文〕捨盡一切證實法 講清真象救眾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5月2日】我一邊往家趕一邊唱著「法輪大法好」,真是「修在自己,功在師父」,只要相信師父,就無所不能,講真象只要用心去做,機會就不斷,都是師父的安排。有時真感到時間不夠用,如果我們大法弟子都出來講,一天講一個就是一億人,那數字是很可觀的……

* * * * * * * * *

在證實法中體悟到師父洪大的慈悲和大法的神奇,從1999年7月20日邪惡的江氏流氓集團開始全面鋪天蓋地的迫害、誣蔑、誹謗法輪大法及大法弟子,大法弟子開始從個人修煉走入正法修煉,真修弟子都走出來證實大法反迫害,我也在其中。

5年多來在風風雨雨中闖過了大大小小無數次難關,回想起來在困境中每度過一道難關,都深刻感受到師尊的洪大慈悲和呵護,大法展現的神奇。那關關都是對真修弟子本性上的真實檢驗,我深刻體會到大法弟子在正法路上無論在任何環境下,都要學好法,遇事用法理去衡量,把法擺在第一位,心裏時刻裝著法、想著師父,在危難面前放下自我,站在法的基點上,是走好每一步的關鍵。師父在法中告訴弟子:「真修大法,唯此為大。同化大法,他年必成。」(《洪吟》得法)

有一天有一同修問我在勞教所、看守所、拘留所或其它地方寫過不符合大法的東西沒有。我說:沒有!從我得法那天起就認定法輪大法是我真正的歸宿,真正救度我的師父來了。師父講每一句話都是真理,邪惡在迫害我時,用斷章取義師父的經文想迷惑我,我義正辭嚴的告訴他們,我師父講的法連標點符號都是千真萬確的,誰也別想動搖我對師父、對大法的正信。最後那邪惡之徒說甚麼別在這老太太面前說她師父和法輪功,一提就像動她命似的,說個沒完,都是她的理。所以誰也不做我的所謂的轉化工作了。《轉法輪》書中多次講到的「修在自己,功在師父。」這是大法的威力,師父就看弟子這顆心,當我心一堅定邪惡就動不了我了,這也是體現「一個不動就制萬動」(《在美國中部法會上講法》)的法理。這都是師父做的,因為弟子有堅定信師、信法這顆心。下面就把我在這5年多反迫害證實法的路上所體現這層法理的神奇故事回憶幾例與同修分享,我文化層次有限,同修一再鼓勵我寫出來,所以我就想到哪寫到哪吧,不當之處敬請同修們慈悲指正。

一、在2000年10月份當我準備與同修再次進京證實法時,臨行前,我4歲的小孫子突然肚子疼上醫院檢查,診斷說是闌尾炎得馬上手術治療,在第二天早上外孫子上學時途中被壞人劫持,這是從來沒有的事。甚麼問題都來了,一個是住院需要人護理,一個是要上學接送,怎麼辦?我有點犯難了,走還是不走,當時急的直掉眼淚,已定下來帶同修一起為師父為大法討公道是勢不可擋的,但是怎麼和孩子說呢,我穩穩心神靜下心來學法,當學到「修在自己功在師父」時,我心裏一下亮堂了,求師父幫助我處理好善後工作。神奇的是,當我說出這一切時,孩子們不但沒怨,兒媳婦還說:媽,你走千萬注意安全,帶的錢夠不夠,我再給你拿點吧。我欣慰的說:不用了,照顧好孩子就行了。我心裏一個勁的謝師父為弟子鋪路,我又毅然決然踏上北去的列車,走上天安門。證實大法後被惡警綁架到北京宣武區看守所,在惡警打、罵、電棍電的非法逼供下不報姓名、地址、絕食抵制7天,灌食時檢查身體,高壓220,它們就把我放了,我知道是師父救我出來的。我回到家一看,孩子好好的,我說這麼快就出院了,兒子、兒媳笑著說:你走的當天帶他去醫院一檢查,不是闌尾炎,肚子也不疼了,就回來了,外孫也安然無恙,我含著眼淚告訴孩子們:一人煉功,全家受益,我煉功我師父連家人都保護,你們千萬記住:「法輪大法好」。

二、2000年12月份看明慧文章啟悟到邪惡的根源在北京,我和同修交流應該到北京去揭露邪惡,講真象。我們一行3人去北京,在大街小巷發真象資料,一開始白天發還很順利,後來資料多了,就想每天多發點,早上天沒亮之前去發,4點鐘左右我和同修剛出胡同口上大道就被巡邏車看到了,我倆被綁架到豐台區東鐵營派出所(另一同修在別處住倖免)。惡警迫害我倆二天二宿,因我們不報姓名、住處、地址,又押送豐台區看守所,途中我求師父我不能上那去,我還有真象資料沒發完,不能再損失了(資料來之不易),弟子沒做好,求師父原諒,我一定要把資料送到有緣人手中,起到救度眾生的作用。結果在檢查身體時,血壓高不收,我求師父,不能把同修自己關在那裏,神奇的是把我倆全放了,同修說:姐呀,修煉還挺有意思,我說不是有意思是神奇,是咱們不配合邪惡,師父就能救咱們,前提是你得做正了,否則師父著急也沒辦法。

三、2001年在瀋陽市行政拘留所關押迫害的一個月中,我們從北京分流來的15人中來自全國各地,我們利用有限時間,在不足10平方米關押普犯還有當地同修將近30人的小監室,在又髒又臭的環境中,我們頭腦清醒,開創環境學法背法,向普犯洪法講真象,後來普犯都不看電視和我們一起背《洪吟》、一起煉功,形成一個堅不可摧的小整體。惡警多次來非法逼供迫害,誰都不配合,惡警經常帶領各地警察領家人來認人。有一次有一同修的丈夫和當地惡警來認人,神奇的是他連妻子都沒認出來,當時他妻子就在最外邊靠門口坐著,我們知道是師父又一次幫助了我們。我們都默默的向師父保證,堅決抵制邪惡,不讓邪惡在我們身上搞成績撈獎金(瀋陽政法委惡警揚言要百分之百完成江××邪惡流氓集團交給它們的分流任務得獎賞)

四、在2001年在臭名昭著的馬三家教養院被迫害期間,一開始就逼我背院規、穿號服,我就不背,堅決不背,它們就像瘋子一樣把我摁倒在地上強迫給穿上號服,我心裏特別堅定的一念,我沒犯法我絕對不能穿號服,你們總不能24小時摁著我,我有機會就脫,當我心一堅定邪惡們就不給穿了。師父說了算,就看弟子這顆心,是師父幫著弟子在這一層做的,但弟子的心一定要堅定,師父在《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的經文中講到的「作為一名大法弟子,為甚麼在承受迫害時怕邪惡之徒呢?關鍵是有執著心,否則就不要消極承受,時刻用正念正視惡人。無論在任何環境都不要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這樣做,環境就不是這樣了。」我相信師父相信大法,無論邪惡叫我做甚麼,我都不配合。比如:背監規、院規、上課、做體操、唱歌、幹活、扒蒜,反正教養院的規定我一概不配合,給我胸牌、床頭卡我全撕掉,看到上面來檢查人員我就證實法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我知道我喊出來另外空間的邪惡就滅了一大片。看到誹謗師父、誹謗大法的書和圖片我就撕,看到被強迫轉化的,我就告訴她們轉化是錯的。當時就是放下生死,放下自我,不管做完那一切會遭到毒打或迫害,心裏想的是證實大法,弟子無論在任何環境必須做到能維護法,否則就不配做正法時期大法弟子。而且在任何環境下都不能放鬆自己,我利用一切可利用的時間學法,背師父經文,利用一切可利用的機會煉功,惡人看到我煉功就用銬子銬、繩子綁。有時神奇的是繩子自己就開了,有同修很心疼的跟我說:姨呀,不是法煉人嗎?你煉功也煉不了多長時間,他們又銬又綁的。我說:煉功是在證實法,他們不讓煉,我們就煉,他們不讓學法,就要學,才是證實法呀。

有一天,二大隊二分隊隊長偽善的對我說:「證實呀,你就在樓上呆著,累了你就躺著,也沒強迫你幹活,能幹你就幹,不能幹你就歇著,也沒強迫你幹活,你只要別鬧、不喊、別給我找麻煩,我們也不做你的轉化工作,你就好好呆著就行,你們煉功人不是要做好人嗎?」我告訴他說:「因為我們是好人,江××邪惡流氓集團非法關押我們,你為甚麼不往上反映,放了我們這些好人呢,我出來的目地就是為師父、為大法說句真話,討個公道,我要想享受在家呆著唄,何必出來呢?我出來是要證實法,不是求安逸。」從那以後隊長派人24小時看著,白天2個包夾,晚上2個坐班,監控關在隔離室,連上廁所都得清場不讓接觸任何人,天天院裏的廣播、電視誹謗大法、誹謗師父。

我開始長達100天絕食,反迫害,抵制邪惡,要求恢復人權、恢復煉功,無條件釋放全體大法弟子。而且天天只要廣播一響,我就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證實大法。絕食是在失去人身自由的情況下反迫害、堅決抵制邪惡的一種方法,不是為了我自己,是為了爭取還我師父、還大法清白,恢復全體大法弟子人身自由,恢復煉功環境;是喚醒那些被矇蔽,而又為了名利甘心為江××邪惡流氓集團賣命人的良知,給它們一個擺放生命位置的機會。但是絕食是絕對嚴肅的,如果不站在法的基點上,擺不正為甚麼而絕食的關係(如有的同修為了自己早點出去而絕食或為了絕食而達到身體像有病的狀態,而如何如何)這樣是很難達到抵制邪惡的目地,反而被邪惡鑽了空子加重迫害。絕食基點要正,每當我難受到極點時,我就會想起看師父在廣州講法錄像時講的:為了堅持真理而捨棄生命時你能做到嗎……當時我看錄像時,我心裏在回答師父,師父:我能做到。絕食100天在難忍時,師父這句話啟悟弟子難忍能忍。偽善的惡人想方設法讓我吃飯,我說:我用我的痛苦在喚醒你們的良知,它們會說:再這樣會死的,我堅信大法弟子身體超常不會死,放下生死。告訴它們大法弟子為堅持真理,死而無憾,我得到的結果是放下生死不等於就去死,而且很快恢復正常,令人震驚,這是大法的神奇。

五、在遼寧省遼陽市看守所關押迫害的10天裏,有一天邪惡王隊長一幫人來監室翻號,搜學員手中的經文,3個監室學員抄寫的師父的講法和經文,大部份都搜去了,惡警王隊長問我有沒有,我念一正心生一念「我與大法同在,惡人不配看到」。我嚴肅的告訴王隊長我的在這兒,裝的全是大法(我指著腦袋)全背下來了,你甚麼也搜不著,王隊長問那幾個惡人有沒有,它們搜了半天說:沒有。當時我內衣兜裏裝有《師父在2001年加拿大講法》、《建議》經文,胸前還戴著法輪章,它們不配看到。

在馬三家女二所關押迫害期間,有一天邪惡之徒開始翻號,各分隊把學員集合到樓下,它們在樓上各監室翻號,後又下樓逐個搜身,主要針對堅定的和不轉化的學員,當時我牢記師父的話「一個不動就制萬動」,同時發一正念我與大法與閃閃發光的法輪章同在。這時二分隊隊長路躍芹叫囂著,有東西趕快拿出來別等翻出來受罰,她到我跟前搜了半天甚麼也沒看到,我知道這是師父又一次保護了弟子,我含淚一個勁兒的謝師父。在無數次這樣的搜查中闖過來,都是恩師在幫我,神奇的是法輪章一直伴隨著我走過那575天,今天還佩戴在我的胸前,因為我就是大法的一粒子,有大法才有我,法輪章就是我的命,誰也不許碰。從中悟到,在大法弟子所遇到的每件事情、每道難關,只要堅信師父,師父就在身邊,首先第一念想到師父和大法,甚麼關難都能闖過去,因為師父就在弟子身邊就看弟子這顆心「修在自己,功在師父」,《轉法輪》書中多次講到:「師父能化解一切」。「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洪吟(二)》-師徒恩),如果你心裏想著保護自己別受屈或怕甚麼甚麼,師父就幫不了你。

在那段困境中,師父講法、經文我大部份都看到了,而且一部份還是被喚醒的警察傳給我的,警察說你這樣的我才敢給,說我值班你煉功,我不管。我天天背法、發正念、煉功。神奇的是有一天晚上我在惡人的眼皮底下把5套功法全煉完,她們全睡著了,我知道這是師父在幫我。

2002年7月1日,全教養院唱歌紀念邪黨的生日,隊長告訴包夾看住我,就領人去會議室唱歌去了,我發正念叫包夾睡覺,不一會包夾真睡著了,我馬上立掌發正念20多分鐘,清理黑窩另外空間的邪惡因素,在那個邪惡環境,只要一立掌,能量就呼呼的很強,我知道是師父在加持,包夾醒了看我發正念就打我,但我一點也不疼,我知道是師父替弟子在承受。想到這我淚眼模糊,恩師為弟子承受太多太多。在絕食期間惡人打我時,被灌鹽時,大口吐血,胃裏發出臭味,惡人把灌食管不往下拔,整天整宿插到胃裏,綁在固定床上時,當我心性不好時,我疼痛難忍,但大多時背法保持祥和心態時胃裏、嘴時、鼻子裏一點也不疼,我知道是恩師為弟子承受。我含淚喊師父:師父啊,人世間沒有語言能表達對師父的大恩大德,真是佛恩浩蕩啊!體會到師尊時刻就在身邊,只要弟子堅定正念,大法就會展現神奇,大法的威力無所不能,奧妙無窮。

*用心講真象,大法威力神奇再現。

當我絕食100天師父救我回家時,第一頓飯吃的是粥,手拿不住筷子,飯直往下掉,身體特別難受。當我念一正,想到自己是大法弟子,不應該有這種不正確狀態,因為大法弟子身體是超常的,所謂的難受都是假象不承認它,我有師父有大法在,誰也迫害不了。第二天早上我和家人一樣吃乾飯,該吃甚麼吃甚麼,神奇的是身體也不那麼難受了,飯粒也不掉了,手也穩了,師父在《轉法輪》一書中143頁講到「好壞出自人的一念,這一念之差也會帶來不同的後果。」這時我想起為甚麼有的同修從勞教所被迫害已經回到了家還走了呢,就是沒徹底否定舊勢力,承認了那個難受,因為放下生死不等於去死,不能用人心對待,而要用修煉人的心態,一念就否定它。

我抓緊時間學法煉功,身體稍有恢復就開始投入到正法洪流講真象,救眾生。先從家人開始,當時家裏矛盾很多,對我的精神壓力也是巨大的,當我站在法的基點難就變小了,事情是這樣的,因我500多天杳無音信,家人都以為我可能不在人世了,家人由於害怕把房子也賣了,丈夫在找不到我的情況下,由於怨恨、不理解而有了外遇(當然煉功人知道這其中還有其它因素)把家財折騰一空,孩子對他爸不滿,總之一切全壓在我頭上,說都是我走造成的。我開始給家人講法輪功受迫害、江××流氓集團的所作所為進行揭露,告訴他們。每次都在丈夫罵聲中結束,不但講真象沒達到效果,還要跟我離婚。

我感到剜心透骨的難受,我感到委屈,也忘了自己是個修煉的人,心態也不祥和了,認為他怎麼這麼不爭氣,朋友遇難還兩肋插刀相助呢,何況是夫妻呢?給我施加精神壓力,我心裏不平衡,對錢的執著,認為錢有我一份,要回來可以投入大法上救度眾生,全讓他折騰沒了。我反覆幾次過不去關,每次過不好心裏還後悔,我靜心學法,師父在《精進要旨》-「真修」經文中講:「真修弟子啊,我教你的是修佛修道的法,你們卻因為在常人中的利益損失了而對我訴苦,而不是因為自己在常人中的執著心放不下而苦惱,這是修煉嗎?能不能放下常人之心,這是走向真正超常人的死關。」我向內找,認清自己還有沒去的執著,找到自己在潛在意識中還有對情的執著,師父在《轉法輪》書中已明確講明這層法理,我認真反覆的學,師父說:「這個情要是不斷,你就修煉不了。人要跳出這個情,誰也動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帶動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東西。」我在法上提高了認識,又在同修的幫助下,受到了啟發。

我身邊有這樣一個同修,他和愛人都修煉,從99年7月20日一直走在正法最前沿,做的非常好,推動了我們地區的證實大法形式。他愛人在迫害中失去了生命,而他一如既往的放下對家庭的執著,全身心的走入正法洪流,使我們地區的證實大法工作穩定跟上了正法進程。當我對照我自己真是自愧不如,師父慈悲救我回來是救度眾生,而我卻被家庭矛盾所困擾,太不應該了,我淚流滿面站在師父法像前求師父原諒,保證放下一切執著,為眾生為整體著想,開始走出去講清真象,利用我被迫害的身體現身說法,揭露江××邪惡迫害的真象,從家人開始向他講述我所知道的一切被迫害的例子,再告訴我為甚麼要上天安門,大法弟子上天安門證實法是為使我身心受益的師父和大法討公道,揭露江××邪惡集團的邪惡迫害,讓全世界都知道法輪大法好,它們就不敢有恃無恐的迫害了,因為海外有人權組織,有正義的人士都起來起訴它,它們是害怕的。本來家人並不反對大法,是支持我的,是不理解加上害怕經這一說再加上看到我被迫害成這樣,家人也就不說甚麼了,然後我把真象資料給他們看,用慈悲善念對待他,放下情的執著,站在第三者的角度勸善,以救他為主吧,生活上體貼他,人的這一層對他好,堅持不懈的向他講真象,有時高興就甚麼都信,不高興時甚麼都不信。人哪,真是似是而非的言不由衷,真的是付出了一番苦心,有時苦起來的時候真想離婚算了。通過學法,師尊的點悟,知道大法弟子應該怎麼做,師父在《轉法輪》199頁講到「我們煉功中要求大家:你煉功,你愛人可能不煉功,因為煉功搞得兩口子離婚了還不行。」我應該維護法,同時也在救度他。隨著時間的推移,親朋好友的勸說,連那個女人都感動的說,我嫂子連警察都不怕,卻對咱們這麼好,有一天他回來問我她要跟你學功,怕你不教,我笑著對他說,誰學誰受益是天大的好事,誰學我都教,我師父教導我做好人處處為別人著想,別人對我不好,我也不能對別人不好。我從中勸他們這樣做是對你們自己不好是犯罪,將來要償還的,我以修煉人的心態不抱著人的觀念在勸善,讓他們自己選擇。這樣效果好了許多,丈夫逐漸顧家了,還幫我洪法、講真象。有一次,他的一個朋友得了幾種病,要上外地找甚麼氣功師學功去,我丈夫聽說後,馬上告訴他你哪也別去,你就煉法輪功,我老伴是煉法輪功的,我讓她來教你,結果我去教他時連他老伴也學了,老兩口都得法了。還有在2003年要過年了,我為了講真象救度眾生,顧不上家。一天早上他帶著怨氣和我說你天天起早貪黑忙成這樣,用不用我也幫忙啊,我心態祥和的說:其實你已經在幫我了,要過年了家裏活很多,又洗又刷的都讓你幹了(其實那時家裏活還沒幹呢,有時晚上回來搶時間幹點)他一聽現出高興的樣子說:你放心,家裏的活我包了,你忙你的。我體悟到只要心性一提高事情就變好了,這其中有大法的威力,師父的幫助,在給親戚好友講真象中他也在幫助我,以我被迫害為例,現身說法,效果很好。我又開始走出去講真象,發資料結合起來做,在做的過程中也是修自己,提高心性的過程,剛開始很容易被對方帶動,人家接受了就歡喜,不接受就灰心,通過學法意識到這樣不對。心性境界提高上來,不在常人的思想中就是要救度他/她,全身心投入,不管你說甚麼也不動心,用善心去對待的時候,情況就變了,對方也容易接受了。

我經常接觸到平民老百姓,因為我就在這個階層,那麼我就在平民百姓這一階層講真象救度眾生吧,把講真象貫穿在每天日常生活中,有時車子壞了打氣都不到一個修車點,為的是講真象,每次修車都能講3、5個人的真象,他們都是和修車人熟,在一起閒聊,年齡不等,每次效果都很好,因為時間稍充足,容易切入話題,從下崗到腐敗,一提江××,隨著講真象推向高潮,很快就都明白了真象,主動要光盤小冊子。有時還供不應求呢。有時碰到農村來賣菜的或賣農貨的農民,我先和他們拉家常,問寒問暖,問年收成如何,有時趕上吃飯時間就買幾個饅頭給他們充飢,他們很感動,距離拉近了,講真象也容易了,順其自然也就全明白了,而且他們沒有戒備心理,不害怕問這問那,我一一解答,還發給他們一些光盤或小冊子,讓他們回家傳給親朋好友看。

有一次買菜,農村開拖拉機來賣菜的,車的周圍圍了10多個人在挑豆角,我也湊過去,我先發正念清場,清理另外空間的邪惡因素,讓他們都聽我講,我也在挑菜,但是我不給自己挑給他們挑,把好的都給她們往兜子裏裝,這樣都抬頭看著我,我也很高興,這樣距離拉近了。我就開始說話了,我說咱們買菜能碰到一起也是緣份哪,雖然住在一個城市可不一定碰得著啊,今天能碰到你們真高興,我前幾年身體不好血壓高220,不敢下樓,摔個跟頭,就是腦血栓,工資不多也不夠看病的,吃飯都不夠,這時有人問我,看你挺精神的不像有病的樣子啊,我說我煉法輪功把病全煉好了,可是江××小心眼,怕好人多,怕奪權,全國煉法輪功的人有一億人,為國家節約了多少醫藥費,煉了法輪功都知道怎麼樣做好人,為別人著想,可是江××想方設法迫害這些好人,編瞎話騙人,編個自焚嚇唬老百姓,你們千萬別相信電視上說的。我師父在書中告訴我們連蟲子、植物都不能弄死,自殺也是犯罪。誰煉功煉好了病還去自焚,全是假的,一般有醫學常識的人都知道,氣管割開不能說話,電視上那個小姑娘還唱歌,聲音還挺洪亮,還有警察能天天背著滅火器上班呀,王進東燒成那樣,兩腿之間裝汽油的雪碧瓶子居然都不著,編瞎話都編不圓,有的說我一開始就不太相信,有的如夢初醒,原來是這麼回事啊,我隨手把光盤和小冊子送給他們,他們都說回家好好看看,還謝謝我,我再次告訴他們記住法輪大法好,不要相信電視謊言的欺騙,明辨是非,不受欺騙,她們走了我再給賣菜的講,我買菜也不挑能吃就行,農民也不容易,賣菜人對我也很滿意,真象也接受了,也明白了,也接受了光盤和小冊子,說回去傳著看。

有一次上農村親屬住的鄰村發真象資料,農村一個屯一個屯之間很遠,晚上伸手不見五指,漆黑一片,晚上路不熟,我和嫂子(不修煉)去鄰屯發真象資料,從6點多出發,發了2個屯,碰到了幾個中學生放學,騎著自行車進屯就喊幹甚麼的,我當時一想快走吧,小孩沒有大人能聽明白話,避開了再發吧?轉念又一想往哪走啊,這山路也跑不遠,我馬上意識到自己念不正,我也沒幹壞事,這是救他們,為他們好,看見了就應該當面給他們講講吧。於是我念一正,大聲喊你們是學生啊,剛放學啊,他們說嗯,因不明我們身份,不太友善,他們把我圍上了,我用祥和心態問他們,你們看看奶奶像不像壞人哪,他們齊聲說不像,我說我是好人是煉法輪功的,是來告訴你們法輪功真象的,於是我給他們講電影演的自焚全是假的,法輪功是修『真善忍』的,是宇宙大法,你們得知道不明白的時候受電影電視謊言欺騙,對大法不敬就有罪,對你們不好,而且相信法輪大法好天災人禍碰不著,不得非典,孩子們一聽高興了,都向我要資料,還要幫我去發,我說你們不害怕嗎?因為警察也是被矇蔽的,不明真象,為了得獎金,江××把國庫的錢隨便揮霍,給警察多發獎金,抓我們這些好人,我們大部份是有病沒錢治,煉功全好了,就想把這麼好的功法告訴所有的好人,所以奶奶讓你們幫忙你們不害怕嗎。孩子們說不害怕,你給我們幾份幫你發,我說你們這個屯已經發了的差不多了,天也黑了,你們回家吃飯吧,別叫大人惦記,下次來時多帶點再讓你們幫我發好嗎,孩子們很失望的說下次一定來呀。我淚水模糊了,一邊和孩子們告別一邊想眾生真的都在等著真象啊,我們要做不好真對不起他們啊,我和嫂子又走了2個屯子資料也發完了,往回走時才發現那天晚上不黑,我問嫂子今天晚上為甚麼沒像往天那麼伸手不見五指呢?她神秘的說你師父保護咱們啊,法輪大法真神!

通過那次上農村發真象資料,我時常惦記著偏遠農村接不著真象資料的,我想了一個辦法,上客運站去發,那裏各地來辦事、打工、做買賣的農民都在那等車,而且來自四面八方。我帶了80份真象資料,還有錄音帶。我走進客運站候車室,一看等車的人兩面共有100來人不算多,負責檢票的在門口閒聊。我發正念清場,不准許干擾我發真象資料,我做的是宇宙中最正的事,在救人,誰也不配干擾我。我開始先坐在一個農民身邊講真象,但是也不能開場就講吧,得先拉拉話,從哪來到哪去的,說話就長了,我一想太慢,而且還有檢票上車的,我念一正站起來,求師父加持,順著人流坐椅發下去,一邊發一邊告訴他們,回去傳著看,是對你們好,我給你們送福來了,因為你們農民很苦,不知真象容易受騙,回去好好看看就明白了,就會有個美好的未來。發的過程中就有一個人不要,其他都拿著了,有的還說謝謝。一直發完,門口值勤的也沒回頭,我就走了。

有一次,我又上客運站去發,還沒走到地方,發現馬路邊也有一輛大客車,車上坐滿了農民模樣的人,我上去一看,司機賣票的都不在,我從後排挨個發一邊發一邊告訴他們了解了真象會帶來福份,回家全屯傳著看吧,對你們好啊,把真象資料和錄音真象帶發出去一大半,我心想這是師父安排的機緣,剩下錄音帶和資料我就順道上居民樓。為了避免資料損失,一個樓洞明面上放2-3個,再放報箱、奶箱幾個,不能大面積擺在外面,容易被壞人破壞,我上樓從7樓往下走,到5樓右門有2個報箱,我往大報箱投了一個錄音帶,報箱是鐵皮的,放進去了很響,當的一聲,我剛走到緩台下樓,就聽那屋門開了。有人大聲問誰呀,我說我呀,我又回到5樓那家門口,就像熟人一樣對她說我是煉法輪功的給你送一盤錄音帶是法輪功真象帶,可好了,拿去聽聽吧,女主人說謝謝你,你放哪個箱裏了,我說放那個大箱子裏了,她說我一會拿,門關上了我很坦然的走了,這件事情對我啟發很大,雖然有驚無險,只要沒怕心,心態穩,善意對待她是對她好,結果是不一樣的,別忘了師父就在身邊。

2004年7月20日,我準備到一個很封閉的小區發真象光盤小冊子,在面對面講真象中及反饋的消息,那裏還沒有發到真象是死角,我心想7.20那天晚上要下雨就好了,因為天氣熱晚上大家都在外邊坐著閒聊9、10點鐘都不上樓睡覺,去發資料也很困難,發不全面,如下雨可以挨個門洞上樓去發。到7.20那天我8點鐘騎車去做,到那一看外面全是人,我繞到最邊上的門洞去發,發完從樓上往下下的時候,就聽外面嘩嘩下起了大雨。我心想太神奇了,心裏感謝師父幫助,我很順利的把小區的幾個樓大部份全發到了,帶了100多盤光盤還有小冊子全發完了,還覺得帶少了,等我往回走時,雨也停了,你說神奇不神奇。我一邊往家趕一邊唱著「法輪大法好」,真是「修在自己,功在師父」,只要相信師父,就無所不能,講真象只要用心去做,機會就不斷,都是師父的安排。有時真感到時間不夠用,如果我們大法弟子都出來講,一天講一個就是一億人,那數字是很可觀的,講真象面對面講和散發真象資料、貼真象不乾膠結合起來做,一走一過不浪費時間,效果也很好。

師父經文《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正法中要正念、不要人心》、《也棒喝》3篇經文連續發表這是對弟子們、對眾生每一次的洪大慈悲的再現,激勵啟悟弟子承擔起救度眾生的重任,抓緊做好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三件事,才不愧對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稱號,只要學好法,發正念純淨自己,每次講真象別忘了先發正念就能做好。

舉個例子:我地區做了大量護身符,美觀漂亮,帶有祝福中秋快樂的字樣,在節前全部發下去,我給同修發下去我自己留了200份,因為時間就剩一天了,我念一正得上人多的地方發。師父在經文《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中講,「特別是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人人都要出來講,遍地開花,有人的地方無處不及。」我準備上早市去發,中秋那天早市買東西的人一定很多,早上不到7點我發完正念帶了150張護身符還有部份小冊子光盤,一邊發著正念一邊往早市趕,到早市一看人真多,大部份買完菜往出走,我求師父加持,一邊發著正念,感覺很好,我迎著人流往裏走,連走邊發邊,祝福他們中秋佳節快樂,記住:法輪大法好,沒有一人拒絕,大部份笑著說謝謝,還有2個女孩上我手裏來拿說要幫我發,沒走到市場那頭150張就發完了,有個老頭來要,沒有了,我說有更好的送他一張光盤一本小冊子他接著像得了寶貝一樣就走了,我每次體會到師父的慈悲加持,大法的神奇,只要放下自我,心存善念就是要救他們,真是奧妙無窮。

晚上,我又帶上50張和部份光盤和小冊子上另一個夜市,邊發正念邊講,時間充足講的也很順利,還碰上這樣一位有緣人,當我送他一張平安卡他馬上說「法輪大法好,我就相信法輪功,江××遲早倒台。」我問他看過真象光盤了嗎,他說沒有,當我送他光盤時,他身邊還有3個男士也來要,說給我一張回家看看,最後一張護身符是送給一個小伙子,他當時正在烤苞米,從下崗切入話題,真象很快講明白了,他接過護身符說謝謝。這時他小兒子大約5-6歲吧問他爸爸是啥呀,給我看看,他把護身符給了他兒子告訴說回家看去吧,別丟了,連說了3遍別丟了,我一看這小伙子這麼好,因當時沒有光盤和小冊子了全發出去了,我決定第二天一定再給他送去一份,救度這個有善念的有緣人。

隨著大紀元社論《九評》的推出,和師父新經文《不是搞政治》的發表,正法進程講真象又推進了一個新的階段,對大法弟子做好3件事的標準也要高了,講真象也加大了難度,在原來的水平上講真象遠遠達不到救度眾生的標準了,要講好真象,首先在學好法的基礎上,深刻的認識中共的邪惡本質,就得去深入了解,必須看《九評》。我把《九評》一書拿回家和家人一起看,我丈夫和我一起看,很快看了一遍,然後又看了《九評》光盤,對中共邪黨有了進一步的認識,徹底肅清了邪黨流毒,丈夫也寫了深刻的認識,這是我意想不到的,對我向世人講真象有很大啟發,如果世人能看《九評》世人就會改變,就能得救,是師父洪大慈悲,大法的威力。

最後與同修共同學一段師父講法共勉:

「清醒吧!這場歷史上最邪惡的魔難都不能叫你們清醒,那就只能在法正人間時驚悔與急恨自己太差勁的絕望中看著真修的大法弟子圓滿的壯觀了,這也是自己種下的因果。我不想丟下一個大法弟子,但是你們得在真正的學法與修煉中提高自己呀!在證實法中救度世人,做好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三件事。精進吧,放下人心的執著,神路不算遠了。」(《正法中要正念、不要人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