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反對到堅信──一位老教授的心路歷程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3月2日】我生在舊社會,長在紅旗下,中學時期入黨,屬於所謂的「根紅苗壯」的一類。然後我上了大學,讀研究生班,當了教授。我學的和教的都是馬克思主義哲學,世界觀上屬於唯物主義,無神論一派。退休以後,為強身健體,開始接觸氣功。

95年春,聽說法輪功(即法輪大法)最好,老伴開始修煉,我也跟著練了練。法輪大法講修煉「真、善、忍」,我覺得很好,但說「真善忍」是宇宙的特性,萬事萬物都有「真善忍」的靈性,我就理解不了,接受不了啦。尤其是說世界是神創造的,社會歷史是按神的安排發展的,人是神按自己的形像創造的,這些就與我後天形成的唯物主義無神論的變異觀念格格不入了。所以我經常和法輪功學員爭論。其間,也不乏謗佛的言詞。

99年「720」黨中央(實際上是集黨、政、軍大權於一身的獨裁者)下達黨員不准修煉法輪大法的決定,我當時是擁護的,而且企盼黨能把像我老伴一樣「癡迷」法輪功的黨員「挽救」過來。但事與願違,從中央到地方的電台,電視台,大小報刊,除了不厭其煩地(老百姓是真煩)播放「中央」的「決定」外,就是鋪天蓋地的「文化大革命」大批判式的所謂揭批文章、「新聞」。老伴看後氣憤地說:「純屬欺騙世人的彌天大謊!」我也感到「中央」的「揭批」是無的放矢、危言聳聽,有些內容是明顯的造假,如所謂的「剖腹」,「自殺」、「殺人」等都是與法輪大法風馬牛不相及的。還有甚麼「豪宅」,「斂財」,「不准吃藥」等等,都是別有用心地捏造的謊言。對不明真象的群眾可以欺騙一時,對真修者只能讓他們看清當權者的邪惡本質和醜惡嘴臉,更加堅信法輪大法。當時我認為「中央」在對待法輪功問題上,混淆了兩類「矛盾」,又犯了嚴重的「左」的錯誤。媒體上發表的「揭批」文章也很少有擺事實講道理的。99年8月,在不好思想指使下,我寫了一篇揭批「宣揚迷信、反對科學」的文章(沒有發表)。9月30日我突然得了腦血栓,冬天又得了肩周炎。2000年4月我去療養,住了一個月院,遭了不少罪,花了不少錢,病不但沒好,出院後又拍片確診得了頸椎病:頸椎骨質增生、椎管狹窄。

住院期間,我思考了許多問題。一個最根本、最尖銳的問題,就是「人類究竟從何而來?」到底是人造了神,還是神造了人?我原來一直堅信人造了神,人類是由人猿進化來的。達爾文的「生物進化論」,是馬克思主義的重要自然科學基礎,也是我的唯物主義、無神論世界觀的精神支柱。可是最新自然科學(如天文學、地質學、考古學等)研究成果以及世界各地的許多最新發現,都證明達爾文的生物進化論是站不住腳的。以前,我每次講辯證法,都要批判法國古生物學家居維葉的「激變論」。可是我從國內外報刊登載的最新信息看,居維葉的科學研究恰恰說明了:神、佛可以創造世界和人類,當世界和人類敗壞了以後,他也可以消毀或改造這個世界和人類。這就在我無神論世界觀上打開了第一個缺口。我住院療養期間,接觸、結識了一些朋友,他們都是修佛信神的。他們的親身經歷和感受都說明:神佛確實存在,善惡有報是天理。這前後,我家也連續不斷地發生了多次超常的、不可思議的事,對我的唯物主義無神論世界觀又是一次衝擊,這些只有在佛法中才能找到答案。

這時,在老伴和其他功友幫助下,我又重新開始煉功、學法。在學法中也犯了知識分子學法的通病。而且思想中還有一個包袱:像我這樣原來不信神佛、甚至有謗佛思想和言論的人,師父能承認、能管我嗎?師父在國外講法時,也有一位學員提過同我思想一樣的問題。師父作了明確的、肯定的回答。這給了我極大的鼓勵。我深深地感受到了師父的洪大慈悲。我決心認真學法,認真煉功,堅決清除自己頭腦中的思想業力和變異觀念。從療養院回來不到三個月,我的肩周炎就好了。隨後,頸椎病的症狀也徹底消失了(頸椎骨質增生、椎管狹窄不治自癒的事例可沒聽說過)。其實,這樣的事例在法輪大法修煉者中是極其普通、也是極其普遍的。我老伴修煉大法之前,身患嚴重的心臟病、腎臟病、頸椎病、神經官能症類風濕性關節炎等多種疾病。中醫、西醫不知找過多少位,中藥、西藥、偏方不知吃了多少付,氣功也煉過七、八種,都沒有治好。修煉法輪大法以來,這些病都不翼而飛了。六年來,她沒看過一次醫生,沒打過一次針,沒吃過一粒藥。我認識的許多朋友中,有的身患頑症,絕症,修煉法輪大法後,都神奇的好了。這是常人的理、實證科學、現代科學能夠做到,能夠解釋得了的嗎?

99年7.20以後,許多人嚇得不敢煉了。許多功友原來煉得很好,幾年不需去醫院,不用吃藥了。不修煉以後,又重新變成老病號,有人甚至突然死去了。

師父在《轉法輪》中說過:「淨化身體只侷限在真正來學功的人,真正來學法的人。我們強調一點:你放不下那個心,你放不下那個病,我們甚麼都做不了,對你無能為力。為甚麼呢?因為這個宇宙中有這樣一個理,常人中的事情,按照佛家講,都是有因緣關係的,生老病死,在常人就是這樣存在的。因為人在以前做過壞事而產生的業力才造成有病或者磨難。遭罪就是在還業債,所以,誰也不能夠隨便改動它,改動了就等於欠債可以不還;也不能夠隨便任意去做,否則,就等於在做壞事。」「真正修煉才能改變他的人生道路的。而他是一個常人,只是練功祛病健身,誰給他改變人生道路?常人嘛,到哪一天要得病,到哪一天要遇到甚麼麻煩事,到哪一天說不定就得精神病,或者是一命嗚呼了,常人的一生就是這樣的。」師父的話千真萬確,事實就是如此。那麼99年9月份我突然得腦血栓是偶然的嗎?現在我悟到:這絕不是偶然的。7.20以後,我不僅不煉了,還寫了揭批文章,雖然沒有發表,沒鑄成助紂為虐的大罪,但是念一動,業已成。多年來,我在課堂上大講無神論,批判有神論,誹神謗佛,欠下多大業債啊!得腦血栓,這就是現世現報,也是師尊對我的警示,點化和挽救。我深深感到對不起大法,對不起師父,十分痛悔!今後只有堅修大法,清除自己的思想業力和變異觀念,在助師正法中加倍努力,來洗刷自己的污點。

7.20後江澤民以權代法,以言代法,無視憲法,踐踏國法,下令對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善良的大法弟子進行殘酷迫害。江XX下密令:對法輪功「怎麼做都不過份」,「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搞垮,肉體上消滅」;江XX對羅幹的一次秘密談話中說「抓住就打,往死裏打,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江羅的密令一下,全國各地掌權的貪官污吏、腐敗分子、公檢法隊伍裏的敗類,為表示效忠江羅,對善良的大法弟子進行了殘酷的迫害,殘忍的折磨,手段之毒辣比國民黨反動派的「白公館」、「渣子洞」有過之無不及。更為惡毒的是,江羅一夥為了煽動群眾對法輪大法的仇恨,為迫害找藉口自編自導了「天安門焚人事件」。這出荒唐的鬧劇雖然欺騙和毒害了許多不明真相的群眾,卻在全世界人民面前充份暴露了江羅一夥顛倒黑白,張(江)冠李戴,賊喊捉賊,栽贓陷害的卑劣手段和險惡用心。看到江羅一夥的卑鄙殘忍,再看看被殘害的大法弟子的錄像、照片,我熱淚盈眶,義憤填膺!孰正孰邪,孰善孰惡,涇渭分明,清濁不混。使我更加堅定了修煉法輪大法的決心。

末法時期,主佛轉世傳法度人,這是比當年耶穌、釋迦牟尼救世度人更加偉大、更加殊勝的壯舉,也是千年難遇,萬載難逢的機緣。在主佛法正乾坤,法正人間之際,我們有幸得遇大法,再不醒悟,將是永遠的遺憾!

我因受無神論思想的毒害,四、五年時間遇大法而沒真修,痛悔萬分!無神論思想,是人類社會的變異觀念,是邪惡舊勢力安排阻礙師父正法的邪惡因素,也是我個人學法、得法,精進圓滿的主要障礙。在發正念中,我必須像清除一切邪惡生命、邪惡因素一樣,主動加以清除。

弟子將謹遵師父教誨,「以法為師」,在「全面講清真相,正念清除邪惡,救度眾生,堅定地維護法」的行動中加倍努力,勇猛精進!

本人心性低、悟性差,文中不妥、不足之處,誠祈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