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盡力幫助昔日同修回到大法中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3月31日】幾天前,我做了一個夢:在一片昏暗的山林裏,雜草叢生,一個人蜷曲著身體,躺在那,身上蓋著一個似鍋蓋似的東西但能看清裏面,我仔細看看那個人,原來是以前在一起煉功的功友於嬸,很痛苦呻吟的樣子,身體不住的扭曲,我試探著喚醒她,她沒有回答我,我還在呼喚她,這時,一個聲音傳來:「師父全都給她做了,是她自己不爭氣……」我的夢醒了。

想起這個夢,我的心很痛,想起放棄了修煉的昔日功友,他們的未來可想而知。對於於嬸,我沒有做到盡心盡力。於嬸比母親晚幾日得法,和我家是非常好的鄰居。她心直口快,心地善良,對我很好,我們都很喜歡她。98年秋得法一直到99年,始終和我們在一起煉功,晚上在我家學法,寒冬數九也沒間斷過。

99年7月迫害開始後,她因為家屬的壓力和怕心,開始動搖,後來她又抽起了煙,夏天在外面和一群人打撲克。我們意識到她可能不煉了。我勸過她,母親也勸過她,但都無濟於事。她說家裏不讓煉,一煉就又吵又罵的,她家老伴於叔脾氣不好,我想,母親和我都勸過,修不修是自己的事,所以一直沒有和於嬸深說。

初八那天晚上,於嬸起夜下地摔倒,送到醫院,說是腦出血,母親去看了她兩次,她都是昏睡,母親讓她念「法輪大法好」,快求師父救她。「這回好了,要好好煉功哇。」她點頭,好像聽明白了。家裏人都覺得驚奇,因為她家的人都知道她一直都不明白。母親第二次去時她已不在急救室,在普通病房,母親又告訴她要堅持念「法輪大法好」。她家裏的人也不太像原來那樣反對了。於嬸8天後出院。母親又去看她,回來對我說,你於嬸不太好。我想這回我要好好幫她。然而,那幾天竟非常忙起來。等到於嬸出院的第四天,我想,今天晚上一定去看看她,可是,下午時聽說,她已經死了。

我想起,有一個小弟子看到另外空間三種人的下場,有一種是自動放棄修煉的,他們死去時,看到自己被銷毀的時候,記憶會被全部打開,看到師父為他們所做的一切,由於自己不珍惜,千萬年的等待毀於一旦。想起這個夢,我下決心,一定去找回昔日的同修,幫他們回到大法中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