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除干擾 歸正自己

——從「按照師父的要求發正念」說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9月8日】看到6月1日武漢同修《按照師父的要求發正念》一文,非常吃驚:為甚麼這種不按師父要求發正念的現象這麼普遍哪?!這不是另外空間邪惡舊勢力黑手瘋狂的干擾破壞嗎?!同修文中談到的現象,我們煙台地區相當部份農村也有,而且表現基本一樣。發正念要背念的內容差不多寫滿16開的兩張紙,從中共中央到省、市、區、縣、街道辦事處居委會、農村鎮鄉、村、所有參與迫害有關的權力機關、部門、單位及個人知道的全列了出來,還包括清理所有認識同修的空間場,一一點名。發正念時,每一層單位點完後,就念一句「叫它們死!死──」,「死」字拖長腔約5、6秒鐘,然後再念一遍除惡口訣。然後再點念下一層,依次類推,直到全部念完。每次都在十分鐘以上。而且還要求大聲念,兩人以上多人發時,由一人發聲念,其他聽著,意念跟著。

一個多月之前,我偶爾遇到一位老年同修那樣「發正念」,感到很奇怪,認為是個別的,以為是她沒看過師父《正念》經文所致。我拿出師父的經文和明慧編輯部的「答疑」給她看,告訴她應按師父的要求做。可是一個多月以後再問問,說仍沒改,還說人家很多農村同修都這樣發的。經了解,說是一位「一直開著修,層次很高」同修教的,說那樣發效果最好。我說,誰再高也高不過師父,也高不過法。勸她還是老老實實按師父的要求做。

幾天之後,經這位同修的介紹,我見到了兩位據說「開著修,層次很高」的同修(稱為A和B吧)。兩位都30多歲,比較年輕。為主的「層次最高」的A,相貌端莊秀麗,滿面笑容,極富親和力,非常健談,口若懸河。一下午三個多小時,除三個正點發正念外,大部份時間幾乎都聽她在講。一開始,我們切入正題,討論了發正念的要領問題。主要分歧是兩點:一是發正念是入靜還是發聲念;二是按師父《正念》經文中的要求做,還是另搞一套,從頭到尾念那麼多具體的單位。我們堅持前者,同修A、B堅持後者。在此我們的理由不敘述了,主要列出A、B兩位所述理由,供大家討論:第一點發正念出聲問題,A認為「這跟學法一樣,默念出聲都行,按自己的習慣定,但出聲效果更好」,「特別多人集體發正念,必須有一個出聲念領著。否則各人發各人的,不能形成一個整體。」第二點,A認為,我們按師父《正念》經文的要領發正念,「那樣跟煙台市區的基本一樣,效果不好,所以煙台市迫害死那麼多大法弟子」;「當初邪惡很多,到處都充滿邪惡的情況下,你們那樣發還行,現在大批邪惡都殺死了,剩下的邪惡很少了,它們都藏在那些單位裏,你不點到它,它不出來,你只有點到它,它才不得不出來應戰,這樣才能殺死它們。」「你們那樣發不點它它不出來,你也找不到它,你們就做不到『追找邪惡』。」「我們兩種方法都做過試驗啦,我們這樣發正念效果好,都看得清清楚楚的。你還不到這個層次,你看不見,你就不信我們說的。」B說:「如果你們那樣能殺死10個邪惡,我們這樣發就能殺死100個。」「你那是老套套,現在還用不行啦!」我雖然覺得她們說的不符合法,但沒有一一反駁。為避免發生爭執,只好說:「不管我層次多低,但我還是老老實實按師父的要求做,」並說:「如果你們認為你們這樣發效果好,是個好經驗,請寫出書面材料來,上明慧網交流交流嘛。」在現場三次發正念時,A說「為不影響入靜,就不領著念了,各人發各人的吧。」但仍有三人小聲咕嚕著從頭念到尾。

這次小聚會,陸陸續續到場8個人,其中有兩位新學員。回來後我思想困惑不已。我覺得我們要「以法為師」,法中的內涵有不同的認識和理解,是正常的。可師父講得明明白白的法,卻不按照去做,還講出那麼些歪理,這怎麼行呢?自己很想寫個材料向明慧反映,可是就寫不下去,干擾很大。特別是學法、煉功、發正念都難以靜下心來,雜念不斷,還感到很睏,睡覺卻不踏實,亂夢也多。我這才意識到是黑手的干擾破壞,於是針對此事靜心學法、發正念除黑手,經過一週多,擺脫了干擾狀態。「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擾」),大法使我清醒起來。這可不是一個發正念的要領問題呀!同修A活動力很強,走村串戶,到處串聯,竟然有那麼多人說她「修得好,層次高」,佩服她,相信她,聽她的,跟她走!滔滔不絕的講了一下午,用法去衡量一下,有多少東西是在法上啊?!可是它卻讓人聽得津津有味,完全迷住了。為破除迷惑,現從以下幾點分析如下:

1、顯示「法學得好」──A說她「一上午學了五講《轉法輪》」,「平時每天至少學兩講」。還遍問其他人一天學多少,大家當然都說學不那麼多,心裏就「自愧不如」,不自覺就自卑了,佩服人家。

(評:學法保證時間和數量很重要,但是還得看是不是靜心學,學得入心啊;能否嚴格要求自己在法上悟,在法上實修啊!)

2、顯示「層次高」──「一直開著修多長時間了」,(別人也宣揚)「自己的天國經常自由來往」,「經常跟師父在一起」,「看到了天上的父母」,「知道自己是自己天國的主」等,還看到許多天國世界和另外空間的景象,講許多神奇的故事等等,讓大家聽得津津有味,佩服不已。

(在此無須評論,請同修們用法對照,就能得出結論。)

給別人「下馬威」:同修是陸續到場的。每當有新同修進場坐下一會兒,A就說:「場不正,快清清場」,別人就趕快配合「清場」。一下午「清場」兩三次。使剛進場的同修覺得好像自己帶來了「不正」。

(評:我們都是師父的弟子,我們身上都有法輪及師父給的一切。此做法何意?)

3、標新立異,往大法裏摻自己的東西

①在同修A的口語中,「殺死」一詞用得很多。如「殺死人心」、「殺死執著」、「殺死業力」、「殺死邪惡」、「殺光邪惡」、「殺死黑手」等等,這不是惡的東西不去,還任其招搖嗎?有些人聽了也跟著學,那是修煉嗎?接個電話說是「黑手干擾」,放下電話就喊「殺死、殺死……」,這都和大法有甚麼關係?哪裏是修煉人的言行?反而是打著大法的名義敗壞人們對大法的印象啊。②「補漏洞」?A提議搞甚麼「補漏洞」儀式,問我會不會說,我莫名其妙,說:「不會,你說吧。」A就讓大家雙手合十,領著大家念:「慈悲偉大的師父,請師父加持弟子,請師父保護弟子,請師父看管弟子……慈悲偉大的師父,弟子由於學法不深,還有許多執著心……從今天開始,弟子一定……」我跟著說了兩句就停下了,其他同修也逐漸停了,只她一人在說,持續了約10分鐘。我當時就想,這是師父叫做的嗎?這是師父叫說的嗎?修煉講無所求而自得,而這些說法和做法,帶著如此強的求心而不自知,怎麼還能是修煉人的行為呢?現在真後悔,應該當場制止啊!

③師父不管?去求?B說一同修的5歲小女兒,「肚裏有個小法輪,可師父沒管她。」A馬上叫孩子「快求師父,請師父管我,看護我。」教孩子說。如此等等。

4、神神叨叨,隨心而化

A大講特講另外空間的故事,其實許多明顯是隨心而化的。

例,A講,她女兒打坐時,「你看她身子一骨湧(土語:即湧動一下),元神就離體飛走啦,就上天啦。跟她的肉身還能對話,問她在天上幹甚麼,你看師父在幹甚麼,你天上爸媽在幹甚麼……她都能回答。」還講了一些具體的事。真是神乎其神哪!

A還講了一個她天國有個她欠債善解的人的故事:那人向她要錢,她答應只給一毛錢,可他偷了兩元,後又偷了三元。她只要回三元,那兩元還不給。不知是誰告訴那人,說A是你們的主啊!那人嚇得一下子跳進A天上母親的寶葫蘆裏出不來了,在裏面憋了三天半,差點憋死。只要他的主說句話就能出來。A就說「你出來吧」他就出來了。A說:「你等著吧,看我圓滿回去後怎麼收拾你!」(此話一出口,還能回去嗎?)

還講了許多「神奇」的故事呢。

師父說:「你用天目去看,不動念靜靜的看是真實的,只要稍一動念,看到的都是假的,」(《轉法輪》),用師父的法來衡量,那些故事是真是假不清清楚楚了嗎?!

找找自己,教訓是非常深刻的。由開始僅僅為了切磋發正念要領問題,竟讓我看到了這麼些不正常的現象,這是我始料未及的。由於沒有思想準備,正考驗了自己學法不夠紮實的問題。連最初拿去的師父《正念》和《清醒》兩篇經文及明慧編輯部的《答疑》,都沒能拿出勇氣力主好好學學,討論討論。對那些神神叨叨的故事也聽得津津有味,「就這樣聽去了」(《轉法輪》);對當時已認識到的明顯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也沒能用師父的法去制止或善意指出,而是聽之任之,自己也受到了明顯的干擾。同時也暴露出自己學法對師父講的有關開著修的法,如「自心生魔」等內容,雖然學卻沒真入心,好像與自己無關一樣印象不深,直到此次經歷,才發現師父都講得明明白白,怎麼就像不知道,就被迷惑干擾了呢!

師父在法中多次講過,「修煉是嚴肅的」。看來舊勢力黑手越在最後越瘋狂,在外部邪惡被操縱干擾破壞處於低谷時,又把黑手伸進內部,利用內部學員的執著進行干擾破壞。我們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都不能麻痺大意啊!我們一定要堅定以法為師,金剛不動,排除一切干擾,在法上歸正自己,走正最後正法的路,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

本文如有不當,請同修慈悲請正。特別是與文中所敘現象有關的同修,讓我們都重視起來,對照大法,歸正自己。

下面讓我們重溫師父以下講法:

「還有一些個幻聽的。只能叫你幻聽,其實你是真聽到了,可是你聽到的不是師父。它們會冒充師父的聲音哪,連形像都會冒充的,利用你的執著騙你。大法弟子你要在法上悟。你是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要理智的去思考符不符合法。還有的學員心思總是對功能感興趣,有一些學員我叫他們看到一些不同空間的正法情況,目地是增強學員證實法的信心,而有的學員還是不能正確對待,不在法上修,甚至有事要找有功能的學員給看,把看到的作為怎麼做大法事與修煉的指導。這已經很危險了。誰能看到正法的根本呢?!誰能把修大法的說清楚呢?!層次極低的表現不是真象的根本。不在法上修,不按照法去做,那你還是大法弟子嗎?!一有事就叫其看看是不是這麼回事,看甚麼哪?誰能看到你的根本?你的孩子也不行啊。我都講過了,大法弟子內部也不讓看的,要看到你們真實的修煉情況了那還修甚麼呀?」

「你在哪個層次中你能看到是大法弟子根本的真象、正法的真象、師父的真象?你今天要能夠看到大法弟子與師父的根本真象、大法的真象,你今天就是這無量宇宙的主!你都看見了嗎?一切盡在眼底了嗎?你怎麼能這麼傻哪?!我都多次在法上講過,你們怎麼就非被干擾呢?」

「目前學員能看到的、能知道的是有層次限定的。舊勢力也是神,目前對你們來講,它簡直是千變萬化的。如果學員不以法為師,心思用到看這些上,它是如意的給你造成任何假象。」「……但是有的時候啊舊勢力干擾,它要真的看到學員入了歪門了的時候啊,它們就會給你顯假象、擋住你的視線、不讓你看到那邊的師父,從思想上也不讓你正信這邊的師父。它弄一個假的在那個空間中穿來走去或者是停留在這兒,就會迷惑你。所以你不要看這些,你不要管它。有法在,有師父在,還不足矣嗎? 「(以上摘自《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為更好的識別並排除上文所敘干擾,在法上歸正。還可針對性的學習如下內容:《轉法輪》中「自心生魔」、「顯示心」、「歡喜心」、「悟」等有關論述。《精進要旨》中「何為不得見」、「學法」、「糾正」、「金剛」、「不講狂語」、「驚醒」、「法定」、「何為開悟」、「佛性無漏」、「再論衡量標準」,最新經文「清醒」、「正念除黑手」等。

我悟的:開著修的能看見的:應不動念、不動心、不有意分辨、不追求、不顯示、不宣揚、不隨便說(必要時慎重講講)、不講狂言。

鎖著修的,應不好奇、不問、不追求聽、看,聽、看了不羨慕、自己不追求、不吹捧、不以此指導正法及修煉、不迷、不受干擾。

我們都要堅決「以法為師」,「在法上悟」、「在法上修」!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