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病魔的干擾想到嚴正聲明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2月8日】只有從根本上否定舊勢力的安排,才能減少邪惡的干擾和迫害,從而真正完成正法弟子的歷史使命。

在大法開始遭受迫害不久,我曾做過一個夢:山上發大水,我領著女兒逆水而上,洪水幾乎淹沒了我們倆,我就把女兒放到安全的地方,然後自己頂著渾濁的洪水向山頂衝去。這個夢當時給我的勇氣很大,預感到我將面臨一場大磨難,但堅信自己最終能戰勝它。可是事實不是這樣,關鍵時刻沒能做好,在單位由於個人的執著與怕心,違心的向邪惡寫過所謂的不修煉的保證書。事後垂頭喪氣,很長時間我情緒低落,為了救度眾生,多少大法弟子放下生死,去北京證實大法,而我不但放不下生死,卻給大法蒙受了恥辱,給自己今後證實大法留下了污點。如果用畢業考試來篩選,我肯定不及格,但在內心裏卻一直為自己找辯護理由,心想這只不過幾句話,我沒罵老師,也沒罵大法,求老師能原諒我。

幾年來帶著這種不想改變的認識,卻成了舊勢力對我的身體迫害的有力把柄。從那以後,我發現身體慢慢發生變化,打坐定力一天不如一天,逐漸到現在盤腿一小時都難以堅持。白天工作彎不下腰,晚上發正念直不起腰。問題出在哪裏?我絞盡腦汁向內找,想從根子上找出原因,但總找不到突破口,只認識到自身有漏才遭到舊勢力的迫害,以後我重點在發正念上不分白天黑夜的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和鏟除迫害,但總是達不到應有的效果,卻累得我天天像散了架一樣痛苦不堪。

這種狀況不是幾天、幾個月,而是幾年,直到幾個月前,有同修鼓勵我寫份嚴正聲明,我當時並沒在意,認為這是走過場,只要內心否定它就行了,也就一直拖著沒寫。後來從《明慧週刊》上看到有關的文章,我才真正的認識到問題的嚴重性──不管在單位還是在洗腦班寫的保證書性質是一樣的,都是向邪惡保證的,哪怕只有一句話「不煉」,邪惡就會在另外空間拿著這份「保證書」向所有的護法神和正神亮相,也就有了干擾和迫害的把柄。如果不書面聲明作廢,只想心裏去否定,舊勢力不會輕易放手的。

看明白這個事實之後,我心裏一亮,當即認真的寫了一份嚴正聲明:聲明以前向邪惡所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徹底與舊勢力決裂,一切聽從師父的安排。這份聲明還沒等發表,當晚發正念情況就大不一樣了,痛苦症狀明顯減輕了,盤腿的時間加長了。白天工作彎腰也不痛了,體力也在一天天的逐漸好轉。

這種變化讓我振奮不已,雖然我看不到另外空間到底發生了甚麼,但作為修煉人是講悟性的,我能感應到在另外空間有著脫胎換骨的變化。同時也使我羞愧萬分,幾年前的一個夢,我自以為是天意,其不知這天意本身就是舊勢力用來迫害為目地。消極的承受等於認可了邪惡的安排。只有擺脫了舊勢力的束縛,才能真正走上師父給安排的路。

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