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走出拘留所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4月29日】2004年11月一天,我和同修三人下鄉講真象。

早晨9點多鐘,我們走到鄉大隊村西口代銷店開始向老闆娘講真象,這時從店鋪房中走出一個20多歲的禿頭年輕人說:「不要在這裏講,否則抓到鄉政府去。」我說講真象目地是讓眾生明白真象,慈悲救人。禿頭問有資料嗎?同修順手從口袋拿一份給了他,我們便離開了代銷店,繼續向其他農民朋友講真象。

我們三人在轉到村東口時,禿頭和副鄉長帶來5個年輕力壯的鄉幹部下車說:「到鄉政府跟我走一趟。」三個大法弟子集體發正念,不服從邪惡安排。5個人硬是連拉帶拖把我們弄到鄉政府。當時我們發正念、講真象效果一直不好,怕心導致舊勢力鑽空子,而所有心都來源於不善,來源於爭鬥心與狠心。

到了下午3點多鐘,邪惡鄉幹部親自到公安分局叫車把我們轉到公安分局,將我們三位同修分開問話,每人一個房間,我那間房是縣國安大隊2個惡警,一個是矮胖子,另一個叫夏××。一開始先來軟的說:「請坐沙發慢慢的講,知道多少講多少,只要好好配合我們,都講出來立馬放人。」我心中默念師父《見真性》「堅修大法心不動,提高層次是根本。考驗面前見真性,功成圓滿佛道神。」惡警估計問了半個多小時,我一直不說話發正念,堅決不配合邪惡,終於矮胖子惡警忍不住兇狠的說,不准坐沙發,站起來,不說老老實實跪到地上。我心想我是大法弟子,學真善忍做好人,憑甚麼跪到壞人面前,我越發站得筆直,矮胖子氣急敗壞衝上來朝我臉連續抽打耳光,惡狠狠的說:「你講不講?不講送白馬壟監獄。」它看我還是不屈服就改為拳打腳踢,打累了休息片刻,二個惡警一起上來,一個摁頭,一個摁手,又把我的手反轉摁,想把我摁到沙發上。我不斷發正念並求救師父加持神通,所以一直摁不倒我,於是惡警便使勁用皮鞋猛踢我的膝關節和踝關節。到後來它們實在沒有辦法,晚上把我們三個大法弟子轉到縣拘留所拘留15天。

到拘留所的第二天又逐個的問話,要我們簽字,我們說沒有文化不會簽,夏××就在上面簽了(當時應該阻止它簽我的名字)。我們在拘留所堅持發正念、背師父經文和《洪吟》。大概是第14天的時候,早晨夏××來找到我說:「明天要回去了,想回家嗎?」我說當然想。夏××說那好辦,只要打電話叫家人交3000元保證金就放回來。我堅決說沒有錢,做好人沒有錯。結果他看我態度堅決,灰溜溜地走了。

第二天早晨,我找到所長,說今天應該回家了,所長說昨天打電話到國安局問過此事,上面規定交錢放人。我斬釘截鐵的說:「沒有錢也要放人,為甚麼說話不算數?」當天我們三人集體絕食,發正念破除邪惡干擾,到第三天早晨,國安局夏××通知我們回家。

在師父的呵護下我們正念走出拘留所。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