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清除病魔迫害談對舊勢力的全盤否定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8月29日】看了明慧週刊135期《病魔迫害的教訓》和《守住一念、珍惜機緣》兩篇文章,心裏很不好受。我們地區也有個別同修以被病魔迫害的形式失去生命,現在仍有同修在被病魔干擾,長時間擺脫不了這種不正常的狀態。實際上,舊勢力的這種安排,已經在嚴重干擾大法弟子現在應做好的三件事,影響眾生對大法真象的正確認識。在與同修的交流中發現,當被邪惡用「消病業」的形式迫害時,大家都知道正念去除它,卻常常不能達到應有的效果?我想,出現這種情況,很可能是我們無意中認可了邪惡的安排,讓其在這方面鑽了空子。

上文中同修寫到:「最後同修認為,這也許是在考驗大家,看到身邊很精進的同修離開了人世,還能不能繼續堅定的修煉下去。」

我想,正法進程到了今天,我們沒有過關的問題,只有邪惡干擾破壞的問題。大法弟子在救度著眾生,在做著最重要、最神聖的事情。而舊勢力要毀掉這一切所用的一大藉口,不就是所謂的用「過關」、「考驗」、「消業」這些形式「幫大法弟子提高」嗎?

師父在回答「為甚麼舊勢力敢害死大法弟子?」時說:「它們的目地是甚麼呢?叫你們看到學了大法也不保險、你也得做好,做不好也不行。它們就搞這個東西,就是它們把個人修煉看得重於證實法。而且呢,在當前正法這個急需大法弟子救度眾生的時候它們搞這些,它不是破壞嗎?一個大法弟子在世可以救度多少生命啊!這不就是幹壞事嗎?」(《2003年元宵節在美國西部法會上解法》)。作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做好師父說的三件事,救度眾生,是歷史賦予我們的偉大使命。這個時候舊勢力幹的這些,已不僅是對大法弟子個人身體和生命的摧殘,更是對大法弟子救度眾生的干擾與破壞,那就是在殘害眾生,在破壞正法。對邪惡舊勢力的安排,我們是全面否定的,我們決不能認可它們以「消病業」形式對大法弟子的迫害,決不允許其以此為藉口破壞正法。對這個問題我們一定要認識清楚,稍有含糊,就可能讓邪惡鑽空子,給正法造成損失。

前一段時間,我也連續出現過身體「消病業」的現象,這裏和同修談一談我自己在這一方面的認識過程。

今年五月的一天晚上,我突然感到右後身體劇烈疼痛,而且很長時間不見好轉,後來,我開始嘔吐、甚至偶爾出現了神志不清的情況。我意識到這是邪惡在干擾,就堅定意念保持清醒,一邊發正念清除邪惡,一邊求師父幫助,這樣情況慢慢有所好轉。因為第二天要上班,我想,單位同事都知道我煉功,上班時我可不能是現在這種狀態,這不是破壞大法形像嗎?於是我發正念:不管我怎麼難受,決不能影響正常工作。果然,上班時一點都沒事,雖然一夜都沒怎麼睡覺,精神還挺好。但一到家裏就一陣好一陣壞的折騰,這樣持續了好幾天才過去。

這不久,我又發現自己連續排黑便。因為煉功前我得過十二指腸潰瘍,那時病情一嚴重出現內消化道出血時就排這種黑便,但那也是偶爾一兩次,沒有這樣連續出現過。開始我沒有當回事,兩天以後,身體開始出現像常人那種內臟出血造成的失血過多的「症狀」:這些年修煉,早就一身輕了,騎車、上樓從不覺得累,可這時上一半樓梯就開始喘,坐下一站起來就頭暈,後來乾脆到了臉色發黃、心跳加快的程度。這期間發正念好像也沒有起到明顯作用。這時我想:自己不會也跟舊勢力簽過甚麼約,這次來個「先走」吧?我感到問題的嚴重,便靜下心來找自己,是不是還有怕死的心,而讓舊勢力在鑽空子?經過靜心思考,我覺得作為修煉人,我們不怕死,但無論自己有沒有漏,過去有沒有甚麼約定,都不能承認這樣的安排。一個大法弟子死了,周圍的親戚、朋友、同學、同事,這些人會怎麼想?我們做了多少工作才使被邪惡流氓集團毒害的世人認清了一些真象,這不又把他們往回推了嗎?可能有的人就會因此而走向反面,這要害多少生命啊!這種安排決不能認可,否則自己失去了救度眾生的機緣不說,在這方面等於被舊勢力所利用幹了壞事,不也成了舊勢力的一夥兒了嗎?我發正念:決不能承認舊勢力的安排,清除干擾的一切邪惡。發完正念後,人一下子精神起來,各種「症狀」很快就消失了。

事情過後,我老覺得哪兒還是不大對勁,反思這兩次排除「病業」干擾的過程,發正念清除邪惡時多數時候總是達不到應有的效果,有點底氣不足的感覺。問題出在哪兒呢?經過靜心學法和向內找,我發現這種情況的出現,恰恰表現出了自己和一些同修對目前正法認識不夠的問題。

對於大法弟子來說,我們的修煉已經轉到了證實法和救度眾生上來,在證實法與救度眾生中提高自己,走正自己的路,樹立大法弟子的威德,才是師父讓我們做的。可是,我們意識深處好像總還有那麼一點過去修煉的習慣認識:遇到問題找找自己的心性;吃苦消業;在魔難當中修自己;在各種考驗面前過好修煉中的關等等。由於這種認識的存在,當「病業」的魔難出現時,我們不自覺的把它認為是合理的了,是在給自己「消業」、是在接受「考驗」、是在「過關」,從而找自己修自己,這不就是承認了舊勢力的安排了嗎?發正念同時思想中還夾雜著這些東西,效果能好嗎?所以讓邪惡一次次的鑽了空子。我們在干擾中找自己修自己沒有錯,但那是為了清除邪惡的干擾破壞,決不是要在它們安排的所謂考驗中過甚麼關。

還有,自己在遇到「病業」而發正念清除干擾的時候,為甚麼還要找幾個理由呢?那意思好像你干擾我講真象救度眾生了我就除你,給我消消業甚麼的倒無所謂,這不又是認可了它們的安排嗎?舊勢力要做的事出現了,我們還要分一分哪些是好事,哪些是壞事,抓住理由除它,找不到否定它的理由就底氣不足了。其實這種對舊勢力本身及其干擾認識不清的表現,正是發正念清除邪惡時底氣不足、達不到應有效果的原因。

師父說:「在修煉中碰到魔難要修自己要看自己啊,這不是承認了舊勢力安排的魔難、在它們安排的魔難中如何做好,不是這樣。我們是連舊勢力的本身的出現、它們的安排的一切都是否定的,它們的存在都不承認。我們是在根本上否定它的這一切,在否定排除它們中你們所做的一切才是威德。不是在它們造成的魔難中去修煉,是在不承認它們中走好自己的路,連消除它們本身的魔難表現也不承認。」(《2004年芝加哥法會講法》)

對舊勢力的一切我們都是否定的,舊勢力根本就不應該存在,它們的存在我們都不承認,那麼在正法中它做的一切,不管是甚麼樣的表現,都是干擾,都不能認可,都不能承認。對它們所有的一切,包括它們本身,那就是要堅決清除。所以我們不是要在具體的干擾中去找甚麼理由,而是要堂堂正正的清除它們。不是要去戰勝舊勢力迫害所造成的魔難,去除這個魔難本身,而是要徹底清除整個的舊勢力,不允許它們的存在。堂堂正正的做好師父讓做的三件事,證實大法,救度眾生、走好自己的路,這才是我們要做的。

個人層次所限,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