幫助父親堅定正念 清除干擾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8月15日】我講一講父親在舊勢力黑手的干擾中死裏逃生的經歷。父親是97年得法的,以前患胸膜炎、闌尾炎術後粘連,幹不了重活,每年春天都要注射一個來月的青黴素;得法後,父親的病都好了。自1999年7.20以後,父親怕心一直很重,一直正念不足,沒有認清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責任,因此那些「老病」時常干擾他。

近段時間父親身體變得不好,連續幾天不想吃東西,十來天沒喝一口水。7月25日,我們姐妹幾個和愛人(都是大法弟子)看到父親不想吃飯,身體明顯消瘦,狀態不對,就決定都到父親家,在法理上幫幫他;再發正念,並請師父加持,幫他清理干擾他身體的黑手爛鬼。當天晚上,父親疼得拍胸呻吟,翻來覆去的一宿沒閤眼。

第二天,我們去與他一起學新經文,交流自己對法的理解,並發正念。到晚上發正念時,妹夫看到父親在另外空間被一片黑色的物質拉著衣服往後拖,衣服被拉得很長,父親哈著腰往前掙,我們發出的正念化掉了那黑色物質,這一夜父親沒有那麼疼了。

第三天,我們學法、發正念,感覺很好。晚上發正念時,妹夫看到父親穿紅袍在一個山下站著,腳下是一片很濃的黑霧,身後一個和他身體一般粗的白色功柱直通天頂。一些亂七八糟的東西被我們發出的功化掉了。

第四天上午,父親開始吃甚麼吐甚麼,還拉肚,吐出的東西裏還帶很多血,喝進一點東西馬上往外吐,我們發正念清,他馬上又拉。這些天父親一直沒吃甚麼東西,身體虛頭暈,坐一會就得躺著,又連拉帶吐,而且胸悶張口喘氣很費力,讓人感覺父親快不行了。他自己說腦袋裏空空的,我們給他念法,他似乎沒精力聽,聽不進去。晚上來了鄰居(常人),父親與鄰居說了一些類似遺言的話,說孩子們都成家無牽掛,又說前些天夢到了死去的好朋友等等。鄰居和父親都哭了。等鄰居走後,我們問他是否清醒,他說:「剛才怎麼胡說了呢!」我們悟到,這是父親頭腦空白,讓邪惡又鑽了空子,讓常人感覺病成這樣也不去醫院。這時我們的心裏很著急,心裏也沒了底,因為父親的身體狀況越來越不好,內心深處有了老人該走了的人的觀念,如果他真的正念不強,放不下人的觀念,就很可能被邪惡的黑手拖走。我們再次問父親,是上醫院看病還是學法(我們姐妹五個中有一對夫婦是常人),父親的心一直很堅定,這樣我們只有請慈悲的師父加持。於是我們和母親一起輪班發正念,幫父親清理另外空間的黑手。發正念中妹夫看到父親在一個通天到地的鮮花屏障前打坐,屏障左前方有一片瀑布落下,父親是透明的白色身體,身下像是蓮花,在水裏一樣的銀色。這給我們增加了信心。

不發正念的人和父親在法理上交流,學習經文,幫父親加強正念,認清法理,認清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責任,去掉怕心。父親終於認識到了這幾年天天看書,卻悟不到法理,因為學法不專心,法沒有學進去;長期處於磨難中,別人說甚麼都聽不進去,覺得自己書看得多,甚麼都明白。由於父親一直是半開著修的,能看到另外空間的景象,也使他忘記了師父一再告誡我們的:修煉的人,遇到問題一定要找自己。父親從1997年得法,從開天目到玄關設位,到三花聚頂,每一步都是看著修過來的。1999年7.20後因我們上北京上訪被關進教養院,家庭負擔和法理上的不悟,使父親一直沒有堅定的正信,放不下人的觀念,走不出來,沒有跟上正法進程。

當父親真正認識到自己人的觀念沒放下,怕心使他正念不足,被邪惡鑽空子的時候,他不疼了,也不拉不吐了。第二天鄰居又來看他,先是一驚,怎麼一夜間老頭就精神了,而且面色紅潤,真是奇蹟。

我們又學了一天法,幫父親加強正念。發正念中,妹夫又看到了翻滾的大水大浪過後,一條大船載著滿船人往前走,一隻青蛙在一塊大礁石上攔路,我們發正念它就化掉了,船靠對岸,大法弟子們都整齊的排著隊,兩人一隊的向空中走去……

通過這件事,我們親身體驗了幫助父親戰勝邪魔,生死一念間的全過程,見證了大法的威力,師父的慈悲。父親說「這是慈悲的師父給了我再次的生命。」父親決心做好三件事,為了完成自己的誓願,努力去做一個正法時期大法弟子該做的,不辜負眾生的期盼,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