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雨同行坦蕩蕩 一路征程一路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1月8日】我叫蓮兒,我很幸運。幸運的我96年得法,從得法到現在周圍一直有不少比我得法早、修煉好的同修;也有很多得法晚,後來者居上的同修。99年7.20以前,我們經常集體學法、煉功、洪法,參加心得交流會。99年4月25日又集體進京上訪,7.20到省政府上訪,證實大法,為我們同舟共濟、正念正行,共同提高打下了比較堅實的基礎。

99年7月22日,我們知道,嚴酷的迫害來臨了。儘管黑雲壓城城欲摧,但我們不為所動,排除各種干擾,堅持學法、煉功,以法為師。我主動協調,不拘一格,召開各種小型法會,引導大家,以法為師,整體精進,共同提高。

通過法會、學法,大家提高了認識。2000年4月18日,我們附近的8名大法弟子,先後依法進京上訪,但他(她)們都無辜的被抓被非法關押。考慮到證實大法工作不能沒人協調,我和另一大法弟子主動擔當起協調工作。2000年5月22日,師父的《心自明》發表,同修福兒很快得到新經文,轉交給我,我迅速抄寫複印了若干份,騎自行車分送到當地各位大法弟子手中。不久,8位被抓的大法弟子經過家人全力營救,交出高額罰款後,陸續被放了出來,也及時得到師父的新經文。以法為師,繼續精進不止。6月16日,師父的《走向圓滿》經文發表,我們又很快得到並手抄複印,騎自行車行程幾十里路分送到大家手裏。這時,經師父點化,我找到了久違的四位同修,她們都是得法比較晚的,經過長時間的等待,才得到了師父的新經文,非常珍惜,更加堅信師父,堅信大法。在後來的淒風苦雨的歲月,在證實大法中,在講清真象中,她們都後來者居上,在整體提高中,都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修在自己,功在師父」。這是師父法身的安排呀。

2000年8月9日,師父的經文《理性》發表,按照師父的要求:「用理智去證實法,用智慧去講清真象,用慈悲去洪法與救度世人」。我和福兒、荷兒決定三人合力,自製真象資料,用智慧講清真象。我和福兒負責找資料,並出錢,荷兒負責到市裏複印。開始是印幾十份,後來是幾百份。印好後,我們三人再負責分發到其他大法弟子手中。由於環境的變化,情況和以前不同了。我們經過學法、開法會交流,及時調整了各資料點的人員,按地域劃分成若干個資料點。資料點的負責人負責接送資料給附近學員,以點帶面,整體提高,共同精進。開始時,大家有顧慮,有怕心,也摸不著門道。我們三人帶頭做,及時總結經驗,召開法會,鼓勵大家試著做。時間不長,大部份同修都行動起來。直到2000年末,我們把真象傳單郵寄給當地政府官員手裏,郵寄給當地的公安局。

由於邪惡勢力害怕我們講真象,便瘋狂進行破壞。各複印店不再敢接印我們的資料。但這並未阻擋住我們講真象的步伐。複印不成,我們用手抄寫。巧的是,另一位大法弟子雪兒在省城買回了即時貼紙,我們寫上「法輪大法好」、「記住真善忍」、「還大法清白」、「還師父清白」等,然後分送到各點,大家統一行動,張貼出去。

師父說:「修在自己,功在師父」。真的如此啊!當我們一如既往的證實大法、講清真象遇到阻力時,奇蹟發生了。2000年底,受大法弟子福兒的邀請,在她家外遇到了省城來的兩位大法弟子,她們說:「沒想到,你們做的這麼好。」她們不但給我們帶來了鼓勵,而且帶來了大量的真象資料,向我們敞開了獲取真象資料的大門。從此,成千上萬的資料源源不斷,非常及時的運送過來。這裏值得讚歎的是其中一位阿姨,她年近七十,無私無畏,風雨無阻,每週都給我們送資料。福兒接,我分送到各點,大家共同約好時間,一齊發放。各種資料、橫幅、條幅、光盤、磁帶、小冊子、卡片、即時貼、刷漆書寫等等,應有盡有,豐富多彩。邪惡迫害一天不停止,我們就天天發放資料。真的做到了街頭巷尾、公路道邊、鄰市邊界無所不及,遍地開花。起到了很好的講真象的作用。

2001年夏天,附近的兩位大法弟子進京證實大法,喊口號、打橫幅,最後堂堂正正的返回來,村委會心知肚明,在上級追問下,挺身保護大法弟子,使他們不受迫害。2001年國慶前夕,某大法弟子家屬被邪惡利用,無知的向當地派出所舉報我,迫使民警夜襲我家,抄出少許大法資料,並以此為由,帶我到派出所。我心中裝著大法,坦然面對。同被抓去的還有兩位同修。我和另一位同修被關押在一起,他被反銬著,堅強不屈的挺立著。我始終微笑著正念對待這一切。我要求民警讓這位男同修坐下。民警很聽話,為同修鬆了手銬,拿來椅子讓他坐下。我牢記師父告訴我們的「作為大法弟子是全盤否定一切邪惡的舊勢力安排的,全面講清真相,正念清除邪惡,救度眾生,正一切不正的……」(《大法堅不可摧》),我嚴肅的向五位看守我們的民警講大法真象。他們都很願意聽,我們背《論語》、《真修》、《悟》、《為何不得見》。他們還要求我們背《洪吟》中的詩,提了這樣那樣的問題,我們一一正面回答,他們聽得津津有味,點頭稱是。

其間,所長要求我在他們寫好的「保證書」上簽個字,我向他們解釋其中害人害己、主要是害人的道理,他們也不堅持了。大概11點多,他們都睡覺了。臨睡前,片警例行公事似的輕輕銬上我,還連聲道歉。大約一點多鐘,聽得院裏有動靜。心知關在隔壁的同修們已經正念走脫了。那是位五十多歲的老大姐,正念很強,很精進。果然,大約4點多,所長叫醒了民警,並警告說:「已經跑了一個,這兩個別再跑了!」我心裏清楚,這是師父借所長的嘴點我呢!我發正念,讓民警睡深一些,然後脫手銬。但手銬有點緊,我靈機一動,故意叫醒民警,說是銬得太緊,影響我入睡。他竟然坐起來把手銬鬆了松,便又倒頭大睡。我一試,手銬就脫了下去。我想和那位男同修一起走,示意他脫銬,又遞給他一根鐵絲,讓他開鎖。他無論如何也脫不下。我想,他大概沒有要走的那一念。看看表,將近凌晨6點了,我毫不猶豫的走出來,趁著濃重的大霧,走出大門,一路發著正念,步行幾十里路來到了鄰縣。

由於忽視了向家人、親人們講清真象,使他們一度受邪惡矇蔽,竟然把我騙到派出所,配合當地政府,把我送到市「610」,我冷靜下來,決定再次正念闖出。由於不慎,扭傷了腳。在同修幫助下,回到辦公室,及時的把自己受傷情況告訴了家裏人。第二天,家人來看我,當地「610」頭目無奈,只好讓我到醫院檢查。就這樣,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憑著對大法的正信,我再一次逃脫了魔掌。另一位正念走脫的大姐也被家裏親人找到回了家。

兩次正念闖關,有力的震懾了邪惡,證實了大法的神奇。單位領導和上級領導來看我,他們一進門就異口同聲的說:「你沒有那麼大的業力,也就沒有那麼大的難!」我非常感激,這是師父借他們之口在點化我呢。後來他們安排了代課老師代替我的教學,批准我休息三個月,傷好後再繼續上班教學。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