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徵文〕堅信大法 正念正行 走完全過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4月7日】幾年來修煉經過的事很多,不能都一一表達出來。以下所寫只是修煉中的一部份,這也是大法弟子應該留下的、作為正面見證大法的一些資料,也是在證實大法。同時我認識到自己之所以受到邪惡的迫害,主要是迫害初期自己對法理認識不清的因素造成的:從一開始的拘留、罰款、抄家、開除工作,都認為是自己的難、應過的關,同時還摻雜著求心、人心等,覺得一起做事的同修被迫害了,被關了,我不願意一個人在外面,還願意和同修一起被關,這樣心裏還好受些,等等不正確的想法。這讓我進一步認識到學法的重要性,今後我不管參與甚麼證實法的項目,都要努力做到靜心學法,堅持以法為師,排除干擾,堅信大法、堅信師父,正念正行,走完全過程!

我是98年5月開始修煉的,從得法那天起,我始終堅信大法,堅信師父,正念正行走到了今天。在這裏,我將自己修煉七年來的體會,寫出來與同修交流,不妥之處請慈悲指正!

一、得法初期

我64年出生在某縣一個貧困的工人家庭,全家七口人靠父親一人做工維持生活。我家周圍的鄰居們都很窮,很多家庭的人都沒有工作,小時候的願望就是長大了能有個穩定的工作。從小我努力學習,在上初中時國家恢復了高考制度,出於經濟上的考慮,我初中畢業以全縣第一名的成績考取了某部重點中專,四年後畢業順利分配到某部屬企業工作,從此,我立足本職鑽研技術,踏踏實實的工作。幾年後與丈夫認識、結婚並有了一個女兒。由於我脾氣不好,爭強好勝、性格急躁、愛生氣、遇事往壞處想,說話很直又不注意方法和語氣,高興和生氣別人都能看得出來,由於與丈夫成長的背景不同,加上婚後受單位分房制度的限制,必須與公婆住在一起,家庭關係就十分緊張。後來丈夫辭職去沿海打工,隨後我也停薪留職很順利的在沿海一家外企找到了薪水不錯的工作,正當我打算著如何將女兒接出來一家人生活時,女兒在公婆身邊發生了狀況,再加上單位領導不同意我繼續請假,我不得不放棄了沿海的工作,回到了原來的單位。

回來後,儘管領導還讓我繼續負責本專業的工作,但我心裏對他們充滿了怨氣,認為領導關鍵時為難我,才讓我不得不放棄外企高薪的工作,回來上班工資又低,才五、六百元的收入,心裏不平衡,計較得失,而且當負責人每月只有幾元的津貼,責任大工作多,找到領導說我不願意幹,儘管領導不同意,我也不幹了,工作中消極對待,擺攤子。當時正是我們地區炒股的高潮,很快我把精力用到炒股上,上班經常請假去股市,與領導、同事的關係也十分緊張。由於家庭矛盾和工作上的狀況,我很煩惱,也很憂慮,有時越想越感到負擔很重,工作壓力大,使本來體質就弱的我,三十歲剛出頭就得了很多毛病:高血脂,經常人事不省的暈倒(暈倒時脈搏每分鐘僅40次),抵抗力嚴重下降,每個月都要感冒咳嗽打針吃藥,臉上出現了很多斑點和很嚴重的黑眼圈,幾乎讓我失去了生活的勇氣。我明白,造成這種狀況的原因主要是我心態不好,脾氣急躁,好生氣、憂慮的原因。我知道要想有個健康的身體,不是靠吃藥能解決的,必須改變自己的壞脾氣,調節好自己的心態,所以我想找一個修身養性的功法,來改變性格上的不足,得到一個健康的身體。

98年5月,在同事的幫助下,我看到了寶書《轉法輪》。第一次學法,我認定這就是我要找的功法,我經常反覆問同修為甚麼沒有早點告訴我這個功法?我為甚麼被安排得法這麼晚?讀《轉法輪》的當天晚上,我就到煉功點參加集體學法、煉功,從此一次也不落下,立即投入進去修煉大法。修煉初期甚麼都不懂,我又出現了很多狀態,都要找同修幫助,想到自己得法晚,方方面面必須經過自己加倍的努力,才能趕上同修。

我利用上班空閒的時間抓緊學法,我每天學法達10個小時以上。那時大法書還很缺少,一個多月後,我開始抄書,為了把法記住,我又開始背書,儘管當時輔導員有不同的認識,認為要隨其自然,只要多看書,能背的時候自然就記住了。我以法為師,我記得《法輪大法義解》中師父講過:「……年富力強的,除了年歲大的、記憶力不好的,都要把這書背一背」,堅持背書。通過認真學法,我明白了許多法理,學會了遇事向內找,在法中尋找答案,懂得一個修煉人不管在哪裏都要做好,於是我立即改變了對工作的態度,工作中不再計較個人得失,將過去利用職務之便,已經拿回家的本是工廠的東西退回給單位,並向領導說明因為我修煉法輪功了,認識到工廠的東西不應該拿回家,不是自己勞動付出換來的東西決不能要。知道煉功人不應該參與賭博,炒股票也是一種賭博行為,我在股票虧本近萬元的情況下,毅然退出了股市,今後不再炒股了,專心的工作。單位領導滿意了,和同事的關係也溶洽了。

由於我淡薄了名利,對錢財看淡了,家庭矛盾也減少了,脾氣也變好了,遇事不再往壞處想,一切隨其自然,心態調節好後,心胸也開闊了,身體健康了。修煉幾年來,我再也沒花過一分錢醫藥費,同事、朋友見了都說我身體變好了,說話、處事態度也比過去好了。我的這些變化都是修煉了法輪功後,提高了心性,無求而得來的,都是大法的威力,是大法改變了我。

記得在我剛開始抄書時,我開始發高燒,嗓子化膿,疼痛難忍,我以法為師,把自己當成煉功人,認為這是消業,我堅持上班,堅持抄書,有時抄著抄著就忘了疼,我要不說話,別人根本不知道我嗓子疼得那麼厲害。最難受的時候,思想上也出現了干擾,我會突然想起老家鄰居的一個女孩兒,由於發燒嗓子腫痛,沒有及時送醫院治療,而被病魔奪去了生命,但是我依然堅信大法,修煉人絕不會出現生命危險!由於明白了法理,這次消業幾天就過去了,而且精神很好,上班、集體學法、煉功也沒落一次,也沒去醫院花一分錢藥費。回想起在修煉的前一年,同樣的時間、同樣的症狀,當時我住院輸液治療,身體很虛弱,走幾分鐘的路體力都不支,竟要休息幾次,生活也不能自理,要人照料。得法前後鮮明的對比,進一步證明了大法的神奇,更增加了我修煉大法的決心!

我所在的煉功點成立比較早,同修們修得也比較好,對當地大法的洪傳做了許多的貢獻。比學比修,看到自己與同修的距離,我得趕緊跟上。我主動找站長、輔導員交流,說出自己的一些想法和建議,主動分擔一些工作,我做每一件大法的事情都很用心,不走過場。儘管我是新學員,也跟著學會了從整體、全局考慮問題,這給我以後正法修煉奠定了堅實的基礎。為了讓更多的人了解大法,拿出幾千元錢作周轉資金購買集體資料,自己也購買了大量的大法書籍,每一本書我都要認真學習,確認無漏頁、無漏字後再提供給大家,或在洪法時借、送給有緣人。

二、風雲突變

正當我完全沉浸在得法修煉的喜悅中時,1999年4-25之後,煉功點的氣氛逐漸變得緊張起來,我沒有一絲怕心,考慮到站長、輔導員的處境和壓力,有些工作做起來不太方便,我是個新學員,做起來會方便些,主動承擔了一些工作,主動去偏遠地區送大法資料,交流心得。一次當我正讀著資料與同修一起學習時,公安得到消息跑到我們聚集的地方進行干擾,我仍很理智的繼續讀著資料,由於正念強,沒有怕心,一會兒公安無趣的走了。我主動參加本市有關部門召集輔導員、站長的幾次「特殊會議」,由於不知是陷阱,參加人員都簽了名,留下了聯繫電話,就這樣我上了當地所謂「骨幹分子」的黑名單。

緊接著7-20大迫害開始了。看到電視播放不準修煉法輪大法,同修們都很氣憤,根本接受不了,這麼好的教人做好人的功法,為甚麼不讓煉?從此煉功點被不法人員封鎖了,我們隨時換地點集體晨煉,不執著煉功的地方(但沒有堅持下來)。不管任何狂風暴雨,我始終堅信大法,堅信師父,從沒有一絲懷疑和動搖。同修們經常一起切磋、交流,探討我們下一步該怎麼辦?99年9月初,從外地傳來了消息:「大法弟子要走出去,上北京去。」聽到這個消息,有的同修說消息可能是假的,有的說現在形勢這麼嚴峻,又快到十一了,北京查得這麼嚴,外地人根本到不了北京;也有的說去了可能被打成政治犯、坐牢等,這些都沒能動搖我。

於是我們地區5個同修克服了重重的干擾和阻力,堂堂正正到北京護法!後來才知道,當我們出北京火車西站時,單位派出所人員就在出站口攔截我們,我們出站時他們也未發現。後來北京公安在旅館的網上查到我們是煉法輪功的,就半夜三更以查房為由將身份證搜走,強行將我們押往當地駐北京辦事處,限制人身自由,強行押回,連夜非法審問,將我們以擾亂社會治安罪而非法拘留(拘留證上簽不簽字都一樣強制執行),接著抄家、單位罰款4500元(單位派出所幹警往返北京的一切開支都強制我們承擔)、開除廠籍留廠察看、停發工資但照常工作等一系列非法處理。

三、說明真象

隨後,領導同事多次找我談話,做「思想轉化工作」,我都向他們講修煉大法後我提高了思想境界,道德變高尚了,身體健康了,修煉大法我身心受益,單位受益,家庭受益,大法讓我變好,你們讓我轉變,往哪轉呀?讓我變壞嗎?就是給我錢,讓我的思想回到過去沒修煉時那樣,我也不願意,那時的我活得太苦了,太累了,錢多也不高興,因為貪心啊,所以我不會轉變,我會繼續修煉法輪功!又以彙報思想的方式書面給各領導講修煉大法的體會。「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一日為師終生為父」,作為一個有良心的人都應該站出來說句公道的話,這是對國家負責,對人民負責!

我們當時所做的一切,有的同修不理解,說我們想出風頭,自己找苦吃,但是我們沒有怨言,反而耐心的與同修切磋、交流認識,通過開法會,我也談了去北京的一些認識和體會,組織學法交流(因為當時還沒有師父的新經文和明慧網的消息)。同修們認識提高上來了,當場有許多同修就表明了去北京證實法的決心。

2000年2月,我們地區有近30個同修走出去上北京信訪,證實大法。這些同修也同樣的受到了非法迫害:拘留、抄家、罰款,有的被非法勞教。為了配合整體的行動,我執筆起草了當地大法弟子致市政府的公開信,連同全國大法弟子致兩會的公開信,和兩個同修一起送到當地政府信訪部門,希望政府了解大法真象,早日結束這場迫害!後來我被個別同修說出參加法會以及複印資料等參與的一些事,被認為是頑固骨幹,遭到邪惡的迫害,被工廠開除了,失去了工作,心裏也難受。由於當時對法理認識不清,還認為這是自己的難,在過心性關,是對自己的考驗,沒有認識到這是舊勢力強加給我們的迫害,沒有抵制對大法弟子的迫害,還樂觀的接受了這本是對我的迫害!按程序辦完了離廠手續。

許多同修以為我要去沿海找工作,因為我丈夫一直在外面。但我認為,我們地區大法弟子少,迫害以前每次參加集體洪法的人數不過二、三百人,7-20以後在壓力面前能夠走出來維護大法的學員不多,我考慮到多方面的因素,感到自己的責任重大,當地更需要我,於是我放棄了出去找工作的機會,留下來在當地證實法,對當地證實法起到一定的穩定作用。

在迫害前幾年,公安機關經常騷擾,當地有甚麼狀況,凡是敏感時間都要非法審問我們幾個骨幹,非法限制人身自由,進行重點監控,跟蹤、竊聽電話,多次抄家,我們去哪裏都要向他們請假。後來由於學習了師父發表的經文,法理明確了,認識到了這些是對我們的迫害,我們決不配合!抵制迫害!利用每次接觸的機會向公安人員講真象,講我修煉大法身心受益的過程。從一開始公安根本聽不進去,不讓我講,到後來逐漸的能聽,慢慢的接受一些道理,最後能認真聽我們講大法真象,明白了大法弟子都是好人,好職工,從心裏佩服大法弟子,而且慢慢的意識到這是一場迫害,也不像迫害之初那樣聽上面的指令了。有時講著講著不知不覺到他們下班的時間了,他們才不得不中斷講話。有一次我到公安部門辦事時,他們還主動找我了解大法方面的情況,因為他們也看過大法書籍,有一些問題不明白,如功能啊、神通啊等一些超常的部份不理解,我都很理智的作了說明,他們很高興,主動送我警民聯繫卡,上面有他們公安人員的聯繫電話,讓我有事可隨時找他們。

自己修煉的同時,我們經常找到沒走出來的同修切磋,交流認識,以達到共同提高、共同精進,形成人人都是骨幹,人人都是輔導員,整體配合好,努力做好每一個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事!

四、利用一切機會講真象

我常常利用在當地找工作的機會講真象,每次面試時他們幾乎都要問我同一個問題,原來是哪個單位的,甚麼原因離開的等,我都理智的向他們講明真象,從我個人身心的變化,講我如何按真善忍標準做一個好人、工作做得越來越好,更出色了,我卻被迫失去了工作,講大法受到的迫害,電視上的造謠以及天安門自焚事件的真象,同時儘量啟發他們的善心,希望他們能克服壓力,明白大法弟子的善良。

儘管找工作一次次的失敗,但我仍然很高興,因為我至少能讓他們接觸到我,能聽到我講大法的真象,相信總有一天他們會因明白真象,而做出明智的選擇,從而得救。在找工作的過程中,我向接觸的人群很自然的就講到大法的真象,向有關部門講真象,方便的就當面講,不方便的就發真象資料到他們辦公室、宿舍。

幾年來,我堂堂正正的經常到市政府機關辦公的地方及宿舍、信訪辦、市總工會、社會保障部門、失業保險部門、勞動人事部門、人才交流市場、股市、車站、菜市、居民樓、當地大街小巷等場所發放真象光盤、傳單、貼不乾膠等大法資料,發放時考慮整體存在的諸多因素,儘量把方便讓給別人,困難留給自己,我每次不但發的多而且很快就發完了,我付出的只是多一點的時間或多走一些路,多找一些機會。我把證實法的事記在心中,生活的旋律均圍繞證實法這個主題,利用一切機會講真象救世人。

我和很多同修一起發放過資料,和我一起密切配合的同修許多被抓,雖然我每次都能在師父的呵護下安全脫險,但我仍心如刀割,為甚麼會這樣?到底是我們哪兒有漏被邪惡鑽了空子?有時我都不敢與同修一起做事了,我反覆向內找,知道我對經常配合的同修存在人的情,邪惡想利用我的善良來打擊我,因為迫害同修比自己受迫害我還要難過,我有哪種「有福同享,有難同當」的想法,有時干擾我,讓我腦子一片空白,甚麼都不想幹了。認識到自己的不足,我放下了情,又能和同修一起協調、配合做證實法的事了。幾年來,不少同修受到迫害,至今我們地區有近10名同修被非法關押,有的已經好幾年了,這給我們地區證實法帶來了不利,我們在外面證實法的同修擔子更重了,我們要更加努力。

2001年有一次,我們幾個同修約好去一單位宿舍發資料,出門就不順利,有個同修行動反常,當時認為是邪惡想干擾這次行動,在車上又發現這個同修情緒激動,說話很不注意,我幾次招呼都沒能阻止,知道情況不妙,想到大家都已經帶著資料出來了,還是去發了吧,沒有理智的分析狀況,當時我想等回去後大家一定要好好的找找原因。結果這次行動我們有兩個同修當場被抓,幾百張發出去的真象資料被當場搜回,差點全軍覆沒!因為同修約好發完資料後到某某地方等,還人心較重說不見不散,儘管我覺得不妥,也沒有說出來阻止,我們發完資料後到約好的地方,左等右等也等不來同修,又發正念鏟除邪惡迫害,又打電話回家了解,等了一個多小時,以為同修可能已經回去了,我們才沒有再等下去。結果同修根本沒回家,一開始發資料時就發現宿舍已經有人剛發過資料,也沒引起重視,繼續在那一片發資料,在只剩下最後一張時被當場抓住,至今有個同修(就是出狀況的哪位同修)仍被非法關押。

我們不斷的在挫折中向內找,總結經驗教訓,摸索出了一條適合當地講清真象的一些做法。

五、越來越理智、清醒

通過向內找,發現每次我們地區有同修被抓,大多數都是不理智,考慮不周,方法不當,摻雜著人心做事,忽略了安全因素、人心較重,在單位宿舍一次不適合發大量的資料,在一個地區發資料不要停留太長時間,發完立即離開,我們應該用最純正的心態去做大法的每一件事情,不要有怕心,同樣也不能產生歡喜心,要理智清醒的對待臨時發生的狀況,正念正行去做我們應該做的每一件事,以後我們也越來越理智、清醒的證實大法,自己也越來越成熟了!

幾年來,邪惡一直不斷的干擾我、阻擋我證實法,妄圖從經濟上搞垮我,讓我感到生活壓力很大。自從2000年初失去工作後,我和女兒靠丈夫給我們寄錢來維持生活,但我丈夫經常發生狀況:要麼經常幾個月沒有消息,又無法聯繫他;要麼工作不穩定,這個月寄了生活費,不知下個月有沒有,甚至有時還要我們給他寄錢用;要麼告訴我們錢拿去買六合彩了;要麼幾年不回家。許多同修、朋友都很擔心我母女的生活和家庭狀況,我有時做夢都夢到經濟困難。這時周圍謠言四起,由於丈夫經常幾年不回家,我修煉七年只回家一次,就說丈夫在外面有了新的家庭,甚至還說有了個兒子,前幾年接他母親出去就是帶孫子去了等等。我知道這是邪惡的干擾、迫害,想多方面來搞垮我,我堅持以法為師,不被謠言所動,不被人心帶動,堅信大法,相信夫妻是講緣份的,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爭也爭不來!牢記「難忍能忍,難行能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話,你發現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轉法輪》)

我全盤否定舊勢力強加的一切迫害,發正念解體一切邪惡迫害因素,我只接受師父安排的修煉之路,我堅信師父比我們自己還珍惜我們。相信任何干擾都是暫時的,修煉大法本身就是有福分的,大法弟子絕不會存在生活問題,我努力正念正行,走出了一個又一個的困境,克服了一個又一個的難關,真正體會到了「萬事無執著 腳下路自通」(《洪吟(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