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父親明真象而退出邪黨的經過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3月19日】99年7.20事件的發生,我心中很明白大法在遭受迫害,不管媒體如何宣傳我都在要求自己不放棄大法的修煉。當時人們到處在議論法輪大法是「×教」時,我卻從來沒有勇氣講明真象承擔起護法責任。從那後就一直是躲在家裏帶修不修的。《轉法輪》要半年才讀完一遍,直至2004年11月的一天,媽媽在路上收到大法弟子在街上發的真象影象光碟和資料,當我看完真象影碟才覺醒這場迫害的險惡遠遠超出我想像,我與同修比起來是那麼的渺小自私,我也要做一個精進堅定的大法弟子,我立即開始在做講真象、發正念、學法的三件事。

我從家走了出來,向人們講清天安門「偽火事件」和大法已洪傳全世界的真象,人們基本上都能接受和明白,但在向人們說明要「聲明退出中共黨團隊」的過程中,碰到很多不成功的事例,我在不斷找自身的原因同時也發現《九評》能起關鍵的引導作用,往往不接受的原因是因為他們沒有很好的讀完《九評》。因為,我父親就是認真讀完《九評》後退出邪黨的。

我父親是自願加入中共黨的老共產黨員,幾十年來在邪黨組織的灌輸下滿腹邪黨的理論,他的世界觀就是所謂「唯物」的,一直頑強堅信宇宙是沒有神的存在。儘管他已經了解中共迫害法輪功的真象,但他還是一直申明「信仰自由,你們信我不信。」一次我拿《九評》給他看,父親開始沉思這個邪黨在歷史中所有的表現,和歪風邪氣的現狀,給予了《九評》揭露的肯定。這樣,我們有了一次共同話題的交流機會。

不久後「大紀元」網站開闢「退出共產黨」的專欄,我將消息透露給父親,他並不理解發表聲明有甚麼意義。再加上不信神,所以解除獸印的談話就更難讓他接受。我開始在找父親的問題出在哪。原來他一直始終不相信精神和物質是同一性,講「醫生打開人的腦顱沒說有看見精神是甚麼,宇航員飛到了太空也沒有看見神」。

找到關鍵問題後,我就慢慢開始向父親講起《轉法輪》中的提起的史前文化、植物的實驗、再結合生活中的事例說明精神和物質是同一性的。我並相關提及邪黨思想的放下也就是拒絕自身邪惡物質侵入和驅除。

看著父親漸漸認可後,我和他談起聲明退黨,他很嚴肅地對我說:「這是我的權利,容我再考慮一下。」那晚,我發正念替父親清理共產邪靈因素,第二天下午父親給了我他的化名,同意我代他聲明退出中共邪黨。就這樣一位老共產黨員退出了邪黨。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