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山東大法弟子2001年底在北京的經歷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5月21日】我是1996年喜得大法的,通過學法煉功使我身心健康,精力充沛,身體很多疾病都痊癒了。99年7.20大魔頭江氏迫害大法,我心中一直不能平靜。為了證實大法,在2001年底我們去了北京天安門廣場。

就在我們準備找一個合適的地方打出「法輪大法好」的橫幅時,被惡警抓住了。惡警把我們強行抓上了車,拉到了前門派出所的院子裏。在那裏已經有約五、六百大法弟子,大家高聲頌念「法輪大法好」、「還師父清白」、「法輪大法是正法」,又背誦論語、師父經文、洪吟等。惡警不停的用電棍、皮帶毆打大法弟子,辱罵大法弟子,很多同修被打得鼻青臉腫,口鼻流血,還有的衣服被撕爛……但是不管惡警怎樣行惡,大法弟子背頌的聲音越來越響亮,邪惡之徒最後沒有辦法了,也只能聽之任之。

大約在下午2點左右,惡警打開大鐵門把大法弟子分批押上警車拉走了。我與不相識的二十幾個同修關在了一輛車裏。一路上我們不顧惡警的毒打和辱罵,一直高喊「法輪大法好」、「還師父清白」……警車到了通州派出所門口停下,又把我們六人押上了一輛不大的警車。因為車小,有兩個年輕的同修被關進了車尾的後背箱,她們在裏面只能趴著。

過了不知多長時間,天快黑時車終於停了,讓我們下車,我看到大門口的牌子上寫著琅府派出所的字樣。惡警把我們每人分別關進一間屋子後,開始審問。由於在路上時有大法弟子叮囑:無論何時、何地都不能說出自己的姓名和地址。所以我就堅決不說,不配合邪惡。持續三個多小時,邪惡之徒一無所獲,氣急敗壞的把我們銬在一個會議室的暖氣管子上,又換了幾個惡警輪流審問,大家仍不配合。

大約到了晚上十一點左右,一個惡警打開我的手銬,讓我上車並騙我說:讓老太太去住旅館。在茫茫的黑夜中我也辨不清方向,車大約開了半個小時,在路邊停下,讓我下車,然後車就開走了。在寒冷漆黑的深夜裏,經過一整天的折騰,沒吃沒喝的我一個人在陌生的地方,分不清東南西北,不知道該往哪兒走。是師父的慈悲呵護讓我走出了險境,重新回到了正法洪流中。

在2002年春,我們當地區公安分局的惡警非法拘留了我。他們白天審問我,晚上也審問我,不讓睡覺,逼我寫幹了些甚麼,我堅決不配合,他們一無所獲。三天後又把我關進了市看守所。我不論白天黑夜都背誦能記住的經文、論語、《洪吟》等,正念正行,七天後我走出了看守所。我的家人為我辦了取保候審,被惡警勒索了近萬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