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中漸去怕心證實大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12月17日】雖然「第二屆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書面交流大會」結束了,可我還是決定把這幾年修煉中的點滴體會、感受以及目前存在的問題等寫出來。正如一位同修說的:寫的過程,也是修煉、提高的過程。

一、 記憶猶新的幾次消業經歷

96年8月我第一次參加我市「法輪大法」輔導班,兩天後,我的後背、肩胛骨等處就冒出兩大片高出皮膚、似紅疹的東西,又疼又癢,當時沒悟到是師父給清理身體,還讓丈夫給抹藥膏,但一點不見效。在後幾天的學法中才明白:是師父在給我清理身體呢,在管我了!於是,藥膏不抹了,沒幾天「紅疹」消失了!

在得法約兩個月左右,我突然像得了「重感冒」似的,發燒、全身疼。我的兩側扁桃體早就切除了,但扁桃體處卻嚴重化膿,好像在燃燒。尤其是我的腰部,明顯的感到兩側的腎在發燒(以前患過慢性腎炎,多次住院治療過),我不能直立行走,身體好像被分成上下兩截!因為不斷的學法,悟性提高了,明白是在消業呢,一定要過好這一關。第三天,症狀仍沒有減退。之後,又讓孩子扶著我,一步一挪的艱難的走到母親家。我認識到:難受的過程,既是自己應該承受的,也是對自己是否相信師父相信大法的考驗。於是,我來到掛有師父法像的父親的房間,看師父的經文。就這樣,一個來小時後,我就輕鬆了!那幾天來,我沒怎麼吃東西,而這天我吃過午飯後,直立著、行走自如的和孩子一起走回家。由此,我更加堅定了修煉大法的決心,對師父講的「病根已經摘掉了,就剩這點黑氣讓它自己往出冒,讓你承受那麼一點難,遭一點罪,你一點不承受這是不行的。」(《轉法輪》第79頁)有了深切的領悟。

大約是97年年底,本地幾位輔導員同修商定在我母親家舉辦一期大法學習班,好像是在第三天的時候,聽著聽著我的眼眶就開始疼,眼睛也睜不開了似的,頭更是疼痛難忍,直至嘔吐。我心裏明白是又一次消業,也是又一次考驗,一直堅持把那一講聽完才回家。第二天,頭不疼了,人也覺得特別精神,不知道困,正如師父講的那樣:「人從此精神起來了,兩天不睡覺也不睏。」(《轉法輪》第79頁)

以前我還患有慢性鼻炎,一犯病,就頭疼、眼眶疼,擤出的鼻涕都是黃色的、膿一樣的,得法後,經過師父幾次清理才好。而且,消業時一點不影響我的播音工作,聽不出我的鼻子有問題。九年多來,發生在我身上的「神奇」還有很多,我就不一一敘述了,我發自內心最想說的是:感恩師父對我的慈悲苦度!

二、 講真象過程中漸漸去掉怕心

2000年7月份,我決定與一個同修去北京證實大法,並做好了所有準備工作。可萬萬沒想到,我們的一舉一動早已被監視了,就在商定好出發日期的前一天晚上,我被誘騙到單位之後,警車將我帶到我家,它們進屋後不容分說就開始到處翻,搜出幾篇經文之後,就將我非法帶到派出所審問。當時心裏不害怕,面帶微笑的告訴他們,我修煉前後的變化情況,並說,我們是按照「真、善、忍」修心做好人,煉功沒有錯。可是因為正念不足,難以放下「情」,在愛人、單位領導一再又一再的催促下,違心地寫了「保證書」。

次日,單位指定兩個人專門「陪」著我,變相軟禁。其間還不斷的找我「了解情況」,當時我下定決心,絕不出賣同修!就這樣,悶悶不樂的走到2001年夏季。其間,因家人反對,也因怕心重,只能背著家人煉功、看書和經文。在外面,這方面的話題也不敢隨便跟人談了。感到非常的苦惱,很想找同修談談。後來,我與一位並不是很熟悉的同修很「自然」的取得了聯繫,別提我多高興了!交談中得知,他們正積極做著講真象的事,並告訴我一些做法。得知我也想加入後,同修就給我一些真象資料,從此,我就獨自一人嘗試著去做。第一次,設想了又設想,心裏很慌亂,但想要做點甚麼的勁頭挺足,也就硬著頭皮出發了。來到一棟樓上,心膽膽突突的,緊張的手都發抖、覺得頭皮都是麻的。當把資料發完之後,急急忙忙、心慌意亂的「走」下樓,好半天才緩過勁兒來,長長的舒了口氣,如同完成了一項任務。其實是「如釋重負」!

通過不斷的學法,正念漸漸增強了,我就是要走師父安排的路,盡我所能做一些救度眾生、講真象的事,以前那種擔心被發現、害怕被抓等等「怕」的念頭越來越少了,心也越來越穩了,不光走街串巷發資料,還能在坐出租車時智慧的跟司機講真象、送出「護身符」及真象資料、跟家人、同事、朋友講真象。正如師父所說:「沒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去掉最後的執著》)

最近,發資料都能心想事成!出發前發正念,一路上邊發正念,邊請師父加持:清除我所到之處的「邪惡、黑手、爛鬼」,讓那裏的所有住戶都能看到我送去的資料。一次,我事先想好了去那棟樓,可是我知道有防盜門,就請師父「幫忙」,結果走到跟前,門是虛掩著的,我順利的把資料發給各住戶。

又一次,去一小區,好多樓的防盜門都關著,心想:我是來告訴你們真象的,並請師父加持。當我走到下一棟樓前時發現門是開著的,我就大大方方把當天剩下的資料發出去了。走出樓門,抬頭看看天,心中充滿了感激,默默的向師父道謝。還有一次,一連到兩棟樓上發資料,明明我走路很輕,可每到一層燈都突然亮了,我知道是干擾,心裏說:用亮燈的法子干擾不了我做正事!就繼續挨家挨戶的貼上事先備好的真象資料,之後很坦然的走出樓門。並發出一念:讓我今天所到之處的人家都能看到真象資料,並做出明智的選擇。走在回家的路上,發自內心的感謝師父的呵護,在心裏連連說:「謝謝師父!」

一位同修說的好:針對自己的怕心,在法上認清它,其實它是很多心的一個綜合體,其中包括人的執著和觀念、對法認識的不足、不堅信。

雖說「怕心」的殼在繼續一層層蛻去,發現自己還不能做到每天四次按時發正念,不能保證每天把五套功都煉完等;不能像精進的同修那樣,每天看一到二小時的《轉法輪》,不能每天堅持面對面講真象。我知道還須抓緊靜心學法,踏踏實實的將自己的一思一念都歸正到大法中來,符合大法弟子這麼神聖的稱號。

不妥之處,懇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