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中共利用「無神論」迫害信仰自由(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3月30日】(接前文)

三、「無神論」能否定「有神論」嗎?

1.中共特色的「科普」打倒的是甚麼?

中共的官方宣傳稱「『有神論』是人類蒙昧時代的世界觀,那時,人們對一些自然現象……無法作出科學的解釋,於是認為都是上天或上帝對人的指示,這便有了鬼神的概念,有了迷信。」

於是,中共把「有神論」等同於「愚昧」和「巫婆神漢」,把信徒都宣傳為上當受騙之徒。有了這樣的前提,中共鏟除「有神論」最銳利的武器就是赤化後的「科普」掃盲,好像憑借「科學ABC」就能把吸引了眾多科學精英的「有神論」打倒了。

其實,「科普」在正常社會(註﹕中共統治下的中國大陸遠遠達不到文明時代的正常社會標準)中並不是一面大旗,而是一種人們自發的介紹和了解科學常識的社會活動。當然,「科普」中所介紹給社會的,往往是比較膚淺和實用層面的內容,並不涉及對科學前沿最新發現,更不包括科學家發現的、足以震撼甚至從根本上突破科學對人類、物質存在的各個空間、生命、宇宙的原有認識的數據和以這些前衛發現為基點的研究結論。另一方面,在世界各個民族中,都存在著一些落後的生活習俗,或者出於對某些靈異現象的不解而引起的好奇胡謅,或者利用低靈鬼怪的坑矇拐騙。但是,這些和有神信仰根本不可同日而語,是中共的無孔不入的長期宣傳灌輸,使得中國人混淆了對低靈鬼怪和對佛道神的認識,把二者混為一談。以往所有真正的正教正法所講的對神的信仰,是指對老子、釋迦牟尼、耶穌、聖瑪利亞等下世傳法度人的覺者的信仰,是對聖經、佛經等神佛留下的啟迪人返回天國的智慧的信仰與實踐。中共用落後地方的所謂「封建迷信」來代表人類對神的正信,只能凸顯中共的流氓奸詐。

這就如同在科學研究中,歷來不乏作假、剽竊、欺騙、甚至害人性命者,但是這不能成為開除「科學」的理由。又如這幾年中共找了一批「牆頭草」和濫竽充數的人出來對法輪功做反面宣傳,卻忘記了這樣的「典型」無法代表數以千萬計的法輪功修煉者的主流,更說明不了法輪功本身。

黑格爾在談到基督教時說得很精闢:基督教這種千百年來無數人為之而死的宗教,豈是「欺騙」二字能夠概括的?

從概念上講,對「神的信仰」與信仰者修煉的實踐,也不能和「有神論」混為一談。「有神論者」的「有神論」中或多或少的包含著「假設神是存在的」這種理論成份,而持有對神的信仰者,不但堅信神的存在,而且身體力行的在日常生活中按照神的教誨努力提升自己的道德境界、規範自己的思想行為。這與單純從理論或學術上研究問題的「有神論者」是有本質不同的。

一個「有神論者」的個體認識和表現,不能成為否定整個「有神論」的依據,更沒有資格作為否定「對神的信仰」的依據。比如,牧師,他有他對世界的認識,他能代表的只是在現代科學的薰陶下,他作為一個人的認識,他的認識並不能等同神的認識。如果科學家證明一個牧師的話不對,也只能是證明了這一個人的不對。

再往高講,「宗教」也不能等同神。某個「宗教」走向極端主義或者幹了甚麼壞事,那是它自己的問題,不能作為否定神的條件,因為是它們打著神的旗號幹的、它們自己聲稱是神讓它們去幹的。相反,就其幹出的事情觸犯所有傳統正法正教中的神的教誨這一點來說,只能證明神的教誨的珍貴,與那個現代「宗教」的腐敗。

中共在迫害法輪功的造謠誹謗中,最重要的就是把法輪功的「信神」妖魔化,掩蓋正教正法對神的信仰,大講跟法輪功無關的甚麼落後愚昧的「迷信」和「巫婆神漢」的害處,這哪裏是「對神的信仰」的真正內涵?

「科普」雖然膚淺有限但並不是壞事。但是,如果利用一言堂對媒體的絕對壟斷,給「科普」賦予打擊信仰的政治任務,這樣的「科普」就不是真正的「科普」,而是骯髒的政治了。

2.宇宙有沒有邊?

從理論上看,「無神論」比「有神論」背負著更大的包袱。為甚麼呢?「有神論」要證偽「無神論」,只要能找到一個「反例」就可以了。就是說,只要在浩如煙海的宇宙空間找到一個神,「無神論」就被證明是錯的了;反過來,「無神論」要證偽「有神論」,可難了,它必須窮盡所有的宇宙空間,保證都沒有神存在,才能證明「有神論」是錯的。所以,面對每一次科學的發現,「無神論」比「有神論」要緊張得多,因為「無神論」對每一次發現都必須排除存在神的可能;而「有神論」本來就沒有指望靠人的科學去證明甚麼。

對於「無神論」而言,有一個很根本的問題,就是宇宙有沒有邊。多數「無神論」者都認為沒有邊。因為你想啊,如果有邊,那麼這個邊的外面是甚麼呢?不還是宇宙嗎?應該還是包括在宇宙之內的啊。所以,不能有邊。這就出了一個問題。「無神論」者必須找遍所有的宇宙空間,證明都沒有神,才能打倒「有神論」。如果它們自己認為宇宙是無邊的,那它們怎麼可能找遍所有的空間呢?而且,如何找,找的手段,是要受人的科學水平制約的,隨著科學的發展,新的搜索方法的出現,人們是不是還要回過頭去從新尋找過去找過的地方呢?

這就成為「無神論」面臨的一個悖論,所以啊,後來有些「無神論」者就提出宇宙是有邊的。英國有個著名的理論物理學家斯蒂芬-霍金教授提出過一套假設理論,從數學上把廣義相對論和量子力學結合在一起,來分析他的極端簡化了的宇宙模型,得出了一個結論:宇宙是有邊的,但是沒有界,就像一個球一樣。這種理論被延伸為宇宙沒有開端,也就是沒有創生的時刻,上帝不需要了。

霍金教授的理論只不過是眾多的宇宙起源假說中的一個而已,他還寫了一本通俗的科普讀物「時間簡史」,來闡述他對宇宙的一些看法。2002年霍金教授訪問北京,受到江澤民的接見,官方媒體大肆宣傳,霍金教授含蓄的無神論觀點可能迎合了中共的意識形態,掀起了一股「霍金熱」。

霍金教授被許多現代人稱為坐在輪椅上的科學奇才,但是一個基本事實是,科學上關於宇宙起源的學說有很多,霍金理論也只是一種假設。可是,在大陸的「霍金熱」之下,有人把他的理論誤認為是科學上的定論,好像「宇宙是有邊的」「上帝不存在了」已是科學上證明了的定律。霍金自己是這麼說的,即使他發現宇宙如何開始,但不得不承認,「我仍然不知道它為甚麼要啟始。」──「為甚麼啟始」恰恰是牛頓、愛因斯坦等所有科學巨匠都無法回答的問題,被西方人稱為「上帝的話題」,也就是說,完全超出人類思想容量與科學範疇的話題。

近年來,宇宙大爆炸學說是研究熱點,號稱研究到前3秒。是不是研究完這3秒鐘,就萬事大吉了呢?也許,那時人類會發現一個更大的宇宙在等著我們呢。在佛家看來,在大爆炸之前,宇宙早就存在過多次了。這個人們研究的宇宙不過是個小宇宙。類似這樣的小宇宙無計其數。小宇宙聚合在一起,構成更大一層的宇宙,一層又一層,而且還有縱向層次的不同組合,龐大的穹宇複雜得不可想像。每一層宇宙都有自己不同的運行規律,每一層宇宙都有其自己的生命存在形式。

我們都知道「天」,可「天」在哪裏?是我們頭頂上方的那片藍天嗎?月亮在「天」上,可是站在月亮上看地球,地球也在「天」上。所以,人們常說的「天」其實還是「地」。佛家認為,真正的「天」在微觀。分子世界是一層天,原子世界又是一層天,電子世界又是一層天。越微觀,世界的體積越龐大。

面對這樣的宇宙觀,人類的宇宙研究實在是微不足道啊。

有趣的是,目前探索宇宙奧秘的科學家們提出的一些宇宙模型還真的同佛家對宇宙的認識有幾分相似,難怪有人要去從東方的神秘文化中尋求探索宇宙的靈感呢。

「如果說你在看這篇文章的時候,還有另一個你也在做同樣的事情,你會相信嗎?而且那個非你的你也住在一顆叫地球的行星上,那裏同樣有雲霧籠罩的高山、肥沃的土地和星羅棋布的城市,那個地球所在的太陽系,也有另外8大行星。這個人的生活在各方面與你一模一樣。不過,也許他/她現在放下了這本雜誌,而你在繼續讀下去。」

這可不是落後的「封建迷信」的蠱惑,而是來自美國最大的「科普」雜誌《科學美國人》(Scientific American)2003年第7號介紹「多重宇宙」的封面文章。

文章還說,在科學史上,隨著物理學邊界的擴張,一些曾經屬於玄學的抽象概念,例如圓形的地球、不可見的電磁波、高速運動下時間的變慢、量子疊加、彎曲空間以及黑洞等等,早已被納入物理學的範疇了。這些年來,多重宇宙的概念也開始躋身於這張清單之中。

可見,美國的「科普」掃盲不但沒有中共的「科普」所必須從事的打擊迷信為黨服務的政治任務,還恰恰相反呢!

3.能用人的思想去想神的事情嗎?

當虔誠的信徒說「主是萬能的」之時,「無神論」者們正在一邊暗自嘲笑──萬能的上帝能造出一塊自己搬不起的石頭嗎?

本文前言中提到的那位俄國無神論學者,其思想也很具代表性。既然有神,神為甚麼不大顯神通呢?叫他出來給我們看啊!神不是本事很大嗎?為甚麼不給人報應呢?我就罵你,報應我啊!怎麼不報啊?

更有一些「無神論」者,愛跑去研究宗教經典,揣摩字句,找出矛盾之處,自認其如何荒唐無稽,然後拿來作為譏笑、羞辱神佛的絕好佐料。

這些「無神論」者有理由陶醉在自己狂妄的聰明之中,有理由相信在他們「無可辯駁」的邏輯面前,「有神論」者將無地自容的翻然悔悟。可令「無神論」者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千百年來,信神的人們照樣信神,就像批判「有神論」的那些「天才」邏輯根本不存在一樣。

這些邏輯真的就不存在。用人的思想去想神的事情,然後得出所謂對神的挑戰,在「有神論」者看來,這樣的邏輯其實是沒有邏輯。

人是萬物之靈,人能創造出很多的「機器人」。在「機器人」生活的世界裏,說不定有一天它們也會討論有沒有「人」的問題呢。反對有「人」的「機器人」也會說,我讓「人」來,「人」為甚麼不來呢?不論「機器人」如何爭論,不信「人」的「機器人」如何挑戰,如何羞辱信「人」的「機器人」,我們人都知道,「機器人」真的就是「人」造出來。「機器人」也許能弄懂它是如何工作的,甚至能造出新的「機器人」(就像人能繁衍後代一樣),但是它們可能永遠也弄不懂為甚麼會有「機器人」它們自己的存在。

人與上帝的關係,在造物這一點上,與「機器人」同「人」的關係何其相似。人想要了解神的思想,就要把自己試著放到「神」的位置上來。把自己當做「神」,把被人自己創造出的東西當做「人」,這樣的思維角度,也許能給人一些意想不到的啟示。

4.符合了人間的理,就沒有了神的意志嗎?

科學的發展使得人們能夠認識原來未知的東西,能夠給出更符合人間的理的解釋。這個過程,用「無神論」的話講,就是不斷的「破除迷信」的過程。中共絕對化的「無神論」教育就把這個過程上升為否定「神」及其道德學說的基本依據。

中國人歷來講「善有善報」,有這麼個故事。春秋時期有個楚惠王,有一天,他吃酸菜,發現酸菜裏有一隻水蛭。如果他挑出來這條水蛭,廚師就會因此被處死。他憐憫廚師,就不聲不響連水蛭一起吞下去了。到了晚上,楚惠王大便時,不但把水蛭排泄了出來,而且原來肚子疼的病也痊癒了。

這是不是「善有善報」的證明呢?

有人批駁了這種說法,認為是因為水蛭好吸血,把楚惠王肚內的淤血吸走了,所以他的病自然就好了。說這是巧合而不是「善有善報」。

這種解釋無疑從微觀上對整個過程提供了一個更具體,或者說更「科學」的描述,對人而言,可能更容易理解。但是,這同否定「善有善報」根本就沒有關係,二者是一個更抽象的規律同一個更具體的規律對同一件事情的看法,完全沒有矛盾,而且體現在不同層次上對事物的解釋。「無神論」認為是「巧合」,可是任何「巧合」都有其背後的因素。許多被認為是「巧合」的東西,隨著人類越來越掌握其更深層的機理,「巧合」也就不再是「巧合」了。

中醫講陰陽五行,相生相剋:金生水,水生木,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木克土、土克水、水克火、火克金、金克木。一個人肝臟有病,肝屬木,中醫師可能依據五行生克從耳朵的某個穴位著手治療。這是中醫自成一體的理論,可以看成是很抽象的說法,就如同「善有善報」一樣。如果有一天,西醫從科學上找到了一個非常具體的解釋,甚麼水呀,血呀,正好有一根神經從耳朵上很偶然的如何聯到了肝上啊等等,然後總結說,確實可以從耳朵的某個穴位去治療肝病,但是這完全是一個神經線的「巧合」。從而,用來否定中醫的陰陽五行學說。顯然,這是很多人不能被接受的。

理嘛,就是有層次的。從中學到大學,都在學微積分,可是講的不一樣,也有一個從具體到更抽象的過程。但是,我們不能用低層次的發現去否定高層次的認識。

就說「善有善報」。佛家講做善事就能積「德」,「德」呢,是一種白色的物質,聚集在人的體外。用科學的術語講,就形成了一個能量場。這個場,就能保護人逢凶化吉。具體如何做到讓人逢凶化吉,每一次必然有其符合人這一層理的一個過程。對「有神論」來說,神要在人間做甚麼事,當然就是要利用人間的理來做,因為人這一層本來就是神創造的,正是「神」的智慧的表現,怎麼能因為你發現了這個被神利用來做事的人間的理,反而說沒有了神的意志呢?

「無神論」用找到一個人間的理來否定「有神論」的例子很多。「進化論」中也出現了很多分子、基因等理論,就算這些理論能為「進化論」提供一些說法,我們有沒有想過,分子、基因等東西本身是不是神用來在人間做事的工具呢?

想一想那一群「機器人」。假設它們每天都聽到一種打鈴聲,早期「愚昧」的「機器人」把這歸於有「人」作怪。慢慢的,一些聰明的「機器人」發現了這種鈴聲是如何出來的,找到了在「機器人」這一層的理:原來是有一口鐘,在齒輪運轉的機制之下,到每天的中午,就發生撞擊而產生了打鈴聲。「機器人」揭開了鈴聲的秘密,不再相信有「人」作怪了。話說到這裏,也算是一種正常的認識,就如同人類了解了雷電的秘密而不再相信是有「神」使雷電產生一樣。但是,如果這些「機器人」還要向前推一步,以發現了鈴聲的秘密來否定「人」的存在,就算過頭了。因為那口鐘真的就是「人」設計製造出來並放在那裏的。

5.「不能證明存在」就是「肯定不存在」嗎?

中國科技館館長王渝生2004年2月26日在中宣部《時事報告》撰文說,「但迄今為止,沒有任何事實能夠證明鬼神的存在。因此,有神論是一種錯誤的理論,是人類認識的誤區,是顛倒了的世界觀。」

有神無神,一個被人類爭論了幾千年的「世界之最」的難題,在王館長看來,很簡單就攻克了:為甚麼「有神論」是錯誤的?因為「迄今為止,沒有任何事實能夠證明鬼神的存在」。

哥德巴赫猜想,迄今為止沒有被證明,難道就要斷言哥德巴赫猜想是錯誤的,要取締這顆數學家們夢想摘取的「皇冠上的明珠」嗎?王館長在緊跟中共大批判需要的同時,忘記了顧全中共需要加以利用和歌頌的其它「典型」,更缺乏科學工作的基本科學態度。

事實上,我們完全可以說,「迄今為止,沒有任何事實能夠證明鬼神的不存在」,於是我們就該斷言「無神論是一種錯誤的理論,是人類認識的誤區,是顛倒了的世界觀。」請問,「無神論」者們同意嗎?

所以王館長錯了,錯得很離譜。錯的不在於他的結論對不對,而是他對問題推理的邏輯。

如果王館長只是在發表作為一種從個人的角度去否定「有神論」的理論,無論他的邏輯如何混亂,都無可厚非,那是他的言論自由。但是,王館長不是這樣的學者。他在這篇文章中以法輪功為攻擊目標,他的這番話是帶著「中宣部」的政治使命為中共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搞群體滅絕作理論背書,這就遠遠超出了學術研究的範圍。他的「邏輯錯誤」就不能被看作單純的學術爭論,而是磨刀霍霍的殺人凶器了。

(待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