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根本上不承認舊勢力的一切

——寫給在病業磨難中的同修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8月14日】近來在同修的切磋文章中,一直有在舊勢力邪惡黑手的干擾迫害下,同修出現嚴重病業,並失去生命的文章,感到很痛心。我們地區也有不少這樣的事例,我本人和我們資料點的同修前不久就被干擾得非常嚴重。但堅定的正念正行,衝破了黑手的干擾。我把我們的情況說一下,希望給走不出病業的同修一個提示,共同切磋,有不當之處請指正。

我們資料點上人手少,工作量大,但我們堅持每天學法、發正念、做大法的工作,各自都安排得井然有序。所以兩年來我們一直做得比較順利。雖然有時也有些干擾和摩擦,但都能找到不足,重新歸正。

可是在上個月(7月)初,忽然我們點上的每個人幾乎都受到了病業的干擾,而且來勢兇猛。有一個同修牙疼得臉腫得老高,另一位重感冒一樣,渾身疼,鼻涕眼淚直流。還有一位上吐下瀉,肚子痛的直不起腰來。這對我們資料點整體的迫害來的很突然,我囑咐大家再難受也一定要堅持學法,並堅持多發正念。並找找我們最近有甚麼漏被邪惡鑽了空子。

通過交流我們找到了不足,發現我們最近在一起學法少,切磋也少,致使有的同修對某件事有不同意見時,不能及時講出來,悶在心裏,別的同修又有些誤會造成一些隔閡,被舊勢力鑽了空子。大家又各自向內找,找出自己的執著,身體很快恢復。可沒過兩天,對我身體的干擾又上來了。

一天晚上,我正在上網,忽然就感到一股陰森森的涼氣纏住了我的身體,我開始渾身發冷。我堅持把工作做完,每到正點都發正念。發正念時好一些,可過一會兒又冷得渾身發抖,頭疼,嗓子疼,渾身難受。我想:我是大法弟子,決不能被黑手控制,堅決戰勝它。早晨照常起來煉功,儘管沒一點力氣,也堅持煉。照常正點發正念,照常學法,照常工作。

第二天下午開始好些了,我以為過去了。沒想到剛過一天又開始了,這次比上次還厲害,嘴苦的飯一口也不能吃,渾身疼,一會兒熱,一會兒冷。腦子昏昏沉沉。儘管我還堅持正點發正念,可太難受了,覺得正念也沒那麼強。

過了一天又稍好些,我想總算闖過來了。哪成想,晚上又開始了。我就這樣好好歹歹十多天,一次比一次厲害,到後來頭疼的像要裂開,渾身難受的躺也不是坐也坐不住,滿嘴都起的大泡,牙也疼得受不了,咳嗽、吐血,整晚上難受得不能睡覺。雖然我還在發正念,可正念不強,已起不到很好的作用。我當時想,哎呀,實在受不了了,乾脆死了算了。這念頭一出,我馬上意識到不對勁,我是大法弟子啊,有多少眾生需要我們去救度,那是我們的歷史使命啊!師父為了救度我們替我們承受了多少苦難,我就這麼一點點的難就過不去了?多麼自私啊。

這樣我開始冷靜下來考慮這一切,平時遇到工作或身體上的干擾我覺得自己正念很強,有時往網站發東西邪惡會想著法的干擾,讓你不是這裏出現故障就是那裏出現毛病,發正念後都能順利解決。身體上雖有些干擾,正念中也會很快過去。可這次這麼厲害幾年來還是第一次。我意識到一定是自己有甚麼漏洞,自己做得不好才被邪惡鑽的空子,我的漏在哪兒呢?

那天我堅持著起來學法,翻開師父最近《2004年芝加哥法會講法》靜靜的看。師父的一段話吸引了我,我反覆看了幾遍。師父說:「但是它們畢竟做了它們要做的,大法弟子更應該做得更好,在救度眾生中修好自己。在修煉中碰到魔難要修自己要看自己啊,這不是承認了舊勢力安排的魔難、在它們安排的魔難中如何做好,不是這樣。我們是連舊勢力的本身的出現、它們的安排的一切都是否定的,它們的存在都不承認。我們是在根本上否定它的這一切,在否定排除它們中你們所做的一切才是威德。不是在它們造成的魔難中去修煉,是在不承認它們中走好自己的路,連消除它們本身的魔難表現也不承認。(鼓掌)那麼從這個角度上看,我們面對的事情就是對舊勢力全盤否定。它們垂死掙扎的表現,我與大法弟子都不承認。」

看了師父的這段講法我的心情豁然開朗,師父讓我們連舊勢力它們垂死掙扎的表現都不承認,可我在迫害中一直想著要戰勝它,要鏟除它對我的干擾迫害。我這不是在它們造成的魔難中去修煉了嗎?這無形中不是承認了舊勢力的存在嗎?既然存在它就能迫害你,能干擾你。因為你承認了它。

悟到這兒我就開始發正念,我說:我堅決不承認舊勢力黑手及不法神對我的一切迫害,無論歷史上簽過甚麼約,我都不承認。我是大法弟子,你們不配考驗我,我只走師父安排的路。發完正念後,我感到了多少天來從沒有過的輕鬆感,牙很快也不疼了。

接著我開始找自己,我發現我還存在著很多的執著心,工作中武斷、自負,甚麼事都自己說了算,我就是師父講的那種聽不得別人的意見,別人一說就發火的那種人。學習了師父的講法後,知道要改掉這種在人中養成的最壞的毛病。也和同修們切磋,可真正遇到事時只是從表面上克制自己,其實心裏並不服氣,沒有從心裏真正把這執著放掉,沒有修煉人的祥和慈悲的心態。還自己給自己找藉口,覺得已經很不錯了。這怎麼能行呢。師父都講明了自己還做不好,這是多大的漏啊。由於自己的心態不好,使整個點上都協調不好,造成了舊勢力黑手迫害的最大藉口。我深刻地認識到,這次對我們資料點人員的迫害,最大的根源在我這兒,儘管每個人都有漏,可如果我的執著不那麼強,和大家共同協調好,學好法、發正念,遇事都能祥和的共同解決,就不會造成這麼大的漏洞。

認識到後,我的身體當天就不難受了,第二天嘴裏的泡全消了,飯也能吃了,很快恢復了正常。別的同修經過向內找也都好了,我們資料點一切恢復了正常。現在我們每個人都在盡最大的努力,把三件事做得更好。

我講出來這些是要告訴那些還在病業磨難中的同修,關鍵時刻我們的一思一念很重要,就是磨難再大也要學法,「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排除干擾》)我們要按師父講的去做,連舊勢力垂死掙扎的表現都不承認。

現在正法的洪勢將進入尾聲了,讓我們共同攜手,做好三件事,救度更多的眾生,一起迎接輝煌的明天。

與同修以師父《洪吟》中的詩共勉:


去 執

雖言修煉事
得去心中執
割捨非自己
都是迷中癡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