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中共利用「無神論」迫害信仰自由(三)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3月31日】(接前文)

四、「無神論」是「有神論」中的一個邊界特例

「無神論」和「有神論」談論起來,在很多時候,相對而言,「無神論」者容易覺得自己比較現實,從而感到有理,而「有神論」者感到虛空一些,畢竟看不見摸不著。其實,「無神」「有神」看起來水火不容,經緯分明,但是,如果我們從一個更廣闊的世界觀的視野來考察「無神論」和「有神論」,將會看到一些有趣的現象。

以佛家的世界觀來說,有另外空間、輪迴轉世、高層生命、善惡有報、貧病災難等不幸皆可統一為「業力場」所致(尋找統一場一直是物理學家們的追求)等等。如果「有神論」對神的認識是個相對的概念的話(不同的宗教信仰,認識也各不相同;同一信仰之中,信徒的認識程度也不一樣),那麼,當世界觀退化到「一個空間,輪迴一次,沒有高層生命,善惡無報」就變成「無神論」了。

也就是說,「無神論」其實是「有神論」在最低層次的一個邊界特例。

有了這個認識,我們就能理解,從一個更宏大的世界觀的視野來看,「無神論」比「有神論」要侷限得多,實在沒有比「有神論」更加「理直氣壯」的理由。

事實上,用「有神論」看待世界比作為其一個邊界特例的「無神論」要深刻廣泛得多。許多現代科學無能為力的東西,都變得很容易理解了。比如說,現代醫學看人就看這一生,最多考慮遺傳因素,而按佛家的「有神論」,人有生生世世,這一生的病很可能是過去世種下的,而且人在另外空間還有生命的體現形式,造成病的原因可能是歷史上做了不好的事,那麼這個模型系統就比只看這一生的模型要廣闊得多,後者難免有些坐井觀天之感。再如,夫妻不和,或者命運坎坷,「無神論」者看到的就是現在的情況,而按「有神論」,這一世的恩怨是由於一輩輩的恩怨積累的善惡相報。可以看出,「有神論」完全是從一個更宏大的視野來思考問題。

在開拓視野和開啟新科學方面,「無神論」實際上是限制了人們的思維,阻礙了人類的創造力。人要不相信另外空間,也就不會去發現那裏的生命。人不相信輪迴轉世,也就不會花精力去探索往世前生和重視今生的作為而對自己的未來負責。中共統治下把「無神論」作為國家的唯一基礎理論,把「有神論」作為愚昧無知橫加鏟除,人為的為科學研究設置「禁區」。現在的西方科學都在突破過去的一些框框,也在談多維空間,多重宇宙呢,只不過還停留在數學上的一種抽象概念而已。如果有一天,科學家在多維空間中發現了高級生命,那對「無神論」將是致命的打擊。

五、中共把「無神論」變成了政治工具

1.「無神論」原本是一門學問

在東西方,歷史上有不少「無神論」的代表人物。東漢的王充(《論衡》),南朝的范縝(《神滅論》),清初的熊伯龍(《無何集》),都對鬼神現象提出質疑和反駁。西方的許多哲學家比如費爾巴哈(《宗教的本質》),斯賓駱莎(《神學政治論》),羅素(《宗教與科學》)等,都有一些批評神學和宗教的言論。

「無神論」作為一種世界觀,在西方社會是一個被人們研究的課題。人們能夠自由的作學術研究,包括對「無神論」的研究,這是一個正常社會的正常表現。但是共產黨卻把「無神論」變為一種統治人民、打擊信仰的政治工具。當「無神論」被一個獨裁政權利用時,「無神論」就從一種「學問」蛻變成強大、殘酷的殺人凶器了。

2.中共為甚麼要搞「無神論」

共產黨以暴力起家,要用暴力推翻全部現存的社會制度,實現它自己的終極社會。所以,共產黨從一出現,就是「反天、反地、反人類」的,只有把「神」排除在外,它才能採取一切暴力形式而無所約束,才能在地球上宣稱它自己的人造天國。

中國5000年的文化是集儒釋道的半神文化,中國人信神信佛可謂根深蒂固。在經歷幾十年「無神論」教育的中國,直到今天,中共仍要強勢推行「無神論」宣傳,就是因為非常難以從人們心中把對神佛的信仰徹底抹殺掉。中共的極端「無神論」不過是從歐洲傳到中國的一個政治幽靈,有中共學者把中國幾千年來的「有神論」社會宣傳成「無神論」為主體的歷史,更有人把老子、莊子論及道家修煉內涵的「道法自然」歸為唯物主義的「無神論」先驅,這實在是差之千里。

沒有了天上的神,無法無天的中共就可以把自己塑造成神了,從而胡作非為。

3.中共如何在搞「無神論」

中共搞「無神論」有兩大步驟:輿論宣傳加肉體消滅。宣傳上是從政治、哲學等各種各樣的角度來灌輸「無神論」,打著「科學」的幌子,醜化「有神論」,而且不給別人辯解的機會。這幾年,為了配合對法輪功的鎮壓,中共還要求在高校加強「無神論」理論專業教育,培養「無神論」人才。

對於佛教、道教和基督教、天主教等宗教信仰,由於這些是中國歷史上傳下來的或者是外國傳進來的,中共不方便直接取締,便採用自己組建由共產黨領導的所謂佛教、道教和基督教、天主教來排擠、取代和變異原本的宗教,從而達到控制宗教進而消滅宗教的目地。

對於那些不服從中共「無神論」的人,中共所幹的就是無情鎮壓、群體滅絕。

六、中共的「無神論」帶給了中國人民甚麼?

1.帶給中國科技的進步了嗎?

沒有。因為在「有神論」普及的西方,科技遠遠發達領先中國。江澤民在訪問美國時問當時的美國總統克林頓:為甚麼美國科學這麼發達,還有那麼多人信教?這真是中共本身的愚昧無知的典型代表。其實,克林頓應該反問,中共搞了幾十年的「無神論」,為甚麼還沒有得到一個諾貝爾獎?中國科學院就是中共宣傳「無神論」的重要陣地,號召「宣傳科學無神論要鍥而不捨」。

「科學無禁區」,可在中共的科學裏就有禁區,超出它政治上(而非客觀真理上)認可的範圍就不能涉及,這不是在阻礙科學的自由發展嗎?

科痞何祚庥等人說對大自然不用敬畏,要敢於挑戰大自然。可是,當大自然要報復人類的時候,不可一世的不信神的人就知道人的渺小了。

2.帶給中國道德的昇華嗎?

沒有。恰恰相反,沒有了對神的信仰,中國社會的道德水平下滑到了可怕的地步。近年來不斷出現的毒米毒油毒茶毒火腿,早已越過「再缺德也不能下毒」這個古老的禁忌,害死嬰兒的「毒奶粉」事件,更表明缺乏「誠信」已經成為中國社會最嚴重的道德危機。

3.帶給人民生活的安康嗎?

沒有。沒有誠信的社會,沒有精神的寄託,沒有內心世界來自信神的力量,人是不會幸福的。一個被中共灌輸成不信神的老人,在病痛纏身面對死亡臨近時的哀嘆,「要是有神,那該有多好啊」,這是他發自內心的願望。可是,不相信神的存在,不相信人還有來生,就不得不去面對無望無助絕望的等待死亡的殘酷命運。中共的「無神論」者們現在也談起要搞「終極關懷」。可是它們認為「身後是個無」(羅素語),這哪裏還存在「終極關懷」的問題呢?「安排好後事」同「靈魂不滅」的「終極關懷」完全是風牛馬不相及的事。

結語

在一個普遍不信神的社會裏,要對某個信神的精神團體,掀起一個批鬥的群眾運動,真是非常容易而且會進行的「有滋有味」的。

中共數十年把假說當真理的絕對化的「無神論」教育,那種「科學護身,真理在握」的感覺,使得很多人對「有神論」者充滿發自心底的嘲笑、譏諷,覺得信神的人真是如中共宣傳的那般「愚昧無知」「上當受騙」,甚至為他們痛心疾首,從而給了許多人以藉口,在中共和江澤民集團,對包括法輪功在內的信仰進行慘無人道的迫害時,麻木不仁甚至為虎作倀。

二十世紀的一位文學家米蘭-德拉有一句名言:「人類一思考,上帝就發笑」。「無神論」作為最接近人的表面感受的理論,是人間的正常現象。這裏不是要否定「無神論」,而是想讓「無神論」者們,在面對中共獨裁強權對「有神論」者的信仰自由進行肆意踐踏和醜化誹謗之時,能拒絕配合中共,給「有神論」一個生存的空間。

對神的信仰,是人類對先天本性的記憶,是來自心底裏同神之間的一點「靈犀」。「無神論」者們挖空心思的批判邏輯和竭盡所能的排斥否定,對「有神論」者而言,是徒勞無益的。

信神或是不信神,是一個人的基本自由。

馬克思主義者有兩大預言,一是資本主義的滅亡,二是有神論宗教的消失。可是,資本主義沒有滅亡,相反馬克思的共產主義在全世界卻走向了末日;同樣,宗教不但沒有消失,而且在包括科學最發達的國家卻擁有廣泛的信眾。

這些難道不值得「無神論」者們去科學的思考嗎?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