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出現的奇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4月9日】我是從一個月的刑事拘留改為15天的治安拘留,從7年刑期改為無罪釋放,堂堂正正的走出了看守所、勞教所。我悟到只要按照法的要求去做,師尊就會幫我們,甚麼事都會為我們做,甚麼奇蹟都會發生。何況還有眾神也會幫我們。

下面談一下邪惡之徒是怎麼迫害我,我是怎麼正念正行,走過來的。我是去超市發真象材料被潛伏在超市裏的公安告發,送到派出所,然後再轉送到看守所。

我認為我沒有犯法,我是在做一件最正最正的,最神聖最偉大的事情,我是在救度眾生。他們抓我是錯的,是對我的迫害,所以對他們的邪惡指示、指令、要求和安排,我都不聽、不看、不要、不予接受。在派出所問我叫甚麼,我說叫大法弟子,讓我照相我不照,讓我按手印我不按,讓我簽字我不簽。

他們強行的讓我照相我堅決不配合,他們打我,拽我頭髮往牆撞,擰我的耳朵(都擰出血,後來我到看守所都幾天了還有血和血塊未乾)。不管他們怎麼迫害我,就是照不到我的像,我請師尊加持不能叫他們照相,他們就是照不到。

他們要把我往看守所送,沒有我的材料。五、六個惡警又一起上,讓我按手印。有幾個上來掰我的手,有的對我進行拳打腳踢,有一個用膝蓋撞我的腰,有一個把我的手擰到我背後,還有一個啪啪啪的狠命的打我的頭頂心,我悟到這不是常人對我的迫害,而是邪惡的黑手爛鬼直接對我的迫害。我就喊:「請師尊加持我、幫幫我。」結果搞得他們滿頭的大汗也沒掰開我的手,也沒按到我的手印。

對於邪惡之徒的迫害,我又喊:「你們不能迫害我,你們怎麼迫害我,你們怎麼痛,我不痛,你們對我的迫害造成的傷害,全部都轉移到你們的身上。」所以我一點也不痛。

我在車上一直在發正念,坐在我邊上迫害我的惡警受不了,他坐不住,住地下滑,說他很難受。那當然啦,他對我的迫害造成的傷害全都轉移到他身上去了。

沒有我的材料他們硬把我往看守所送,在那僵持了很長時間,他們讓我配合,我怎麼能配合邪惡呢?他們對我沒辦法,讓女管教送我上牢房。在路上我對她講真象。

在看守所除了睡覺,我的大腦從來都不讓它閒著,背法,發正念,講真象,還向法院、檢察院、看守所控告派出所對我的迫害,邪惡之徒是最怕曝光的,我是走到哪裏揭露到哪裏。

在裏面只要碰到的每一個人都是我講真象的對像,不管是犯人、管教、所長、副所長、承辦、檢察院的、法院的、派出所的,只要找我或提審我,我就給他們講真象。

當他們明白了真象,知道我真的是為他們好,又感受到大法弟子的善良,看到我確實是在做一個真正的好人。一些警察的善心出來了,在他們的職權範圍之內善待我、關心、幫助、照顧我,包括那些犯人都是這樣對我,他們還說出去後要做一個好人,還有好幾個犯人對我說出去後還要讓我教他們煉功。

每次承辦提審時,在來回的路上都要戴手銬的,一到審判庭他們就給我打開。有一次,二個承辦人開了很長時間都開不開,在提審快結束時我請師尊加持,讓我的手從另外空間走。大家知道,戴的手銬是一動一緊的。但是師尊說過在另外空間身體是可以變大、縮小的,我讓我的手從另外空間走,一下子手就從手銬裏面抻出來了。他們一看就懵了,說要去找小管教算賬。我說:不是沒鎖好,你們剛才二個人都用鑰匙開了很長時間,怎麼是沒鎖好呢?這是讓你們看到大法的神聖和偉大。他們說:好,你要把另外一個手也從手銬裏抻出來我們就相信。我就再請師尊加持,讓我的手再從另外空間走,這邊說著話還沒完,另一個也抻出來了。回牢房後,一個承辦人拿著手銬對裏面的人說:「你們看這是大法的神聖和偉大。」

每一次提審,我都反反復復的給他們講真象,他們也知道大法好。第二天又換了二個承辦人提審我,我又把兩個手從手銬裏抻出來,我告訴他們:讓你們看到大法的神聖和偉大。他們說,你要自己能從這裏走出去,我們就不管你了。我回答:「我一定要讓你們無罪釋放我,我要堂堂正正地出去。」

我在裏面沒有用絕食的辦法,因為我還要和邪惡較量,當我堂堂正正、精力充沛的出去時,我馬上就可以緊跟正法的進程,因為我們還要救度更多的眾生。

剛進去,看守所的還有承辦的人,每天要提審我,有時一天幾次,他們對我說:「你要不報自己的姓名,在這裏是白關,等你甚麼時候說出來了才開始算時間。」我進來了根本就沒想著要出去,我進來就是講真象的,我把他們提審我的時間,變成我講真象的時間。他們得不到想要的,以後也就不再提審我了,幾天後他們是從網上查出來有關我的情況。

不管他們怎麼提審我,就是得不到他們想要的東西,任何邪惡之徒休想破壞大法網站和資料點,休想去抓捕大法弟子。

最後他們把我移交到特殊法庭,不讓我回房睡覺,4個承辦人輪番的連審我30多個小時,他們用盡了各種手段,軟硬兼施,誣陷,栽贓來逼迫我,還用常人中的名利情,還用錢來考驗我,讓我交代。他們惡狠狠的對我說:「你要抗拒不交代資料來源及名單,就給你判刑,就把你開除公職,就讓你拿不到退休金,就讓你子女下崗,就影響你所有的親朋好友及你們單位,你要不講就把你送進監獄給你用刑,給你送精神病醫院給你打針讓你成瘋子。」

我堅信我們修大法是有福報的,一人修煉全家受益,我堅信大法給予我們的是最好的。這些不應該發生的都是邪惡幹的,我堅信我只要按照大法要求去做,按照師尊說的去做,這些事情絕不會發生,這些不是你們邪惡說了算,是我們師尊說了算。我有師尊的法輪、法身保護,我所有的家人都不會受影響的,我堅信以後我家兒子會知道我是一個偉大的母親,他們會因為有我這樣的母親而感到自豪,我所有的親戚朋友及單位也會因為有我這樣的大法弟子而感到驕傲,你們休想用人中的情來動搖我。

直到最後,他們也沒得到他們所要的東西,只好宣布以後再也不提審我了。

幾天後我看到一個巨大的神,我們的師尊來到牢房笑的好開心呀!親自來給我開牢門,還點化我來了三個人接我。果然沒幾天,我堂堂正正的走出了看守所,無罪釋放。

我從被抓一直到出來,自始至終都沒有怕心,非常的坦然,根本就沒把它當成是關押我的地方。我做了一個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事情,我按一個大法弟子的要求證實了法,救度了眾生,窒息和清除了邪惡。

我想如果我們大法弟子都能放下執著心,去掉怕心,每一個大法弟子都能發揮一個大法粒子的作用,都能正念正行,走好自己的路,這場迫害也就不存在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