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魔迫害的教訓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8月10日】各位同修:最近我身邊有兩位94年前後得法的老學員E與F,在一個星期之內相繼被病魔迫害死亡,而且都不同程度的給法帶來了負面影響。那幾天我真的感覺心裏很亂,三件事都受到很大干擾,隨著學法,心才慢慢靜下來。這裏,我只是想把我看到的一些現象寫出來,與同修互相交流,共同認識,共同提高。

關於E:

E今年49歲。20年前曾得過傳染性肝炎,住過醫院。94年得法,以後再沒上過一次醫院,沒吃過一粒藥。他曾經是我們點兒的輔導員,凡是認識他的同修,沒有人認為E不精進,我也覺得真是這樣。E對師父和法從來沒有不敬過,從修煉一開始就每天給師父上香,迫害5年來都沒間斷過,警察騷擾頻繁時,白天把法像收起來,晚上再請出來,一直到現在。

想起99年7.20以前,我們每週一次集體學法,早上4點就到煉功點上,他總是提著錄音機第一個趕到,無論嚴冬還是酷暑……。

從小組交流上得知,他心性修煉上做的也很好,一次小偷把家裏偷光了,他說真能做到一點也不動心。用他自己的話說「名利情都放下了」。平時的方方面面做的也挺好的,看上去很是祥和,真像個大法弟子的樣兒,我們許多同修都很佩服他,4.25萬人大上訪、此後的天安門請願的隊伍裏,一樣有過他的身影,他與所有師父的弟子一樣,沐浴在大法的陽光下……。

7.20以後,煉功點被邪惡破壞,形勢越加險惡,同修們便開始各自走自己的路了。隨著片兒警、地方610沒完沒了的騷擾,他膽子越來越小,也許是因為當過輔導員、也許是因為在煉功點上曾經公認的、法學的好的老學員,E本人不願承認自己有怕心,而是想法掩蓋,例如,在一次寫保證書之後,同修建議他在網上發聲明,否定這個與舊勢力的契約,可他是這樣解釋的:「雖然在那個保證書上簽了我E的名字,但是我意念中給那個E圈上了一個圈兒,這樣就說明不是我寫的了……」

可是,怕心能掩蓋的了嗎?能逃過神的眼睛嗎?在另外空間裏我們想甚麼師父法身能不知道嗎?「大法弟子的一舉一動、一思一念,他們都知道。」「 師父就是能看到缺點,就是能看到問題。就說你們的一言一行,我都知道包含著甚麼。」(《在2002年波士頓法會上的講法》)那麼最後只能是自己騙自己了。

我想,這件事情可能就成了E走向懈怠以致出問題的轉折點吧,發展到後來乾脆就真的在家「堅定實修」了(事實上,在迫害初期,他還是做了不少大法的事情,但抱著甚麼心去做的,基點又放在哪裏,這個就不知道了。)

E妻也是大法學員,能夠堅持學法、煉功、發正念,但由於放不下情,害怕拖累孩子,較少講真象,也不太情願支持丈夫做證法的事。從她的言談舉止,明顯感到有時並不在法上。而是停留在做好人、求師父保護的境界中。E明知自己做洪法的事沒有錯,也不肯努力去改變家庭環境。

比如:家裏一年的收成換了兩台電腦,可是電腦並沒能發揮它應有的作用,而是一個孩子把一台,而且還設了密碼。(有時孩子也幫助下載大法資料甚麼的,正的負的都有,但我看到負的方面還是多一些。)

家裏電話放在孩子屋裏,同修電話找E,必須得先經過孩子,說話交流很不方便。同修給他送資料,孩子有時表現出不耐煩。後來同修去他家就少了,(師父經文還是一直能看到)特別是近兩年,E本人要看大法資料的心情越來越不迫切,常常表現為有沒有都無所謂(師父經文除外),致使E不能及時了解大法形勢。實際上已經脫離了集體修煉的大環境,不知不覺中過上了常人日子。

聽說家門口要修路,為了多得國家拆遷補償,常人家家戶戶蓋房子,他在妻子孩子的鬧騰下也像常人一樣的把個大院子蓋的水泄不通。家裏本不缺房住,純粹為得到經濟補償而蓋房子,6、7間大房子,從購買各種建材到雇工幹活,得花多大的工夫,耗費多少精力。作為一個真正的正法時期大法弟子,誰會捨得佔用師父給安排的這麼寶貴的時間呢?更加嚴重的是,為得到經濟補償而蓋房子,這不是常人的貪心嗎?在常人中都是非常不好的心。況且如果真能得到這份經濟補償的話,那不是得用德來交換嗎?我們「是個煉功人,怎麼能求這個東西?我得這不義之財,我得給他多少德呀?」(《轉法輪》)「你們別忘了,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啊!你們是來證實法的!」(《在大紐約地區法會的講法和解法》)個人修煉的基本要求都做不好,是不是就很難有正法修煉的心了呢?

師父說「不是說煉了功就甚麼病都不得了。」「 他得真正去修煉,重視心性,真正去修煉才能祛病的。因為煉功不是體操,而是超出了常人的東西,那麼就得有更高的理和標準來要求煉功者,必須做到才能達到目地。可是許多人都沒有這樣去做,他還是個常人,所以他到時候還要得病。」(《轉法輪》)如果是到了天定年齡,思想上再出現偏差,那註定就要出問題了,比如,E得法前已經是3、4個加號的肝病患者了,從現代醫學上說,完全治癒的案例極為罕見,用E自己的話說,「如果沒有大法,我早就進大煙筒啦(死啦)」如果是這種情況,師父在《轉法輪》有明確論述「但是有一個標準,超出你的天定、原來的生命進程,以後延續來的生命,完全是給你煉功用的,你稍微思想一出偏差,就會帶來生命危險,因為你的生命進程早就過去了。」

房子剛蓋好,E煉功前的肝病症狀出現了,開始是口苦、四肢無力,繼而拉肚子,一拉就是一個月,人瘦得沒法看了,這種情況下,E妻打電話找來了同修。大家一起學法、發正念、緊急切磋。我們發現,E的的確確出現了思想偏差。形式上看,E天天捧著《轉法輪》,每天堅持讀一講,但是,根本上甚麼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師父對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修煉要求是甚麼,為甚麼要學法,怎樣去學法,修的到底怎樣,關鍵時刻那一念就是試金石。

(E是10年的老弟子了,當然正念是有的,這裏主要寫的是他不正或不夠正的念。)

房子剛蓋好,E首先想到的不是把耽誤的證法時間補回來,而是要「從今天開始,好好歇它一個月了」,也許是與妻的一句玩笑話,可事實上E就真是拉了一個月的肚子,那是真歇了,渾身沒勁兒,功都煉不動了,甚麼活都幹不了啦。每天,除了吃飯、睡覺就是「看書學法」。這哪還像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呀!

當妻子不願伺候發牢騷抱怨他時,E是這樣「悟」的:你也許是我世界裏的眾生吧,也許就是我的道童,你這生命就是伺候我來的,到上邊你也得伺候我,你也是大法弟子,我這不是給你威德嗎?真修弟子都知道,這哪裏還是師父講的法呀!師父無數次的告誡弟子修煉不是兒戲,是一件極其嚴肅的事情,可是E在這些問題上,的確是不夠嚴肅的。在這些常人的等級觀念(這其中還有追求享受的心、還會體現出來妒嫉心、會使人的正念變得很脆弱)的支配下,真的就是邪悟了!

開始拉肚子時,E認為:我就是願意精神上少承受些,身體上多承受些。認不清舊勢力迫害的本質,成了被動的承受。而且說話口氣很大,認為自己沒有漏了,名、利、情早放乾淨啦。可事實上,情況越來越糟。身體出現了水腫,開始承受不住了。

同修指出:出現這種情況的根本原因是正念不足,基點沒有放在法上,沒有跳出個人修煉的框框、沒有跟上正法進程,而被邪魔爛鬼、黑手、壞神鑽了空子,達不到真正的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標準。

師父說「作為你們每個大法弟子,講清真象這件事情是必須做的。這一點我再一次告訴大家,任何為其辯護、沒走出來過的都是錯的」(在華盛頓DC國際法會上講法)。

於是,E終於「悟」到,我要開始「講真象了」。給人的感覺是把講真象當作救命稻草了,根本不顧大法聲譽了,肚子腫脹的像面鼓,手腳腫脹的像饅頭,整個從頭到腳都沒人模樣了還給別人講,「我跟師父10年了,我受了甚麼甚麼益,……。」真是理智不清了,誰的話都聽不進去了,手裏還捧著大法書,心裏不知道想哪去了。同修看了這樣的事,心在淌血:這不是明擺著破壞法嗎!

後來,E一步都走不了了,大小便都不能自理,身體虛弱到可怕的程度,E求妻子:「我還是喝點王八湯補補身子吧。」在這樣極其關鍵的時候,一念之差,人神分明啊!師父在《轉法輪》210-211頁寫道:「還會遇到甚麼呢?我們身體會突然間感覺不舒服,因為還業,它會體現在方方面面的。到一定時期還給你弄得真不真、假不假的,讓你感覺這個功存不存在,能不能修,到底能不能修煉上去,有沒有佛,真的假的。將來還會給你出現這種情況,給你造成這種錯覺,讓你感覺到它好像不存在,都是假的,就看你能不能堅定下來。」

再後來,坐都坐不起來了,書也拿不動了,妻幫他放師父講法錄音聽。

再後來,甚麼都看不見了,也甚麼都聽不見了,依在妻子懷裏,他是睜著眼睛走的。……前後不到3個月。

下面是F的大概情況:

F今年36、37歲,95年得法。小時候得過嚴重的精神抑鬱症。得法前就是E的好朋友。說是知道E「病重」後前去看望,「一下子就給嚇著了」,E拖著虛弱的身體,嚴厲批評F修的不好,不講真象等,並現身說法自己由於做得不好才成了這個樣子。

F認為,E向來就是法學的好的,他都那樣了,我根本就甭想修成了。回家後騎車到處跑,見人就喊「法輪大法好」,造成很不好的影響。由於極度恐慌,法學不了,飯吃不了,覺睡不了,期待著E出現奇蹟,得知E去世後的第三天F也去世了。(前後不到一個月)。

我看F就是精神病又犯了,就是破壞大法來的,就是執著圓滿,理智都不清了,常人還以為她是大法弟子呢,事實上,這3-4年來除了與E有過一兩次交流外,基本上是屬於那種在家者。關於此,師父也有過明示:「無論他們怎麼在家裏所謂的堅持學法煉功,都是被魔控制著,走向邪悟。」(明慧編輯部《嚴肅的教誨》)我們應該警惕這種人,及時澄清真象,儘量減少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針對這件事情,通過學法,我更加感到正法修煉的嚴肅性,更加感到正法修煉絕不是兒戲,更加感到正法修煉的路很窄很窄,偏離一點都不行。讓我們更加珍惜師父給予我們的無比珍貴的正法修煉機會,正悟、正念、正行。做真正的正法時期大法弟子,跟隨師父,走向偉大的圓滿!

關於不同時期學員中出現的一些個別情況,師父在講法中都講清了道理,大家可以多學一學。這裏,讓我們共同學習師父下面的講法,看是否對大家都有啟發和提醒作用:

《在2002年美國費城法會上講法》節選:

「有些學員嘴裏頭說:我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在大的環境中他能夠把握得很好,但是在一般情況下就容易放鬆自己的正念,在正念不足的情況下就容易出問題。當然不是說所有的,我是說極少數的,非常少的。為甚麼呢?這個舊的勢力在歷史上安排了很多很多的事情,做了極其周密、細緻的安排。它們為了它們安排的事情不出問題,在上一個地球時它們已經演習過一遍了。大家想想,它們能不執著嗎?它們能放手它們要做的嗎?可是呢,我們如果正念很足,又符合了宇宙的一個理,不管是舊宇宙、新宇宙都有這麼一個理:一個生命的選擇是他自己說了算,哪怕在歷史上他許過甚麼願,關鍵時刻還是他自己說了算。這裏包括正反兩方面,都是這樣。」

 「……就在我們大法弟子中,不時的會出現一些事情。這些問題出現的目地,是舊勢力覺得有的學員認為修了大法了就甚麼都不怕了,我只要是大法弟子了,甚麼危險都沒有了。所以它們看到了:這不行,這不等於上了保險了嗎?學了大法就不怕了,這本身這顆心還不夠大嗎?所以它就要在大法中製造麻煩。就是這麼來的。那麼它們製造麻煩時,師父有無數的法身和無數的正神護法,為甚麼不管呢?是因為我們有些大法弟子在歷史上跟舊的勢力簽過甚麼約,所以舊的勢力死死抓住這一點不放。

  可是也不是說排除不了它。我剛才講了,哪怕在歷史上簽過甚麼約,你今天正念很足,不承認它,你就不要那個,你就能夠否定它。可是呢,是凡這樣的就難辦一些。難就難在舊勢力對你是輕易不放手的,它要鑽你的空子,你有一點疏忽它就會鑽。所以正念很足的情況下,它就鑽不了,因為大法在正法中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我這個當師父的也不承認。當然了,我們大法弟子每個人都說我們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那不是嘴上說說的,就是按照大法、正法的要求去做,就不承認你歷史上安排的那一切,我包括你舊勢力的本身我都不承認。正念很足就能排斥它,就能否定它的安排。(鼓掌)因為我們絕對不能承認它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