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把握好一思一念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9月11日】2003年春,我被當地惡警強行綁架到看守所,我以絕食抗議迫害,加上家人的配合,37天後闖出了看守所。在離開看守所時,邪惡要我們在保外就醫上簽字,因當時我沒能在法上認識法,忽略了修煉的嚴肅性,而默認了兒子在上面簽字,以為邪惡沒有讓我寫保證不練,只是些無關緊要的,簽就簽了。然而就是這「無關緊要」的小事卻險些毀掉了一個大法弟子和無數的眾生,邪惡也是想利用這些小事讓你一不注意就掉下來。

我與兒子平時在日常生活上都很合得來,在修煉上我們也能很好的溝通,他上學的地方離家不遠,所以能經常回家來。每次師父講法發表,他都能及時回來看,有一次在課堂上老師講誹謗大法的課,他站起來和老師公開辯論,因此學校領導找到家裏。平時他都能按大法要求去做,嚴格要求自己,自從簽了名以後,整個人都變了。跟他一提法輪功就跟我吵,我們之間的矛盾也越來越激化,他不願跟我說話,我對他越關心他越看不上我,從此很少回家,甚至打電話他都極為反感。

那時我的精神壓力很大,但我不知道這是為甚麼。我曾求過師父,也找來同修與他切磋,卻都無濟於事。同修讓我找找自己有甚麼不對的地方,當時由於心不在法上,雖然也或多或少覺得簽字是對修煉的不嚴肅,卻沒把它當回事。直到有一天我在明慧週刊上看到同修寫的關於嚴正聲明的嚴肅性的文章,我才找到和兒子之間的一切問題所在,和保外就醫簽字的嚴重性。那時我的一念就是讓兒子儘快回來寫聲明,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

然而事情並非那麼簡單,在這之前他答應我過幾天回來,可當我那一念發出時的第二天,兒子來電話說不回來了,說忙於學習(已經放暑假),我認識到這是黑手在干擾與迫害,我隨後告訴他,你沒時間回來我去,可他堅決不讓我去,在電話中吵了幾句,我就把電話掛了。

我馬上開始發正念,清除干擾與迫害他的一切黑手爛鬼,及抑制他思想不讓他回家的一切邪惡因素。第二天早上,突然他打來電話讓我今天去他學校,我告訴他這幾天沒時間,最後他說過幾天回來。這期間我繼續發正念清除他空間場的一切邪惡因素,沒幾天他回來了,一進屋就能看出來他很鬧心的樣子,這一年當中每次回來都這樣,就是不想回這個家。我跟他說起寫聲明的事,他的態度很強硬,說甚麼也不寫。最後我說你實在不寫把你名字寫上,內容我寫,這樣他把名字寫上了。然後我去了市場,順便找了兩個同修讓他們晚上去我家跟他聊聊。當我回到家一進屋兒子就問我這個聲明怎麼寫,我告訴了他,就這樣他把聲明寫了出來。

那天晚上我與兒子在這一年中第一次心平氣和的說話。第二天他回學校上課了,當天中午他給我打電話問我第一套功法的口訣。現在我們打電話都能祥和的說話。回想起這一切感到那麼的可怕,因一念之差使孩子簽了字,對他造成那麼大的傷害,而從中又失去了這寶貴的一年修煉時間。因為他也是大法弟子,他世界裏的眾生也在急切的盼望他歸正,從而使他們都能得救,然而卻因為我險些毀掉。他雖然是我的兒子,但同時也是我的同修,我們都在大法中兌現我們的誓約,在此我真誠的向我的兒子及他世界的眾生說一句對不起,同時也希望他能像從前那樣在法上精進,不辜負師尊的期望。

寫出我親身經歷就是給有過和我類似經歷的同修提個醒,千萬要重視起來,正如師尊告訴我們的,「修煉是嚴肅的,差距拉開得越來越大了,修煉中加上任何人的東西都是極其危險的。」(經文《挖根》)

同修們啊!在正法最後階段,一定要走正我們的路不給邪惡任何藉口迫害我們,堂堂正正的跟師父回家。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