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師父的《洪吟二》《梅》有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8月26日】「濁世清蓮億萬梅 /寒風姿更翠 /連天雪雨神佛淚 /盼梅歸 /勿迷世中執著事 /堅定正念 /從古到今 /只為這一回」(《洪吟二》:《梅》)每每吟讀或背誦此詩時,彷彿感受到了師父的慈悲救度,便會熱淚盈眶,特別是最近通過走訪過去的一些同修感觸更深。

師父在《2004年芝加哥法會講法》中說:「我也希望中國大陸的其他大法弟子幫幫這些人,叫他們走出來做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事情。這件事情沒有結束呢,對任何一個生命都是機緣,都是機會。」「人哪,一個生命在歷史上的今天能夠得到法,那不是一般的事,太幸運了!可是一旦他失去了的時候,大家知道那面臨的是甚麼?是很可怕的,因為賦予那麼大的責任和巨大的使命他沒有完成的時候,那相對來講和一個生命的圓滿那是成反比的,那個生命,那真的要進無生之門了。你們也不能隨隨便便的給我拋下一個人,不管這個人有甚麼樣的錯誤、他是個甚麼樣的人,我都想給他機會。」按照師尊的教誨,我走訪了過去的一些同修。他們都曾不同程度有過停滯,因此我特意印製了《在大法修煉中體悟到的四次昇華》(2004年6月18日明慧網) ,這篇文章對在不同層次受阻而昇華不上來的同修都會有所啟發;由於落下的距離各不相同,有的根本就沒走出家門,和同修沒有交流,都說(有個人還以為是洪法而對常人講:咱們在家煉,做好人,不幹電視上說的那些事!)對法輪功一些焦點問題,和常人一樣沒有明白,所以我也同時印製了《就法輪功焦點問題向各級幹部說幾句真話》(2004年7月14日明慧網),因為這個公開信,世人看了都說用事實說話,明白了過去受矇蔽問題的真象。帶給他們上述材料,並通過交流,大多數都有了新的昇華,有的已投入到正法的洪流中。

我雖然先後走訪過20多位過去的同修,可就是沒有去拜訪曾是一個學法小組的、家住同一個院的同修,這是我們單位的家屬住宅樓,院裏的人互相都認識,因為我是一個流離失所的大法弟子,不能回到原來的住處去。住遍了市區的南北東西,甚至於外地城市,在酸甜苦辣中磨煉,在師尊的呵護下歸正自己。大禹治水過家門三次而不入,我為了證實大法過家門而不入十三次也有,流離失所的大法弟子可能皆如此。然而按照師尊的期盼、按照正法的要求,我又不能不重新返回自己家所在的那個院。那裏住著三個過去的同修,還有一個在1999年7.20以後主動要學大法、要了《轉法輪》的人,另一個是經常關心詢問大法被迫害的情況、又沒下決心學法而得了重病的老同事,這都是我應該去看望的。但是要「用理智去證實法、用智慧去講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與救度世人」 (《理性》)既要正念足,又要符合人類這層空間的法,注意安全。不能一一都去其家,沒有那麼些時間,大夏天的白天院裏常有很多人,我得晚一點回去,可晚上人們也都願意在院裏乘涼,天太晚了又怕影響人家休息,最好是遇到下雨天,最好還能在院裏碰上一兩個想見的人。

為證實大法的心念一正,便會心想事成。有一天,原本想出去做證實大法的事,天卻不停的下起了毛毛雨。我問自己:雨不停就不能出去證實大法嗎?以前經常這樣問。噢!今天不正是「入家門」的最好時機嗎?於是,準備了資料,發了正念,帶上雨傘出發了。按著預定的時間即職工下班前,我又走進了居住十多年的家屬院。先到的是夫婦倆都是過去的同修的家,他們非常熱烈而真誠的歡迎我的到來,一會說經常叨念你;一會說咱們出去吃飯。我說:「理解你們的心意,除了證實大法的事其它都沒時間了。」他們把另一個同修也找來,我們交談了正法的形勢和大法弟子應做的三件事,談了一個多小時,大家還覺得時間太短了;而我也覺得回家屬院太晚了、太少了!

我們有些依依不捨,而我必須抓緊時間到別人家。說來真是神奇,院裏住著幾百名職工,我只碰上一個人,就是想見的要學法的那個人,我倆都驚喜交加。「神了!神了!!是師父的安排。」我激動的脫口而出。他說:「真想你!」 我倆互相對視著,有多少萬千話語在無言中。雨還淅淅瀝瀝的下著,耳邊好似傳來師父的聲音:「連天雪雨神佛淚 /盼梅歸」 ,感悟到師父深廣無垠的慈悲,我的淚水再也止不住了,連同雨水一起流下來,於是雙手合十:「謝謝師父,謝謝師父!」他說《轉法輪》看了一半,我告訴他一定要認真的讀完,又送給他一些資料,他答應一定好好學。

那個老同事曾得了嚴重的腹腔病,住院動手術花了十多萬元,遭了很多罪,還出現許多其它綜合症,至今還拄著拐棍才能行走。他們夫妻倆非常羨慕大法學員,也想學,我告訴他們:「可以找這院的學員學,買電腦上網甚麼書都可以看到。」除了資料外還給了一個護身符,他們十分感激,說要誠心的默念。我又回到家取了些證實大法需要的東西,當我在夜色中走出家屬院的時候,雨雖然停了也還是沒遇上其他任何人,真是師父大慈大悲的安排。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