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怎麼講就怎麼做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1月8日】得法前,我身患多種疾病。除全身關節炎疼痛外,肝區長有8x9x14約一拳大的血管瘤。壓迫胃肝造成疼痛曾夜不能眠,日不得安,睡覺不能右側臥。最重時期是九五年,曾三個月臥床不起。吃飯都困難,坐不起來,花了三萬多元也無法治好。後來為求生,我掙扎起床想學氣功,當時學別的功。一年後,愛人朋友到家裏來幾句話就把我帶到大法修煉中。他說他愛人也煉,許多人癌症都好了!

我請了《轉法輪》,第二天我就去南湖找煉功點。當時看見功友王然(現被迫害致死),我去她家,連看九講師父講法錄像。當時我悟性雖不高,但覺得師父親切、法好。而且沒有障礙,一下就學了進去。學法煉功一天比一天身體好。

以前我出門全身無力,走不了幾步就打車,甚至直哆嗦。這些都好轉,漸漸的疼痛消失。也能切菜做飯,成了健康的人。我知道師父的慈悲,大法的可貴。沒有法的救度,我是個即將要僱人照顧、給家庭帶來負擔、臥床呻吟的人。而且我脾氣很壞,以前和別人發生矛盾,我氣大聲高、不依不饒。現在我在家中包攬一切家務,而且按師父要求和別人發生矛盾多看自己哪裏錯了,凡事多替別人考慮。所以家庭也日漸和睦,沒了吵鬧,愛人也因我的變化能初步了解大法,兒子也少了干擾。

* 兩次進京證實大法

這麼好的一部偉大的佛法,在九九年卻遭到小人的誹謗、封殺、瘋狂的鎮壓,天理難容啊!二000年二月上旬,我和一名功友進京上訪。到旅店住下後,半夜時分聽到外面聲響,好像是警察問有無法輪功住宿者。因當時沒有一點怕心,也沒多想。

第二天我倆研究一下,認為上訪多半被抓,那麼不能白來一趟。先寫信給中辦、國辦、朱鎔基等領導。以我們切身受益情況洪揚大法是正確的,要求還師父清白,還大法清白,批准大法書籍發行等。信寫好了,投了出去。下午在食堂吃飯時,服務員把100元當10元錢給了我。我馬上還給她,向她講真象,一個男服務員說:「我是做不到這一點,看來修大法的都是好人。」我想身處何地都要用事實來洪揚大法好。下午四點多,我倆乘車去信訪辦。又碰到長春另一功友,他倆先進去看看,叫我看東西。這時一個老頭勸我回去,說甚麼胳膊擰不過大腿等,要我們注意。似乎流露出這裏的邪惡很猖獗。於是我對他講大法是教人向善的,是最好的……。一會又過來個年紀大的人,惡狠狠盯著我:「東北來的?我真不明白,一個個挺年輕的,國家規定的事,為甚麼還上訪?」而且越說氣越壯,像打仗似的。

我說:「定錯了,我們就要上訪、講真象。」後來在那等了半個多小時也沒見人影,信訪辦連個站崗的都沒有。於是我和那同修去飯店吃飯,又談此事。店老闆說:「這次抓住可不是15天了,至少一年勞教。」他也談到六四,槍殺學生事件。說北京老百姓不敢說話、害怕呀……。後來我倆給他講明白了。現在回想起來處處都在考驗我們到底敢不敢邁出那一步。後來又去信訪辦,奇怪的是那天裏裏外外沒有個人,只好乘晚車返回。

住北京那一天,那位功友不斷看到法輪滿屋轉。我寫信時身體那種刷刷的感覺七八次,想必許多功友都有這種體會,那是師父的慈悲。在布滿邪惡情況下,我倆都想到用生命捍衛大法的尊嚴。

2000年十一月上旬,我又約了二個功友進京。這次我做好坐牢準備(當時悟不到不該被抓),帶上衣物。我給愛人孩子買點東西,留下一封信告訴他們我要堂堂正正進京上訪。為師父討回清白,證實大法,否則不配做師父弟子……。

到京後吃過午飯,向天安門進軍。到了天安門廣場,見廣場中外遊人來往穿梭,人流不斷。天安門前戒備森嚴,三步一崗,五步一哨。金水橋前過道上豎立一隊警察,隔幾步又一個人。面對人行道的橫道旁右邊約六七十名解放軍戰士,左邊則距幾米一個面朝東一個面朝西的站著兩名武警。他們後邊一點是一輛中巴,裏面有五六個人,一看就是大法弟子。一會我看見一男一女兩個功友,在天安門正前方,面朝天安門「刷」的打開一張「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的橫幅,同時他倆齊聲喊:「還師父清白,還大法清白」只見前面,左面,右面的人群紛紛向他們靠攏。與此同時左面一個小惡警一扭頭看見這一幕,三步並兩步竄了過來。嘴裏不乾不淨的罵著髒話,用腳踢那位男功友。那男功友被踢個趔趄又被他拽起來推進警車,又回來拽那女功友塞進警車。人們目睹這一切後又表情麻木的紛紛離開。大約二點多鐘,另二位功友回來了,我們互相鼓勵,準備好後走向天安門。本想三個人一起煉功,似乎正法力量更大, 引人注目。可其中一位功友說三個人分開做,我意識到了這是智慧,既證實大法又避免被惡警抓走。於是我們分頭朝金水橋走去,她們二人一個面對金水橋已經開始抱輪,剛一抱,左面上來一個警察馬上沖上來。一邊抓著她胳膊,一邊拿對講機:「這又一個。」另一個功友朝西走去,也開始煉功。我意識到我也該馬上行動了。於是我朝天安門城樓前人行道上的丁字路口站下。將旅行袋放在路口西側,面朝人群無比神聖的舉起了雙臂,彌勒伸腰,如來灌頂,雙手合十……這時我看到行人中兩個小姑娘一邊笑呵呵的用手指著我。我想哪怕有一個人看見我向世人展示大法的威嚴、偉大,也不白做。何況我身前身後、左左右右,一定會被世人矚目的。於是我周身的血液在沸騰。在法會上聽到別人講的「力可劈山」,那一刻真的有這種感覺。於是繼續煉下去,後來不知為何有一絲驚慌,做得不夠標準。鼓足勇氣重做一遍。第二遍做完後,我朝人群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教人向善做好人還邪嗎?那麼甚麼是正的呢?」道出這些肺腑之言後,拿起兜子大步離開。當我信步往回返時看見另兩位功友被抓進警車。一週後她倆獲釋,安全返回。以上是兩次進京證實大法經過。

*洪法、講真象經歷

自從偉大師父告訴弟子講真象以來,我時時刻刻把講真象擺在生活中的首位。除了傳遞資料,加上家務事,還有80多歲母親需要常去照看,覺得時間不夠用,很緊張。好在經濟還可以,就常常打車跑(為省點時間學法、煉功)。我每次都不放過向每一個司機講真象的機會。從上車起一直給其講天安門自焚偽案來龍去脈,並遞給他真象資料。可喜的是百分之九十八的司機都心懷善念接受真象。一次打車去郵真象資料,司機一開始說他姨鎮壓後不煉了。當我一路講透真象後,他非常振奮說回去讓他姨再煉,又大聲對我說:「老百姓太需要你這樣的人出來講清真象了。」當接過大法光盤連聲道謝說回去好好看看研究一下咋回事。他的喜悅感激真讓人感到眾生都在盼望得法、得度。

幾年來在的士車上我大量的講真象,許許多多司機明白過來。此外無論去商店、在路邊,只要和別人講上話,都要及時告訴大法好。因為在商店人多地方,不能講太久,那我就抓住主要一點「天安門自焚是假的;60多國修大法;各種褒獎1000多項;江已被多國告上法庭;江動用四分之一國民經濟鎮壓法輪功;目前酷刑致死一千多人;天災人禍也在警示人;惡警遭報;知大法好有福報,請轉告他人……」來不及面談的,設法知其姓名,郵上材料一份。我平時看新聞,出現人名馬上記下來,丈夫同事、報紙上出現的名字都記下來,然後給他們郵真象材料。有時材料多時弄到半夜一兩點才睡覺。沒材料就自己寫,不等不靠。還去許多熟人朋友家,一天跑好幾個地方,就打車去,生活上就節儉一些。

有一陣子親戚兩人重病,姪子又來住我家。我又講真象,又看病人,忙得家中顧不過來。一位功友說我不收拾屋,又說我讓人家養活。我心中半個月都不舒服,表面忍了,心裏難受。現在回想自己並沒修自己,看自己哪方面做得不夠。以前自己對丈夫關心不夠,經這位同修提醒,也注意圓容這些事情。丈夫越來越體會到家的溫暖,在最邪惡那陣子,他還幫我跑跑大法的事情。

這幾年證實法過程中,我一直聽師父的話,師父怎麼講就怎麼做。完全相信師父,尊敬師父。走好修煉過程的每一步。所以心中只有一個正念,如師父所說「大法徒講真象 口中利劍齊放 揭穿爛鬼謊言 抓緊救度快講」(《快講》),過程中沒有怕心,只有責任感、緊迫感。常常想不要錯過一個有緣人,否則他就會失去救度。

有一次,我拿光盤到鄰居家講真象,他女兒說:「阿姨,別弄這個,反動,反動。」在我認真講解和放真象光盤後,她明白了真象,又一個生命得救了。一次在車上一個小伙子給我讓座,他身邊還有女朋友,我想不能錯過他們。剛好我們一起下車,於是遞給他磁帶:「送你看看,自焚真象。」他倆愣了半分鐘,但接了過去。

一次兒子同學來我家,看見我的磁帶,我趁機告訴他們大法真象。一個同學說:「法輪功可遭罪了,抓住給塞到凳子底下。我爸是警察,他看到的,他不動手,別人動手……」他們剛走,我已經坐不住了。太沒人性了,一種責任感油然而生,應該制止邪惡。於是打的去那同學家,給他父母講真象。告之善惡有報的例子。他口說不過為養家糊口,但我想還是能震撼他心靈。知道江在造假,迫害好人,他今後在工作中能明辨是非。

一次和母親打的去親屬家,母親和司機講價,少給四元錢,司機不高興。我把真象材料和四元錢包好,下車時交給司機,用實際行動證實大法好。還有一次有人找我五十元假幣,我送到銀行。收銀員讚歎:「都像你這樣就好了。」,於是我遞上一張大法好的卡片。在邪惡最猖獗時期,我們功友有一個寫了所謂的「保證」出來了。我知道後經常去她家與她交流,拿師父相關經文給她看。經過多次切磋,最後她終於認識到這個問題的重要性。兩年前當資料點欠缺資金時,我把自己多年積蓄拿出一萬元交上。(因我十年未開支了,僅有二、三萬元積蓄)當拿錢這一念發出時,一路上身體輕飄飄的。我悟到師父真的就在身邊,我們的一思一念、一舉一動師父清清楚楚。同修們,精進吧!按師父要求「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

去年母親住院,我除記下醫護名字給郵真象資料外,還設法給同病房的人講真象,送光盤 。在醫院裏還發了許多材料。一次在繁華的商店門口,我給賣鞋墊的老太太講真象。問她有無影碟機,然後拿出光盤揣到她兜裏。那麼多路人,現在回想有點後怕,可當時一心救她,也就沒出問題。一次在大商場買口紅,給服務員講真象後,她臉一沉,說再講就叫保安。當然在師父呵護下轉危為安。這件事讓我認識到今後應更理智,努力改進講真象中的不足,進一步提高。

最後講一個有趣的事情:

前幾年,我收拾好一個房間為師父法像敬香。正想辦這事頭一天,院子外面來一幫人。收拾一上午,把院子收拾得乾乾淨淨(許久沒人收拾)。我感到偉大的師父之偉大的法力、威德在人間再現;另外院子裏從來都是亂石破木,從無花草。可今年院子裏生滿了青草,約一米來高。更令人驚奇的是我家二扇窗戶護欄上攀滿了籐蔓,綠的葉,紫紅色的喇叭花。有時上午粉紅,下午變成了紫紅,而且石頭縫中也倔強的生出一尺多長綠色草莖,真是生機盎然。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