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功友違心妥協和發表嚴正聲明的幾點認識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3月4日】前幾天,去看一個剛從勞教所出來的功友,通過交流感覺其狀態尚可。以前在他沒回來時,就聽說他在裏面寫了「五書」,並由此減了三個月期,自己以為他可能邪悟了。交流中,他說他們在裏面也能看到法,如《洪吟(二)》及其他經文,有時間還能背下來,而且也知道妥協不對,就是說他和一些功友不是真正邪悟,而是清醒的,我問他是怎麼回來的,他說:減了幾個月期,後到期就放了,在裏面沒聲明,反正是應付邪惡,咱們的心裏知道,那裏面功友大多數都寫保證了。我說在哪跌倒了在哪爬起來,是絕不應該妥協的。他說回來後已寫了嚴正聲明。

還有一位功友,是2004年春季從勞教所放出來的,當時也聽說他在勞教所很堅定,遭受了不少迫害,也是快到期了,在妻子和同事的百般勸說和逼迫下,違心寫了保證才得以回來。聽說他回來了,我便在當地功友的帶領下去看他,他在家被妻子看得很緊,無法正常學法煉功,更不要說講真象了。最令我意外的是,當我問他對寫保證書的看法時,他卻說:「不寫也不放,寫了也無所謂。」而且至今他也沒發表嚴正聲明。希望從新獲得大法弟子的資格,卻如此沒有誠意。而且,越是正信不堅定的人,才越是邪惡迫害的目標。

還有一位女功友,2003年12月份被非法判刑現關押在長春黑嘴子(女子)監獄,據去探視她的家人(其母,也是大法弟子)說:「她在裏面也寫決裂書了,她心裏也明白,還告訴我在外面給她寫個嚴正聲明呢。」當時我想既然是在那裏走的彎路,為甚麼不直接在那裏反迫害,直面邪惡,鄭重莊嚴的直接聲明,證實大法呢?

針對上述的幾個情況,結合個人的一些經歷,談一下個人的點滴認識:

一、無論在任何環境下,都要堅定正念,捍衛師父和大法的尊嚴,堅定的衛護大法,全盤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

做為身在監獄、勞教所、洗腦班、看守所、拘留所等地被非法關押並遭受迫害的大法弟子,處在惡劣的環境中,尤其在高壓的強制轉化下,有時遭受的迫害是殘酷的,壓力是很大的,但是做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肩負著救度眾生、助師正法的神聖使命,在任何環境中,都應該正念正行,全盤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捍衛師父和大法的尊嚴,不負我們隨師而來的洪誓大願。其實師父已把法理講給了我們,師父在《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經文中說:「作為一名大法弟子,為甚麼在承受迫害時怕邪惡之徒呢?關鍵是有執著心,否則就不要消極承受,時刻用正念正視惡人。無論在任何環境都不要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這樣做,環境就不是這樣了。」師父在經文《大法堅不可摧》中告訴我們:「師父要挽救一切眾生,而邪惡勢力卻在真正的利用眾生對大法犯罪,根本目地是毀滅眾生。一個大法弟子一旦幹了不應該幹的事之後,如果不能真正認識其嚴重性、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一切與那千萬年的等待都將在史前的誓約中兌現。作為大法弟子,你的一切就是大法所構成的,是最正的,只能去糾正一切不正的,怎麼能向邪惡低頭呢?怎麼能去向邪惡保證甚麼呢?即使不是真心的,也是在向邪惡妥協,這在人中也是不好的行為,神絕對不會幹這種事。在被迫害中哪怕真的脫去這張人皮,等待大法修煉者的同樣是圓滿。相反,任何一個執著與怕心都不可能使你圓滿,然而任何一個怕心本身就是你不能圓滿的關,也是你向邪惡方向轉化與背叛的因素。」「 作為大法弟子是全盤否定一切邪惡的舊勢力安排的。全面講清真象,正念清除邪惡,救度眾生,堅定的維護法,因為你就是大法的一員,堅不可摧;正一切不正的,被轉化與救度的只能是被邪惡矇蔽的眾生,清除的是邪惡的生命與邪惡的舊勢力,從中圓滿的是大法弟子與樹立大法的威德。」

因為師父是不承認這場迫害的,那麼做為大法弟子我們也不承認邪惡的這場迫害。所以我們無論在何時何地,在哪裏都要堅定自己的正信正念,走正走好修煉中的每一步,不給自己留下污點,不給大法帶來損失,不給師父正法帶來難度。記得在99年我第一次在當地被非法關押時,從北京證實大法被遣送回來的功友給我講了這麼一件事:他說當時全國各地的許多大法弟子紛紛走出來進京證實大法,有的大法弟子家屬便千里迢迢到京尋子。有的父母找到了子女,就給孩子跪下,並聲淚俱下要求孩子回家,有的大法弟子動了心隨父母回家去了;有的大法弟子不為所動,法不正過來不回去。有開天目的功友說:「當有的弟子在父母勸說下動心而歸時,另外空間魔哈哈大笑,而師父流下的是血淚;而對堅定不動的大法弟子,另外空間的魔像肥皂泡一樣瞬間就破滅了。」這件事給了我極大的震動,使我認識到修煉的無比嚴肅與神聖。另外,在99年7-20前後,我看了錄像《釋迦牟尼傳》和《耶穌傳》,釋迦的弟子面對萬箭穿身的正信至今深深感染著我(當然我們是全盤否定的),而出賣耶穌的猶大,也時時讓我引以為戒,警醒著自己。

二、珍惜萬古不遇的正法機緣,珍惜師父的慈悲苦度。

做為大法弟子,我們是修煉中的人,還有人心在,有執著在,有怕心在,在神智不清時,有時就會被邪惡鑽了空子,做了不該做的,違心的寫下了保證書等,走了彎路。但當清醒過來後,就應該深刻省思自己,自己到底差在哪裏,既然信師信法,就一定要找回自己的正念,其實師父為眾生為我們所承受的一切,所給予我們的一切都是無以言表的,而我們所面臨的只是人中的邪惡表演而已。記得師父在《去掉最後的執著》中講:「如果一個修煉者無論在任何情況下都能放下生死之念,邪惡一定是害怕的;如果所有的學員都能做到,邪惡就會自滅。你們已經知道相生相剋的法理,沒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不是強為,而是真正坦然放下而達到的。每當我看到你們遭受魔難時,師父比你們還難過;每當你們沒走好哪一步時,我都會很痛心。」師父在《正法時期大法弟子》中告誡我們:「你們知道嗎?正法弟子不能走過正法時期是沒有下一次修煉機會的,因為歷史上已經給了你們一切最好的,今天在個人修煉中幾乎沒吃甚麼苦,而你們生生世世造下的天大的罪業也沒叫你們自己承受,同時以最快的方式給你們提高著層次,保留你們過去好的一切,而每一層次中又給你們補充更好的,修煉中一直都給予你們每一境界中最偉大的一切,圓滿後將使你們回到你們最高境界的位置。這是能叫你們知道的,更多的你們現在還不能知道。大法弟子偉大是因為你們與師父正法時期同在、能維護大法。如果自己的所為已不配是大法弟子時,那麼大家想一想,在這開天闢地都沒有過的慈悲與佛恩浩蕩下,如果還做不好,怎麼會還有下一次機會呢?修煉與正法是嚴肅的,能不能珍惜這段時間,其實就是能不能對自己負責。」面對師尊的浩蕩佛恩,面對莊嚴的佛法,我們有甚麼理由不做好,不走正呢?!

三、放下人心,走出自我,明晰法理,擺正基點。

對於一些在監獄、勞教所、洗腦班等環境的大法弟子在壓力下違心妥協了,有的是一時不理智被帶動的;而有的就是在怕心和執著心驅使下明知而故犯的。尤其有的功友快到期了,就想在這裏也不能救度眾生,反正也寫保證了,還是出去好,能學法和講真象。我認為這樣的想法和做法是不對的,是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而沒有走師父安排的路,完全順從了邪惡,消極承受。記得師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中這樣講:「那麼作為學員來講,在這場魔難中能夠做到不承認舊勢力安排的你就能走過來。那些沒做好的,實質上你不是在承認舊勢力的安排嗎?承認了你不就好像是它們一夥的嗎?迫害中由於你做得不好,也給學員內部造成了不穩定與迫害的加劇,你不也在推波助流、幫助邪惡嗎?否定它們,全盤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其實我也是一名走了彎路的大法弟子,在邪惡的迫害中,在自心徹夜難眠的壓力下,也曾做了不該做的。當我覺醒後,我想再也不能順從邪惡,去謗佛謗法了。而且那時我還站在個人修煉角度。那些做得很好的大法弟子曾講過,說要放他們時,只要在空白紙上簽個名就行,結果邪惡都沒有得逞,堂堂正正、堅如磐石的大法弟子決不會配合邪惡的,只要我們放下人心,了卻執著,走出自我,邪惡是無空可鑽的。

回首過去自己走過的彎路,又通過大量學習師父的經文和講法,我有一個深刻的體會,就是法理要清,基點要正,正念要強,溶於法中。誰也動不了。每當我有怕心和正念不強時,我就想起師父的評註文章《金佛》和《讚頌師父和大法》,覺得自己就是那個有所保留、保全自己的「油條」;每當自己執著自我,證實自己,把大法擺在第二位時,我就想到我們每個人都是舊宇宙中的生命,是為私為我的,因為師父和大法,我們才有新生,才有未來,才會在正法中更新,同化大法,成就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法正覺。

四、嚴肅對待嚴正聲明,走好我們最後的正法之路。

對於學員沒做好,發表嚴正聲明是對的,但同時也存在一個在法上認識和心態問題。我覺得有的功友在壓力下違心妥協了,還給自己找理由,回去我再聲明,把聲明當做為自己開脫的途徑。有的對自己的過失不能深省而心安理得,甚至十分麻木,前面講的幾個功友幾乎就是這樣的狀態。在這裏強調一下的是:不是我們做錯了,就消極下去,鑽到那個「錯」裏出不來,而是找出不足,在法上提高,嚴肅對待。

在我地有一個大法弟子,第一次非法勞教妥協出來了,第二次勞教中妥協後又聲明從新修煉,到期後送洗腦班沒收,放回來了。回來後不久,在2003年9月份又被當地派出所非法綁架,結果在怕心和親情的帶動下,寫保證放回家中;04年初在家中被邪惡之徒破門而入,再次被非法綁架,結果家屬給交了錢,邪惡之徒要求不寫保證不放,還要勞教,該功友再次妥協。當看到該功友的嚴正聲明,我心裏十分難過。最近還看到一份嚴正聲明,居然用的是化名。對嚴正聲明我個人理解,就是又一份莊嚴的誓約,是對舊勢力的全盤否定,是對自己犯下過錯的真誠懺悔,是對神許下的諾言,決不僅僅是形式。常人還講一諾千金,何況我們這些與師父正法同在的大法弟子。當然用化名更是不應該的,其實還是正念不強,不夠嚴肅。

正法已接近尾聲,邪惡因素已少之又少,經過五年多的風風雨雨,在正法修煉中,我們已越來越清醒,越來越堅定,越來越成熟,希望我們每一名大法弟子都能珍惜這所剩不多的正法機緣,珍惜師父的慈悲苦度,放下人心,堅定正念;走出人來,「坦蕩正法路」。對得起「正法時期大法弟子」這至高無上的稱謂與殊榮!

不當之處望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