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2000年進京上訪遭迫害的一段經歷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0月18日】99年6月的一天,我有緣開始修煉法輪功。我深知修煉是嚴肅的,尤其自己得法較晚,所以抓緊時間,與丈夫一起學法,和同修們交流,身體、心性變化極大,精神充實。

沒料到接踵而來是鋪天蓋地的電視造謠,誹謗、攻擊法輪大法、師父。我雖修煉的時間不長,但我知道自始至終師父的講法、錄像、錄音都是教我們修煉的人如何做好人,做更好的人,如何使人性的道德昇華。

我根本不相信電視裏講的。當時許多同修已紛紛走出來向世人講真象,揭露邪惡江××的造謠。我因只能單盤,怕別人笑話,再加之有怕心。經過一年的學法,與同修們的交流,我也是修煉人,大法給予我太多,我為甚麼就不能為大法付出呢?我也要走出來去證實大法。

2000年底,邪惡勢力到處布置了崗點,特別是火車站盤查甚嚴,我心裏很平靜,正念強,順利直達北京。在旅館住下後,我發現安裝了竊聽器,拿了下來。

我來到天安門廣場,廣場上三步一崗,五步一哨,便衣如雲。我將事先準備好的橫幅打了出來,幾個便衣將我按倒在地上,使勁將我的手背向後邊。我使勁喊「警察打人啊!」「人民警察打人啊!」幾個彪形大漢硬將我拖上警車,威脅說:「看我怎麼整你。」車裏一同修喊「法輪大法好」,我也跟著喊,同修被邪惡警察打得眼睛像熊貓,身體不能動彈。我也被按在座位上不能呼吸,頭髮也被揪落了大把。

接著我被非法拘留,李進權和姓鄭的警察對我非法審訊,嚴刑拷打,把我像踢球一樣踢來踢去,尿都被踢出來了。通過幾次這樣的非法提審,折磨,我毫不畏懼。特別是在零下幾十度的天氣都不讓穿鞋,穿棉衣,臉部腫起全是青紫色。惡警不斷地抓捕大法學員,關的已滿了。600多大法學員轉到遼寧省錦州看守所,在那裏,我們每天煉功學法,提審是邪惡之徒的家常便飯,要我們做事,我們堅決不做,不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我向他們講真象,他們將我吊銬,銬子陷進肉裏,手腫的老高。經過反覆折磨,我也沒有說出自己的名姓。最後惡警說只要通知你家人,你們就無罪釋放。結果我們都被騙,等家人一到,又要交千元錢,本地公安也來了。就這樣,我們被帶回當地非法拘留。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