挖斷執著時間的根(上)

——與昔日同修交談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7月2日】對時間的執著,可能在很多學員中都存在過,有的同修在正法修煉的過程中已經消掉了,有的雖還有,但已經很淡了。但很多昔日同修,在這個問題上陷得太深、執著得太厲害,以至於成了他(她)們掉下去、走向反面的一個重要原因。那麼怎麼樣來看待這個問題呢?我們從以下幾個方面來討論一下。

1.執著時間與大法弟子的使命不相容

當初,我們冒著天膽進入三界時的初衷,是:在正法時期助師世間行,在助師救度眾生的同時洗淨自己,在同化法後回歸到大法造就的新宇宙中去。而執著時間就違背了這個初衷。錯在哪裏呢?師尊對這個問題在多次講法中對我們進行了教誨。在《北美巡迴講法》中,師尊教誨我們說:「你沒有真正的利用好這段時間,你希望它趕快結束。大家想想,今天咱們就結束,那麼中國得死去多少人?很多人對應著更大的天體眾多的生命,馬上結束,得有多少生命將被淘汰?我們不能清除他們頭腦中敵視宇宙大法的邪惡念頭,而他們有很多又是代表著龐大的天體,因為他們的淘汰,與他們對應的宇宙得死掉多少生命?淘汰多少生命?大家想過這樣的問題嗎?你們是大法弟子,歷史賦予你們偉大的責任。我們應該好好利用這時間嘛,沒結束這就是救度眾生的機會。時間很短了,一旦法正人間開始,擺放在不同位置的人就定下來了。雖然我們不承認這個舊勢力的安排,你們在這段時間中錘煉了自己,樹立了大法弟子的威德。大法弟子在大法遭到迫害的時候,大家首先應該想到的是救度眾生,想到的是怎樣能夠證實大法。這不偉大嗎?這場邪惡的安排我們根本就不承認它,但迫害畢竟出現了,邪惡畢竟迫害了那麼多眾生,我們不應首先想到去抓緊時間救度他們嗎?把它當作是一種常人對人的迫害,抱著一顆常人之心想問題:甚麼時候給我們平反啊?甚麼時候結束啊?大家想想,這思想是大法弟子應該想的嗎?

「不要怕時間長,我告訴大家,基督教被迫害三百年以後才起來的。帶有重大使命的大法弟子還不如一個普通修煉者嗎?關鍵是我們怎麼樣去認識問題。我問問大家,救度眾生再有十年,你們還幹不幹?(學員齊聲答「幹」)(鼓掌)這才是大法弟子啊。(鼓掌)當然不會再有十年了,也不允許有那麼長時間,它們壽命也沒那麼多時間。

「但是關鍵是大法弟子怎樣看問題。」

在學習師尊的教誨中,我悟到,帶著執著正法時間長短的心,去做正法的事,是有漏的:這與我們的肩負的重大使命不相容的,從根本上講是為私的,是應去掉的。不去掉這顆非常不好的執著心,心性標準甚至低於一個普通的修煉者。

2.執著時間與大法弟子最終的境界不相容

大法弟子在同化法、證實法的過程中,最終應達到「修得執著無一漏,苦去甘來是真福」的境界(《洪吟》),那麼,請執著於時間者捫心自問,你達到了「修得執著無一漏」的境界嗎?顯然沒有。對於一個已達到了圓滿標準的修煉者,是不會存在任何對人世間任何事物的執著的。執著時間難道不是一個執著嗎?既然是一個執著,就應該去掉它。

3.執著時間背後的人心

在和一些同修、昔日同修接觸中,覺得在執著時間的後面所反映出來的人心,還是有很大差別的。真修弟子也有曾經在這方面執著的,但在學法修煉過程中很快就去掉了,起碼是看得很淡了,這只是他在某個階段過的關而已。而很多昔日同修,在這方面表現得特別突出,甚至成了自己放棄修煉、或走向反面的理由;這就不是一個簡單的執著時間的問題了,應從更深處去分析。這裏討論一下那些曾經在邪惡黑窩裏表現得似乎很堅定的人,在執著時間的後面所暴露出的問題。

(1)「堅定」後面的有求心

有的昔日同修進了大法修煉門後,一直沒有放棄有求之心。有的求病好,有的放不下追求人世間名、利、情滿足的這顆心,甚至想從大法中得到這種滿足,等等。迫害開始後,這些人看到許多大法弟子走出來證實法,他也跟著走出來了,但思想基礎與真正在法上認識法的弟子是不一樣的。這些人,往往根據自己的揣測,對真象大顯之日、或者平反之日,定了一個時間;在自己預定的時間之前,他可以「堅定」,也能吃苦,甚至還不理智的找苦吃。例如,有位昔日同修就曾對勞教所的惡警說,這裏還不算苦,我還想到××勞改隊去吃苦呢;其實他已經受過惡警、包夾犯人的長期精神摧殘和多次打罵了;他把吃苦消業當作修煉的全部,沒認識到: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偉大使命,是助師正法、救度眾生、歸正自己、建立偉大的威德;而他當初走進修煉大法之門,又是抱著求病好的心進來的,在修煉中一直沒有放棄有求之心。這些人對時間的執著只是表面現象,深層上真正的是那個有求之心。

師尊在《轉法輪》中教誨我們:「過去宗教修煉,佛家講空,甚麼也不想,入空門;道家講無,甚麼也沒有,也不要,也不追求。煉功人講:有心煉功,無心得功。抱著一種無為的狀態修煉,只管修煉你的心性,你的層次就在突破,你該有的東西當然就有。你放不下,不就是執著心嗎?我們這裏一下子傳這麼高的法,當然對你的心性要求也是高的,所以不能抱著有求之心來學法。」

我悟到:抱著有求之心來學法,是在修煉的任何時期都不應該存在的,只要有這顆心,就要明明白白的去掉。而在正法時期出現有求之心的人,就容易產生對時間的執著,就容易被邪惡鑽空子。因此,要去掉對時間的執著,首先就應該去掉他們的有求之心。

(2)不是去證實法,而是要證實自己

有的同修,在黑窩裏,不是在證實法、做好三件事上精進實修,而是去證實自己。舉一個例子:有位昔日同修,看到有的同修絕食兩個多月堂堂正正闖出了黑窩,受到了很多同修的讚譽,他也跟著學;但不是學那位同修在絕食過程中堅持學法、背法、講真象、發正念的正念正行,而只是從表面絕食方式上去學,而且想從絕食的時間上超過那位正念正行闖出黑窩的同修,以證實自己比別人強;結果他絕食三個多月後,反而被所謂的「轉化」了。這種不是證實法而是要證實自己的做法,是明顯的有漏,就被邪惡鑽了空子。

(3)不該有的仇恨心加重了對時間的執著

仇恨心是修煉者不應該有的。只要你有仇恨心在,就說明你人心太重。哪有一個超出常人心性標準的修煉人去恨甚麼人的道理?仇恨心在常人中都是不好的心,仇恨心一產生,就在傷害自己了。大法修煉者更不應該有這種心。有的昔日同修,在受迫害時,就冒出了這顆心,恨施暴者;而沒有想到:他們當中的許多人都是可以救度的生命,應該以一種洪大的慈悲、正念去制止行惡,制止其去犯更大的罪、受更大的惡報。例如,有個昔日同修就是這樣,從某種角度講,他在「堅定」時是以「恨」為基點的;由於有漏,他雖然堂堂正正的走出了勞教黑窩,卻又被關進了「洗腦班」,邪惡威脅他說:勞教所是有期的,我這裏是無期的,他被迫妥協了;他說:我就是不修了,我還是恨你們×××。這種仇恨心加重了對時間的執著,盼著早日實現對惡人的懲治、自己的解脫,而不是想著去救度眾生、證實法;走錯路後,其中的喪失理智者,甚至把仇恨轉到對大法、對師父、對大法弟子這方面來,作了猶大,幹了一些絕對不能幹的助紂為虐的事,使自己的生命和別人的生命都受到了巨大傷害。這種人要去掉對時間的執著,首先要去掉仇恨心;去掉了仇恨心,想著要救度眾生、證實法,那個對時間的執著心就容易去了。

總之,所謂的曾經在黑窩裏「堅定」過一段時間的昔日同修,在對時間的執著後面,往往還隱藏著一顆更大的執著心,甚至是多種執著心;而這就是有漏,成了舊勢力加大迫害的理由,往往迫害就更加嚴重,自己卻又不能正念正行,去制止邪惡行惡;邪惡就放大加重你這顆執著心,拉你下滑,使你覺得圓滿遙遙無期,何時是個頭,這時理智也不清醒了,走錯路還以為走對了。其實,出現這種情況的昔日同修,已經是有相當長的一段時間沒有真修了,思想行為早就脫離了法;如果真能按照師尊的教誨去做,就不會遭受這麼大的迫害。這也是許多在黑窩裏正念正行、令邪惡膽寒的真修弟子證實了的事實。

師尊在《北美巡迴講法》中教誨我們:「大法弟子在兩種情況下它們動不了。一個就是堅如磐石,它們不敢動。因為那個時候它們知道,不管你舊的勢力也好,舊的理也好,這個弟子走得正、做得好,如果誰再去迫害,我是絕對不饒它。我身邊還有無數的正神呢!我還有無數的法身都會正法。就怕弟子自己心裏不穩,這樣的執著、那樣的怕心,舊勢力看見了就會抓住有漏之心迫害。而在迫害當中正念又不足,遭受的迫害就更大,全都是這個情況。」

我個人體悟:許多昔日同修都是在邪惡的黑窩裏遭受殘酷迫害時,放不下對時間的執著以及執著時間後面更深的執著,走錯路的。請你們想一下:你們遭受迫害時,做到了堅如磐石了嗎?走正了嗎?如果沒有,不正說明那些殘酷迫害與你自身的狀態息息相關嗎?我們不承認邪惡對法輪功學員任何形式的迫害,全盤否定;但是,當迫害發生時,我們也不應該怕,更不應該用人心對待迫害,使邪惡對你們的迫害更加嚴重。應認識到,任何放棄正法修煉的行為,都是對邪惡迫害的認同,不然的話,你為甚麼要放棄呢?真正的修煉人會放棄嗎?不會。而邪惡背後的黑手、舊勢力不就是以你們有漏、不配做大法弟子為藉口才加重迫害的嗎?你放棄正法修煉的行為,不是在證實它們的迫害有理嗎?它們不就是要在迫害中讓你表現不像個修煉人、甚至不像個常人中的好人來證明它們做得對嗎?你的放棄,你的走向反面──走向邪惡的一面,不就是滿足了它們要毀掉你們的慾望了嗎?你們知道,你們這樣非理性的選擇,對你們自己和與你們有著巨大密切關聯的眾生,意味著甚麼嗎?這是自毀啊。

(待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