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兩元錢中看到的「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0月29日】每當師父的經文或講法在網上發表,我都能及時的從學員手中接到;每當一本本《明慧週刊》和一篇篇大法弟子的交流文章一經刊出,我都能在第一時間讀到,每當我需要真象資料,我都能順利的及時的從學員手中拿到。

當我看到師父新發表的講法時,我激動和欣喜不已,看到同修一篇篇交流文章時,為能找到自己在修煉中的又一個不足而格外歡喜。當把真象資料傳給了有緣人後,為自己能在救度世人中盡大法一粒子之力,內心喜樂。

這一切的一切,在一年中就這樣自然而然的順理成章中一步步的走過。突然的一天,在我的家中與一位同修交流,同修給我講了一件她遇到的真人真事,使我受到了猛烈的一擊。

她說:有一位貧困農村的老太太,到我家取真象資料,臨走時,從兜裏掏出兩元錢說,我一個人生活,在你這裏拿了很多大法資料,真不好意思,我這只有兩元錢,請你一定要收下。同修講到此,沉默了……。我聽到此,震驚了……。就這兩元錢,深深的刺疼了我的心,在我的眼前浮現出了一個自私的「我」。

一年來,我從大法弟子手中接到了多少大法資料,真象資料,自認為理所當然,平平常常,又心安理得。豈不知,這些資料的背後凝聚了多少大法弟子的心血,蘊含著多少大法弟子的投入和付出。有的大法弟子在邪惡迫害之下,失去了工作,沒有了經濟來源,卻仍在生活困難的情況下,做著講清真象,救度世人的工作。有的大法弟子幾次被抄家,一無所有,仍在想方設法做著自己應該做的一切,有的大法弟子把自己微薄的經濟收入,用來做真象資料,而自己一家人的生活卻很窘迫。而我在當地每月有較高的工資收入,生活中從來就沒有拮据過。自認為師父要求的「三件事」每天都在做,有時自己還覺得自己做的也不錯。 豈不知這種在生活富足充裕中所做的和那些飢寒交迫,生活無著落的大法弟子所做的,該有多大的差別。一個溫飽問題尚不能解決的農村大法弟子,知道拿出兩元錢做大法資料,這顆心用金錢能表達得了嗎?而我怎麼就沒想到過要拿出自己工資的一部份投入到救度世人中去?相比之下,我的境界與之相差何等之大!

就這兩元錢,使我猛然看到了一個被舊勢力操控的「我」,一下子認清了舊宇宙勢力的邪惡。

在正法中,舊宇宙勢力為達到它們的目地,在人世間千方百計阻擋著經濟的來源,不讓大法弟子有錢去做救度世人的工作。邪惡的江××政治流氓集團迫害大法弟子的卑鄙手段之一就是經濟上截斷。在如此困難的情況下,大法弟子不遺餘力,捨盡家產,傾其所有,全面講清真象,慈悲救度世人,這種高尚之舉,大善之心,令天地為之震驚,眾神為之欽佩。而我卻在有能力為之的情況下,麻木不為。一個老太太能把平時省吃儉用的兩元錢拿出來做救度世人的事。而我卻心安理得的在大法修煉中只知索取,不知付出,這不是典型的舊宇宙中「我」的表現嗎?為救度世人付出,這不是簡單的認識到沒認識到的問題,更不是可做不可做的問題,而是對舊宇宙勢力,對邪惡的迫害能否認清的問題!是承認還是否定的問題!自我麻木的本身就是一種變相的承認!無動於衷的表現就是對舊宇宙邪惡勢力的默許……

想到此,我一句話也說不出來,明白後的我只感覺慚愧的眼淚順著臉頰往下流淌著……腦海中只有師父的講法在迴盪著。「大家知道我在傳法的時候不看社會團體,不看社會階層,不分貴賤,我不分職業、不看職位的高低,我甚麼都不看,只見人心。」《在2003年亞特蘭大法會上的講法》。

個人所得,請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