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依法上訪的過程中受迫害被勒索的遭遇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2月22日】1997年6月12日,偶然碰到一位朋友,和她一起去了一家煉功點,無意中有緣得了大法。從此每天到煉功點同大家一起學法煉功,我才真正明白了人為甚麼而活。師父的諄諄教誨使我知道了在以往的人生道路上想弄明白但始終不得其解的許多真理。大法不但使我懂得了人生真諦,還使我的身體發生了巨大的變化。我以前患有「美泥爾綜合症」、失眠、便密等頑症,得法以後靜心學法煉功中,這些頑疾甚麼時候不翼而飛都不知道。這樣一來全家人都高興,大法給我和全家帶來了無窮的歡樂和幸福。

可是在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這個惡首,看修煉法輪功的人那麼多,有數以上億的人那麼愛戴他們的師父,竟然妒火中燒,無視國家法律,悍然發動了對法輪功的全面血腥迫害。從此,我失去了人身自由,公安局、街道、派出所、單位就開始對我不斷的騷擾,每到敏感日就騷擾一次,連大年二十九都不讓我們安寧。單位、公安局等都不讓我說真話,家人也由於害怕而開始對我不理解,於是我想到了進京行使公民依法上訪的權利,為師父和大法說句公道話,喊出我的心聲:「法輪大法好!」

2000年7月18日,我到火車站買票剛要上車就被當地公安人員截回,在縣看守所無理關押了18天才放出來。回來後,上邊安排鄰居黑白地監控我。

2001年11月23日,我與另兩名同修一行三人又一次登上進京上訪之路,終於來到天安門喊出了我們的心聲:「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還大法清白!」、「還師父清白!」 我們被天安門惡警抓住關進廣場派出所,關在鐵籠子裏數小時後送到昌平派出所,在那裏又被關在鐵籠子裏,一關就是三天,連夜不讓睡覺,不讓上廁所,由幾個人輪流看守,然後給每個人戴上手銬子動也不讓動,動就罵。惡警搞車輪戰,趁我們身心處於極度疲憊神志不清的狀態,逼迫我們報出姓名和地址。

28日晚送進昌平總局看守所,關押的人特別多,擠得無法睡覺,29日送到黑龍江駐京辦事處,12月5日被湯原縣公安局和我的單位派人把我接回本地,關進了看守所。被關押了33天後,我和另一同修一齊被非法送到佳木斯勞教所迫害,白天幹活、晚上被逼著看污衊大法的錄像。後來我悟到不能順從配合邪惡。

第四天,惡警於文彬假惺惺地關心我,其目的是要轉化我,沒達到目的就把我送「嚴管隊」,每天來一個人洗腦,共7天去了7個人。我沒有妥協,堅定修煉大法。惡警把我送進洗腦班,在那裏我被迫長時間超負荷地幹活,稍不順意就連踢帶踩我的腳。我決定抗議,不幹活不順從邪惡。惡警說我老頑固,假裝談家常不讓我睡覺,我開始絕食抗議。絕食第3天他們給我插鼻飼,對我殘酷的迫害延續了13天。

後來我的各種頑症、腦梗、心梗突發,人都這樣了他們還把我送到噪音特別大的房間裏,導致我手腳抽搐,他們安排護理假裝關心來想轉化我,他們還是沒得逞,就把我送進精神病院折磨了9天,後我的血壓升到200,生命出現危險,他們怕擔責任才把我放了出來。

從2001年11月23日到2002年7月16日,從天安門到佳木斯勞教所被迫害的過程中,不但身心受到了極大的創傷,在經濟上以各種名目接二連三地被他們勒索數千元,給我的家庭生活造成了巨大的困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