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幫人自殺聯想到黨務工作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3月25日】我記得去年在上海發生了這麼一件事,有一位身患絕症的殘疾人實在承受不了病痛的折磨,想要自殺。就叫他的好友給他買來安眠藥,又叫好友把他背到了蘇州河邊。好友走後,他就滾到河裏自殺了。事後,死者的好友被判了15年重刑。

當然這只是常人中的例子,就是說幫人自殺是有罪的。最近,我身邊有這麼一件事:在中共邪靈的「保先」教育中,要求每人寫出3萬字的讀書筆記,有一位年逾古稀的老黨員沒啥文化,寫字很吃力。我們的一位同修看他年老體弱,就主動幫他抄書抄報,整理讀書筆記。還以為這是做好事,幫助他,慈悲他。真修的大法弟子都知道,目前我們的當務之急是救人,而救人的主要方式是揭露中共,勸人退黨退團,這是從根本上救人,是真正的慈悲。目前中共的所謂「保先」教育,實質上就是要把這幾千萬黨徒捆綁起來,一塊往地獄裏跳。我們的同修不去給那位老者講清真象,揭露惡黨的邪惡陰險、勸老者退黨,竟還去幫他抄寫所謂的「讀書筆記」,那不是在幫老者鋪修下地獄的路嗎?那是比幫人自殺更嚴重的事,犯更大的罪。

當然,我們這位同修,經別的同修一點撥,馬上認識到錯了,也知道該怎麼做了。前些日子,明慧網上登了一位在黨務機關工作的同修對退黨與工作關係問題的看法,是很有代表性的。目前這種情況很多,持這種態度和看法的人看了這篇文章,認為找到了佐證,就拿來證實自己的看法和做法。我覺得不能這樣做。法有不同層次,寫那篇文章的同修也是探討,也希望引起同修的切磋和關注。

師父關於退團聲明發表以後,目前退黨人數雖然每天遞增很多,總數已突破40萬了。但我認為還很不盡人意,還是差得很遠。除其它原因外,說明還有相當一部份同修對「三退」認識不足或認識不到。其實師父在《向世間轉輪》經文中都講的那麼清楚了:「是中共自己選擇了與大法為敵,從它喊出其黨一定要戰勝法輪功那一刻開始,中共邪靈與中共在世間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惡流氓集團就被全宇宙的眾神判了死罪」。「而且在迫害中極盡了迫害所能,迫害死與傷殘了眾多走在神路上的、歷史久遠就定下的大法徒,幾千萬人被用各種方式迫害,一億人的正信被鎮壓。這萬古大罪,這惡貫滿穹宇的大罪,使眾大穹一切神都震怒了!」

我們現在聲明退黨退團,這「聲明不是大法弟子在參與政治,更不是走形式,這是修煉中要去的執著,誰也不能帶著全宇宙最邪惡所授的印記與認同它的心圓滿……這也是修煉中必須走的一步。」師尊為度我們費盡了苦心,又親自給我們這些弟子做出樣子,發表了退團聲明,這真是手把手的在教我們啊!我們還不悟嗎?還執著人間那些最骯髒的東西不放嗎?師父教我們走的是最正的路,我們還猶豫甚麼?

同修們還記得師父給我們講過跳進酒壺的故事嗎?說一個修道人在路上見到一個根基好的人,就想收他做徒弟,那人也想跟師父去,師父就拿出一個酒壺來,問徒弟敢不敢跟著跳進去,徒弟說「敢」,也跟著跳進去了。當然那人跳進去,也就修成了。

現在我們師父發表退團聲明一個多月了,個別同修為甚麼還戰戰兢兢、顧顧慮慮呢?還不想跟師父走啊?時間真的不多了,一旦結束,我們後悔也來不及了,這千古機緣可真是「稍縱即逝」的啊!同修啊,你把常人這裏當作家,你可就失去了真正的「家」!

其實我覺得目前能不能正確把握和擺正工作與退黨的關係,這是擺在一部份同修面前的一個很大的關。這個關是每個入過黨的同修人人都要過的。只是有的人早就過去了,現在就不成為關了;而有的人還一直沒有過,現在要過起來就難了,就大了,就成了生死大關了。我本人曾在1981年入黨,曾在市(縣)委紀律檢查委員會工作過,後來我看不慣也受不了黨政機關裏的勾心鬥角,互相傾軋,就主動「下海」經商了。下海後就把「布票」(即黨票,布爾什維克票)扔了,既不交黨費,也不過組織生活,一身輕。現在我退黨只發一個聲明就行了,不覺是關。2000年的時候,本地很多同修去北京證實法,回來後,單位上主動找你退黨,是要黨還是要大法你自己選,絕大部份同修在那時候退了黨,現在發表聲明再補充一下,也不覺甚麼。而有個別同修當時選擇了「要黨」,寫了「保證書」,現在在機關裏工作著,經濟利益絲毫也沒受損失,這次要退黨可就成了生死大關了。瞻前顧後,猶疑不定。

有人說,那我也發了退黨聲明,我還在機關裏做黨務工作,這是符合常人社會狀態,做常人工作呀!我不這樣看,常人的工作要幹,這是肯定的,那要看幹甚麼工作。我們知道了中共這麼邪,在害人,在把人往地獄裏拖,大法徒幹這樣的事,幫這樣的忙,那和幫人自殺有啥區別?我看比那還嚴重!那位做黨務工作的同修說他那裏還發展了十多人入黨,那等於是惡黨要把那十多人拽下地獄,你幫著推了一把,助了一臂之力。等於給上吊的人找了一根繩,給自刎的人遞了一把刀。我是這樣理解的。還有幹新聞工作的同修,在幫著惡黨吹、捧、騙。寫的、播的文章完全是惡黨的那一套理論和腔調,還認為是常人工作。你可知你的空間場裏浸染了多少惡黨毒素啊?你再把這些毒素通過你的筆、口散發出來毒害眾生,不就是這個道理嗎?我們一邊喊著救人,一邊又幹著害人的事,這樣的工作還能幹下去嗎?

師父在《轉法輪》中講到殺生問題時說的再明白不過了:「這個具體問題我不管,我是給煉功人講法,不是給常人隨隨便便講如何生活的,具體問題怎麼去做,那麼就用大法去衡量,你覺得怎麼做好,你就怎麼做。常人他想幹甚麼就幹甚麼,那是常人中的事情,人人都真修那是不可能的。而作為煉功人就應該高標準要求了,所以這裏是給煉功人提出的條件。」路是明明白白的擺在那裏的,是要人還是要神,是下地獄還是上天堂,全由你自己去選擇。你總不能一手抓著人不放,一手抓著神不放。師父在等待,等待你選擇;你的眾生在等待,等待你回歸!真正要圓滿,你執著的一切甚麼都得放!

修煉了,有些東西遲早要放下的。晚放不如早放,天象的變化,惡黨的瘋狂,都說明時間確實不等人了。沒跟上來的同修,抱著常人那套東西不放的同修,快快清醒吧!

本人層次所限,所談如有偏頗,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