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對「嚴正聲明」的一點理解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8月3日】在這次舊勢力強加的迫害中,一些大法學員沒能夠正念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和迫害,和邪惡簽了背叛師父和法的約定(那所謂的幾書),我想對一個師父的正法時期的大法學員來說甚麼時候都是慘痛的回憶。而慈悲偉大的師父告訴我們:「當他們明白過來時,馬上會從新去做作為一個大法學員此時應該做的,同時聲明由於高壓迫害中使學員神志不清時所說所寫的一切作廢、堅定修煉」(《強制改變不了人心》)。我理解師父給了我們又一次悔過和簽約的機會,我想我們大法弟子都無法用語言表達對師父慈悲救度的感恩,那麼在這樣開天闢地都沒有過的佛恩浩蕩之下,我們走過彎路的學員怎麼樣以實際行動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呢?

有同修認為在明慧網上發嚴正聲明會給自己帶來危險,同時會影響到大法弟子做三件事。我們都知道,修煉不是常人中的事情,做三件事是師父給與正法時期修煉的大法弟子無上的榮耀、幸運和機緣。達不到一個大法弟子的修煉標準,做多少事情也是常人這個空間的表現,而真正起作用、能夠救度眾生、清除邪惡是大法弟子符合了大法在不同層次上的標準、師父賦予的大法弟子的威力,也是師父的法的威力在大法弟子的正念正行中的展現。那些在邪惡的脅迫下所寫的背叛師父和法的幾書或者是一些向邪惡妥協的其它的保證在另外空間也決不只是簡單的幾張紙,那一定是邪惡握在手裏的把柄和迫害、毀人的藉口。那麼在另外空間是不是有和邪惡簽署的約定呢?我們救度眾生、清除邪惡的修煉人攜帶的場會純淨麼?我們怎麼能夠更好的救度眾生呢?自己都不能堂堂正正的和全宇宙的生命嚴肅的聲明,那是被強加的,我做錯了,我要改,我要從新做師父的弟子,邪惡會主動的把那些約定廢掉麼?它們會放過我們不以此來加重迫害麼?一個生命自己的願望不是最重要麼?修煉多麼嚴肅,師父和法給與大法弟子的榮耀又是多麼的高尚,我們不能以自己的想當然、僥倖來代替修煉的原則呀,我們能夠背負那些和邪惡簽署的背叛師父和法的約定走正走好我們最後的路麼?

我知道一個阿姨,她在勞教所被強制寫了「轉化」的那幾書,其實心裏知道是不對的,覺得承受不住了。出來以後非常的痛悔,通過學法、發正念、和同修交流,就直接給勞教所寫信告訴他們所做的一切都是被迫的,嚴正聲明作廢。被勞教所抓回去了,這次阿姨堂堂正正的走了出來……

有同修說這是走極端,我不這樣子認為。當然可以直接向明慧網嚴正聲明就可以,可是阿姨那種痛悔我覺得是對師父和法的敬仰,不能摻入一點遺憾豁出一切也要挽回自己對師父和法的背叛的決心,我非常的感動。

有同修還認為可以用假的名字嚴正聲明,那麼我們寫那幾書、向邪惡妥協的時候簽署的名字在另外空間邪惡可以自動的按照我們自己的意願轉換為同一個名字而廢掉麼?邪惡不只是盯著明慧網,它們虎視眈眈大法弟子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我們為了保全自己、不能正念正行的各種藉口不也是邪惡最高興的麼?因為它們有了足夠的理由和藉口迫害我們、繼而毀掉我們呀。

我想修煉中的大法弟子都有各種各樣的執著,在做大法弟子該做的事情中能夠以法衡量、走出修煉人的哪一步都是一個在修煉的路上前進的過程,也是修掉那些執著、正一切不正的過程。讓我們都記住師父的告誡、完成我們生命的本願、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吧。

一點個人的理解,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