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徵文〕風雨歸途 助師正法(三)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3月31日】(接前文)

四、緊跟正法進程

1、揭露當地邪惡,抵制迫害

大法弟子王斌(大慶油田勘探開發研究院計算站軟件室工程師,曾獲國家科技二等獎,享年47歲)2000年9月27日被迫害致死後,大法弟子與其家人堅決抵制迫害,起訴看守所的馮喜等3個警察和被指使的刑事犯。迫害王斌的警察馮喜被判刑,另兩個警察被開除出公安隊伍,刑事犯被判重刑,王斌家人暫且得到7萬餘元的經濟補償(七萬人民幣一條人命)。

2001年秋末,大法弟子陳秋蘭被迫害致死。同修們知道消息後,20幾位各地協調人立即召集一處,針對陳秋蘭被迫害致死如何揭露當地邪惡展開討論。當時不知道陳秋蘭的工作單位、又沒有她的照片。當日下午同修們各自準備:有負責寫文字材料寫公告傳單的、有負責網上曝光的、有負責寫條幅的、有負責聯繫家人要照片的、有負責調查迫害致死情況的、有負責及時通知家屬配合我們強烈要求屍體不能火化的,就連條幅詞句條幅掛於何處也作了詳細的安排。因祭奠條幅不能掛於居民區和機關企業,大家決定將祭奠條幅掛在醫院和公眾場所,當晚一切準備工作就緒。第二日早晨,全市各地區貼滿了陳秋蘭被迫害致死的公告,「大法弟子陳秋蘭永垂不朽」的大條幅在風中警示世人迫害者的邪惡,也昭示著大法弟子用生命捍衛真理的不屈精神。

2002年1月「十六」大前夕,由市石油公司、市政府、石油管理局三家聯合成立了邪惡的洗腦班,對外稱法制教育學校。巨額投資200萬,從勞教所調來15名管教,每期辦班2個月,每期綁架學員10至12人,勒索大法弟子的單位每人必須交納6000元。被綁架的學員由所在單位派一人負責監管,採取強制手段,限制學員人身自由,甚至學員的一舉一動、一言一行都在被監控之中。被強迫洗腦的大法弟子每天被逼迫看誣蔑大法和師父的錄像,並採取各種方式及手段逼迫大法學員轉化、寫決裂書,否則就強行勞教。大法弟子劉××在此洗腦班因不寫「決裂書」而被送到哈爾濱戒毒所後迫害致死。各單位領導迫於壓力,主動配合邪惡的610和上級部門往洗腦班送人。由於沒有意識到洗腦班的邪惡程度,沒能及時講清真象,抵制迫害。以致邪惡連續辦了三期洗腦班。後來同修們意識到,必須破除邪惡舊勢力的安排,一切都應該師父說了算。一大法弟子在洗腦班裏面對30多人講真象、有的絕食抗議等堅決抵制迫害。外面的同修紛紛在網上揭露洗腦班的邪惡,找相關責任人講真象、貼粘貼、貼公告、打電話、掛條幅、整體發正念等,消除了邪惡氣燄。至此,各單位不再配合邪惡往洗腦班送人。洗腦班目前已經徹底解體。

2、拍攝酷刑演示

自明慧網提出大陸同修提供酷刑演示活動以來,我們地區大法弟子便投入緊張的籌備工作。服裝、道具、人員、場地準備就緒後,大家奔赴拍攝場地。其間一些看似平凡的小事令人感動。而且重新拍攝的許多照片上都有色彩各異的法輪,展現了大法的玄妙與神奇。

首次拍攝後觀看片子,看到了許多不足。比如服裝、道具不盡人意,每個人的心態不到位,尤其「警察」不夠兇狠營造不出邪惡氣氛來,有的酷刑只是簡單的任務式的演示一下,片子顯得平淡。大家為此展開交流,認識到作為大陸同修提供酷刑演示將更直觀的揭露江氏暴政的邪惡、更深入的救度眾生;認識到酷刑演示的莊嚴與神聖以及在正法中的偉大歷史意義。整體提高認識後一致決定重拍。

再次來到拍攝現場,一同修當場對「警察」表示:「你真的打我,沒關係,只要真實就行」;剛剛釋放不久身體還極度虛弱的同修也親自演示曾遭遇的種種酷刑,為真實的再現獄中插管灌食時胸悶窒息汗流浹背的痛苦情景,他寧願咀嚼紅樹椒使身體流汗;有的同修以法為大,打工之餘雖又苦又累也擠時間積極參加此活動,並說自己演示的酷刑圖片能被明慧採用最幸運;有一位同修不知道拍的片子將做面部處理,以為自己的形像會在明慧公開,抱著寧可再次遭受迫害也要揭露邪惡的心態來參加此活動。最值得我們一提的是:一獲釋不久的同修,他演示的酷刑最多,挨「打」也最多,拍攝鐵索吊掛酷刑時他又主動提出由他來演示。當將他腳下的椅子撤離。身體被鐵索懸吊於空中時,劇烈的疼痛使他眉頭緊鎖低聲呻吟,解下刑具時,他的手腕已被擼破皮、勒出深深的傷痕。有這樣一位同修,家裏四口人,全家人靠他站大崗來維持生活,在這種生活艱難的情況下,積極主動的來參與拍酷刑展。他由衷的說:「個人的事再大,也沒有大法的事大,個人的得失又算得了甚麼呢?」當觀看這張照片時,我們看到色彩豔麗的法輪在他腦部腿部等處飛旋!

此次酷刑演示活動,使我們認識到:證實法的任何工作都無比殊勝,都應用心認真去做。通過交流,大家認為這件事不但要做,而且要做好,整體昇華後,又開始第二次重拍。重拍過程中,金光閃閃的法輪也體現了整體配合的法力與另外空間正法的美好與殊勝。

3、參加首屆大陸大法弟子法會徵文

明慧網發出首屆大陸大法弟子網上書面法會徵文啟示後,我們地區的大法弟子便積極參與此項活動。有一地區通過與協調人交流,當地同修認識到這是師父給予大陸大法弟子整體提高和昇華的機會,認識到此次法會的莊嚴、神聖與偉大意義,從中找到差距和不足。大家都積極投入書寫正法中的心得,找同修幫助整理文稿。後來,此地區的《風雨中我們昂首前行》和《風雨歸途》及其它地區的一篇徵文在明慧網相繼發表。

4、各地區成立明慧學校

自 2003年至今,我們地區相繼辦起了幾個明慧幼兒園和明慧輔導班。通過幾次交流,教師員工認識到與社會辦學不同的是,應該放下利益之心,把孩子能聽到大法,家長能明白真象放在首位,這才是做為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真正使命與辦學的意義,這也是真正支撐他們走到今天而且還想要更好的走下去的動力。

他們在孩子睡覺前給孩子放師父的講法錄音;常給孩子聽《普度》《濟世》的音樂;教孩子背誦《洪吟》;給孩子播放明慧網下載的動畫片。為了歸正孩子們的言行,利用吃飯和玩兒的時間,給他們讀《新兒童故事》、正見網和一些真象小冊子,課後語文補習班稍大一些的孩子就給講《中華寓言》、《成語故事》、《曾參殺人》、《千萬買鄰》、《指鹿為馬》等故事教育孩子重德,讓孩子們按「真善忍」做好孩子。使他們幼小的心靈得以淨化。

雖然大陸的環境不允許像海外明慧小學那樣培養孩子,他們就盡最大的努力去做。有的家長反映孩子送到大法弟子辦的班不生病。有個孩子去時是心肌炎,一個班沒完就好了,家長非常高興。有的家長知道這是怎麼回事,就說:你這場真好。這些孩子在家裏都很聽話,處處替別人著想,主動幫家裏幹活,而且都能堅持。家長都特別高興還跟大法弟子說:孩子到這裏幾個月就像變了一個人似的。能夠把以前買零食或玩具錢存起來當上學的學費,說是老師教的。40多人在外面玩,一人看著,跑遠了,一招呼就回來。而且還知道學習,就連小學教新一年的老師都喜歡要大法弟子班裏的孩子。

例如,有這樣一個孩子,魔性很大,成天哭起來就沒完沒了,同時還罵人、打人,家長在多所幼兒園拒收的情況下,送到大法弟子辦的幼兒園。針對這種情況,同修通過學法交流向內找,認識到在困難面前不能推脫,既然送來了就是緣份,幼兒園同修整體對這孩子發了一個星期的正念,這孩子變得像換了一個人似的,一切不良習慣全部改掉了。

一年多來,孩子們都不同程度的發生了變化:普遍變的聽話、有禮貌;魔性很大的孩子變的友善、平和:原來沉悶不合群的孩子變的樂觀了;有的小孩有時還會不自覺的盤上小腿,雙手合十,微閉雙目,問他在幹啥也不說;有個小孩在跟小朋友們玩時還說:「以後我就坐上大船飛走了。」有的孩子做出來的動作很特殊,也沒人教他(她),課堂上或在課間,有的雙手合十;有的在樓下玩時,不小心把球踢進一樓的陽台底下的空隙裏,他不爬進去拿,而是雙手合十在那等;有時讓他們看《轉法輪》封面,大多數孩子都說轉。表面上大法弟子只做了該做的一點點,是師父是大法使他(她)們返本歸真,真的得度了。

在同修的建議下,大法弟子打算開辦週托。把一些大法弟子家的孩子接來,晚上共同學法;週六、週日還可以不定期的集中一些小弟子一起學法、煉功、發正念;組織開小弟子法會,形成良好的修煉環境。

5.積極參與宇宙正邪大戰

當看到明慧網上開天目的同修發表的宇宙正邪大戰和各地同修到北京鏟除邪惡的文章,我們地區的大法弟子多次法會交流後,越來越多的大法弟子紛紛踏上去往北京的列車。在天安門廣場、天安門城樓、紫禁城。中南海等處靜靜的發正念,鏟除那裏一切破壞法的因素,解體邪惡老巢。

有的大法弟子由天安門前出發步行經由長安街、府右街、景山前街、北池子大街繞中南海一週,一路發著正念;有的雙腳磨出了血泡;有一剛從獄中闖出雙腿還未完全康復的同修,平時走20分鐘就累得不行,而他卻堅持步行近三個小時的對中南海邪惡巢穴的近距離發正念。

有一同修發現在天安門廣場拍攝的照片幾乎都有法輪,尤其夜間廣場上空的法輪非常密集,便在天安門廣場選取不同角度拍攝了幾幅表現夜空法輪飛旋的圖片。圖片中可以看出,由於正法洪勢的推進,加之全世界大法弟子的不斷發正念,尤其大法弟子雲集北京主戰場參與宇宙的正邪大戰,另外空間到處充滿了正的力量!

「北京衛視」插播法輪功真象,覆蓋面很大。全國各地大法弟子積極參與去北京發正念,減輕了北京同修的壓力,消除和抑制了邪惡歷次對真象插播的反撲,體現了大法弟子的整體的凝聚力。

回顧我市大法弟子近六年來風風雨雨的正法歷程,有可歌可泣的壯舉,也有太多的不足和遺憾。能夠在摔打中走到今天,得益於師父的慈悲呵護,得益於師父留下的修煉形式。在今後的正法途中,我們將堅持集體學法、堅持法會交流、整體協調,做好三件事,實踐師父與法對我們的要求,為未來眾生確立一條正確的參照之路。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