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猶大的討論(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7月9日】(接上文)

4、對制止「猶大」這種現象繼續滋生的討論

1、師尊一再教導我們遇到問題向內找。隨著法正人間的日益臨近,解決猶大問題是我們的一個重大責任。應該說,出現猶大問題是與我們整體修煉有漏有關係的。在這個問題上,我們往往表現出正念不足、不寬容,對這部份昔日同修多有觀望、指責、抱怨等態度,少有用慈悲心、責任感、用自己在法中悟到的理,正念正行的幫他們清醒過來、歸正過來,回到正法的路上。這也正是我們在學法修煉中要進一步提高的地方。

師尊在《2004年芝加哥法會講法》中教誨我們:「我還是那句話,我不想落下一個人,所以呢,師父的想法啊往往和你們想的不一樣。有的時候你們覺得有些人不可靠、有些人不可度、有些人如何如何,我可不是和你們一樣的想法。大家知道,我今天度人的門開得這麼大,人類社會眾生的工作也就是這樣,幹甚麼的都有。每個人我都想度。只要他學了法了,我都想度他,我不想扔下他們。你們怎麼能在大法弟子中形成更強的正念才是最偉大的。從每個人做起,真的把我們這個環境啊變得很正,一切不正的因素都會解體,一切做不好的學員就會看到自己的不足、就會促使他們做好。」

學習師尊的教誨,在師尊的洪大慈悲和佛恩浩蕩中,我看到了自己認識上的不足、行為上的不足。寫這篇文章,也可以說是寫出自己對學習師尊教誨的一點體會。我們每一位大法弟子,都應該遵照師尊的教誨,形成更強的正念,才能從根本上解決猶大問題,從根本上否定舊勢力的安排。要知道,猶大問題,舊勢力在2000前就預演了一回。

師尊在《北美大湖區法會上講法》中教誨我們:「我剛才講了,這一切我是不能承認的,所以要清除它,包括這場邪惡。他們原來是想要把我們像過去的宗教一樣對待。變異的觀念使他們對於在歷史上對神的迫害成了正當的,像耶穌被釘在十字架上這些事情已經成了高層生命下來度人的一個範例,這怎麼能行呢?這本身就是敗壞!一個神下來度人,人把神釘在十字架上,人有多大的罪呀,到今天還在償還。可是那不只是人幹的,是更高層次的生命敗壞了造成的。這一切他們不敢說他們自己有問題了,因為一切都在變異著、變異得偏離了法才逐漸的變成了這樣。歷史上沒有哪一層生命敢觸動它,一切都由縱橫交錯的、變得非常複雜了的因素左右著。這一切不純的東西都得去掉,通通都得去掉!」

學習師尊的教誨,我悟到:「象耶穌被釘在十字架上這些事情已經成了高層生命下來度人的一個範例」中,出現了猶大這麼個人物;舊勢力想在今天的正法時期重複上演,而且還妄圖藉此毀掉更多的眾生,因為今天得法的學員遠比當年猶大的來源高,代表著更大天體中的眾生;而且這一次正法是正整個宇宙的法,眾生都在正法中從新擺放著自己的位置。

正法時間的短暫、問題的嚴重,應該使我們認識到我們的責任重大。我們應在學法修心、做好三件事中更加精進,在全盤否定舊勢力的一切中,就包括消除猶大現象的存在和繼續滋生。

2、在歸正自身的同時,也要向猶大講真象。

目前猶大們之所以存在,有一個因素,就是遭猶大參與迫害的學員中有人沒做到正念正行。遭猶大迫害的學員有漏,主要是自己學法修心、做三件事上不精進,但也存在對猶大這個具體現象認識不清的問題。許多參與迫害的猶大,似乎都有一點曾經「堅定」反迫害的事蹟,認為自己有資本對某些走出來晚的、甚至至今躲在家裏修的學員擺譜;這點資本成了他們助紂為虐、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工具。他們動搖學員的正信,說:你看,我曾經那樣堅定的,現在不是也轉化了嗎?你能比我強嗎?這一招害過不少人。

師尊在經文《窒息邪惡》中教誨我們:「所謂被轉化的人,歷史上就是這樣被安排迫害法的。不論他過去被抓被打表現得如何好,都是為了他今天跳出來迫害法、迷惑學員做準備的。」我們明白了法理,就很容易破除這一招。猶大們當初的堅定,並不是以法為基點的,而是一種舊勢力的安排,很容易被舊勢力所利用,最終成了舊勢力的幫兇,與邪惡的常人一起迫害大法弟子。

我們還應看到,猶大們往往失去了正常的思維能力,做著不齒於人類的事,卻還敢大言不慚的自認為修得高,往往對大法斷章取義的瞎說、胡編亂造,攪亂被迫害學員的思維。有些走過彎路的同修,當初不是被610的邪惡常人整糊塗的,而是被猶大拉下水的。對這個現象,我們是這樣認識的:昔日的同修之變成目前的猶大,是因為他們進入修煉之門後,並沒有從根本上去同化法;當猶大後,在另外的空間中,他們所對應的天體裏變壞了的邪惡生命,不僅控制和迫害猶大本身,而且還竄到其他學員的空間中迫害學員,有的還直接參與了支撐邪惡之首;而在人世間的表現,就是猶大參與迫害大法學員。猶大們在迷中,我們應善意的告訴他們這種真實情況,讓他們的本性返出來,讓他們對應天體中的眾生能得救,讓他們在人世間不再做猶大,歸正到正法的路上來。

師尊《在美國佛羅里達法會上的講法》中教誨我們:「我告訴大家,現在所有剩下的能夠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就是我們學員自己的原因。沒有重視發正念的這些學員,你們自己所應該承擔的、負責的空間裏面的邪惡還沒有清除,就是這麼個原因。」我體悟:猶大之所以能在某個時間、某個地方參與迫害某個學員,並強制其「轉化」,是因為雖然現在舊勢力不存在了,但大法弟子對應天體內沒有同化法的部份還有變壞了的邪惡生命,而猶大們對應天體內的邪惡生命更是瘋狂了,竄到學員的空間裏,兩股邪惡生命裏應外合,共同迫害這個學員;當這個學員主意識不強、正念不足時,就容易妥協、走彎路、甚至走向反面。所以,從根本上講,是另外空間在起作用。而610系統的邪惡常人在失去了過去的舊勢力黑手的支撐後,迫害能力就顯得不如猶大。但是,不管是610的邪惡常人也好,還是殘存的黑手也好,還是猶大們另外空間、表面空間表現出來的邪惡也好,只要我們正念足,邪惡就無法動我們半分,要記住:「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洪吟(二)》-師徒恩)。認清猶大在行惡時的邪惡真象,當你以一種慈悲祥和的心態去告訴猶大們其真實處境、其所行惡事將遭到的報應,既抵制了猶大的迫害,又慈悲的幫助了他,可能就能使他悔悟。

3、將猶大們的邪說曝光,並理性清除。

從本質上講,猶大們所講的攻擊大法的話,都是一種熱昏胡說,一些自心生魔的鬼話,與××黨「假、惡、鬥」的邪說沒有甚麼本質的不同,都是要毀掉人的,所以兩者才能狼狽為奸,共同迫害學員。有些言論表面花裏胡哨,能迷惑人,這時不妨聽其言、觀其行;尤其是對一些持續時間較長、影響較大的事情,分析言行的一致性,是了解言論的善和惡、對與錯的一種方法。例如,××黨從來標榜「偉大、光榮、正確」,但觀其80多年的歷史,老百姓都知道它是殘暴、卑鄙、無恥。它的解體完蛋之日已經不遠了。不管猶大們用何種謬論、偽裝來欺騙,只要他們的言行是為邪惡集團迫害大法弟子服務的,就可以看出問題的實質,就不會上當受騙了。

猶大們迫害學員的荒謬言論中,除了有另外空間的邪惡生命針對被迫害學員本身的有漏外,還有一個特點:用自己曾經堅定過的事蹟做鋪墊,用修煉的語言來裝飾,帶著歪曲大法的企圖而斷章取義的引用師尊講的法,總之,一句話──不擇手段。明瞭了這一點,就不難抵制有猶大參與的迫害,並可用講真象的方式在反迫害中救度能救度的生命,包括610系統的人和猶大們。

受過猶大迫害的學員,或了解猶大邪說的學員,都可以將猶大的邪說曝光(在曝光時,最好有評析)。一方面,這是一種清除這種有害物質的一種方法,另一方面,也可使更多的學員從中得到借鑑,有助於增強正念。這可以在同修互相切磋時予以曝光,自己無把握說清楚的可發到明慧網上,讓大家來清除。當然,自己對某個謬論分析、清除得比較好的,也可以寫文章到明慧網上發表而來清除。但是,這種清除一定要抱著慈悲心去做,既要清除猶大們的謬論,又要幫助猶大們回歸到正路上來。最好是把這類文章直接送給猶大們看,幫助他們儘快清醒過來。有條件的同修,還可直接找猶大交談,幫助他歸正,但這一定要在正念足、注意安全的前提下,理智的做。

5、一個值得注意的現象

據明慧網(2004-7-2)消息:山東省青島市趙某等部份邪悟者糾集濰坊、淄博等從勞教所出來的部份邪悟者,於6月中旬在青島聚會6天,散布邪悟,斷章取義師尊的講法。又據明慧網(2004-7-3)消息:河北省張家口猶大劉潤英近來打著大法旗號在河北省的張家口、宣化、下花園、涿鹿、沙城、陽原等地頻繁活動,以召開法會名義傳銷「安利」。

這兩則消息向我們傳遞了一個信息:猶大們已經不限於在勞改營、勞教所、看守所、洗腦班等邪惡黑窩內參與對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迫害了,他們把黑手伸向了許多在非黑窩環境中修煉的法輪功學員了。而在他們背後,可以看到江氏邪惡集團的影子。很簡單,如果沒有610系統的允許、縱容與支持,這些事情就很難發生。也就是說,江氏邪惡集團對大法和學員的迫害,已更多的依賴猶大們來進行了,但也證明它們氣數將盡,離徹底解體完蛋之日不遠了。

師尊在《2004年芝加哥法會講法》中教誨我們:「雖然舊勢力已經不存在了,但是它們在三界內安排的東西還在發揮著作用。」我悟到:表面上好像是猶大們很猖狂,這當然對學員們也可能產生干擾和破壞,我們要重視;但實質上,在舊勢力已經盡絕後,猶大們表面的猖狂反襯出其力量的虛空,而表面一挑就破,這同時也是我們挽救他們的機會。

在幫助他們時,正念一定要足,不可反受他們的影響。據我了解,猶大們在外面亂竄時,基本上不主動與堅定的大法弟子接觸,即使有些堅定的大法弟子要求與他們交談時,他們也往往迴避;他們往往找那些他們認為對大法法理理解不深、正念不足、有漏較多的學員接觸。所以,我們應該針對這種情況,跟與猶大們接觸較多的學員多交流,認清猶大們所幹壞事的邪惡本質,清除他們散布的一切有害言論(物質)。

見到猶大們時,一定不能給他們散布邪說的市場,而要正念清除之。一方面,在人這兒,用自己悟到的法理批駁他們的謬論;另一方面,發正念清除另外空間支配他們的邪惡因素。其目地也是不讓他們對大法犯更大的罪,今後遭更大的惡報,有可能的話,還救了他,千萬不能用人心、人情來看待與猶大們的接觸,否則,不但可能害了他,也可能害了自己。

在本質上,猶大們所幹壞事與勞教所等等黑窩裏惡警等用歪理「轉化」學員是一路貨色。我在勞教所裏,曾對惡警說:你們和猶大們是互相加害。你們用那些腐朽不堪的鬼話、邏輯混亂的胡說,去「轉化」學員,是在造天大的業啊,是在害自己。你們「轉化」的人越多,你們的罪就越大。反過來講,如果那些被你們「轉化」的人意志很堅定、頭腦很清醒,也不會為你們所動。誰也不為你們所動,你們就不會幹的來勁,你們就會少犯些罪,將來少遭些惡報,從這個意義上講,所謂「轉化」了的學員也在害你們。惡警聽了,一句反駁的話都沒有了。

同時建議:同修之間不要不加清除的隨便傳猶大們的邪說,否則,就是對自己和他人不負責任;遇到自己一時不能在法上清楚認識的,可先發正念清除,自己首先不為所動,然後學法和找對法理理解得較清楚的同修交流;對於那些帶普遍性的問題,可投稿到明慧網交流,認識清楚的寫成文章,或曝光其邪惡言行,讓更有條件的同修來清除。

(待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