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執著 正念抵制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五年一月三日】2004年7月13日上午11時50分,我、妻子和妻子的妹妹正在家辦公,商量公司的工作,七、八個不明身份的人,用他們自配的鑰匙打開我們家的房門,直接非法闖入室內,未出示任何證件,用電棍將我、我妻子(已屆37歲,懷孕七個月的高齡孕婦)和我妻子的妹妹逼住,其中一人用電棍堵著我問:你是不是大法弟子?我反問他:你是幹甚麼的,為甚麼非法入侵我的家?他說他是國安。我要求他們出示證件,他說會給我看的,就開始到我家四處翻箱倒櫃。

當時我妻子心態很正,高聲疾呼,要求他們立即退出室內,並嚴正指出這是非法入侵公民私宅。但他們置若罔聞。我立刻打110報警,我妻子也衝出室外向小區報警,並大聲疾呼,有流氓闖入民宅。他們無奈,只有立刻退出,在保安面前說自己是公安(武漢市東西湖公安分局國安科),阻止保安干預。正好碰上社區曹書記,與曹一起再次回到我家住宅。隨後小區派出所閻所長及戶籍也趕到。

我們向他們說明了這夥人私闖民宅的情況,並強烈要求他們立刻停止違法行為。在我們強大的正念下,特別是妻子的正念正行對邪惡極大的威懾,這幫特務被迫退出,在門外伺機,我們立刻將房門倒鎖。當時只有居委會的主任、書記還在室內。

這時很多大法弟子得知消息,紛紛打電話,鼓勵我們要正念正行鏟除邪惡迫害,特別是澳大利亞的弟子也打電話,並對居委會的書記講真象,還有一些海外媒體也對這次事件進行了現場採訪,給了我們極大的鼓舞。

在相隔了四個小時之後,特務再次衝入室內,這次他們帶來了搜查令,而且是以武漢市公安局國保處為首,動用了十幾台車,幾十人,將我家抄了個底朝天,抄走了我們所有的大法書籍,還席捲了我家的電腦、傳真機、打印機、辦公耗材、MP3,連還沒有斷開電源的VCD都被抄走(未打收條)。

當時的邪惡,大有鋪天蓋地之勢,氣勢洶洶,得意洋洋,這下抓了個大的現行的,還招來小區領導來參觀「看看這就是你們小區的法輪功分子」,氣燄囂張不可一世,並用六個大漢將我綁架出去。我大聲疾呼:「邪惡抓好人了!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隨後將我綁架至武漢市第二看守所關押。

一、 「不配合邪惡的任何要求、命令和指示」

進入看守所要過槍兵崗,按照慣例要打報告詞。我知道自己是好人不是罪犯,堅決不打報告,惡警就逼我,我就高聲大喊「法輪大法好!」邪惡無可奈何,對槍兵說:「他是法輪功,都這樣,讓他進去吧。」

進了大廳他們辦關押手續,二所警察就要求我像囚犯一樣蹲下。我堅決不蹲。他們就上來兩個人來強制逼迫,我立刻放聲大呼「法輪大法好!」他們立刻被震住了,就隨我的便,不管了。我在強大的正念下,在隨後的關押期間所有的進出監室,點名蹲起,幹勞役活,甚至口供、筆錄,我一概拒絕。我的一念就是,我是大法弟子,是宇宙大法造就的,是世界上最好的人,不是罪犯,這不是我呆的地方,也不應該受這個地方的規矩約束。師父在《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中告訴我們:「無論在任何環境都不要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這樣做,環境就不是這樣了。」我從法理中明白了,作為一個修煉人,環境是靠自己的正念正行開創的。

剛一進監室,監號的管事就對我說:「這裏剛關過一個大法弟子,你們是信仰,我們不干涉,你們怎樣跟警察鬥,我們也不管,但監號的規矩要遵守。」我知道以前的大法弟子,已經開創了一個環境。以後的環境就要靠我自己了。於是從第二天開始我照樣煉功,學法、發正念,同時絕食、絕水抗議他們邪惡的迫害。

二、「靜思幾多執著事 了卻人心惡自敗」

師父在洪吟(二)《別哀》中寫道:「身臥牢籠別傷哀 正念正行有法在 靜思幾多執著事 了卻人心惡自敗」。

這是我第二次進看守所。第一次是99年10月那是邪惡剛剛開始鎮壓的時候,我到北京上訪,被他們關在這裏八個月,被判了三年刑。當時由於對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應該如何做尚不清楚,帶著人心,盼望正法早日結束。而這次都不同了,我知道了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三件事,一切都是為了救度眾生。

我們是正悟宇宙真理覺悟了的人,已經看到了自己的未來的人,現在雖身臥牢籠,然而有師在,有法在,怕甚麼!於是我一有空就抓緊時間發正念,清除自己空間場中的變異觀念、不好的思想念頭,特別是舊宇宙為私、為我的本性,只想改變別人,不想改變自己的私心,更有在做人中骨子裏形成的人的理,這些都要清除乾淨。

下午第一次從鼻插管灌食,當在插灌的過程中,立刻出現嘔吐難忍、流血等症狀。當時腦子裏就冒出一個念頭:「這每天灌食遭這個罪,何時是個頭,何必要吃這個苦,反正也出不去了,下次不灌食了」。當時我立刻警覺起來,這就是私心在發揮作用。灌食完後,在與管教民警的交談中正念越來越強,意識到要徹底鏟除自己空間場中的這些私念,心一橫,我的生命都是大法造就的,大法給予的,為了大法可以付出一切,這個灌食的痛苦算甚麼,並向管教的民警表示,只要不離開二所一天就絕不吃不喝,必須無條件還我自由,還我清白。

有了正念,在隨後的灌食中再也沒有甚麼不適的反應和感覺。那幾天反覆背誦師父的經文《再認識》《警言》《真修》《博大》,越來越反思到自己在過去做大法的事時夾雜著許許多多的人心,比如,幹事心、顯示心、貪大求功、甚至麻木不仁,這次被迫害就是一次極大的教訓,而最後造成了巨大的損失。「你們在純淨心態下所做的事才是最好的事,才是最神聖的。」(《再認識》)反反復復的背誦師父的法使我越來越明,也對照出了自己一直隱蔽很深的執著:那就是不能在法上認識法,用人心來做正法的事,只能被邪惡來利用,也達不到證實法的作用。

以上是在被迫害時的認識,不對之處請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