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徵文〕走到哪講到哪 世人都說大法好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3月23日】

*利用一切機會講真象

我們單位大夫的兒子結婚,邀請我去參加,我本來不想去,後來聽說有100多人參加婚禮,我想這是個講真象的好機會,因為她請來的人有好多是我認識的,所以我決定去參加。

見到一個同事是修佛教的,是她引我入的大法門,後來因為她怕心很重,改了修佛教,我每遇到她時,給同事們講真象時,她都干擾我,不讓我講,而且說出話來還很邪,這次我見到她,我對著她發正念,叫她別干擾我,果真這一天她甚麼話都沒說,這一天我給好多人講了真象,講完就送給她們一個祝福卡,告訴她們明白真象就是福,記住「法輪大法好」,我帶了四十多個卡都發出去了。

我老家的弟妹來我家住著治病,每天都要坐出租車送她到醫院扎針灸,大夫說她得有幾個月才能好,每天來回坐車,路很遠,我利用坐車的機會給司機講真象。到醫院得一個多小時才扎完,我就利用這個時間給病人家屬講真象,一天要講四五個人。下面是我講真象時的對話,與同修切磋。

我一坐車上,就找說話的機會,因為開車的人多數都信神,為的是保平安,有的車上都掛著信佛的物品,我問他:你信佛呀?他說:是。我說:你是信佛的,我是修佛的。他問:你修甚麼?我說:我是煉法輪功的。他說:國家不是不叫你們煉了嗎?你們怎麼還煉?我說:江氏集團管得了人管不了心,幾年來它們迫害死一千多名法輪功學員,用盡了一百多種酷刑,十萬多人勞教判刑,江××比希特勒還壞,它越鎮壓我們的心越堅定,它越抓人,修煉的人一天比一天多。他問:江不是下台兩年多了嗎?為甚麼還鎮壓法輪功?我說:用老百姓的話來說,前面有兩隻羊,後面有七隻狼,狼後面有一把槍,槍下台了還有七隻狼呢。司機點頭笑了,我每講完一個都送給他一個祝福卡,囑咐他要做好人,行善事。有一個司機給他講真象時,他問我:你對共產黨意見這麼大,你是個共產黨員嗎?我說:是(現在已退黨)。他問:你為甚麼要入黨。我說:因為共產黨說解放全人類,實現共產主義,可是五十多年了,不但沒有實現共產主義比資本主義還不如,全世界人都解放了,就中國人沒解放,人權問題。一談到人權他比我說的還多。我說:歷史上有個秦香蓮,攔轎喊冤,包公為了一個弱女子,連烏紗帽都不要了,也要為民做主,現在法輪功學員上訪都要被抓被打被判刑,沒有一點人權,搞一言堂,沒有說理的地方,對方看我說到人權很難過時他說:別說了,別說了,我們都知道你們法輪功是好人,共產黨沒救了,它對你們這麼好的人下死手,它們是不會有好結果的。

還有一次,有個司機問我:你去哪呀?我說:去××醫院。他說:看你身體挺好的。我說:我是給弟妹看病,我是煉法輪功的身體沒有病。他說:看你這人挺不錯的,怎麼還煉法輪功呢?我說:不是好人還煉不了呢,我們師父教我們做好人,做世界上最好的好人。當我說到共產黨怎麼迫害法輪功時,他說:毛澤東多好,他團結大多數,打擊一小撮地主、資本家。我說:他那是手段,為甚麼鄧小平一上來就叫一部份人富起來,因為工人農民沒有可利用的價值了,你看甚麼運動都是群眾鬥群眾,每次運動都死好多人,我們師父有段詩:「百年紅朝一路殺」(《洪吟》(二))。百年來他們就是殺殺殺,它叫一部份富起來,結果就是兩極分化,工人下崗,農民種不起地,現在各級黨政大官,比資本家地主還富。我舉了好多例子,他說:我明白點兒了,可是現在的人大人小孩都知道老毛好,誰都離不開它,和它最親最近。我說:為甚麼。這時他拿出一張人民幣來說:你看上面都是它。我說:這是過渡階段,等法正人間以後,花甚麼樣的錢,由神來安排,決不會有這樣的錢了。

有一個司機,我給他講真象,他理解得特別快,他說:毛澤東一生就是鬥,與天鬥,與地鬥,與人鬥,以階級鬥爭為綱(那時還沒出九評),我說:江××一生就是邪,甚麼都是假的,它導演『天安門自焚』,神經病殺乞丐,姓傅的殺親人等都是假的,都是它一手導演的,現在在中國找不出一點東西是真的,用造假來統治人民,用造假掩蓋它的罪惡事實。司機說:踢足球踢進一個是真的。我說:踢足球還有黑哨呢。他說:媽媽是真的。我說:我在××街,看到一個媽媽,好多孩子都叫她媽媽,偷來的東西都給她,偷不來東西連飯都不給吃。他說:照你這麼說,還沒有一點是真的。我說:有,有,報紙上的日子是真的。他說:現在社會都亂了,我們老百姓怎麼辦哪。我說:你要做好人,行善事,記住「法輪大法好」,我給你個祝福卡,你要天天念,見人就講,老百姓明白真象了,就可以保平安。我下車時,他特別高興,謝了又謝,他說:這一路我明白了好多道理。我說:明白真象得福報。

我弟妹在醫院扎針需要一個多小時的時間,我利用這個時間,在大廳給病人的家人講真象,大廳裏有幾十米長,每天都有八九十個人,我在東頭講,當世人明白了以後就大聲的議論,這個說我看到小報(傳單)了,那個說我的朋友看見光碟了,說煉法輪功的人真偉大,說共產黨淨說瞎話,我看他們說的挺熱鬧都自發的講起來了,我就上西頭去講。他們問我你在哪個室扎針?我說:在第二室給弟妹看病,那邊的人都罵共產黨、江澤民,因為我們修煉的人不參與政治,我就上這頭來了。他說:你是煉甚麼功的?我說:我是煉法輪功的。就這樣我在這邊又講起來了,一天要講好幾個人。

*我教世人都說「法輪大法好」

我每次給世人講真象都叫他們記住一句話:「法輪大法好」。我與弟妹從醫院出來好多司機都在醫院門口等活,其中一個中年司機高呼「法輪大法好」,我走到他跟前說:因為你喊「法輪大法好」我再坐你一次車。司機說:你上次坐我的車,給我講了法輪功受迫害和你們修煉的故事,我沒聽夠,我知道你愛聽我們說「法輪大法好」,我高呼「法輪大法好」叫你坐我的車,讓你再給我詳細的講講法輪功的事。

我坐了一次「黑車(沒有出租標誌)」,我問他:你為甚麼開「黑車」呀?他說:我下崗了,沒有錢買出租車,買個出租車的牌子得要十幾萬,這車才兩萬多,拉學生上學。他說:他今年三十多歲了沒成家,因為沒有錢。當我知道他是我們一個系統的下崗工人,我告訴他我是煉法輪功的,一路上給他講了很多,我叫他記住每天要說「法輪大法好」,我說祝福卡上的字你要背下來,見到人你就給他講,這個人明白的很快,他也跟我說了很多對法輪功的認識的話,到下車時,他收我十塊錢,因為沒有打表的設備是心裏估計,我給他十二塊錢,我攥著他的手給他使個眼神,因為怕弟妹知道不高興。他要說謝謝,沒等他開口,我說:你用我教給你的話說。他說:「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好」。

過年時,我到大兒子家去過年,回來時坐車,司機問我:你去哪拜年哪?我說:我是回家。他問我:你多大歲數了,你身體怎麼這麼好啊?我說:我是煉法輪功的。當我給他講真象時,他問我:『天安門自焚』是真的嗎?我說:都是假的,可惜我沒帶光碟,要不然你一看就明白了。他問我:你是甚麼單位的?我說:我是××局的。他說:我有一個好朋友姓鄧。我說他是××廠的廠長。他說:對。等到了我家門口,他問我要個光盤,要全面的了解法輪功的真象。我回家給他拿了光盤和真象資料,我說:給你一個,給你好朋友小鄧帶一個。他說:你手裏不是還有兩張嗎,都給我吧,我叫我的親朋好友都看看中國共產黨是怎麼迫害法輪功的。他說:我要保存一個做為歷史的見證,將來好教育下一代的子女。他想說謝謝,我說你記住我教你說的那句話就夠了,他連著說兩遍「法輪大法好」。

我到一個多年沒面的親戚家講真象,他們家對門有一個我找了兩年都沒找到的同事,在親戚家講完,我就到她家了(此人得過精神病住院,當時愛人在部隊,兒子才幾個月,因為他兒子和我兒子一樣大,我把他兒子接到我家,我兒子餓了,讓他吃餅乾,她的兒子吃我的奶。)她問我:這麼多年沒見,你怎麼身體這麼好啊,我說我是煉法輪功煉的。她當時臉都變黃了,她說我姐姐全家都煉法輪功,我堅決反對,幾年來都沒改變我的思想,沒想到幾年沒見面,原來你也煉了法輪功。此人被邪黨毒害的太深了,她不理解的事我都叫她說出來,我給她解答完了後,我告訴她我為甚麼要煉法輪功,最後她說:你是我的書記,我平時最相信你,你救了我們的兒子我們全家都感謝你,我不信你我信誰。後來她說她明白了,我說:你如果真明白了,你就去你姐姐家,進門就說「法輪大法好」。過了幾天她給我來電話了,說到她姐姐家去了,進門就說「法輪大法好」,她姐姐全家都驚呆了,她們全家邀請你上她那一起交流一下。

我弟妹來這治病,大夫說得好幾個月才能好,因為她每天都聽我給人講真象,她也明白了『法輪大法好』,每天早晨都四點多起來跟我一塊煉功。還說:你天天教人說「法輪大法好」,我回家後教我的孩子們都說「法輪大法好」。她病好的特別快,兩個月就恢復正常,大夫都感覺特驚奇。因為時間關係就寫到這。

*信師信法

師父的新年經文《新年問候》中說:「師父叫你們走的路一定是正的。希望大家清醒的、理智的在正念中走完通向圓滿的路。」有的學員為了叫世人都知道《九評》,全身投入的製作《九評》,有的學員為了叫世人了解《九評》走遍親朋好友家去講,世人們說《九評》太好了,說出人民心裏想說卻不敢說的話,《九評》是對中共流氓本性最徹底的大暴露,現在在中國出現談論《九評》的高潮,在學員中,在百姓中,在高官中,都在看《九評》,都在談《九評》,認清共產黨邪惡本質,紛紛提出退黨、退團、退隊。可是在我們學員中有的人連《九評》都不願意看,還有的人認為這是搞政治不理解,師父經文《不是搞政治》提到,「為了叫世人了解惡黨的本性和其為甚麼迫害大法弟子,叫世人了解「九評」就成了必要的。」

為了叫世人都知道《九評》做到家喻戶曉人人皆知,有個數學老師曾在講台上給學生講《九評》,還有一個語文老師,也在講台上給學生講真象,講《九評》,還有一個學員與派出所的片警面對面講了一個多小時的真象。最後片警說:誰邪誰正,讓歷史來驗證吧。還有一個學員到居委會,給七、八個街幹部講真象,把居委會的頭頭叫到自己家,把《九評》揭露邪惡的本質給他聽,還有一個學員去街幹部家裏講《九評》。我們做為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就得信師信法,把《九評》做為當前向世人講真象的重要使命。

最後以師父經文《向世間轉輪》中的講法與大家共勉:「同時,大法弟子能認清它、從意識中清除它、不被它再干擾自己的思想,才會正念更強、做好大法弟子該做的,這也是修煉中必須走的一步。」

不足之處,請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