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徵文〕破除邪惡靠學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4月11日】我得法是在96年底97年初,但真正認真學法已經是98年初了。那時我每天學法7個小時以上。平時在生活中修心性,我就記住師父在《修者自在其中》講的:「作為一個修煉者,在常人中所遇到的一切苦惱都是過關;所遇到的一切讚揚都是考驗。」每次都能找到自己的執著。師父的經文《和時間的對話》發表後,我知道了修煉的嚴肅性,開始在家裏抄寫《轉法輪》,一個月抄兩遍,上班的空餘時間就背經文,經常是抄書抄到凌晨二點多,早上四點半又起來接著抄,然後去參加集體煉功。由於個人修煉階段學法基礎打得好,所以從99年邪惡迫害大法弟子後,我沒有走彎路。

邪惡迫害大法的頭兩年,我們地區很多大法弟子被勞教、判刑。當時很多同修懷疑我是特務,因為每次活動我都參與了,那時發真象資料我是公開發的,沒有怕心,心裏想的是講清真象,不能讓眾生被謊言毒害。現在想來可能是我思想很單純吧,舊勢力抓不到迫害我的藉口。

2000年師父生日的時候,我們地區有大法弟子組織去公園煉功。前一天晚上就有很多省、市、區、社區的610分子來到我家,要我第二天不要出去,但是我每天要上班,所以他們也管不了我。610人員走了以後,丈夫問我:你明天去不去?我平靜的說:肯定要去。我修煉這麼多年,是師父給了我健康的身體,明天是師父生日,我去煉功是表達我對師父的敬意和對大法的堅信。丈夫沒有說甚麼,他沒有修煉,很為我擔心。那次去公園我沒有見到同修,等了半個小時也沒見有人來。後來才知道,那次除了我,幾乎與這事有關的同修都被抓起來了。有的同修為此懷疑我,因為那天確實只有我沒被抓起來。他們那樣想也是可以理解的。

後來又發生過二次同修被抓並把我講出來。第三次是一個開複印店的常人,她被抓後被迫講出了我,但她說我只印了四十多張。其實當時的真象資料有一大部份都是從她的複印店印的。這三件事在一般人看來都是很嚴重的,是可以判幾年的,但是我並沒有因此被抓,就是這些消息也都是後來610人員告訴我的。

但我也有做的不好的時候,有很長一段時間學法靜不下來,結果干擾就來了。那是2001年下半年,我拿著師父的經文去一位同修處,邪惡就藉機會把我抓進去了。關在看守所的時候,我開始自省,我為甚麼會被抓,我意識到是很長一段時間學法沒靜下來,被舊勢力鑽了空子。我是大法弟子呀!我是來救度眾生來了,邪惡抓我,我就跟它們來了,那我不是害了那些抓我的人嗎?它們不是有罪了嗎?那我還怎麼救度它們呢?我看到大法弟子的責任重大,我們不能走偏一點,否則就會因為我們的過失而淘汰無量的眾生。但是已經進來了,就只有把這裏的環境正過來,也就是將功補過吧。

來到看守所,獄警指使牢頭打我,第一次牢頭用拖鞋打我,我沒理她,只是覺得她可憐。我通過獄警提審的機會,給她們講真象像,結果獄警同意可以煉功,說:「你煉你的,我們不管。但是我們看見了還是會制止的,這是我們的工作。」我想只要她們知道大法好,大法弟子都是世界上最好的人,我們是被迫害的也就夠了。回到牢房,牢頭又打我,這一次我平靜的告訴她,打人對她自己不好,我無所謂,打在我身上我也不痛。這一次因為提審我剛從外面進來,牢頭沒來得及找工具,就用手打的,結果把她的手都打痛了,而我卻沒痛。從此以後,牢頭再也沒打過我,也沒見她打過別人。

關進看守所的頭幾天,牢裏的犯人都說,你不寫保證,你準備判刑勞教吧!我說我不能寫,你們是不知道法輪功好才這麼說,而我是知道的,如果我不維護大法背叛大法,情況就嚴重了,我是要遭天譴的。我不一定會判刑,也不會勞教,你們看吧!一個月後我被放回來了,也沒叫我寫甚麼保證。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