摒除人心雜念 正念救度眾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2月4日】1999年7月20日邪惡迫害大法以來,本地區很多大法弟子走出來證實大法,有力地震懾了邪惡,挽救了許多受騙上當的眾生。在迫害中,有許多大法弟子被關進了監獄、勞教所。在2002年以前,大法弟子在監獄、勞教所裏對大法堅定不移的正念有力地抑制了邪惡。即使有少數被所謂「轉化」的也都不是心甘情願,他們心裏都知道自己是做錯了。

2001年11月23日司法部「海口會議」後,邪惡加大了對被關押的大法弟子的迫害。他們公然叫囂「要使用一切手段來『轉化』法輪功學員」,他們明目張膽的唆使,甚至於強迫監獄、勞教所裏的刑事犯罪分子、吸毒勞教人員迫害大法弟子。這些刑事犯罪分子、吸毒勞教人員為了獲得獎勵減期,在這些邪惡警察慫恿下,魔性極度膨脹,殘忍至極地長時間連續不斷的迫害大法弟子。有的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有的被打殘。即使在這樣嚴酷的形勢下,監獄、勞教所裏大法弟子仍然對大法堅信不疑。到了2002年4-5月,卻出現了許多大法弟子被轉化的情形。甚至於過去被認為是「最堅定」的人被「轉化」了。他們甚至還和邪惡一起來對付其他沒有轉化的大法弟子了,由於他們過去有一定的影響,而且還編出一套鬼話來騙人,結果加重了迫害,欺騙了更多的大法弟子,起了邪惡所不能的作用。這種情形造成的惡果,至今影響還很壞,使監獄、勞教所裏的大法弟子承受著嚴酷的迫害。

在這正法即將結束之際,我們不能容忍這種狀況繼續下去。在揭露邪惡迫害的同時,需要認真吸取教訓,摒棄自身存在的人心執著,才能徹底否定舊勢力的迫害,才能正念救度眾生。

教訓之一,大法弟子在證實大法取得了階段性成果時,對邪惡絕不能掉以輕心。

2001年上半年,邪惡對監獄、勞教所裏的大法弟子企圖分化瓦解,綁架一些大法弟子到其它隊、所去強迫「轉化」,有的被打死,有的被打殘,期滿非法延期不釋放等手段迫害大法弟子。針對邪惡的迫害,大法弟子進行了反迫害:拒絕執行邪惡命令,集合點名不應答,不穿勞改(教)人員服裝,集體煉功、絕食抗議非法延期關押,要求無罪釋放。大法弟子的行動打亂了邪惡的陣腳。他們瘋狂打壓掙扎了幾天就草草收場。釋放了到期的大法弟子,對大法弟子的行動也不來干涉了,強行轉隊(所)轉化也不搞了,一些警察開始反思自己,形勢相對寬鬆多了。

在這種情況下,很多大法弟子鬆懈了,沒有抓緊抓好這個有利時機主動向受騙上當的幹警講清真象肅清流毒,沒有抓緊時機向受騙上當的刑事犯罪分子和勞教人員講清真象,沒有抓緊時機切磋學法提高自己,沒有繼續抓緊發正念清除另外空間的邪惡,給邪惡留下了可乘之機。當邪惡捲土重來時,就更為瘋狂和殘暴。

其實這裏邊暴露出一個甚麼問題呀?就是對師父、對大法的威力信心不足,只是要想爭得一個比較寬鬆環境,而不是從根本上否定邪惡的舊勢力的迫害。對當初提出來的要求無罪釋放的正當要求沒有堅持下去,從某種意義上講,就是承認了舊勢力的迫害。

教訓之二,大法弟子在任何時候都應當是一個整體。

2002年前,當邪惡迫害大法弟子時,其他的大法弟子都會站出來抗議,作為一個整體有力的抑制了邪惡。而到2002年邪惡迫害很嚴重時,監獄、勞教所裏的大法弟子們卻出現了不好的狀態,當邪惡迫害某個大法弟子時,其他的人卻沉默了;甚至有邪悟的轉化者還給邪惡出主意,指使惡警、壞人去「打醒」大法弟子;告訴邪惡「只要把某某轉化了,就能帶動哪些人」;還幫助邪惡散布謠言,動搖大法弟子的正信;最惡毒的就是向邪惡通風報信,加重了迫害。造成這種情況既有邪惡在大法弟子間挑撥離間製造矛盾的因素,也有的大法弟子對正法認識不足,把邪惡的迫害認為是個人修煉中應該吃的苦,還的業,消極承受;還有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怕心,害怕被加重迫害。因此就給了邪惡可乘之機,分化瓦解,迫害越來越重。沒有正念制止邪惡的惡行,邪惡就越來越肆無忌憚。

教訓之三,大法弟子在任何情況下都必須是堂堂正正的,絕對不能有任何過激行為。

在迫害很嚴重而且持續很長時間的情況下,有極個別大法弟子採用了一些極端的如跳樓、撞牆、吞食金屬物等方式來抗議邪惡的迫害。結果給邪惡找到了加大迫害的藉口。他們以保證安全為由,專門調集多次坐牢的、惡習深重的、愛動手打人的刑事犯罪分子和吸毒勞教人員來當「包夾」人員,惡警和這些壞人動輒就把大法弟子捆綁起來,或幾個人把大法弟子按在地上毒打,或把大法弟子吊銬起來,或者任意限制大法弟子活動,曰「保證安全」。

師父多次在不同場合都講過,大法弟子必須是堂堂正正的修煉。「自殺是不對的。你真的非常堅強,你能夠堅定得死都不怕你自殺幹啥?是要看你堅定的那一面,但是自殺那怎麼給你算呢?……因為師父在法中都講了自殺是有罪的,你怎麼不按著法的要求做呀?!還不是一般的悟性問題,是不是哪?我說了,在那個邪惡環境下壓力是很大,但是反過來講,你們是幹啥來了?你們是在承受常人的魔難來了嗎?等待你們的又是甚麼呢?」(《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這是一個非常嚴重的教訓。

教訓之四,大法弟子在任何時候都不能執著於任何功能。

有的大法學員的一些功能神通開放著,能看到在正法清除邪惡中的一些情況,在開始時也能夠正確對待大法與功能有關係。但是在長時間不斷清除邪惡過程中,由於舊勢力的干擾和破壞,有的人不能正確把握自己了:有的人以為自己已經完成任務了,因為他看到給自己安排的一切都結束了;有的自心生魔,認為自己了不起;有的執著於低靈的東西,告訴他甚麼就信甚麼;有的人不能正確把握自己,把修煉中看到的景象隨便告訴常人,結果被邪惡利用來攻擊大法,也造成了一些不好的影響。這些人有的已經明白過來了,有的還執迷不悟,還在到處散布流言蜚語,給大法造成嚴重的負面影響。

教訓之五,大法弟子在任何時候都必須堅持以法為師,不能看別人,對邪悟者邪說絕對不能聽之任之。

2002年,一些過去人們覺得「表現很好」的學員「轉化」了,而且是在過去多次考驗中有出色表現的人,或負責人。他(她)們的轉化本來是他(她)們自己的事,但是他們卻編造了一些謊言欺騙了一些學法不深、人心重的大法弟子。他(她)們說甚麼:「現在轉化是正法進程的需要」,「現在轉化是真正的維護大法」,「轉化就是最大限度符合常人修煉」,「這個法太大了,根本就不能在常人社會用這種方式傳,所以肯定要出問題」等等。有因承受不住迫害而違心「轉化」的人,舊勢力的黑手就給他們演化出「圓滿」的假象,演化出「轉化正確」的假象:有的人「轉化」後夢見畫了一個很大的圓;有的「轉化」後看到一個成熟的果實;有的看見自己站在岔路口,一個神告訴他:你轉化了就可如何如何。邪惡以各種形式干擾大法弟子的正信。其實有很多大法學員對這些邪說是有一定認識的,知道是錯的,但是由於種種人心執著沒有及時予以駁斥,甚至於為了自己「轉化」找藉口而主動接受。結果導致了邪說以訛傳訛,謊言竟成了「真理」。很多人因此鑄成大錯。

師父早就指出「人就是人,關鍵時刻是很難放下人的觀念的,但卻總要找一些藉口來說服自己。」(《位置》)這些邪說完全是那些向邪惡轉化者在保護自己的人心、私心,對大法犯了罪還想顯示自己、想「證實」自己比別人好。而且反過來把別人放在被糾正的位置上,這不正是受中共黨文化、流氓邏輯毒害的表現嗎?這不是對魔性的大放縱嗎?

教訓之六,大法弟子必須放下任何執著,任何時候都不能以任何藉口配合邪惡。

邪惡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個重要手段就是利用已經「轉化」的學員去「幫助」轉化大法弟子,他們叫囂要「以法破法」。去做「轉化」的學員除了邪悟者是真心幫助邪惡外,絕大多數從內心是不願幫助邪惡的,他們根本上還是出於人心的執著放不下,還是一個「怕」,還是一個想早日出去求安逸的心作祟,為此不惜出賣法、褻瀆師父,對正法造成了負面影響,對大法弟子整體也造成不好影響。還有的學員具有各種專長,邪惡往往誘騙利用他們專長做一些事,然後把他們作為教育轉化工作的「成績」大肆宣傳。作為大法弟子怎麼能配合邪惡呢?這只會幫助邪惡掩蓋罪行啊。

其實,出現這些問題的根本還是在於我們沒有學好法,沒有嚴肅對待修煉。所有這些問題師父在法中早就給我們講過,為甚麼還是出了這些問題了呢?根本問題還是出於執著自我,為私、為我的人心雜念。如果一心想的都是證實大法,而沒有證實自己、顯示自己、保護自己在人中名利的心,就絕對不會如此誤入歧途。雖然絕大多數人已經明白了自己的錯誤,從新開始努力做好大法弟子三件事。但畢竟是很危險的。

但還有極少數人仍執迷不悟,他(她)們不學法,不煉功,執著於證實自己「轉化」沒有錯。他(她)們有的斷章取義的在法中找證實自己正確的依據,有的在法中尋章摘句的為邪惡攻擊大法尋找「證據」,還揚言「要從法中跳出去,看到法的另一面」。師父說:「大法是宇宙的法,大法創造了宇宙中的一切生命,大法開創了宇宙不同層次生命的生存環境與標準,也給不同層次的生命創造了不同的智慧,包括人類的文化,洪傳大法的目地是正宇宙的法,同時使大法在人間的弟子圓滿,大法還在開創新的人類,也同樣會給人類帶來新的文化。」(《隨意所用》)他(她)們要跳到哪裏去?真是狂妄至極啊。有的還在主動配合邪惡,竄到勞教所、洗腦班去做「轉化」工作,說甚麼「形神全滅」都不怕。他(她)們甚至於否認邪惡的迫害,否認迫害事實真象,還說甚麼「講真象是去跟常人爭鬥」。其實他(她)們已經成為邪惡的幫兇打手。

作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承擔著重大責任,要走好每一步證實大法救度眾生,必須要摒除人心雜念,才能在嚴峻考驗面前做到正念正行,「因為呢,一個修煉的人在你修煉過程當中一直走到最後的一步都離不開對你的根本考驗。」(《在美國西部法會上講法》)。「人類社會是修煉的好場所,是因為這裏的一切都會使人執著,因此而能走出來、去除一切對人類社會的執著,才偉大、才能圓滿。」(《不政治》)

不當之處請同修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