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一次正念正行闖出派出所的經過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3月25日】我是一名普通的農村婦女,我用學煉法輪功後的親身體會去講真象,收到很好的效果。2004年11月29日星期六,我路過學校門口,從我身邊經過一群小學生,我就給她們講真象,送福音。被惡人舉報,我被帶到派出所。

一個姓王的副所長,極其邪惡,他把我關在僅5、6平方米的一間禁閉室,三面是牆,一道門,禁閉室外是一間大房間,不知細情的人根本不知道這間屋子裏邊還有一間小禁閉室。屋裏既潮濕,又陰暗,他們把我鎖在鐵椅子上,戴著手銬,身前邊有一根鐵棍連在鐵椅子上,根本不能動彈,兩腳離地很高,還不許上廁所。

開始,一個看守員見我年紀大,天氣又冷,就給我在鐵椅子上墊了一塊紙箱板,又給我披上一件軍大衣,其間還讓我去了一次廁所。後來被惡警王某知道,把大衣拿走,紙箱板掀掉,也不許上廁所。還狠狠的對我說:「國家不讓煉法輪功,你不但煉法輪功,你還到處宣傳,送傳單,今天來這裏,叫你吃苦頭,遭點罪。」我說:「不是國家不讓煉,是江澤民以手中的權勢鎮壓法輪功,江××代表不了國家和政府。我本著信仰自由煉法輪功,這是我的選擇,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中還有一條公民有信仰自由的權利。今天,我有幸遇到大法,這是我一生中最大的幸運,我堅信大法好,『真善忍』好,我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個好人更好的人是犯法嗎?我告訴我身邊的人,和我接觸過的人說大法好,大法教人人心向善,道德回升,做個好人,將來會有福報,而且煉功能達到祛病健身。人不都希望有一個健康的身體嗎?這麼好的功法我宣傳是犯法嗎?我告訴孩子們心中要牢記『真善忍』好,大法好,做一個誠實善良的孩子,做個好人,將來會有善報的,這是犯法嗎?你不也是這樣教育你的子女嗎?難道這樣做是犯法?我沒有殺人放火,沒偷沒搶,不幹壞事,做好事,問問你我犯的是那一章的法?江××迫害大法,毒害世人,編造『自焚』假案,矇蔽欺騙老百姓,天理不容!世界上已有60多個國家的人民在煉法輪功,唯有江××鎮壓,它自己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現在正以群體滅絕罪被世界多個國家起訴。誰給當替罪羊,誰就是自己毀了自己。」王說:「把你弄到這裏來聽你的話嗎?」

當天晚上,又來了一個說:「你只說一句不練了,就放你回去,你覺得功法好,回家偷著煉。」我反問他:「背後說假話嗎?我信仰的就是『真善忍』,為甚麼說假話,當面說了假話,背後做假事,這不是我們大法弟子做的事,這是人心敗壞,沒有道德的人才幹這樣的事。」他就再沒說甚麼走了。

我開始發正念,發完正念,我就向內找自己的不足,為甚麼這次被抓?哪兒做的不好有漏呢?以前自己察覺不到的人心今天全找出來了,發現就滅掉,發現自己對情的執著而放不下人心,我就開始背師父的(《洪吟(二)•別哀》)「身臥牢籠別傷哀 正念正行有法在 靜思幾多執著事 了卻人心惡自敗」。

這時,自己對情執著的心慢慢放下了,又開始發正念,這時又想師父,師父為度我們吃了無數的苦,遭受了無數的罪,領著我們回家,我們還有甚麼放不下的情哪!想到這心裏非常難過,對不起師父,是弟子做的不好,被邪惡鑽了空子,給當地的大法弟子造成了不小的波動。

這時候,我沒有感覺自己在,總感覺師父就在我身邊,我想著我要出去,我不能在這裏,我用力一掙,把右手從銬子裏抽出來,左手沒有拿出來,我就從外間的窗口跳下去,我跑出去的時候沒有人發現我。看守員在第二道門外站崗,每隔20多分鐘進來看我一眼就出去了。我剛跑不遠,就聽見車響,他們發現我不在跟著追出來了,路燈很亮,我被他們發現抓了回來。在往回走的路上,我舉起戴著手銬的雙手大喊一聲大法好,看守員嚇得急忙堵住我的嘴,他們把我送回來又關進了禁閉室,並且加緊了對我的監視。

第二天,整個上午沒有人進來,到了下午,一個專寫文章的所員和王某一起走進來,原來是他們要對我進行強迫洗腦,並且威脅我說要罰1萬元錢。我心裏說:你們說了不算,是師父說了算。我說:「大法不是×教,大法是來度人的,大法書中寫的是叫人心向善,道德回升,把方便讓給別人,處處為別人著想,怎麼是邪的呢?是不是你們心邪了?我不是把家扔了不管,是你們抓來把我關在這裏的,是你們不讓我們全家團聚,你們講善嗎?」我舉著手中的銬子問,「這是對我的善嗎?逼我坐鐵椅子上,不許上廁所,這是善嗎?你們不讓家人見我,是不是怕曝光,你們這樣迫害大法弟子要遭報應的。」王說:「沒辦法,是上邊叫我們這麼做。」另一個也附和著這樣說。我說:「你們不給自己留一條後路,將來會後悔的。」他們見說不動我,只好離開了。

到了晚上,看守員把我帶到辦公室(其實是放我回去我不知道),王某威脅我說:「還不說是×教嗎?」我答道:「我不說。」他又問道:「你說出這個村誰煉法輪功。」我說:「不知道。」他罵了我一句說道:「那好,待會兒去抄你的家,然後把你送到公安局去。」當時我又想:你說了不算,我堅定走師父安排的路。我說道:「我沒犯法,不許抄我的家!」王說:「這由不得你。」我又開始發正念,鏟除他背後的黑手爛鬼。我問他要我的手提包,他不知道我的包裏還有材料,正放在櫃子裏經管著呢。我從包裏拿出8本真象資料說:「送給你看看,對你有好處。」他氣急敗壞的說:「啊!包裏還有東西,好,罰錢,一本1萬元,如果家裏抄出東西來,加倍罰。」我在心裏說:你說了不算,是我師父說了算。

這個時候我的丈夫來接我回家,直接把我送到我弟弟家。他們緊接著就抄我的家,我不知道,不一會我丈夫過來告訴我說:「放心吧,我把你的大法書全都放好了,只留了幾本真象本放在桌上讓他們拿走了。」我說:「那也不對呀,我沒犯法,不許抄咱的家,他們這是違法的。」我丈夫這時才認識到自己錯了,他也明白真象,說:「江澤民真是禍國殃民,當個好人都遭迫害。」這是我被關押了兩天一夜的經過。

是師父的偉大慈悲呵護著我,是偉大的師父給予了我的一切,我堅定走師父給安排的路,正念正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