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載:與昔日同修交談錄(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6月26日】(續上文)

二、有求之心能求到甚麼?

在走不出來、不煉了、走向反面的人中,有一種心表現得相當突出,那就是有求之心。這,基本上又有兩種類型:一種是執著常人中名、利、情的追逐,修煉之意已經較為淡漠的一類人;另一種是修煉之意尚存,也明白只有通過修煉才能去天國世界,但捨不掉人中的既得利益,吃不得魔難來時的修煉之苦,即做人時的短暫利益放不下,做神的好處也想求。這兩類人不管如何費盡心機,使出全身解數去求,最終的結果必然是竹籃打水一場空,甚麼也得不到。

1、追求常人中的名、利、情,能求到甚麼?

咱們先來看個例子:陳斌(音)。我是在勞教所被逼和警察、普通勞教人員一起看他那次在電視上令人作嘔的表演的。節目一放完,我就說:大家看清楚了吧,這位當了十幾年處級幹部未能爬上去的陳某,念念不忘的是想升官。雖說也曾修過法輪功,但升官的念頭更是根深蒂固。這次迫害一來,勞教所內強制性洗腦,修煉的心被壓進了深層,腦子也洗糊塗了,想借攻擊法輪功來官復原職、甚至往上爬個一級兩級。這種官迷加猶大型的人說的話,你們能信嗎?誰信,我就說這人有點不清白。還有常人也說:陳斌是個典型的官迷。沒有人出來說陳斌說得有道理。警察也不多說就走了,討論草草收場。連常人也能看出陳斌的求當官之心,你說,這個人有求之心有多重?這不昭然若揭了嗎?

求當官、求升官,求到了又怎麼樣呢?老百姓說:今天中國,無官不貪。這話雖說有些過份,卻也道出了中國的基本現實。即使像陳斌這樣的人,官求到了手,也很難做一個好官。一個原因是他個人所受的××黨的教育在他頭腦裏形成的那一套思想觀念;再一個原因是,即使他有志做一個好官,也很難。這裏有個故事:有一位老紀委書記聽說他以前的一個老實巴交的部下也成了一腐敗案的一員,有點不相信,就單獨提審此人。此人痛苦流涕的說:我一開始並不願意參與貪污,可他們就派人來警告我,我如不幹就殺我全家,我也只好隨他們幹了。這個故事告訴人們:在今日中國的許多地方,想做好官、清官的環境都不存在了。

升官就是要發財,那發了財又怎樣呢?當你陷入官場旋渦中時,在殘酷的政治鬥爭中,你可能今天是坐上賓,明天就是階下囚。再假設,你平安無事熬到了退休,官也當大了,財也發得不少,可身體垮了,活力沒有了,無常一到,一切官名、財祿一概帶不走,那作壞事造下的業力卻是煉人爐裏的那把火燒不去的,它卻決定了你真正生命的去處。康生就是一個例子。靠整人、搞陰謀爬到了××黨副主席的高位,文革中撈的國家級文物已使他堪稱中國頭號大富,可他臨死前在病房裏,經常看到的是來向他索命的冤魂。每晚,他不讓關燈睡覺,不讓身邊的看護人員離開一刻。即使這樣,他還時常被索命的鬼魂嚇得大叫。死後,連××黨也沒有放過他,對他的罪惡予以一定的追討。但他的元神該受到甚麼報應呢?那可不會像是人世間的這麼簡單了。

人世間的一切所求都是虛幻。人生再長,也不過百十年;在生命的長河裏,真是瞬間即過。名是虛的,感受而已。即使是某些實物,例如房子、車子、票子等等,你又能享用多少?無常一到,你又帶不走;留給後人、親戚朋友,還得看他是否有福消受;如沒有,可能反成害人之物。而你自己卻因為得到了不該得的,傷害了別人,侵佔了別人的利益,所造下的業力,不管你認可不認可,最終都得在吃苦受罪中去償還,除非修煉。可就是修煉了,你也得償還一部份,還得看你能否遇到名師,是否有修煉的機緣。世人不悟,錯把求來的禍當成福。陳斌就是一例。他不是以中國名牌大學的畢業生、十幾年的處長資歷自傲嗎?本想借對法輪功反戈一擊來逃避勞教、來官復原職、甚至升官、出名;可是這種不齒於人類的行為、表現出來的人格,連勞教所裏的惡警、小偷、搶劫犯、吸毒犯等都瞧不起,說的話連他們都不信,你說這出得了個甚麼名?又求得了甚麼,又失去了甚麼?

清醒吧,陷在名、利、情的滿足感中難以爬出來的昔日同修們。

2、認不準去天國的路,能求到甚麼?

關於那些曾經修煉過法輪功,在邪惡的鎮壓運動之後,尤其是在強制洗腦之後,放棄大法、轉向其他宗教法門尋求精神寄託的昔日同修,我們先談談之所以發生這種情況的背景。

海內外常人中的許多有識之士,早就明確指出××黨是典型的邪教組織(限於篇幅,本文不詳述),其精神特徵、組織特徵、行為特徵無不符合公認的邪教性質。××黨掌握的國家政權是典型的以精神控制為主要特徵的極權政治。雖然標榜以馬克思為老祖宗,但沒有一個××黨極權國家的最高統治者真正完全按著馬克思那一套做的。因為馬克思那一套對他們來說,搞正的不行,搞歪的邪的還不夠。尤其在中國,××黨奪取國家政權後,所謂的三代領導人,沒有一個不是按照自己的那一套來愚弄人民、糊弄國家的。他們的一個共同特點就是,整個國民的思想、行動不能偏離他們指定的範圍,離開了他們所劃定的圈子,就有可能遭到鎮壓,不管這些人原來處在甚麼位置。文化大革命、六四事件、鎮壓法輪功,都帶有這個特點。而鎮壓法輪功,則把××黨當時最高的極權統治者江澤民的陰毒、無恥、邪惡的本質發作到了頂峰。鎮壓一開始就知道師出無名,就搞陰謀,偷偷摸摸的準備、突然發難,其理由是全部建立在謊言、謠言的基礎上的。其對法輪功學員個體的鎮壓行為更是史無前例的,無恥殘暴的肉體摧殘、肉體消滅、精神洗腦、精神摧殘。這場鎮壓的實質是妄圖摧毀人類的道德良知的基礎。試想,自古以來,人類的哪些美德不是包含在真善忍這三字真言之內呢?人類要是否定真善忍,那就等於把自己和自己老祖宗的好東西都否定了。

在這場鎮壓中,古時屬於正教的、後來被中國官方收編了的宗教中,許多打著宗教的幌子、實質是為虎作倀的宗教痞子、錢客政客,也起了很壞的作用,毒害了許多人。實際上,在現在中國,宗教界中真正在修煉的人很少了,好多都是在末劫時期發宗教財的人。在中國大陸,宗教中的頭面人物是以科級、處級、局級、乃至國家政協副主席身份來排座次的。這裏哪還有一點正教修煉的意味?有的宗教頭面人物甚至公開叫嚷要與××黨與時俱進。××黨幹的是滿足少數人無底慾望的禍國殃民事,你怎麼個與它與時俱進?正教修煉的最終目標是真修者返回天國。現在大陸的宗教界有幾塊乾淨的地方?實質上,表面的宗教系統已經納入了××黨的統治體系、邪教系統裏去了,已成為其一部份了。所以,在洗腦班裏,惡警在用各種酷刑「轉化」不了某些法輪功學員時,就搬出了他們武庫中的另類武器,某些宗教的書籍來引誘這些學員妥協,放棄能真正救度其生命的法輪大法。有的人至今還沒明白過來。其實,只要稍微理智一些,就不難明白,為甚麼這些喪失了人性的人認可這些所謂宗教書呢?如果這些書也是叫人向善,那他們為甚麼在認可這些宗教書時為甚麼就不因此而稍微有一點善心呢?問題的實質在於,惡警在另外空間的邪惡生命操控下,就是要讓你失去對能真正救度你的法輪大法的正信。它們知道其它宗教在現在根本就度不了人了。所謂改信其他宗教,其實是選擇自毀。

當一個昔日的大法修煉者,以轉入宗教來滿足惡警的「轉化率」時,你豈不是轉化進了××黨的邪教圈子裏去了嗎?不過是換了點花樣,披了一塊遮羞布而已。實質上和上文提到的陳斌為了當官而「轉化」沒有本質上的區別。都掉進了××黨允許的思想圈子裏,你哪裏還找得到多少真正的自我呢?中國大陸宗教界的現狀,和所謂宗教書籍已被惡警當作「轉化」的武器這種現實,不正說明,現在的宗教已不能真正度人了嗎?

再退一萬步說,假設還有某些宗教能夠修煉。佛道兩大家,佛家修善、道家修真,其實都要修「真、善、忍」,都要求修煉人的心性要高於常人。對中國大陸發生的迫害,許多有正義感的常人都能站出來說句公道話,指責這場慘無人道的迫害,要求停止迫害、法辦元凶,那麼你們這些曾經得過大法和師尊給你們許多好處、甚至至今還在享受這些好處的人,在大法蒙難之時,不但走不出來,還按照邪惡的指揮去修其它所謂的宗教,豈不是默認、縱容邪惡的迫害嗎?豈不是助紂為虐、協助迫害你的人去害別人嗎?典型的為虎作倀行為。那麼,有哪一個天國世界的主會歡迎這樣心性的人去當眾生呢?你連人的最基本行為準則都做不到,那天國若都是像你們現在這種心性的人去那裏,那還叫天國嗎?這可能嗎?

再想一想,鎮壓洗腦後,走不出來的、妥協的昔日同修,是誰採用各種手段引誘、逼迫你放棄修大法而去修其它所謂的宗教呢?不正是××黨邪教系統嗎?你按照它安排的路走了,你就得聽它的,它是沒有天國世界一說的,你修甚麼,你修到哪去?表現形式有多種,實質上就是不讓你修成,別說現今世界沒有任何一門,除法輪大法外的其它能真正度人的修煉法門,即使有,這個邪教系統也不會讓你去真修煉的!這是歷史和現實已經告訴了我們的結論。

不管是求人中的名、利、情,得到人生過程中的各種感受的滿足,還是尋求遮羞布,尋求短暫的精神寄託而走向其它宗教的,說白了都是在走××黨邪教安排了的路,它同意了你的人生可以這樣過,你就得在它劃定的圈子裏轉,它是沒有前途的、短暫的得勢、短暫的瘋狂逃不脫必然的解體毀掉的下場,這不是人力所為,乃是天理使然,不然的話,這宇宙,這人類社會怎麼生存發展下去。昔日的同修,該醒悟了,快點找回真正的自我,不要陷在××黨邪惡圈子裏爬不出來。那是自毀呀!太危險了!

(待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