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徵文〕大道無形有整體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4月7日】從1994年法輪大法傳入我市到現在,我市的大法弟子走過了十一個春秋,從個人修煉到正法修煉,修煉形式發生變化,但根本上不變的就是:「以法為師」,聽師尊的話,紮紮實實的提高心性,踏踏實實證實大法,以達到師父所要求的。無論是個人修煉,還是正法修煉,師尊所要的是「整體提高」,珍惜為法而來的每一個生命,不想落下一個弟子。如果說有不同,那是正法修煉要比個人修煉時期整體提高更為重要。因為每一個大法弟子都在證實著宇宙大法,誰落下了都會給法帶來損失,給救度眾生帶來難度,同時舊勢力也會干擾,會鑽整體有漏的空子。即使你沒有想到整體,它卻也會把我們作為整體來考驗。實踐中也確實讓我們看到,哪一個時期我們注重了整體的提高,我們的證實大法的事做的就順利,否則我們就被動,各種干擾難以排除。

一、整體提高需要有保證整體提高的環境

在個人修煉時期,我們全市有輔導站、各區分片也設立了煉功點和學法小組,這是師父給我們留下的集體煉功、集體學法的修煉形式,給我們提供了在大法中熔煉的環境。記得那時師父的經文一到,一個小時、二個小時就能傳到每一個學員。集體學法之餘,大家還可以互相切磋,談自己的體會,自己平時有悟不到的問題,也可以得到提示,大家都在這種環境中、在法中昇華著。

99年7.20以後,我們這種修煉的環境被破壞,我們也清楚的認識到,不是證實法的修煉中不需要修煉的環境與形式,而是舊勢力還把我們當做個人修煉對我們進行所謂的考驗。從常人社會的表現上,就是解散煉功點,三個人到一起就認為是非法集會。也正是因為沒有了環境,一批學員在舊勢力考驗中沒能走入正法修煉,有的放棄了又成為了常人。

正是在個人修煉時期我們市的輔導站的一些骨幹對修煉的環境與形式有一定的認識,因此,7.20以後,雖然表面上我們沒有輔導站這種形式了,可我們一直保持著全市的、各片的聯繫、協調的環境,儘管人員不斷根據需要進行調換,但作為整體環境一直存在著,每當師尊發表新經文或「明慧」有關正法進程的文章,我們都集中進行學法交流,用集體的智慧保證著我們走正正法修煉的路。

如:進京證實法,建立資料點,確立「大法週」,帶動周邊市縣跟上正法進程等等,每一項大型活動,都靠整體的智慧保證我們走正每一步。此外,我們根據本地區的實際,組建學法小組,由幾個點到遍地開花。

總結經驗,我們進一步認識到,這是師尊給我們留下的修煉形式,實踐中也確實使我們更多的大法弟子在這種環境中提高成熟了。

二、整體提高需要整體意識,整體配合

師尊在講法中告訴我們:「大法弟子是個整體,每個大法弟子是一個大法粒子」 。師尊還告訴我們:「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就是他的事。」(《在2002年華盛頓DC法會上的講法》)對一個同修寫的《不分正法工作項目,大道無形有整體》一文,師父做了評註﹕「講得好,大法弟子是個整體,在正法中所做的一切我都是肯定的,都是在做大法弟子應該在做的。不同的做法就是法在運轉中有機的分工圓容的方式,而法力是整體的展現。」我們悟到,每個大法弟子都要有整體的意識,這不僅是要在法中修出為他人著想的善心的體現,也是我們在正法修煉中做好師尊要求的「三件事」的需要。

實踐中,我們的做法是集中選編《明慧》發表的有關整體提高、整體昇華、做好「三件事」的同修的文章,編成小冊子,並以法會、交流切磋等形式,促進全市大法弟子形成整體,把別人的事看成自己的事。隨著正法進程的不斷推進,我們越來越感到,一個人做得再好,沒有整體意識,修煉中也是有漏的。哪一個地區正法環境的寬鬆都是整體在法中昇華的結果,只有整體提高了,才能使這一地區達到資料點遍地開花,使這一地區的眾生達到最大限度的救度。也只有大法弟子樹立了整體意識,才能達到整體提高。

五年多,我們立足本市,積極參與全球大法弟子證實大法的活動,帶動著周邊市縣的正法修煉中的同修在法中精進。本地區的大法真象電視插播,我們把周邊市的有關同修教會一起做,會這一技術的同修又主動到外省外市與當地同修一起做。五年多先後有數十名同修到外市縣、周邊地區參與整體協調,技術交流,法中切磋。本市編排的真象報章至少發放6市10個縣。並多次根據各市縣的實際,編排適合那裏的真象報章。每當有新的真象資料、光盤,我們都把周邊市縣需要的先製作出來。在大法弟子頭腦中消除了地區的界線,達到了最大限度的資金、設備的合理利用。無論是在人力、物力、財力上,還是在心性提高及清除邪惡方面,想到在整體上協調配合。

三、整體提高需要有更多的有整體意識並且法理清晰的協調人

個人修煉時期的輔導站設立輔導站負責人、輔導員、小組長。正法修煉不是不要這樣的環境,而是在迫害中被邪惡破壞了。實踐中我們悟到,正法修煉要達到整體提高需要更多的有整體意識,願意並善於做整體協調的協調人,聯繫人。五年多在我市湧現出一批這樣的骨幹。

協調人A,個人修煉時期是一片輔導站的負責人,正法修煉中她多次正念闖出,破除了舊勢力的安排,當原來的輔導站站長被迫害後,她主動承擔起了協調工作,開創了全市的協調工作環境。由於她清晰的明確協調人、聯繫人只是在這樣一個環境中修煉,所以注重與同修配合,共同提高,同時調動原輔導站的一些負責人在正法修煉中積極的一面,因此使全市的整體環境沒有因為個別協調人被迫害而遭受更大損失。無論形勢如何變化,全市的正法工作照常運作。她的體會是:「不是我在選擇誰來做協調人,是師父的安排,正法中選擇誰做更適合;一個人的能力是有限的,應發揮每一個粒子在正法修煉中的能量;一個修煉中的人肯定會有負的因素在,做為同修,既不能被帶動,也不能有怨心,要寬容、理解,共同提高。」因此,她總是在每個重大問題上能和大家協調好,拿出最好的辦法,一身正氣令大家認同。

協調人B,個人修煉中是一個小片的負責人,正法修煉中他也走得比較正,沒有人認定他是協調人,他自己也沒把自己當作協調人,可不知甚麼時候起他卻做起了協調人的協調工作,哪裏有問題,他就參與解決,誰做的事情不在法中,他就善意的指出,或一點一點的按法的要求歸正,一次不行兩次,兩次不行三次,直到在法中共同提高為止。用他的腿和口把在惡劣環境中的協調人協調起來。他的體會是:「正法中需要覺悟了的本性那為法負責的意識,放下自我,無條件的去配合,去圓容。每個大法弟子都要圍繞師父所要的去要求自己做好,每個個體的提高保證著整體跟上正法進程,而整體的昇華又會為個體的提高提供最佳環境。樹立了法的威德,自己的一切無求而自得。」

協調人C,在個人修煉中沒有做過負責人的工作。正法修煉中她從一點一滴做起,看到哪裏不足就自動補充,始終把學好法放在首位。由於通過與她一起交流切磋的同修越來越多了,她在正法修煉中接觸的範圍也越來越大,自然被大家所認可,目前做一個大片的協調工作。由於她法理清晰,在正法修煉中始終把證實法放在前面,工作井然有序,遍地開花的資料點獨立運作。她把協調同修整體放在做事的前面,從不證實自己,她所負責的一片所組建的學法小組相對來說也比較穩定。她的體會是:「相信法就要相信在法中修煉的同修,法對不同層次的修煉有不同的要求,不能用自己的認識和悟到的理去要求別人。前提是自己要首先學好法,這樣做起事來會事半功倍。同時要保證做大法工作的同修有一個靜心學法交流切磋的環境,否則心性不提高,干擾就會增多,協調人就會在解決、排除干擾的做事中跳不出來,既不能使正法工作正常開展,又會使自己被攪在事中。」

四、整體提高中的不足和教訓

五年多,全市的大法弟子在證實法中有成功的經驗,也有一些教訓。

一是協調人的幹事心,沒有達到師尊要求的「就是你為師父我個人做事也得天天靜心學法,要實實在在的修」(《走向圓滿》)的法理要求。很多做協調工作的同修,大多在常人中,至少在某些方面是強者,能說,能張羅,思路敏捷或者做事有條理,這也許自身在史前發過這樣的願,就按這個願望培養了完成史前大願的能力。然而我們畢竟生活在人世中,所以在形成這個能力的過程中,那負的因素也出來了,如果不能靜心學法,那負的因素如求名心、顯示心、爭鬥心、幹事心就顯露出來了,而且會借助培養出的能力而起到更壞的作用。例如有位原來的輔導站的負責人,確實在語言表達方面高人一籌,很多同修都認為他修得好,也都願意聽他講,後來他被一次次的綁架,在同修中造成很壞的影響,所建的小組散了,走出來能做真象的又回去了。他們說:「他修得那麼好都被綁架了,看來還是小心點吧。」正法修煉的環境一次一次遭到破壞。還有的協調人幹事的心已加強到不聽師父話、不能以法為師的程度,長時間不學法,工作無序,干擾不斷增多,自身的干擾排除不了,還去干擾別人,最後資料點的同修走了,印刷設備壞了,各種干擾接踵而來,環境被破壞。

二是在邪惡瘋狂時期形成的觀念、怕心障礙著對目前正法洪勢的認識。以師父的法已講明了為藉口,否定集體學法交流切磋的環境和修煉形式。個體與個體之間,地區與地區之間嚴重的封閉,被舊勢力間隔開,不能形成整體,資源不能共享,造成很多人力、物力、財力的浪費,更嚴重的是影響整體提高。

三是協調人不修口,傳播小道消息,甚至在同修之間造成間隔,在執著心的帶動下說了一些不該說的話,有時遇到矛盾不向內找,強調自我等等,對整體提高起到了不好的作用。

四是協調人自身受黨文化的灌輸,又沒有徹底認識並清除其毒害,這樣的言行也在影響整體提高的環境。遇到問題像領導一樣獨斷專行,遇到不同意見爭論不休,而且由此引發妒嫉心,表現的看別人不足,不能起到圓容作用。

以上的不足,還要在靜心學法提高與整體的環境中修去。

師父說:「每個人都是負責人,每個人都是大法的一個粒子,每個人都在法中熔煉著,每個人都知道怎麼做。」(《2003年元宵節講法》)那麼每個粒子的提高形成的整體昇華,在這樣的環境下反過來又促進每個粒子更好的發揮自己的能力,更好的證實法,救度眾生,圓容師尊所要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