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徵文〕用心做好三件事,修煉的路上穩健灑脫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4月4日】師父多次提到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要做好三件事:學好法、發正念、講真象救度世人。做為大法弟子,對師父講的話那就是要真信,溶於法中,「做到是修」。

我是98年10月份得法的。一接觸大法,真有一種「相見恨晚」的感覺。除了工作(當時還沒退休),業餘時間全用在學法煉功上。我覺得修煉大法真成了我生命的主要部份了。99年7.20開始打壓時,我沒把它放在心上。因為在這個世上沒有能動搖我學大法的任何因素。

通過學法,我逐漸認識到,正如師父講的,《轉法輪》是一部讓我們回「家」的天梯。我真的找到了人生的真諦……我太幸運了!

退休後,白天除了照看不到一歲的外孫和侍候93歲的婆婆外,餘下的時間就學法。沒有時間就背著錄音機聽。就這樣我自己給自己規定,每週必讀《轉法輪》2-3遍,並有計劃的插讀師父的新經文。一年下來,我由開始只能聽同修談體會,漸漸的我也能說出自己的學法感悟。

在大法的開啟下,我們開創了修煉學法的環境,自然的我家就成了一個不公開的聚會點。由開始的幾人,最後發展到8人。那時邪惡雖然打壓很猖狂,我們一到一起,就有一種「世外桃源」的感覺,都感到這是世間的唯一淨土。只要我們在一起,就抓緊時間談各人的修煉體會,介紹各自講真象的經驗。我們遇事都能用法去衡量,都能向內找,在法上提高。我們8個人,從2000年到2002年的兩年多的時間裏,一直堅持每週聚一次。就是我們這個學法集體,保護了多個被非法追捕的同修。對流離失所的大法弟子,我們每個人都能解囊相助,錢從幾十元到上萬元不等,還有衣服、被褥,每個人都在盡心盡力的做著。資料點上的同修稱我們是他們的堅強後盾。

2001年6月12日,慈悲偉大的師父把我們功能打開,讓我們開始使用神通,清理迫害大法的邪魔爛鬼和不法神。我們按照《明慧網》的倡議定時整點發正念。因為我屬於師父講的天目開的很低的那種人,只能看到一些黑氣。這樣,我們聚會發正念時,我能看到我們空間場和每個人身上的黑氣,我們就能有地放矢的清理另外空間的邪惡,達到了事半功倍的效果。比如有的學員在魔難中,他身上的黑氣多且濃密,我們幫他找出執著,再齊發正念清除,清理時就看到他身上的黑氣逐漸變亮變白,最後整個身體變成金黃色,他馬上就感到非常舒服。

那是在01年的冬天。一天下午我和二姐整點發正念。靜下來清理完自身5分鐘後,就看到我們家上空黑雲密布,這黑氣又黑又濃密,就像夏天急風暴雨前的黑浪翻滾,向我們方向壓下來。瞬間變成一個個像大瓷缸那麼粗,3米多長,兩頭稍細尖齊,這時我雙盤的腿劇疼難忍,眼看那個最大的黑東西向我砸來,我馬上心裏喊師父救我。這時我眼前出現了一條南北巷子,在這巷子南頭東邊牆上貼有一張「法正乾坤,邪惡全滅」的不乾膠,這是我前幾天晚上去貼的。我急中生智,一下揭下不乾膠向空中一揚,頓時所有的黑氣全沒了,整個空間場馬上變成金黃色。隨之聽到二姐「哎吆」一聲說我實在堅持不住了。顯然她的腿也劇疼難忍。

第二天晚上,我去城裏送資料,回來時在廣場遇到同修說了一會話就往回走。廣場的環境我太熟悉了,未建廣場前我在那裏住了十幾年。可是我突然迷糊了,分不清東南西北了。就這樣在廣場耽誤了半個多小時才回家。一進門愛人就說我手機被監控了,不到20分鐘就打來三次電話,前二次一聽是男的聲音就放下了,最後一次那人問:這手機是你的嗎?我愛人已意識到不好,馬上回答當然是我的,它從來不離我身。問他甚麼事,對方回答:可能搞錯了,對不起。事後聽說有人供出這手機是個女的用的。我要不糊塗,按時回到家,那電話肯定是我接,麻煩也可能就來了。為甚麼沒出麻煩呢,這就是因為我們提前把另外空間的邪惡全滅的緣故。

又一次我和愛人一起發正念,也是看到整個空間場上黑雲密布,費了好大勁才清理乾淨。第二天晚上我出去發資料,在一個農貿市場的橋上,我看這個位置很好,來往人多,貼上不乾膠很多人能看到。可是邪惡也看上了這地方的重要,就專門派人在這裏蹲坑。走上橋,我剛在西邊欄杆上貼了一張不乾膠,走出5-6米遠,這時有一中年男子就到我貼處看,沒看到就騎上自行車靠橋東邊走。我當時沒在意,認為是閒逛的,於是我放慢了腳步讓他過去我再貼,可是他走到和我平齊時就下車和我同行,我走快他也快,我走慢他也慢,我這才確認他是邪惡幫兇。因我一直默念正法口訣,也沒害怕。就這樣走到橋頭,於是我快走幾步,拐進一個胡同躲在暗處,他像沒看見我一樣向西騎車去了,走不多遠又倒回來,像在找我,恰巧有一個人過來,他們像認識,在他們說話的時候我走脫了。這件事說明我們提前清理了另外空間的邪惡,惡人就行不起惡事來了。在以後的發資料中,也曾遇到跟蹤的,也有追趕的,但都是有驚無險。

2002年的春天,我們這個學法小組還是定期聚會,定時談體會與切磋。有一天發正念,也是看到整個空間場瀰漫著黑氣,費了一個多小時才把它清理乾淨。當天晚上有人來告訴我可能要發生危險,讓我準備一下。我當晚轉移大法資料與書籍。第二天8點後我們8人中就有6人被邪惡抓去洗腦,在這以前2天另一同修早被抓去洗腦,我們都不知道,是他供出了我們的一切。從此,我開始了流離失所的生活至今。

我一直堅持講真象救度眾生。我覺得面對面講清真象最實際最有效,馬上就能看出對方對大法的態度,也能及時解答他們提出的問題,所以無論走到哪裏,遇到合適的人我就講真象。我曾利用節假日到農村去講大法好;給親朋好友講大法好;給老人講大法好;給出租車司機講大法好;給學生講大法好,收到的效果是很好的。

我姐得風濕性心臟病已30多年了,後來又得高血壓,半身不遂,長年不離藥,還要隔三差五的住醫院,每年至少住5-6次醫院,生活不能自理。我流離失所後無法去給她打針了(我姐夫不贊同我修煉),我就教她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並告訴她要用真心去念。結果奇蹟出現了:快三年了,她再也未住院和打過針,有時吃一點口服藥,生活完全能自理了。真像師父在《大法行》中寫的:「三字真言 理白言明 常人知表得厚福……」

我做的還很差,至今沒有走上天安門為師父說一句公道話和喊一聲法輪大法好。是師父的慈悲、師父的呵護,使我的修煉道路這麼平穩,使我至今沒有和邪惡打過一次照面,就連單位的領導也懶的找我,他們也真的找不到我。每天我就按照師父安排的三件事做。我體會到這三件事要認真去做,要用心去做,就能在修煉的路上走得穩健灑脫。

有不當之處,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