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徵文〕真象標語寫遍方圓百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4月9日】我曾經因二十多種病折磨得苦不堪言,自從九七年四月修煉法輪大法後,不到一個月,全身的重病不翼而飛。我沒上過學,也不識字,自從學大法後可以通讀《轉法輪》了。

一、真象標語寫遍方圓百里

師父在《北美巡迴講法》中說:「大家要清楚講清真象對大法弟子太重要了。你不只是個人修煉問題。你個人的修煉是在救度著你自己所代表的龐大天體中的生命。你在講清真象中,你在救度著更多的甚至更大的其它的龐大天體與那天體中的生命,因為這是大法和歷史賦予你們的責任。」

剛開始我每週坐車往返九十多里路去市裏拿真象資料發,後來有一段時間,因資料少,就買了毛筆和許多紅紙,請老父親幫著寫,但時間長了,他就沒有耐心。我怎麼辦呢?學了師父的講法《致北歐法會全體學員》:「在講清真象中,不要等,不要靠,不要指望外在因素的變化。我們每個人都是給未來創造歷史,所以,每個人除了參加集體活動外都在主動的找工作去做,只要對大法有利,都要主動去做、主動去幹。」我心想:「我是大法弟子,為了救度世人,沒有能難倒我們的事。」

於是我就慢慢的照著書寫「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等標語。我將寫好的標語鋪到床上、木地板上,隨後在背面貼上雙面膠,在大街小巷到處去貼。因貼的易被毀壞,後來我就買油漆噴標語。

一瓶油漆可噴十三至二十三條大標語,至今為止我已買了五百多瓶油漆,方圓百里到處都有我噴的標語,大部份噴的標語都還在。而且大部份我是在白天噴。在大街上噴的有時被毀掉,但塗了之後我又繼續噴。

有時正在噴時來了人,我也不驚不怕。師父曾經講過「講真象救度眾生,舊勢力是不敢反對的,關鍵是做事時的心態別叫其鑽空子」(《在2002年波士頓法會上的講法》)我笑著對來的人說:「你的緣份真大啊!多念會給你帶來福份。」邊說邊迅速寫完。之後根據情況向他們講清真象。大部份人都能接受。

也有的人邊看邊說: 「哇!這老太太的字寫得真好!」我就趁機告訴他們真象:「這都是大法給我的智慧,我以前連大字都不識一個,但自從學大法後就可以通讀《轉法輪》了。我現在不僅能認字寫字,而且全身的病都好了。」

二、堂堂正正扯下誣蔑大法的圖片

2001年10月,聽一同修講街上在搞誣蔑大法的圖片展毒害世人。於是我們先發正念鏟除本地破壞大法的一切邪惡,隨後趕到現場。那裏有很多人在看,我迅速跑上前,邊扯圖片邊說:「這都是騙人的東西呀,可千萬不能看,我全身的病修煉大法不到一個月全好了。法輪大法是真正普度眾生的佛法,如果誰要誹謗佛法,那麼誰就會遭報應。江澤民一夥對法輪功進行栽贓陷害,是為了矇騙世人,如果聽信了它的話,將會隨著它下地獄呀!以後可別看這些假東西,也千萬別信電視裏對法輪大法的造謠……」

因為農村人比較信佛,於是看的人三三兩兩的走了。我與另一同修將所有的圖片都扯下來後,丟在地上並立即離開,去市裏與那裏的同修切磋,他們通知許多同修幫我們發正念。

下午回到小鎮之後,我們相互通知全鎮的學員繼續長時間發正念,徹底銷毀掉誣蔑大法的圖片,當天邪惡的圖片就被掃街的清潔工燒掉。

在師父的呵護下,也沒有邪惡之人來過問此事。從中不僅體會到大法弟子整體的力量,我還真真切切的感受到師父所說的:「你們自己做正的時候,師父甚麼都能為你們做。」(《北美巡迴講法》)

三、碰到的一切人都是講清真象的對像

師父在《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中說:「作為一名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個人解脫不是修煉的目地,救度眾生才是你們來時的大願與正法中歷史賦予你們的責任和使命,因此大量的眾生也就成了你們救度的對像。大法弟子不要辜負了正法中賦予你們的偉大責任,更不要使這部份眾生失望,你們已經是他們能否走入未來的唯一希望,因此所有的大法弟子、新老學員,都要行動起來,全面開始講清真象。特別是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人人都要出來講,遍地開花,有人的地方無處不及。」

我每天堅持講真象,偶爾兩天去一次,不管是冰天雪地,還是大雨傾盆。有時走十幾個小時的山路,特別是酷暑天,剛開始胯子痛得受不了,時間長了走十幾個小時的山路都很輕鬆。每到一個村子我就挨門逐戶講真象,並根據情況配合著發光盤或真象資料。在路上也是逢人就說,見人就講,碰到的每一個人都是我講清真象的對像。

有一次,在半路上我碰到一個六七十歲的老太太在街上買了一捆紅薯籐,背得很吃力,我走上前去幫忙,並將紅薯籐分成兩捆,還找來了一根樹棍,幫她挑著,一邊走一邊給她講真象。一直走了很遠,直到她明白了法輪大法好。分手時她不停的說「謝謝」,我告訴她:「法輪大法教人做好人,我才這樣做的,要謝就謝法輪大法。」

在又一次去講真象時,無意中來到了這個老太太住的村子,碰巧遇上她,老太太拉著我的手到處說:「我說的就是這個煉法輪功的姐姐幫我挑的紅薯籐呀!……」

當我再給這個村的人講真象時,他們村的人都非常樂意聽,並且說:「這老太太自從遇到你之後,到處講煉法輪功的人多麼好,因此我們都知道電視裏放的是假的。」

除了講真象外,我每天學法與發正念也不落下。我每天的時間基本上是這樣安排的:早晨三至四點鐘起床看兩到三講《轉法輪》,七點多鐘開始做家務,有空餘時間就學經文及師父後期的講法或看《明慧週刊》。下午一點左右出去講真象(偶爾晚上做真象),儘量趕回來發六點鐘的正念。晚上煉完五套功法。每天堅持發八至十個整點的正念。

四、正念抵制去洗腦班

2003年11月中旬的一天,省610、縣610、新上任的鎮長及兒子單位的局長四人一起,上午八點多鐘就來到我家,要送我去省洗腦班。正巧我頭一天晚上去寫標語摔到溝裏,腰痛得直不起來,腳腫得很大,而且還在發高燒,他們執意要帶我走,我不停的講真象,並質問他們:我只是按照真善忍去做,你們想將我轉化成壞人嗎?你們是不是太沒人性了!我這個樣子跟你們走到哪去?同時我還不停的發正念鏟除他們背後的邪惡,持續了四十多分鐘他們才走,臨走時還說,過兩天再來。於是我離家迴避了幾天,並不斷發正念鏟除迫害我的一切邪惡。之後我還是堂堂正正回到家中。

後來才知道在兩個月之前,省裏就通知鎮長送我去洗腦班,並無知而可笑的說,只要將我轉化了,我們這兒的學員也會跟著轉化。而這次他們親自來,先找我們當地的派出所,被派出所找各種理由推了,叫他們找政府。於是他們找到鎮長,被我正念抵制後,鎮長告訴省裏的人說:「她們現在呆在家裏挺好的,何必去惹她們幹甚麼,如果把她們惹煩了,一個個又去上北京那可真是麻煩事了。」因此強制我去洗腦班的事也就不了了之。

五、主動講清真象 官員們見我就說「法輪大法好,我記住了」

師父《2002年華盛頓DC法會上的講法》告訴我們:「哪裏出現了問題,哪裏就是需要你們去講清真象、去救度。不要碰到困難了就繞開走。」

因為政府部門的官員直接在參與迫害大法,而且他們的影響力也較大,所以我一直很重視向他們講真象。採取的主要辦法是郵寄真象資料或者是面對面的講,我經常找機會給我們鎮的鎮長講。有一次鎮長正坐在一家人門口乘涼,我就從自身的變化開始談起,講法輪大法在世界洪傳的情況,講天安門自焚的真象以及迫害大法的惡人遭到報應的事實。他們聽得都很認真,鎮長還說:「嘿,法輪功真的很神奇,剛才我們坐這兒那麼多蚊子咬,現在一聽她講真象,蚊子也沒了。」

之後,只要有機會,我都會主動向他們講真象。鎮長明白真象後說:煉法輪功的都是好人,管他們幹啥?殺人放火,偷、搶、賭博才應該管。於是他主動向上級領導提出辭職不管迫害法輪功,而去主管修公路。

新鎮長上任後,我也經常給他寄真象資料。現在鎮裏的許多官員們一見到我就笑瞇瞇的說:「真善忍、法輪大法好,我記住了。」

而派出所的所長及警察更是我講清真象的重點對像。他們明白真象後,知道我們在學員家裏集體學法、集體煉功都不干涉,而且直接對我們說:「你們想煉功就在家煉,想寫標語就寫,只要不寫在大街上太招眼的位置就行了,不然我們不塗就無法交差。」

六、全盤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干擾

當然,在幾年的講清真象的過程中,確實也碰到了許多被謊言矇騙很深的人,態度非常惡劣。師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中說到:「我想千萬別心灰意冷,對誰都慈悲這樣去做,有熔化鋼鐵的慈悲就能做好。」因此面對辱罵,我也能心平氣和的講真象,擺道理,一些人也因此而改變了態度。

另外也遇到了好幾次惡警想企圖綁架,甚至有兩次我被非法抓捕,但在師父的呵護下都順利脫險。如有一次,縣公安局、610的邪惡之徒將我綁架到公安局,逼問資料的來源,我堅決不配合他們,並不斷的發正念。在師父的呵護下經過一天一夜,堂堂正正的走出了公安局。師父在《2004年芝加哥法會講法》上說:「我們是連舊勢力的本身的出現、它們的安排的一切都是否定的,它們的存在都不承認。我們是在根本上否定它的這一切,在否定排除它們中你們所做的一切才是威德。不是在它們造成的魔難中去修煉,是在不承認它們中走好自己的路,連消除它們本身的魔難表現也不承認。(鼓掌)那麼從這個角度上看,我們面對的事情就是對舊勢力全盤否定。它們垂死掙扎的表現,我與大法弟子都不承認。」

我悟到只有堅信師父,堅信大法,並嚴格按照大法的法理去做,才不會讓邪惡鑽空子。讓我們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在修煉的路上精進不停。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