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證實法中修去怕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12月29日】從小我就很膽小怕事,同陌生人說話都會臉紅心跳。修煉大法後有很大進步。

99年7.20邪惡的中共江氏流氓集團全面鎮壓大法。同修們在一起學法特別是學了師尊的新經文,通過切磋、交流,大家悟到:作為大法弟子必須要站出來證實大法、捍衛大法。因此在2000年年底我決定去北京證實大法。

當決定去北京後思想中幾十年形成的最大執著──怕心引起全身不適:肚子痛、胃難受冒酸水、失眠,難受極了。我悟到要去掉怕心,只能在法上悟、法上提高、抓緊學法。師尊在《轉法輪》中說:「害怕也是一種執著心。」到北京證實大法正是修去怕心的好機會。我顧慮愛人剛修煉執著心太多,又怕父母兄弟姊妹親情干擾怎麼辦?只有以法為師,在實修中去過這一關。

拿到車票後怕心又起來了,身體上反映很強烈,肚子又痛又拉,胃往出冒酸水,感覺很難受。我坐晚上的火車進京,在車站廁所就蹲了二十多分鐘。上車後由於怕心作怪,胡思亂想,無法入靜。我心中請師尊加持,逐漸心情平靜了,迷糊中睡了一會兒。做了一個夢:夢見自己是一個法粒子。四週全是密密麻麻的法粒子,全都在閃閃發光,結構與師尊講法中說的物質的分子、原子排列程序一模一樣、每個法粒子都是七叉八叉的相互連著。

醒來悟到這是師尊對弟子的點化、加持。身體感到沒有那麼太難受了。怕心一下就少多了。到北京前要查票,由列車長和乘警長兩人查。我就想讓列車長來查我的票(當時不知道發正念)。乘警長先到我座位前,突然一轉身到對面去了,結果真是列車長查我的票。

這事更增強了到天安門證實法的信心,慈悲的師尊每時每刻都在呵護我啊。到了天安門廣場,看見到處都是警察和便衣,警車很多。我和三位女同修剛走到天安門邊上就被惡警攔住,強迫我們罵師尊、罵大法。我們給他講真相根本不聽,要我們交出身份證,強行推上警車。

眼前發生的一切使我震驚。怕心一下就煙消雲散了。在警車上發現有惡警收來的其他同修的橫幅,我與另一個同修將「法輪大法好」橫幅掛在車窗上,沿途引起很多行人的觀看。警車開到天安門分局內,下車前我就想好了:身上還有一條橫幅沒有機會掛在天安門,一定要掛在你公安局裏。我有意最後下車,等便衣惡警背向我時迅速將「法輪大法好」橫幅展開,高高舉過頭頂。那一瞬間頭腦裏一片空白,美妙極了,無法言表。

惡警發現後將橫幅搶去。在搶橫幅的時候,惡警抬腿用膝蓋撞我下身,我彎腰就避開了。後來惡警把我們關進牢裏,我看見全國各地的大法弟子。記得有青海、甘肅、河南、安徽、重慶、長春、山東等地的。牢裏對每人進行登記。我向登記的惡警講真相。見一位武警在守門,也過去給他講真相。登記後惡警立即通知各地駐京辦接人。我就抓緊時間向接觸到的各地同修了解他們到天安門廣場證實法的壯舉,互相鼓勵。

一小時後一位小伙子來接我們。在車上我給他講真相。在駐京辦又給那裏的工作人員講真相:我們修煉真善忍做好人,政府對大法進行鎮壓是錯誤的,大法的真相將大白於天下。他們都能認真聽。

第二天晚上單位來人把我們接走。剛上火車就看見一位專門押送大法弟子的年輕女警察在接手機,這個女警察被邪惡的中共毒害太深,一位老年女同修上廁所,她都跟蹤到那狹窄的廁所裏面監視。

下午幾位女同修給她講真相,我看機會來了,對她講:法輪大法是宇宙大法,是救度一切眾生的,是無法用經濟價值來衡量的。舉個例子:假如我是億萬富翁,看你困難,為了幫你,給你一億元錢,都沒有用,都不如把這個大法介紹給你、讓你得法、比甚麼都重要。那位女警察望著我靜靜的思考著。以後再也沒有見她去監視那位老年同修。

火車到站前單位的人對我們說我們直接回單位,不到派出所。火車到站後,發現當地派出所的警車停在站台上等我們。見此情景單位的人都在罵派出所的人太卑鄙,說話不算數。在派出所我同樣給警察講真相。

第二天被送回單位。人事科長說:你們4人到北京,單位頭頭可能要下課,我們區到北京去的人也是全市最多的。決定將你開除。這就意味著我三十年工齡、退休工資……一切都沒有了。

我心中早有準備把這些全都放下了。她要我寫一個東西。我是決不會寫!我無怨無悔。

見我不動心她態度一變:你的工作大家都是知道的,家裏很困難,愛人下崗賣盒飯,子女要上大學。考慮到你的實際困難決定不給你除名,給你辦下崗。結果他們扣發了當月工資、年終獎,罰款一千多元。回家後我還遇到很多波折,但自己都能以法為師,使這些關和難都順利過去了。

到北京證實大法是我修煉路上邁出的很大一步。使我從根本上去掉了怕心,為以後講真相、證實大法奠定了一個好的心理基礎。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