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載:與昔日同修交談錄(四)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6月28日】(續上文)

六、豈能用人理去衡量大法的法理

昔日的同修當迷失在人的執著與不好的觀念中時,往往會喪失常人中也應有的聰明才智,更莫談表現出在大法中修煉時會出現的圓容智慧。表現的最明顯的是,當對師尊給我們講的法中的最表面意思都不能理解時,不去檢討自己的執著、低能,反而斷章取義的隨意曲解法的表面意思,站在邪惡一邊認同邪惡對大法的攻擊、誹謗,幹了一個人絕對不能幹的事。舉兩個例子說明一下這個問題。

1、火星的「熱」、「涼」問題

師尊在《轉法輪》(卷二)中教誨我們:「就像人類說這個空間火星是很熱的,可是突破那個空間,那邊反而是涼的。」邪惡說現在人造探星儀已到了火星,已經知道火星是涼的。以此為由誹謗這段法理。其實這在人的常識上,這段話也沒有甚麼問題。這裏講的是人類,那現在人是人類,過去人就不是人類了?如果當初命名那個當時還未取名的星球為「火星」的人類,認為這個星球是很熱而取名為「火星」時,這個「人類」二字有甚麼不對?這段法理在表面一層意思的理解上也能讓常人一看就能明白,更何況,師尊舉這個例子是告訴學法者這個理:「它在這個物質空間反映是這樣的,在另外一個物質空間反映是另一樣的。所以,到處都存在著生命,存在著人,不符合那個層次的標準,一點點往下掉,就像上學留級一樣,就掉到常人中來了。」法對不同層次的生命會展現不同的法理,如果你抱著一個不好的心,一個低於人的起碼道德標準的心,就很難、甚至不能理解正常人也能理解的大法的法理。更何況,這是一本天書,博大精深,深不可測。連人的聰明才智都喪失的人不知天高地厚去誹謗天法,只能是害人害己,自取其辱,自尋其毀。

2、關於「五百年」的問題

師尊在《法輪佛法──在美國講法》中教誨我們:「經書是釋迦牟尼佛不在世五百年以後才系統整理出來的。大家知道五百年,中國正處於元朝,成吉思汗當時講了甚麼現在誰知道?」有人斷章取義說,元朝成吉思汗離現在不止五百年,甚至有人因此而放棄了修煉。真是可惜。其實師尊在講這段法理時,書中的前邊還這樣教誨我們:「我昨天還講過佛法修煉問題,修煉的事情是宇宙中最大的一件事情。人要昇華到那樣一個境界中去,要成羅漢,菩薩,佛、道、神。一個滿身業力的人要成神,你說他不是個嚴肅的事情?你不應該非常牢固的用這種高標準來看待這些問題,用正念來要求自己嗎?你還是用常人的觀點看待這個問題的話,那你不就是個常人嗎?這麼嚴肅的事情,叫你成佛你還把自己當作人看,你還用人的這些理去衡量這些事情,那麼它就不行了。就很不嚴肅了,那也不能修了。」「我講的是佛法,我想大家都清楚的。我沒有講常人中的道理,而且我講的許多問題都是常人中從來沒有人講過的,也不是常人中的知識。」對這段法理用常人的理去衡量就難以理解。作為一個修煉的人我是這樣去悟的,師尊在《法輪佛法──在美國講法》中教誨我們:「社會的發展也是神安排的,允許你發展到這一步出現了現代化的機器,現代化的設備,現代化的生活工具,古人沒有想到造它嗎?只是神在那一步還沒有安排。現代人一點也不比古人聰明。」師尊在《法輪佛法──在瑞士法會上講法》中談到外星人時教誨我們:「說來話長,西方社會從出現工業革命開始它就全面的來了。在這早期以前它們就來了,但是它沒有操縱。它們全面來的時候是從白人社會進入工業社會的時候開始的。」從中我悟到,現代社會的開始是從西方社會出現工業革命開始的,開始時間是十八世紀。現在也屬於現代社會,也就是說從十八世紀開始的現代社會一直至今,並且還在延續,這段時間屬於一個大的歷史時期;中國的元朝開始於十三世紀,也是一個大的歷史時期的統稱。既然是統稱,往往講成五百年、一千年、一萬年,而很少有人把四百五十八年或者六百一十年(隨機找了兩個數字舉例而已)當成數量級來統稱的。其實這類情況只要意思說到了,一般大家也都能看得明白所說的要點是甚麼,非要鑽牛角尖和別有用心的人只能算做例外。

成吉思汗是元朝的代表人物,也是元朝最早期的統治者,在一定的上下文中,「現在」與「現代」二詞可通用,師尊在講法中說到的「現在」,可以理解為現代社會,而早期的現代社會是從十八世紀開始的。十八世紀的早期現代社會與十三世紀的早期的元朝社會──成吉思汗時期之間的時差,正好是五百年。這個理,對不修煉的人去說明也是解釋得通的。更何況,這樣去悟,也只能是從表面意思上悟到的一點理,也需真信、真修的過程中才能有所得。而且以此去向初學者甚至常人去解釋這「五百年」的困惑,一般都能接受。昔日的同修,凡屬你們在法理的表面意思中有不明白的意思時,一是要真正去靜心學法,真心想修,在不斷的這樣做中,其實也是修煉中,你自己就可能很快理解你原來暫時還不理解的法理的表面意思,乃至你所在層次能夠理解的更深的內涵。二、也可和同修互相交流切磋時,互相幫助時,去領悟法理的表面意思。千萬不要用人理去衡量大法的法理。這當中的危害性是很清楚的,這裏就不多說了。

記得當師尊的《洪吟(二)》剛發表時,就有同修這樣對我說,《洪吟(二)》中師尊講的法理,非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不能理解……我認為他說的有道理。

法度有緣人。昔日的同修,珍惜法就是珍惜你自己的生命,也是珍惜一切與你有緣的生命,在這方面一定要清醒啊!

七、是修煉而不是搞政治

在昔日的同修中,到今天還有人認為大法弟子做的三件事是在搞政治。產生此觀念有多種原因,試分析如下:

1、自己本身對「政治」這個詞本身所涵蓋的內容並不清楚。

在××黨政權多年來泛政治化宣傳和洗腦般的灌輸下,已經失去了對這一問題的清醒認識。師尊在經文《不政治》中教誨我們:「「政治」一詞是現代變異社會的名詞,歷史上真正人的社會是沒有此名詞與政治所涵蓋的內容的。從人類社會出現政治時人類社會已經開始變異,同時道德觀念也被其衝擊著。」我們還在常人社會的修煉中,常人社會中的有的不好的觀念有時還會影響我們對某些事情的判斷,當我們沒有做到從大法法理上歸正我們的思想時,往往表現出的思想觀念就是自己沒消除掉的常人中的變異觀念。

在《不政治》的經文中,師尊明確教誨我們:「作為大法弟子的修煉是高於人的,是掌握更高境界真理的修煉者,認識上是超越常人境界的。在更高的法理境界以下的認識就不再是宇宙的真理了。這一點每個大法弟子在修煉中都是明確的,那就更不能把常人的政治混於正法當中。大法弟子所承受的魔難是正法與修煉中的事情。揭露邪惡、向世人講清真象也只是說明大法與弟子們所承受的迫害,其根本目地是在救度世人,去其眾生頭腦中被邪惡所灌輸的毒害,挽救其將來因敵視大法而被淘汰的危險,這是大法弟子在承受被迫害時還能挽救眾生的偉大的慈悲體現。從另一方面講,神、佛怎麼能參與人的政治呢?神、佛更不會肯定變異了的人類社會所出現的政治。」請昔日的同修靜下心來好好學學師尊的教誨,不要被人的變異觀念帶動了還不醒悟,陷在泥中難以自拔。

2、有人對××黨及其政權在邪惡的迫害結束時將面臨遭報解體,犯罪者將遭到人間法律的懲辦乃至更深層次的惡報,也用搞政治變異觀念去看待,這是很危險的。

其實連常人中都有許多人看清楚了,××黨及其政權不亡無天理。這個××黨及其政權從政權從成立的那一天起,就對中國人民以及全人類犯下了罄竹難書的罪行,它的解體遭報是它作惡多端的必然結果,也是善惡有報的天理的必然體現,任何一個正常的人如果不認同善惡有報的天理,他的道德底線就已經遠遠低於作為人的道德底線了。昔日的同修,當你知道××黨及其政權所犯下的累累罪行,尤其是在這次鎮壓運動中,對大法、對大法弟子犯下的令人髮指的、無人性的罪惡後,你還認為這個××黨及其政權在這個地球上應該留存下來的話,你捫心自問,你的心性位置在哪裏,太危險了。要知道,認同邪惡就是對善的打擊,對這場邪惡鎮壓,常人中也有好人不顧生命危險,發出良心不許我再沉默的自責,並呼籲:「中國善良的還緘默著的人們,你們醒醒吧,就在你們保持緘默時,納粹的幽靈回來了,佔據了我們的國家政權,用最不人道的方式殘殺你們的同胞!……向那個巨大的怪獸勇敢的說出『不』字吧,冤獄已經到必須結束的時候。」(摘自杜導斌《良心不許我再沉默》一文)從杜導斌的文章中,我們看到了一個較為清醒的中國人的良心。在如何看待邪惡的鎮壓上,不也是正考問人類社會知情者的良心嗎?昔日的同修,也請你考問一下自己的良心,與杜導斌的良心比較一下,哪一個更正!哪一個更是對這個社會、對他人、對自己負責。

昔日的同修,讓我們一起來重溫師尊在《強制改變不了人心》的經文中對我們的教誨:「目前正法中僅剩的邪惡看到了大法弟子不可改變的堅定信念,才瘋狂的完全失去了理智。大法弟子雖然不參與政治、不看重常人的權力,但是邪惡在中國這樣不計後果的迫害,將導致人民對執政黨及政權的完全不信任、對政府的不服從,造謠的宣傳工具將再也蠱惑不了人心,因為邪惡對大法迫害的同時,也安排了運動中利用其黨當今的頭子自己從黨內毀掉該黨及其政權。這是被操縱者與世人看不清的。由於個人的私憤導致的後果也就成了擺脫不了的必然。而在這場迫害中,世人會更加看清邪惡所幹的一切,大法弟子會更加理智,更加清醒,在堅定與修煉的成熟中走向偉大的圓滿。」

八、能躲在家裏煉嗎

我們這裏說的「躲在家裏煉」,主要是指只在家裏學法煉功,現在不做任何與講清真象、救度眾生有關的事的昔日同修。在反迫害中,有常人對我說:知道法輪功好,但江××現在還有權有勢,好漢不吃眼前虧,你就在躲在家裏煉,何必要做你們說的講真象的事呢。我說:躲在家裏煉不叫修煉,這是背叛修煉,是不行的。並講了其中的道理,常人一般也能理解,有的還生敬意。常人這樣想我們可以理解,但如果一個修煉的人這樣去看問題,這樣去做,那就不應該了。我們分兩個方面來談這個問題:

1、邪惡能讓你真正在家煉嗎?

五年前,惡首江××在發動這場邪惡的鎮壓運動時,定下的目標是:三個月消滅法輪功。請注意,消滅這個詞,不管用於甚麼文章中,其基本詞義只能是滅掉、除去。「三個月消滅法輪功」,雖然是江××永遠也不會實現的狂想(也是送他上法庭法辦的罪證),但我們從中可以看到,「消滅」的意思顯然含有滅掉法輪功修煉人肉體的意思(這從中國大陸經民間渠道傳出來的至少近千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的事實,已得到證實),但主要的是指從精神上滅掉法輪功學員對宇宙大法的信仰,從而妄圖滅掉他們生命最本質的根基,毀掉他們真正的生命,這事比毀掉一個人的肉身更為陰險,幹這事的人下地獄也還不盡他所犯下的罪。

江氏集團雖然這樣想了,也為達到這個罪惡的企圖犯下了難以計數的罪惡,但這一切又被歷史證明是徒勞的。為甚麼呢?一個主要原因是,真正的大法弟子從來就沒有放棄對宇宙大法的信仰,從迫害一開始就有大法弟子走出家門,反迫害、講真象、救度世人。到了今天,走出家門,做好師尊要我們做好的三件事的老學員越來越多,還有許多的新學員走進了修煉法輪功的行列。邪惡的鎮壓已是難以為繼,苟延殘喘了,末日已不遠了,這才有了許多昔日的同修躲在家裏煉的環境。雖然這個環境很不正常,也不允許長期存在,但也決不是躲在家裏煉出來的,是千萬名真修弟子緊隨師尊在正法路上正出來的。想想邪惡鎮壓初期,有幾個人說過、有幾個人聽過:覺得好,就躲在家裏煉呀之類的話呢。實際上,江氏集團從來就沒有放棄消滅法輪功的妄想,也從來就未讓法輪功學員真正在家修煉,幾年來,遭邪惡綁架到勞改營、勞教所、看守所、拘留所、精神病院、洗腦班、派出所的法輪功學員,可以說大部份是從家中綁架的,現在這種惡行還在上演,並未絕跡。所以說,躲在家修煉,從常人的這層面來看也是不存在的。

2、真修者能躲在家裏煉嗎

師尊在經文《真修》中教誨我們:「真修弟子啊,我教你的是修佛修道的法,你們卻因為在常人中的利益損失了而對我訴苦,而不是因為自己在常人中的執著心放不下而苦惱,這是修煉嗎?能不能放下常人之心,這是走向真正超常人的死關。真修弟子人人都得過,這是修煉與常人的界限。」躲在家裏煉,這個想法是明顯的常人中的執著表現,去掉它,做好師尊要弟子做好的三件事,才談得上真修,否則,你連師尊的話都不聽,你怎麼修,修甚麼,「修在自己,功在師父」,你不按照師父的安排去做,豈不是空忙一場嗎?

不按照師尊安排的去做,就是按照舊勢力的安排在做,而舊勢力本身現在已被銷毀,他對你的安排最終只能毀掉你,那躲在家裏練不是自毀嗎。去掉躲在家裏練的不正念頭,做好師尊要我們做好的三件事,才能真正否定舊勢力的任何安排,才能在助師正法的路上真正的修煉,才能去掉常人的執著心,才是真修。所以說,做一個真修弟子就不能躲在家裏煉。

九、選擇一個美好的未來走正自己的路

昔日的同修,雖然導致你們走錯路可能有許多種原因,我們在上文之中還未觸及到,但只要理智的、冷靜的分析一下,導致你們處在走不出來、掉下去、走向反面狀態的歷史背景,從正反兩方面去分析你們今後所走的路的最終結果。就不難看到問題的實質,就不難清醒過來,就不難歸正自己今後的路。

嚴格的說,在99年⒎20以前也出現過走不出來、掉下去、走向反面的人,但那時這方面不明顯,人數也沒有這樣多,邪惡鎮壓開始後,這方面的問題就顯得突出了。就出現了昔日的同修這樣的一個帶特指範圍的名稱。那麼這場邪惡鎮壓運動的實質是甚麼呢?師尊在經文《大法堅不可摧》中教誨我們:「師父要挽救一切眾生,而邪惡勢力卻在真正的利用眾生對大法犯罪,根本目地是毀滅眾生。」這是已被宇宙的現實證明了的真理,我們許多人看不到另外空間在這方面驚天動地的顯現。但我們可以從師尊洪傳大法和大法弟子跟隨師尊正法帶給人世間的變化,看到師尊要挽救一切眾生的佛恩浩蕩。同時,我們也可以以江氏集團在這場鎮壓中表現出來的滅絕人性的殘暴得以在人類社會的某些區域(重點是中國大陸)、某段時間(不同的地方實施的時間長短不同)看到邪惡勢力這樣做的根本目地就是毀滅眾生。這不是理論上的空談分析,這是人類社會的現實,這一點許多常人也看到了。邪惡勢力在人間的首惡近五年的鎮壓運動在中國造成的現狀是:貪污腐敗加重,偷盜搶劫橫行,毒品愛滋病泛濫,天災人禍接連不斷,失業者遍布全國城鄉,貧富差距迅速擴大,整體的道德水準急速下滑,生態環境加速惡化;黑社會趨勢加快,統治集團內部鬥爭激烈,各種社會矛盾正在激化。胡錦濤今年就在一個文件中寫道:「官逼民反,民為生存而反。」搞了五十多年的所謂社會主義,二十多年的改革開放,現實則是:許多民眾連生存問題都未解決。而且這許多民眾決不是一個小數目,是以億來計量的。實際上,存在生存危機的中國民眾中,也有的是昔日的同修。而這種生存危機之所以發生、加重,從根本上講,是邪惡的××黨所信奉的那一套鬥爭哲學,那一套以整外部人、整內部人的統治機制運行的必然結果,也是舊宇宙的成住壞滅舊法理的最後過程中敗壞後的表現。江氏集團發動這場史無前例的鎮壓法輪功運動,其目地就是要毀滅人類的道德良知的基礎,從而毀掉全人類。這是宇宙中的敗物在最終銷毀之前向眾生顯現出的它們最邪惡的一面。任何生命如果站在邪惡的一邊反對大法,就是選擇了和邪惡走同樣的路,也必然是同樣的下場,這是無疑的。

昔日的同修,我們以上的系列實談錄,很多都是談的連常人都知道的理。因為當一個曾經在大法中修煉過的人放棄同化法,甚至背離法時,很可能連常人應有的智慧和品質都很低下了。師尊在《法輪佛法──在歐洲法會上講法》中教誨我們:「作為一個修煉的人,你應該堂堂正正的首先做一個人,然後再走進修煉人當中來做一個修煉的人,最後昇華上去做一個更純潔、更高尚的人,達到神的境界中神那樣的人。」

昔日的同修,你們在背離大法的時候,你們知道嗎?你們的所為已經低於了一個堂堂正正的人的標準。這是有目共睹的。在和從勞改營、勞教所、洗腦班出來的同修切磋中,都一致認為,一般的刑事犯、勞教人員、警察,甚至上了惡人榜的惡警是從心裏瞧不起那些邪悟的。做了猶大的昔日的法輪功學員的。他們打心眼裏佩服那些堅信大法心不動,魔難來時無所懼的真修弟子。從人的這一面看,他們認為這些真修弟子有骨氣、說得對、行得正,是真正的好人;人都有明白的一面,那麼他們明白的一面就知道這些真修弟子是按照師尊的教誨在做,是要反對迫害,清除邪惡,真正的去救度他們。所以他們打心眼裏佩服真修弟子,鄙視背離了法的曾經的法輪功學員的。這是在特殊的地方的真實體會,我就在這方面有很多的親身體驗。實際上這種心理現象在一般的社會環境也是一樣存在的。這裏面的道理也無需多說。我相信,有許多昔日的同修也有過這方面的體驗,也確實有曾經的昔日同修,今天又回到正法路上的大法弟子向我談過他在這方面的體驗。做一個堂堂正正的人,是一個修煉人首先要達到的標準。所以我們這篇交談錄主要談了一些這方面的認識,可能有不正之處,敬請指正。

最後,讓我們一起來重溫師尊在《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中的一段教誨:

「今天的人類呀,其實不是因為正法,早就毀掉了,人類的思想標準已經在地獄以下了,是因為正法,我贖了三界內一切眾生的罪。(鼓掌)那麼大家想想,就我們學員而論,我當初等於是從地獄把你們撈起來的。(鼓掌)我真的替你們承擔了你們犯下的千百年的罪,不止是這樣,我因此還要把你們度成神。在這過程中,我對你們費盡了苦心,同時呢,因為你們要成為那麼高的神,我就要給予你們那麼高神的榮耀和你們那麼高層次上所具備的一切福分。(鼓掌)開天闢地沒有任何的神敢於這樣做,也從來沒有過這樣的事情。

舊勢力它們雖然左右著這件事情,想要按照它們的做,你們知道嗎?舊勢力的一切生命對我佩服得是五體投地的!(鼓掌)它們雖然給我正法製造了一些個障礙,可是它們卻從來不是直接針對我幹甚麼壞事,因為它們是尊敬我的。(鼓掌,再鼓掌)所以對我們有些學員哪,一時糊塗,心態不正,你們想一想,你們一旦對我不敬的時候,舊勢力就會下狠手,它們認為這人太壞了。當然它們絕不是馬上就消滅了你,它們會引導著你們,叫你們看到越來越多的假象,使你的心越來越不正,叫你的心對師父魔變,把你們引上邪路,從而叫你們犯了那麼大的罪。

你們知道我在正法中我是本著一個甚麼原則在做的嗎?我不計眾生在歷史上一切的罪!(鼓掌)只看這次正法中眾生對正法的態度!(鼓掌)我的甚麼門都敞開了,我過去跟你們講過,對正法的態度這一點都不看,新的法、新的宇宙就沒有了,所以對正法的態度就至關重要。你們真的犯了這一點的時候,舊勢力把你們銷毀的時候我都無話可說。

你們對師父不尊敬的時候,你們知道我在怎麼想嗎?我根本不在意的。你們現在知道我是誰嗎?你們只知道我表現的人相,那邊給你們顯現的也是宇宙之中的形像,你們將來不會知道根本上我是誰。宇宙的任何生命都不會知道我根本上是誰。你對我好與壞,我根本就不會在意,可是呢,舊勢力它們會在這一難中毀掉你們哪。千萬注意!

講到這兒哪,我再談點兒大家在正法中我叫大家所做的。大家看到了,你們在講真象啊、發正念哪,和你們個人的修煉,這麼三件事,也就是當前大法弟子做的最重要的三件事。講真象從表面上人這一層的理看,是在揭露這場邪惡的迫害;發正念哪,是清除那些不可救要的、最骯髒的生命對大法弟子的迫害;那麼從再高一點的理看哪,那講真象的真正用意是挽救眾生,是免於人類被淘汰。舊勢力利用邪惡的生命對大法弟子的行惡,一來是製造考驗,二來是為了叫我把這些垃圾從宇宙中清理了。而大法弟子的發正念是從根本上否定舊勢力的安排、清除邪惡的迫害。我告訴大家,你們做的那一切,其實都是給你們自己做的,沒有一樣是給我做的。同時我還告訴你們,從你們修煉那天開始一直走到今天這一步上來,我所告訴你們的、我所叫你們做的,沒有一樣是為了別人。你們的修煉能給人類與人類社會帶來好處,修煉中能使大法弟子互相之間成熟,能使大法弟子在被迫害中減輕邪惡迫害的壓力和損失,這都是附帶的。你們做的那一切,真正的目地是為你們的成功。將來你們回過頭來看一看。你們現在誰也不用說我偉大,我這個師父怎麼樣,你們將來回過頭來看,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你們開創的。(鼓掌)

做好你們要做的,機緣難得啊!珍惜這一切吧,不會再有第二次了。起任何心都會使你在半途被毀掉!甚麼心都不要去想,都不要去執著,你就做你大法弟子應該做的,美好的、最偉大的、最輝煌的一切就在等著你們!(鼓掌)」

(全文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