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開退黨聲明前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4月4日】近日,我公開向單位遞交了一份退黨聲明。聲明遞出後,單位領導十分緊張恐慌,立即召開中層幹部會議,親自驅車前往上級彙報,緊張程度不亞於東南亞「海嘯」,隨即停止我手頭工作,對我進行調離「軟禁」,到另一科室,並約法幾章,並聲言報告「610」。當然我不會接受迫害,我沒有心動,我知道有師在,有法在,沒甚麼好怕的。事情過去好多天了,有驚無險,我知道這是師父的慈悲呵護。

當時同事議論不一:有說共產黨邪惡得很,何必撞這個石頭;有說退黨就是反黨(沒有惡意);有說混著過,退休了它就管不著了,不必急於一時;還有一些表示沒有必要、不理解,等等。三天後,我的直接領導把「退黨聲明」要回,當著我的面撕了,並說:我可以退黨,你就不可以。後來聽說,上級領導當時只叫其找我家屬做做「工作」。當然多數同事都是對我「好言」相勸。

我愛人知道後,又急又恨,公開表示:如果我這次被單位開除,就和我分手。我心情很平靜,沒有怕這怕那的。過了兩天她又和氣的問我生不生她的氣。我說我們修煉大法的從不生別人氣。矛盾就這樣消解了。

我這次公開聲明退黨考慮欠妥,沒有理智的去做,僅在「現在不公開退黨,就得參加共產黨的『保先』教育,和不好叫別人退黨的一念下」所為,沒有理解好師父最近講的法,首先考慮的是自己,怕參加保先教育,其實還是一顆怕心,怕被共產邪靈污染。說穿了還是一個「私」字在作怪,表現上是證實大法的需要,實則潛意識還是在證實自己。為甚麼沒有想到那麼多常人黨員,他們時時刻刻都在被共黨邪靈毒害著,甚至斷送未來。他們都在迫切的在企盼著我們大法弟子救度。作為大法弟子怎能首先想到的是自己,還怕這些低靈的東西?再說如果真的那樣,共產黨員都聚到一塊,也是個難得的機會,正好近距離集中清除邪靈。

通過這件事,我有如下想法:

1、公開退黨聲明確實擊中了共黨邪靈要害,使其坐立不安,如熱鍋上螞蟻。但是在普遍講,中國人對共產黨幾十年來整人運動十分害怕,多數黨員本來就是貪圖利益加入的、怕心較重,這樣一來,如叫其退黨,雖然理明,也不敢為之。

2、公開退黨聲明,要視其條件而行。特別是領導層對講清真象要有一定理解,條件不行的公開聲明退黨要慎重。否則,會增加不安全因素,影響救度世人,造成損失。

3、退黨問題在中共各級領導都十分敏感,這是惡黨邪靈垂死掙扎表現。目地就是拼命維持表面空間這個場,苟延殘喘,避免加速被清除的命運。而每一個大法弟子的能量場是相當大的,從這一點上看,大法弟子迅速退出邪黨一切組織刻不容緩。

4、身份公開的大法弟子,退黨形式個人認為還是按照《明慧》要求辦好。因為中國人受黨文化毒害極深,看問題、思維方式都是黨文化那一套。而身份沒有公開的大法弟子,智慧的公開聲明,我想應該是可以的。

我這次公開退黨聲明雖然有驚無險,也充份體現了整體協調的威力。當某個大法弟子某件事做的欠妥的時候,其他大法弟子立即自覺的填補這個欠缺。在我公開聲明的第二天,周圍的其他大法弟子就知道了,不斷的加持我的空間場,清除企圖迫害我的另外空間的黑手、爛鬼、惡神和共產邪靈。這是我事後知道的。

個人經歷,僅供借鑑,如有不妥,請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