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不交黨費前後談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3月22日】明慧網多次提醒大法弟子把自己的修煉體會寫出來與同修交流,我從來不往心裏去,因為感覺自己修煉得不如其他同修,不值得說。近來我想,如果大家都有我這樣的想法,那《明慧週刊》還怎麼辦下去呢?所以我也動手把我不交黨費自願退黨的前後經過及修煉體會寫出來,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我是1998年底開始修煉的。邪惡的鎮壓一開始,我思想上沒有甚麼怕,可是用人心在想:我才修煉半年,你能把我怎麼樣?所以我照樣煉功學法。

1999年12月28號,我和同修一起去北京上訪,被抓回關在當地拘留所15天。人大開會期間,我被關在洗腦班29天,後和另兩個同修一起絕食抗議,兩天後被放。由於那時我學法不深,已被放了又去交惡警勒索的2000元,那時我還錯誤的認為,不交錢是對錢財之心的不放。結果被邪惡鑽了空子,逼迫寫了不進京的保證。2000年10月我又去上訪,被抓回關在當地看守所一個月。年底單位向我收黨費,那時我對共產黨就真正的反感了(我在沒修煉之前就看不慣它掛羊頭賣狗肉的卑鄙伎倆,曾經就不願交黨費),但我還是用人心在對待,完全是因為它迫害法輪功學員而產生的爭鬥心、氣恨心之所為。所以我向收黨費的人說:「我還是黨員嗎?我怎麼還會是黨員呢?」那人一聽怕惹麻煩就說:「好、好以後再說。」所以當時我想說的就沒能說。

這件事後,我清楚的認識到共產黨才是真正的邪教,將來保準的給它定性。這更加堅定了我退黨的心,轉年再收黨費時,他們就不當面要了,而是找人捎信。2002年春天,我到單位找原來的朋友講真象時遇到黨委負責人,在和他講真象時,他說:「你為甚麼不交黨費呢?」我說:「我瞧不起共產黨,自願退出吧。」他說:「你得寫申請。」我說:「黨章規定半年不交黨費算自動退黨,沒說還得寫申請。」他又說:「吃共產黨的,你還反共產黨。」我說:「我沒反共產黨,是共產黨容不下做好人的人。」我從陳獨秀的左傾講到劉少奇的走資派,又講了歷次政治運動,這之間,由於自己的爭鬥心沒去,所以有時和風細雨,有時面紅耳赤,最後我說:「共產黨自己窩裏就鬥,何況對待老百姓了,所以你也不要真心賣命了。」這樣五年過去了。

後來我還悟到,中共每年拿四分之一的國民經濟去迫害法輪功,修煉人,要是交了黨費、團費,就在不知不覺中做了助紂為虐的事。師父的《向世間轉輪》和《再轉輪》發表後,我悟到是師父對弟子和大陸世人的最大慈悲,讓是黨員、團員、少先隊員的大法弟子徹底抹去污點,給是黨員、團員、少先隊員的大陸民眾選擇未來的機會。

作為大法弟子應順應和推動天象變化,是黨員、團員、少先隊員的大法弟子應該馬上宣布退出,不留餘地,徹底清除邪靈因素!一身清白,渾身輕鬆的向身邊的人及所認識的是黨員、團員、少先隊員的朋友及世人講清真象勸其退出,抹去獸印,從根本上救度眾生。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