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智、善意的幫助走錯路的同修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6月13日】舊勢力安排的這場巨難是史無前例的,在全面無漏的瓦解式的檢驗著大法弟子。在720之前短短的幾年當中,我們有一批人(主要是師父講的第三類學員)由於種種原因,還沒有來得及打下堅實的心性修煉基礎,舊勢力又把個人修煉看得比正法還重要,全是針對個人修煉有漏的地方下手,所以這場巨難開始後很多學員在認識模糊不清的情況下做過修煉人絕對不該做的事情,給自己的修煉造成污點和給正法造成損失,其中有些人的所作所為甚至是對大法的嚴重犯罪,不是靠痛悔所能彌補的。

但不管這些人是被舊勢力安排進來迫害法的,還是因為自己舊的因素而沒能突破舊勢力的安排,總之這樣的結果是舊勢力的安排造成的,如果按師父的安排,所有有緣得法的生命都將走向圓滿。我們既然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應該怎樣做才能破除之呢?

這裏想說的首先是,不管這些同修犯過多大的錯誤、是否還能清醒,畢竟我們身邊有這樣的人,用甚麼心態來對待這些同修是我們自己的心性是否到位的問題。雖然走錯路的人給大法造成很大損失、甚至恩將仇報還執迷不悟,但「真、善、忍」法理要求我們善待他人,所以還是應該理智的對待這些人。

走錯路的人只要還想修並有實際行動,師父都在管,所以作為大法弟子,我們大家要拿出自己最大的善念,儘量配合師父,幫助這些人得到師父的救度。如果大家很排斥,甚至帶著很強的情緒一味指責,那麼有些走錯路的人反而產生逆反心,因為他之所以走錯,就是因為人心重、有些該理解好的法理沒有理解好,現在一下子作為大法弟子來高標準要求是不切實際的──當一個人接受了邪惡的「轉化」時,無論自己認為是形式上的,還是自己當時真的想轉化,都會一瞬間從一個修煉有成的人重新淪為常人,此後所說所做的所有誹謗和敵對大法的言行都是作為常人對大法犯罪,因此這些人的處境是極其危險和可怕的;而這些人又都是曾經得過法修煉過的,往往自己雖然做不到、但心裏多少還是知道大法弟子如何做才是心性好的表現的。如果我們做得不好,反而刺激他們更加感情用事,不能理智的對待自己生死存亡的大事。所以,如果我們真的聽師父的話,想幫助搭救他們,就要充份注意到這些人的心理特點,鼓勵想修的人一點一點往回修、往回補。其實雖然有極個別的人不爭氣,大多數人還是有救的,而且他們也都曾是師父的親人,我們應該站在師父正法的基點對待他們。而且這個過程中也充滿修煉我們自己的因素。

很多情況下當同修指責他們時,是出於對大法的情和他們對自己的傷害,而且把自己和他們擺成對等了。耶穌不是這麼對待猶大的。耶穌在最後的晚餐上說:「你們當中有一個人出賣了我。」他非常清楚猶大的所作所為,可是他那天親手給12個門徒洗腳,身教他的門徒如何侍候人,其中也包括猶大。這是神的境界,是我們大法弟子在修煉當中應該達到。其實所說的對徹底走向反面的人正念抵制,也不是指情緒化的言行,大法弟子應該是沒有敵人的。

一個人要改變,只能是其內心真正願意轉變,外力的強制永遠無法改變人心,人心不變,即便有外在的變化,也起不到任何實質的作用。那麼要幫助走彎路的人改變、好好往回修,我們自己首先得做到慈悲和包容。有的同修不理解有人為甚麼會轉化,造成走錯路的同修也不理解堅定的同修為甚麼會不理解,這還是陷在具體問題和個人的層面當中了,而且,抱著這麼多的「不理解」怎麼能解決問題呢?

能在嚴酷的考驗面前心不動,保持正念的同修當然是非常了不起的,已經展現出了大法弟子形像。但修煉還沒結束,是不是還有大法要求我們繼續提高的地方呢?師父告訴我們:「覺者執著心無存,靜觀世人,為幻所迷。」(《精進要旨》,「境界」)如果我們自己有些事還不理解,那正說明我們需要繼續學法繼續修煉提高,怎麼能讓這個「不理解」成為自己不往前走的理由呢,這不是正念精進的表現啊。生命真的是存在千差萬別的,但在這次師父正法的特殊歷史時期,無論過去經歷了甚麼,既然要修、要順應師父正法,大家就應該都把心思放到靜心學法上,看看師父到底是怎麼要求的,看看自己障礙在哪裏了,放下自己的觀念和執著,使自己在對待走彎路的人的問題上也做好,達到大法對自己的更高要求。

其實師父在這方面已經給我們講過很多道理了。比如師父講過:「我講的是,大法弟子自己做不好才是能夠在世間起到不好的作用與影響。如果哪個大法弟子有常人心,做得不好,以前當過特務,或者有學員一時過不去幹了錯事,因此大家把他們推出去或者另眼看待,造成他真的千萬年的機緣被毀、走向反面,我告訴大家,那才是真正的在幹壞事了。

我們能夠寬容,我們才能度了人。如果每個大法弟子都能這樣想,你們想一想,這慈悲的力量,那不好的因素還有地方可呆嗎?即使這樣,我告訴大家,那個專門的特務是進不來的,都是九九年以前有過這樣職業的學員沒修好與有怕心向邪惡一時妥協的學員沒做好才表現出來的。你叫他們真正去破壞法,他們不會幹的。只是他們一時糊塗,做不好、過不去關的時候會走錯路。也有的大法弟子是執著自己那點東西,也有的想要對付對付流氓特務機構。其實你讓誰真的破壞大法都不可能。」 (《在2004年美國西部法會上的講法》)

請同修們理智、客觀的分析一下,「邪悟」的人中,是不是有很多是不想放棄大法,還想從法上認識的?只是長期抱著有求之心、顯示心、為私為我的心等常人心不放而沒有看到自己有這些基本問題,在邪惡壓力下還為自己找藉口,結果中了邪惡迫害的招。這一點邪悟者本人是不清楚的,他們中的很多人內心深處還認為自己是大法弟子,這與個別人徹底走向反面故意破壞大法還是有區別的。而且與那種無所顧忌的放縱自己魔性的敗壞生命不同,因為他們的本質還保持著善良,所以這部份人的內心是非常痛苦的。(當然他們所起的壞作用一點也不比這些人差,因此所有轉化過的人都應該通過實實在在的行動,在講清真象中加倍彌補自己給大法造成的損失,而不是簡單的發一個聲明、甚至連聲明都沒有。)

舉一個很極端的例子。以前,我在黑窩裏遇到以前的一位朋友,沒想到她完全是走向反面的樣子,說的全都是對師父、對大法最不敬的話,並且攻擊我。但我不厭惡她,當時看到她變成那樣只是想救她。我先以其人之道還制其人之身,讓她發現了自己的自相矛盾之處。然後又一點點幫她分析對大法不明白的問題,幫她歸正思想。從始至終,我都只是在平靜的和她講道理。最終,語氣、善心加上道理改變了她的錯誤觀念,當明白過來之後,她拉著我的手,流著眼淚向我訴說在邪悟的日子裏,她內心的痛苦與矛盾,迷茫與無助,她感到自己從裏到外都變醜了,想要回歸美好卻怎麼也做不到,原來是把大法給丟了。

那一刻,我真的不知道自己該哭還是該笑。那是一位曾在我最困難的時候幫助過我的好同修,可她卻在被迫害的情況下又做了很多迫害別人的事,是舊勢力的邪惡安排把原本善良的人推向了罪惡的深淵去給它們當陪葬,這個萬惡的舊勢力才是我們應該控訴和指責的!所幸的是師父安排了這次機會使她及時省悟了。也就是說,師父承受了她當時那麼多的錯卻還在想要救她,相比之下,我們還有甚麼不能忍受的?

師父在《2004年芝加哥法會講法》中說:「我看問題和大家、和世人不一樣。人看到一個人犯了錯誤簡直不可饒恕了,我不這樣看問題。我全盤的看一個生命的整體,哪怕還有一線希望我都給他希望。(鼓掌)」師父講法也是在身教我們,我們是不是應該從中學會全面的看待一個人,尤其是看到他的本質呢?

一次,兩位同修到一位走錯路的同修家去做她的工作。甲同修心平氣和的、誠懇的向她講道理,同修不語,實際上已經開始想自己的問題了。但乙同修按耐不住,覺得甲說這麼多「廢話」幹甚麼?直接把她個人對這位同修的評價用強硬的語氣講了出來,說了很多定性的、甚至是威脅的話。結果這位同修逆反心一下上來了,馬上和乙爭起來,並說:「你都夠格了!我要去舉報你!」甲勸解後雖然這位同修不那麼極端了,兩人最終沒有解決問題的走了。

甲對乙說:「咱們都錯過,你以前也錯過。那時不也是同修耐心幫助你,你再去學法,師父的大法讓你清醒的嗎?清醒了本來是好事,但也應該給其他同修這樣的機會呀?你想想如果當初大家是這樣跟你說你能接受嗎?你應該向她道歉。」

乙同修找到了不足,又和甲一起去那位同修家裏,先向她道歉,她們又接著講。這次同修的態度徹底改變了,她說:「誰能把大法丟了呀?其實我一回來就在看經文,上次只是沒敢承認。你們講的對,還要發正念,還要講真象,我們是來救度眾生的。我再學學法,歸正好自己,調整好狀態我一定也去做。」

面對這些心裏還知道大法好、內心深處還想修的邪悟者,既然我們比走錯路的人更清楚他們自己未來要面臨的惡果,與其去責備他們,去發洩自己的個人情緒,還不如抓緊這不多的機會正面告訴他們甚麼是對的,應該怎麼做,這樣才能真正起到幫助他們回歸的作用,這才是配合師父搭救這些走彎路的人。

他們的錯誤是對大法的迷惑誤解造成的,那麼我們只有向他們講清我們對大法的正確認識,講清師父正法與救度眾生的意義、我們的任務和使命才能真正幫助他們走回來。這方面明慧網有很多同修寫的文章可以參考,如果對很多人都講不清,那還真要找找是不是自己在這個問題上對法理也認識不清。以理服人,慈悲的力量會更大,因為那是更積極、正面的做法。一旦明白了甚麼是對的,學員都知道自己應該怎麼做。

今天我講出這些來沒有想為走錯路的同修辯解的意思,只是曾經接觸過那麼多走錯路的人,幫助過其中很多人重新回到正法修煉之中,我們太理解這部份人內心的真實想法了。但理解不等於認同,就像醫生如果不理解病人的病情就無法醫治病人的病,如果我們不理解走錯路的同修問題出在哪,也沒辦法幫助他們歸正。

這些人能不能修回去,不只是他們個人還能不能進入新宇宙的問題,也不只是他們自己的眾生能不能進入新宇宙的問題,而是他們所代表的龐大的天體中的無量眾生能不能進入新宇宙的問題。陰險的舊勢力想利用我們自己不能為對方考慮的因素產生的對他們的排斥,矇蔽我們的心智,讓我們厭惡自己的親人,讓我們的同修被各個擊破,達到淘汰生命的目地,滿足它們的妒嫉心。大法中修煉的未來的大覺者絕不會落入它們的圈套。

多一個學員能明白,就會有更多的世人與眾生多一份被救度的希望。

當然要提醒的是,幫助走錯路人回歸,在大陸那個險惡環境中目前仍算一項危險性較高的工作,大家一定要根據自己的條件和機緣量力而行,切不可強為。在證實法中大家走的路不同,不可能大家都去做反轉化。師父說:「你們怎麼能在大法弟子中形成更強的正念才是最偉大的。從每個人做起,真的把我們這個環境啊變得很正,一切不正的因素都會解體,一切做不好的學員就會看到自己的不足、就會促使他們做好。「 (《2004年芝加哥法會講法》)希望大家能夠正念盼望走錯路的同修早日明白,這種人心的力量會有助於更多的同修回到正法路上。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