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段去怕心的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12月5日】我是1996年12月28日得法,也算是老弟子了。但是由於放不下執著,以及舊勢力邪惡的迫害,曾經走了很大的彎路,直到去年10月份才從監獄裏回來。如今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在同修的無私幫助下,在學法的精進中,又從新回到了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應該做好三件事的行列中來,彌補在邪惡的迫害下對法造成的損失。

我從一開始的委屈、失落、消沉、埋怨,甚至有對師對法不敬的想法和念頭中,從不想看《明慧週刊》、不想做大法弟子的事,到現在盼望見到《明慧週刊》,盼望從同修文章中找到差距,不斷修正自己的過程中,我也想回顧一下其中走過的修煉過程,和那些修得好的同修比,自己太差了,尤其是「怕」這顆心,而且它是在每個層次中都會時不時的來干擾你的。我今天寫一段去怕心的經歷。

2000年,我和同修為了能及時看到師父的講法和經文,兩人合買了一台小型複印機,開始做資料。但是由於顯示心和歡喜心,還有強烈執著時間等等人心,使得我們這個在本地區比較早建立的資料點夭折了。當時個別同修沒有為自己與同修的安全負責,而自己明知這種思想不對,卻為了不讓同修說「怕」,在警察來敲門時還在開著機子印資料。雖然後來已經把機子轉移了,但好好的一個資料點只辦了幾個月就被邪惡破壞掉了,幾個同修都被抓進了監獄,留下了深深的遺憾!

當時學法很膚淺,頭腦中正念不足,好像大法弟子證實法是給別人看的,特別是還要給邪惡看的,邪惡和舊勢力怎麼能不鑽空子呢?!

後來在看守所裏,許多大法弟子每天集體學法、背法,對師父講的法理有了更深的理解,堅修大法、維護大法的心更堅定了。一天晚上,16名大法弟子集體打坐,煉神通加持法,看守所副所長在窗戶外大喊:「不許煉了!」結果同修們誰也沒有動搖,甚至連眼睛也沒有睜。惡警副所長打開鐵門,手掂著電棍大喊:「別煉了,都給我把腿拿下來!」邊說邊去推一同修,推倒了同修又坐起來,堅持煉功。

這位同修就坐在我身邊,當時我心裏真有些怕,但我心裏想:「你電吧!電會回到惡警你的身上,讓它反過來電你!」這時惡警就拿電棍電我身邊的同修,只聽見電火花「啪、啪」直響,而同修一動不動,就雙手結印,堅決抵制惡警的迫害,他們一看動不了同修堅定的心,就氣急敗壞的喊:「要煉就都給我出去!到外邊!」

當時正是北方的數九寒冬哪,院子裏滴水成冰,同修有的只穿一條秋褲,有的沒穿襪子,有的沒穿棉襖,這對我們16名大法弟子真是個考驗啊!當時這名被電的弟子沒有動,大家也都沒有動,這時惡警就喊男犯人來,準備把同修都拖到院子裏去。我前面的同修站起來走了出去,後面幾個同修也紛紛跟著出去了。那惡警本來想鎮住大法弟子,但是大法弟子沒有「怕」。我當時還在猶豫:「這麼冷的天,出去凍一夜怎麼得了?不死也得脫層皮。可是怎麼能被邪惡嚇住呢?這時鐵門已經「銧當」一聲關上了,出不去了,就在我有想出去的這一念時,只聽「銧當」一聲,鐵門又開了,惡警高聲喊:「誰還出去?趕緊來!」我和另一名同修立即跳下床,衝了出去。

13個人在地上結冰的水泥地院子裏齊齊地坐了兩排,盤腿打坐,口中背誦大法,整個看守所的犯人都被這壯觀的場面震驚了,所有監號的窗口都趴滿了人。

惡警氣急敗壞的大叫著:「給我拿鐵籠來,把帶頭的給我關起來!」那個鐵籠子特別邪惡,把人關進去,蹲不下也站不起來,是他們用來專門迫害大法弟子的。這時,忽然從另一女監室傳出高聲呼喊:「鏟除邪惡!窒息邪惡!」(那時還不知道發正念的口訣)惡警一聽,嚇得趕緊跑去找喊口號的同修去了,接著男監號的大法弟子也大聲聲援,整個看守所都沸騰起來了,惡警一看,趕緊找了個藉口把13個大法弟子全都送回屋裏去了。

這場正義與邪惡的大較量中,是我真正第一次去怕心的修煉過程,當時大法弟子整體的力量真的是讓邪惡膽寒!它們根本想不到大法弟子敢於在那麼冷的天出去煉功。回來後同修們互相切磋,有的弟子說為甚麼我們坐在地上,身子卻不停的哆嗦?是冷嗎?也不是那麼冷呀。我悟到,那不是我們自己在哆嗦,是身體上那些「怕」的因素在哆嗦,是它們要被銷毀掉了才哆嗦。

通過這次抵制邪惡的正邪較量,我們的怕心去了很多。同修們回來後,同室的犯人們說:「你們法輪功真心齊,真了不起!我回去也要煉法輪功呀!」

後來在法庭上非法宣判時,我們幾個同修一直在法庭的走廊裏齊聲背誦《論語》,《洪吟》,好多警察都瞪大了眼睛靜靜的聽,誰也沒走出來制止。在宣判時,「法正乾坤,鏟除邪惡」的口號聲一直不斷,甚至根本沒聽見邪惡在法庭上的胡亂宣判。當時喊口號時,內心也有怕,擔心那麼多警察打怎麼辦?但是一想,我們是大法弟子,我們幹甚麼來了?!我們不就是證實法,維護法來了嗎?特別是看到法庭內外有那麼多世人時,心想怕甚麼,一定要讓世人知道真象,知道法輪功是遭迫害的。我們沒有罪,是江××邪惡集團鎮壓善良的大法弟子,是它們肆意踐踏法律!

所以從警車開到法庭門口,一直到開完庭,幾名大法弟子的嘴就沒停過。這在當時邪惡還很猖獗的時候,對大法弟子是多麼大的一種考驗啊!同時對邪惡也是一種強大的震懾。(後來在邪惡放開庭錄像時,根本就沒敢放當時的聲音。)

經過幾次這樣面對邪惡修去怕心的考驗,我覺得自己的怕心越來越少了。記得有一次,為了紀念師父2001.5.13的生日,所有被關押的大法弟子齊聲高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修煉法輪大法無罪!還法輪大法清白!還我師父清白!法正乾坤!鏟除邪惡!」這高亢的聲音響徹看守所靜謐的夜空,喚醒了多少誤在迷中的世人,鎮住了多少被邪惡操控的惡人,甚至有人給予了大聲的回應:「法輪大法好!」把邪惡嚇得魂飛魄散!

在監獄裏我沒有忘記大法弟子的使命,不管是警察隊長、科長、甚至監獄長,有機會就給他們講真象講,利用各種形式講。給家人寫信,他們不給我往外發,我就利用寫信講真象,他們讓我上學習班洗腦看錄像。我就按照批判世界真正邪教的條款一一反駁邪惡強加給我們的謬論,揭露邪惡的真面目。

有一次,鳳凰衛視主持人竇文濤來拍攝一個誣蔑大法的節目,他們問我有甚麼感想,我告訴他們這樣的節目除了暴露節目主持人的人格低下之外,甚麼也說明不了,更難動搖大法弟子的心了。結果以後這個節目他們就再也不放了。

監獄裏的警察因為受了江××集團的造謠和矇蔽,他們根本不知道甚麼是真正的法輪功,他們甚至跟我說以為電視上殺人放火都是真的呢。我告訴他們,那都是栽贓陷害!你看我們法輪功弟子哪個不是善良的好人?他們無言以對。經過了三年時間他們為了轉化我,不得不每人向監獄要了一本《轉法輪》

師父說:「一個心不動,能制萬動。」(《去掉最後的執著》)大法弟子只要有一顆堅修大法的心,堅信師父的心,邪惡耍盡花招也動搖不了你。可是如果你有一個怕心、一個執著不去,也許就會前功盡棄。每個摔了跟頭的人都是因為有怕心而讓邪惡鑽了空子。就拿我來說吧,我被邪惡鑽了空子的原因是:「人家修的那麼好,吃了那麼多苦,都轉化了,難道就我一個人對嗎?」自己不敢堅持了,就這一念使我栽了跟頭,想起來都很痛心!

我經歷了一段很消沉很痛苦的過程,但是師父沒有丟下我,同修沒有歧視我,使我在法的指引下很快跟了上來,趕上了正法進程,特別是《明慧週刊》同修們的切磋文章,對我促進很大。不能趴著不起來,不要老去自責,趕快去做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三件事,趕快跟上正法的進程。回來後我漸漸去掉許多心的,比如說:沮喪心、委屈心、孤獨心、寂寞心,執著於男女的情心,一切心又都來了一個過兒。

現在我就聽師父的話,修好自己,發好正念,講清真象,救度世人,學好法,多學法。只有法才能指導我們不斷精進!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