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肅夫妻依法上訪 遭北京宣武區看守所野蠻折磨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3月6日】

一. 丈夫:進京說出心裏話 惡警施暴毒打加冰凍

我是甘肅大法弟子,男,47歲,自江澤民發動鎮壓以來,家無寧日,我多次被非法關押。2000年底,公安又密謀要將我非法抓捕,為了維護大法,維護正義,我毅然出走,再次踏上進京上訪之路。

2001年元旦,我站在天安門廣場,向世人莊嚴地喊出:「法輪大法好!世界需要真、善、忍!」周圍立刻有很多便衣衝過來,把我的胳膊擰到背後,並揮拳在我頭部、胸部和腹部猛擊。我一下就被打得暈暈忽忽,然後被他們拖進警車,送到了天安門派出所。派出所裏頭關滿了大法弟子。一個警察正氣勢洶洶地打大法弟子,我們高喊:「法輪大法好!不許打人!」惡警惱羞成怒,掄起警棍大肆行兇。我們高喊法輪大法好,並背誦經文。下午三點左右,我被轉押到宣武區看守所。

惡警開始提審,問我姓名、籍貫、妄圖遣返本地繼續迫害。我抵制迫害,保持沉默。惡警兇相畢露,開始謾罵。其中兩人操起兩個純淨水桶在我頭上猛砸,我頭暈目眩,差點暈了過去。惡警又逼我踩師父法像,我拒絕。惡警拿皮帶向師父法像打去,我一下撲過去,護著師父法像,吼道:「不許侮辱我師父!」該惡警罵道:「會說話呀,我還以為你是聾啞人呢!」接著又用皮帶狠抽我,打完後幾名惡警把我拖到院子裏,背銬在自來水管上。一惡警舀了一瓢水,從我領口灌進去,接著又提起水桶,整桶水從我頭上灌下來,然後把我拖到籃球場,說要凍到我說出姓名住址為止。

寒冬的北京,冰天雪地。兩名看管我的警察凍得瑟瑟發抖,我盤腿打坐,任憑棉衣、毛衣毛褲被水浸透,任憑身下滴水成冰,我心堅如鐵。過了一個小時,惡警再次提審,我依舊保持沉默,然後再遭毒打,又被冷水灌項。這次他們把我和另外一名同修拉到樓下,在兩座大樓中間的夾道處,銬在窗柵上,通道裏寒風怒號,刮在身上,就像刀割,痛苦難捱。我的意識漸漸模糊。這時,同修在身邊鼓勵我,一定要堅持住,不能向邪惡屈服,我一下充滿正念。我們互相鼓勵,背誦師父的經文。邪惡終於招數用盡,把我投進牢房。十多天後,家鄉惡警找到我,將我遣回原籍,繼續迫害。

二. 妻子:天安門撒真象材料 遭迫害性命幾乎不保

我是甘肅省大法弟子,農民,女,42歲,一家人從96年開始修煉大法,和和睦睦,幸福安康。

自99年7月邪惡江澤民出於一己之私利,發動了對法輪大法的鎮壓。當地公安便經常上門騷擾,抄家。我和丈夫多次被非法關押。在當地看守所遭受慘無人道的毒打、迫害。為了維護自己的合法權益,告訴世人修大法無罪。2001年元旦。我們一家祖孫三代五口人來到天安門廣場,向世人講述大法真相,證實大法。

當時廣場戒備森嚴,到處都是警察,便衣,天氣陰沉沉的,刮著沙塵,不斷有大法弟子走出來,高喊「法輪大法好」隨即周圍便衣一擁而上奔向弟子,拳打腳踢一陣狂打,然後把他們拖進警車抓走。

我從懷裏拿出一疊真象材料,用力向四週遊客撒去,同時高喊:「法輪大法好!」立刻有幾個便衣向我衝過來,我一邊高喊大法好,一邊繼續撒資料。一個便衣一腿掃過來,我重重摔倒在地, 同時四五個便衣撲過來,把我摁在地上,劈頭蓋臉亂打,並用膝蓋猛撞。我一邊掙扎一邊高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一個便衣狠狠揮拳打來,我腦袋嗡一下,嘴唇立刻腫起老高,鮮血從嘴角滲出來。幾個便衣七手八腳把我拖到警車旁,我雙手撐住車門,拼力抵住。便衣在我後腰狠命一腳,我一下跌進了警車。沒等我回過氣來,他們就把我塞到角落裏,並不讓我坐座椅。我索性盤腿打坐。惡警氣急敗壞,用皮鞋尖狠狠踢我的腿。這時候很多同修被綁架上車。隨即我們被拉到天安門派出所,我們一起背誦師父的經文。

下午3點左右,我被關進北京宣武區看守所。惡警開始提審我,逼我說出姓名和家庭住址。我拒絕,他們又邪惡地逼我踩師父的法像,我嚴正抗議。然後他們把我關進11-12××室。幾名獄警不問青紅皂白就上來抓住我的頭髮往牆上撞,我眼冒金花,頭上鼓起幾個大包。然後他們幾個輪流毒打,直到晚上11點左右,我被打的呼吸困難,其中一個獄警說:「別打了,再打就沒命了」。他們這才罷手。

這時獄長把我架到廁所裏,強迫我脫光衣服,赤腳站在水泥地上。嚴冬的北京,窗外飄著大雪,我渾身被凍的發青發紫,漸漸失去知覺,不知過了多久,獄警又把我拖進房。牢頭逼我沖冷水澡,然後任憑我蜷縮在水泥地上,凍的沒了知覺。儘管嚴寒逼人,牢房裏卻不給被褥,甚至連鞋也不讓穿,光腳站在冰冷的水泥地板上,陰冷的寒氣一直滲到骨髓裏,我的雙腳很快凍腫潰爛。為了抵制這非法的迫害,我開始絕食抗議。絕食第七天,獄警把我帶到醫務室輸液,我不配合,獄警和獄醫把我銬在坐椅的扶手上,用竹板在我臉上,胳膊上抽打,逼我屈服,我拒不配合,此後他們每天逼我就範,我身上被抽打得腫成一片,體無完膚。直到第16天,我奄奄一息。獄警搖搖頭說:「行了,你吃點東西,我馬上放你。真服了你們法輪功了。」我喝了一點菜湯。第19天,他們把我抬出去扔在街頭。當時我身體極度虛弱,雙腳嚴重凍傷,掙扎在死亡的邊緣。

後幸遇同修,幫我買了車票,攙扶著我坐上蘭州的火車,在同修的照顧下,我得以學法煉功,不到10天,身體迅速恢復,並回到家鄉。然而面對的卻是一個被摧殘的支離破碎的家。公公被公安多次威逼恐嚇後懸梁自盡,婆婆,兒子還被關押在看守所備受折磨,丈夫被秘密押送甘肅平安台勞教所,九十多歲的老祖母和九歲的小女兒無人照顧。而公安還在四處追尋我的下落。

切膚之痛,江澤民邪惡集團發動的這場對無辜百姓的迫害,給千千萬萬家庭造成了深重災難,其邪惡程度空前絕後。願天下善良人明辨善惡,制止這場滅絕人性的迫害。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