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黨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3月4日】前一段時間,老是感覺身體不適,疲倦、困頓。整點發正念也沒停下,可是就是突破不了這個狀態。也學法,也發正念,看到本地區另外空間層層共產邪靈的因素,瀰漫了層層空間,控制著世人,也消除不了,感覺壓力很大,活動範圍越來越小,也沒了大法弟子的感覺。

在此之前,也出了一些事,卻一直沒有悟透。結果是我的房間裏不再有任何關於法輪功的紙,現在悟到其中有為我下一步的路做準備的因素。(不怕邪惡來查)。於是上明慧網,看看能不能找到問題所在。隱約感到是退黨的問題。我先前在大紀元聲明退黨,那時才幾千人,也是因為自己感覺狀態不好,逼的。後來師父發表了退團聲明,心裏開始沾沾自喜。見到網上有同修提到上交退黨聲明,覺得太難了,等一等看一看吧,等到大家都退了,我再退也不遲。結果老是身體狀態不佳。在先前我也曾想,為甚麼我是大法弟子,還成了黨員?現在要清算共產黨了,我怎麼是黨員呢?難道我一直在走舊勢力安排的路嗎?這幾天我一直在清理我的範圍中惡黨的東西。

後來看到3月1日明慧網一位同修交流自己退黨的心路歷程,很受鼓舞,感到這一步必須要走出來。特別是師父說的:「有些人修煉他覺得難很大,其實並不大。你越覺得它大的時候,它就變得越高大,你就越小。你要不在意,不把他放在心上,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有師在,有法在,怕甚麼?不管它!一放下的時候,你發現難就變小了,你就變大了,你一步就過去了,那個難變得甚麼也不是了,保證是這樣的。」(《在悉尼講法》)給了我走出來的信心。

於是,馬上開始寫退黨聲明,一開始不知道怎麼寫,想:這也是救度被毒害了的世人的一種方式,就按世人能接受的內容寫吧,但還是要體現出我的視角,我的觀察點,這樣寫對方比較容易接受,也不至很容易聯想到很敏感的問題。就從我身邊發生的一些事寫起,寫完後,又修改了一下,想可能會有很多人看,就用硬一些的紙吧。寫的過程中背上開始一陣陣發熱,後來全身都發熱。想,第二天就送上去。那位同修被迫學了一天,感覺不適趕緊寫退黨聲明,經受了教訓,那我就得做得更好。我們這裏正準備組織洗腦,還沒有開始,正好抓緊時間先交上去,拒絕學習共產邪教的東西。這也是一直困擾著我的問題,你表面上是黨員,要讓你學,你學還是不學?不許你請假,不許你不學,你怎麼辦?看來解決問題的辦法就是上交退黨聲明,反正我退黨了,我就不學,邪惡也沒甚麼藉口了。

第二天清晨,天氣陰,但不冷,上班後,天上飄起了小小的雪花,腦中想起《洪吟(二)》中的一句:「連天雪雨神佛淚」。感覺到自己很高大,神清氣爽。與單位另一位同修(也是黨員)交流了一下退黨的看法,告訴他我今天就要把退黨聲明交上去。然後不停的發正念,天一會兒晴了,太陽出來了,我看到一團團的烏雲在天空散開。中午,我又針對更上一級寫了一份退黨聲明,因為當時我入黨是更上一級定下的(他說發展我入黨阻力很大,因為這是99年以後的事,99年時我由於人心太重而邪悟,走了很大一段彎路,在師尊的點悟和同修的幫助下,下決心從新修煉,又從新走上了修煉的路)。當然,這些人都從我這些年的表現中已經明白了法輪功的真象。

中午12點,我針對要做的事集中發正念。並算好時間,決定下午一上班就分別交上去,發正念讓這兩個人在辦公室裏等著。下午上班後,也有一些小干擾,排除後,我就決定去交。天又有些陰,腦子中也時不時的出現一些干擾的想法,我背誦著師父的經文「你有怕 它就抓……」,我甚麼都不想,我就是要交。騎車走在路上,感覺前面有團團東西在阻擋我前進,騎車都費力,又好像甚麼東西層層包圍著我。發正念,消除干擾。走到三分之二的路程,忽然輕鬆了,頭腦也清醒了,那些東西都不見了。

我鎖好車子,堂堂正正的敲門進了辦公室,說「×××,我要找你談談,談我現在對『黨』的認識」,一坐下,我就對著他發正念,對方還以為我要把「惡黨」吹一番呢,說了幾句,我交了退黨聲明,對方接過認真的看了,然後開始講受了毒害後的「黨文化」的那一套,說這次運動也是「清黨」的甚麼甚麼,還欺騙我說對你負責等等。我衝著他加強發正念,一會兒,他不說了,說這事我不管,找下一級吧。反正我的目地就是交退黨聲明,交上就完了。現在這個階段我也不能讓他知道我的真實情況。回來後緊接著交到本單位,談了幾句,由於比較熟悉,都比較信任,他也認真的看了我寫的退黨聲明。

我知道其黨的邪惡,不去想甚麼批不批准,我一定要這樣走,才能避免被邪教的洗腦迫害。

完成後,感覺渾身輕鬆,身上去了一大塊黑色的物質,去掉了一個沉重的枷鎖,這個枷鎖控制著你,讓你在常人中為它表現好,讓你按照它想的去做,所作所為都是為了維護它的存在。

不再受邪教的控制,工作起來特別的順,感覺整個環境都變了,周圍的人好像都變了。悟到原來這種安排也是神慈悲世人哪(包括所謂的「保先」運動等等,宇宙的垃圾正在集中,往一起掃,徹底清理,你不想出來,還沒那麼壞,也要把你趕出來,以免落個悲慘的下場),大法弟子就必須要走出這一步,要為還能救度的「黨員」開出一條求生之路。要想讓他們自己走出來,太難了,平常人的一思一念裏都是「黨文化」的那一套,因為從小到大生活在這個環境中,處處灌輸的都是這個,黨員就更不用說了,就需要大法弟子去講清真象,破除邪惡,救度世人。

關鍵是另外空間的變化是巨大的,周圍的空間一下子變得清亮起來,整個形勢好像都變了。回想一下,這一步可真難,真要放下生死才能走過來,也就是生死的考驗,上一次沒走好,交了白卷,愧對師父的苦度,感謝師父又給我了這次機會,「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洪吟(二)》)背後的一切,都是師父在做,我們只是做出了人這的表現。後另外空間的邪惡開始瘋狂反撲,表面上它抓不到甚麼把柄,就不停的干擾我的思想,給我思想中施加壓力。的確是,周圍的一切人,誰的腦子裏沒有「黨文化」的影子?簡直到處都是,密密麻麻。看到網上急需交流退黨體會,昨天就想寫,干擾很大,找不到思路,今天上網看到正法的緊迫,今天再寫,寫的過程中清除了大量的邪惡干擾,寫出來,希望能對同修有所幫助,寫完後感覺壓力沒那麼大了,對《向世間轉輪》有了更深的理解,只要相信師父,相信大法,就一定能走好,希望表面上還是「黨員」的同修,堂堂正正的走出來,這是正法形勢的需要,也是救度世人的需要,世人都在指望著你。

個人所見,不妥之處,敬請同修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