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同修的去世看修煉的嚴肅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2月25日】回想身邊的一位學員自從出現病狀到去世,經歷了短短的一個月的時間,特別是後二十天,主意識一直處於清醒與不清醒之間。這期間涉及了許多常人,如他的親人、同學、醫生、同病房的患者等。後期的狀態嘴上說胡話,給這些常人造成了對大法的誤解、偏見。通過這件事,我們經過反思,覺得有以下幾點警示。

一、大法是嚴肅的,修煉是嚴肅的

該學員去世前曾經反思自己說:1999年邪惡迫害大法時,他曾經迫於壓力,採取人的狡猾心理,採用文字遊戲的方法,寫過保證書和決裂書。在教養院被殘酷迫害時也違心的寫過保證書等,除了教養院寫的保證書外,前面幾次都沒有寫嚴正聲明以糾正,改過。2004年12月10日晚寫的嚴正聲明,也是在求身體好起來的情況下,有求而寫的,後來他意識到正法修煉是不能蒙混過關的。必須嚴肅對待。

主意識一定要清醒,要分清是邪惡干擾,還是自己的主念。這要分兩方面來講:一是身邊同修開始對於該學員,把他所有的言語都當成他本人的意思。後來看到了明慧同修的交流文章,才清醒認識到要分清哪些是他本人清醒的言行,哪些是被邪魔干擾。從而不被假象迷惑。

另一方面,該學員後期也處於主意識清醒和迷糊之間,有許多是邪惡的干擾。而有時該學員也把邪惡的干擾當成自己的思想,而認同它。以致後來真的被邪惡所控制,主意識根本不起作用了,完全是一種精神病人的狀態。

二、全面否定舊勢力的邪惡安排

在對待該學員的問題上,同修有的認為他是被邪惡迫害死的,因為自己不精進,被邪惡鑽了空子而加重迫害。另一部份認為該學員可能與舊勢力有約。這次就是以這種形式來破壞正法的。由於一些指標都正常,醫生也找不到該學員病的根本原因,很明顯是舊勢力的安排。

有同修幾次讓他與舊勢力決裂,他說「我不敢,我害怕」;同修說:「你不要怕,你只要堅定在法上,師父為你做主,誰也動不了你。」後來該學員學著說「我是大法弟子某某某,我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堅決跟師父走」一會兒又說「我不信了,你們好好修吧,不要管我了」。真想不到,平時我們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在此時想說出來是如此之難,都快沒命了,還不敢跟師父走。

然而,不管如何,我們悟到不管舊勢力過去對該學員是怎麼安排的,我們都要全面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包括舊勢力本身。我們都要以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要求走正自己的路,做好三件事,相互配合好,這才是最重要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